分割线
察网:中华文化的精髓就是实事求是!
来源:察网 2018/09/21 15:16:24 张文木
字号:AA+

导读: 中国有个词叫“经常”,“经”是理论,“常”是常识,理论不能离开常识。文化是理论,它来自常识,最根本的常识是人要吃饭,不吃饭要饿死人。所以,在吃饭问题就产生两种文化:“饱暖思淫欲”, 吃饱了容易产生胡思乱想的文化,饿肚子就比较容易产生实事求是的文化。实事求是是唯物主义,胡思乱想是唯心主义。什么样的东西科学呢?实事求是,因为能解决吃饭问题。习主席说,“我人生第一步所学到的都是在梁家河。不要小看梁家河,这是有大学问的地方。”我在想,这个“大学问”是什么?那就是实践中有实事求是,困难里面有唯物论和辩证法,“大风大

中国发展很快,快在哪里?就今天的许多硬件因素,比如科学技术,尤其是国防技术,可能还不如当年的苏联;就是美国在很多方面至今还比我们强。但是它们在曾经的国家竞争中或消失或衰落了。原因在哪儿呢?在于我们中国共产党治国理政的能力比他们强。中国今天赢在哪儿?赢在大势,而获取大势,必须要有治国理政的能力。

回到今天咱们的主题上来,文化。文化从哪儿来?中国有个词叫“经常”,“经”是理论,“常”是常识,理论不能离开常识。文化是理论,它来自常识,最根本的常识是人要吃饭,不吃饭要饿死人。所以,在吃饭问题就产生两种文化:“饱暖思淫欲”,吃饱了容易产生胡思乱想的文化,饿肚子就比较容易产生实事求是的文化。实事求是是唯物主义,胡思乱想是唯心主义。什么样的东西科学呢?实事求是,因为能解决吃饭问题。

中华民族文化的第一次进步就来自灾难。在距今6千年的时候,山东、河北、安徽这一带大部分是水,各民族都找中原的高地逃生,于是就出现了东面来的蚩尤和活动在西面高地的黄帝的冲突,后来是黄帝和炎帝的冲突,炎帝南下,为了生存,开始搞农业。这样就出现“神农尝百草”的故事,中华民族和它的农耕文明就这样在灾难中诞生了。

第二个时期是周朝末期,国家要分裂了,这个时候孔子思想出现了,孔子知道中国分裂是不得了的事,他的思想一个重要的核心是主张统一。孔子与那些分裂国家的活动,进行坚决的斗争,这就是唯心论和唯物论的斗争,优秀的国家统一文化和不优秀分裂国家的文化的斗争。今人容易误解的是孔子的斗争形式,说孔子开“历史倒车”,其实孔子只不过是用保守的即恢复周礼的形式,来阻止即将来临的国家分裂。这是可能理解的现实选择:总不能让孔子飞越历史投身三百多年后秦王嬴政的统一国家的运动吧。

中国的优秀文化是从哪儿来的?是和那些唯心论斗争出来的。

历史教训并不遥远。当年大秦帝国的意识形态工作是战斗力标准,讲究经世致用。它将商鞅、韩非子、李斯这些人的思想和作品用于安邦治国,教化民众;而把那些不靠谱的、像坚持“戈尔巴乔夫”式新思维的那帮人全逐出秦国。齐国接纳了这些人,到齐国办的稷下学宫[1]“做课题”、带“研究生”,搞不靠谱的“百家争鸣”,秦国还送大量黄金——也算是那个时代的“课题费”——资助齐国的处士横议。结果如何呢,结果是当秦国军队开到了齐国城下的时候,齐国文人竟集体静音,与苏联解体前的情形一样,偌大的齐国“竟无一人是男儿”,没有什么像样的抵抗。战国时的齐国曾是秦国面临的最强的对手,公元前288年齐秦曾一度相互称帝,齐湣王为东帝,秦昭王为西帝。齐国也是秦国行贿黄金最多的郡国,当秦国兵抵城下时,齐国是在完全不抵抗并在齐王建带领下出城投降的。史载:“秦使陈驰诱齐王内之,约与五百里之地。齐王不听即墨大夫而听陈驰,遂入秦,处之共松柏之间,饿而死。”(《战国策•齐策六》,见王守谦等译注:《战国策全译》,贵州人民出版社1992年版,第367页。)

汉武帝也是一样,在反匈奴战争最紧张的时刻,有儒生狄山力劝汉武帝对匈奴施仁政,汉武帝让他去“贴近战场”,问他“我派你驻守一个郡,能够不让匈奴进入掳掠吗?”狄山说:“不能。”再问:“驻守一个县呢?”狄山又说:“不能。”武帝最后问:“驻守一个要塞城堡呢?”狄山自知理屈,硬着头皮说:“能。”于是武帝派他去守边,结果此人走在半路上就被匈奴砍了脑袋。(《汉书》卷五十九《张汤传》)

秦始皇和汉武帝采取的是实事求是的唯物论的思想,它们给中国奠定了一个很于坚实的历史起点。但是,到了汉末,名学思潮来了,王莽以为改革就是改名,最后导致国家大乱。国家分裂了,饿肚子,死了人,人的认识又回到实事求是。到隋、唐时中国出现大统一和大繁荣。到了宋时,其GNP已居世界之巅,生活好了,搞大而无当的理学,结果它亡得最惨。为什么?意识形态严重脱离实际,搞唯心论。宋之后,中国人开始文化觉醒,回归实事求是。当时人们在想,你要文化有文化,要诗歌有诗歌,怎么总被没文化的打败了呢?所以王阳明强调心学,就是叫你正心,正心的含义是什么?他是叫你讲立场,回归实事求是,回归到唯物论。通俗地说就是让你修身前先回答你是谁,别玩那些禅的、无所谓的唯心东西。

同样道理,还是在生死存亡的斗争中产生了中国共产党的红色文化,产生了毛泽东思想。我们党也是诞生在空话连篇的年代。第一次世界大战刚打完,死了好多人,知识分子谈枪色变,谁都不说枪杆子问题,谁说枪谁就有“土匪”“军阀”之嫌,当时中国共产党中只有毛泽东等少数同志特别强调枪杆子问题。但当时大家不认毛泽东,为什么?“文凭”太低,革命资历不“高大上”,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没有“话语权”,比不上北大的陈独秀。陈独秀那“绘画绣花”式的错误路线导致中国大革命的失败。有意思的是,长征胜利前我党历史上犯有大错误的人多是像陈独秀、王明、张国焘这样一些有高学历的人领导人,为什么?文凭太高、光环太多,这些人不注意改造主观世界,容易脱离实际。

陈独秀把政治搞成耍嘴皮子,毛主席说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暴烈行为。陈独秀们不听,结果只有蒋介石用唯物论即枪杆子上课,“四一二”开枪。这一杀,把共产党杀到人民中了,这反使中国共产党强大了。我们现在搞扶贫,可那个时候是人民扶我们共产党的“贫”,人民把我们藏起来,拿自己的孩子抵上去,究竟谁贫?当你的血和人民在一块儿的时候,你就强大了。当时就是人民在扶共产党的“贫”。

有了根据地,我们斗争条件好些了,唯心论又来了。我们党对本土的马列主义不自信,从莫斯科请来了“远来的和尚”王明和李德。原来我们都在山里打仗,李德来了让大家用平原的方式打山里的仗,最终导至反围剿的失败。最后还要在湘江贯彻他的决战思想,出发时8万多人,回来仅剩3万多人。五万多人的鲜血让大家认识到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这是我们共产党的精髓,也是实事求是认识论的再一次恢复。

我们今天走向改革开放的新时代,所以我在想,在未来我们新长征的征途中真正能破坏我们事业的“敌人”是什么呢?“破山中贼易,破心中贼难”,在今天,这个“心中贼”就是唯心论,就是不实事求是。今天坚持中华传统的优秀是为了把祖国建设强大,让我们的国家和人民能为人类做出较大的贡献。还是要从实事求是的思想和实践中寻找力量。习主席说,

【“我人生第一步所学到的都是在梁家河。不要小看梁家河,这是有大学问的地方。”】

我在想,这个“大学问”是什么?那就是实践中有实事求是,困难里面有唯物论和辩证法,“大风大浪”里有治国理政的智慧,习主席说的这个“大学问”正是中华传统优秀文化的精髓,当然更是毛泽东思想的精髓。

原标题:张文木丨中华文化的精髓就是实事求是

责编:施成德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