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极分化凸显美国共和党病态发展
来源:文汇报 2018/09/25 10:50:26 作者:陈佳骏
字号:AA+

导读: 近日,盖洛普公布了一份最新民调,民调显示特朗普9月第二周的支持率已跌至38%,是自今年5月份以来的最低。结合此前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的民调,在距离11月6日的中期选举日还有一个多月的最后冲刺阶段,特朗普的支持率不但没有因面上的经济增长有所拉升,反而出现一定幅度的下滑,无疑会给共和党的中期选举选情带来不确定性。

近日,盖洛普公布了一份最新民调,民调显示特朗普9月第二周的支持率已跌至38%,是自今年5月份以来的最低。结合此前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的民调,在距离11月6日的中期选举日还有一个多月的最后冲刺阶段,特朗普的支持率不但没有因面上的经济增长有所拉升,反而出现一定幅度的下滑,无疑会给共和党的中期选举选情带来不确定性。但是也要看到,共和党选民对特朗普的支持度依旧在不断走高,其中的原因值得进一步分析。

舆论风暴拖累特朗普民意支持

自8月中旬以来,特朗普被多件舆论焦点事件所围困。先是两位他曾颇为倚重的亲信——前私人律师科恩和前竞选团队负责人马纳福特双双被定罪并先后认罪,其中后者甚至表示愿配合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米勒对俄罗斯干预2016年美国大选的调查。前顾问帕帕佐普洛斯也在经过长达16个月的广泛调查后于近期被投入监狱。而后,特朗普又因共和党重量级参议员麦凯恩去世反复被负面舆论覆盖。接着是“一书一檄文”对特朗普展开舆论围剿,引发白宫“内爆”。

奥巴马与希拉里两位昔日搭档也借本轮舆论攻势之际乘胜追击,前者在自己的大本营伊利诺伊州的高校里发表演讲,称特朗普加速将美国政坛引向“恐怖政治”;后者则通过撰文和接受采访,称美国民主正陷入危机,呼吁选民通过中期选举,拒绝特朗普的“独裁主义倾向”。

一个多月来的舆论风暴,其威力不亚于近期席卷美国东海岸的 “佛罗伦斯飓风”。有部分观点认为,本轮舆论攻势是导致特朗普支持率下滑的主要原因。

然而,面对此番舆论风暴的冲击,特朗普依旧自信满满。近日,他在接受《国会山报》的采访时表示,“我认为我们会做得比任何人想象的要好得多,因为经济是如此之好,而人们确实喜欢我正在做的工作。”

从最新的盖洛普民调来看,特朗普在共和党选民中的支持率高达88%,比上一份民调还要提升3%,他在共和党基本盘中的支持度仍在巩固。但是也要看到,除了民主党选民对特朗普的支持度长期在低位徘徊,独立选民对特朗普的支持度也在走低。因而,特朗普口中的“红色浪潮”能否在 11月如期而至,依然需要打上巨大的问号。

共和党基地弥漫过度自信

特朗普的自信并非空穴来风,根本上看具有一定的政治基础。近日,《彭博商业周刊》披露了一份共和党全国委员会9月初进行的内部民调,调查发现有57%的特朗普支持者认为民主党人绝对没有机会收复众议院。这就带来一个有意思的问题,为何共和党支持者会对中期选举如此自信,特别是在总体舆论氛围对特朗普极为不利的局面下。

答案是共和党选民对不利舆论 “眼不见为净”。有研究表明,保守派媒体“福克斯新闻”在其中的作用功不可没。“福克斯新闻”通过向保守选民提供相关政策的“另类事实”,引起文化冲突或者对种族化的恐惧,并且将所有非保守媒体称为“有偏见的”或“自由的”,甚至直接贴上“假新闻”标签,它就可成功巩固共和党基层选民的忠诚度。

特朗普的“自恋”也在对这种自我建构的“自信”推波助澜,他称所有关于“蓝色浪潮”的报道都是“假新闻”。“福克斯新闻”也对这种说法制造共鸣,从而导致共和党基地选民不相信民调和非保守媒体,深陷于过度自信之中。这或许是共和党选民对特朗普支持度居高不下的最主要原因。

当然,共和党大佬尚且理性,他们并没有被这种虚幻的自信冲昏头脑。例如,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就在不断警告,共和党在中期选举中可能遭遇 “叛逃”甚至“风暴”。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是,充满争议的前白宫首席战略师史蒂芬·班农日前也重回前台,尽管头顶“民粹主义煽动者”的帽子,但他也呼吁选民要支持曾令他嗤之以鼻的 “名义共和党人”(R INOs),显然班农也已经预估到可能存在的选民“漂移”。

传统保守派受困于“身份危机”

共和党长期以来一直是“保守主义”的代名词,如今却在过度自信的氛围中加速“特朗普化”,这让党内一些传统保守派颇为担忧,甚至困扰于自身的“身份危机”。

比如去年10月,因不堪忍受特朗普“明目张胆地无视真理”,亚利桑那州国会参议员杰夫·弗雷克宣布将不予连任。最近,另一位前途颇被看好的共和党后起之秀、内布拉斯加州国会参议员本·萨斯声称,他“每天早上醒来”都在考虑是否要退出共和党。有观点认为,在中期选举临近的政治氛围下,共和党的“健康”力量实属凤毛麟角,如果对当前“特朗普化”的共和党放任自流的话,那么它即使能在中期选举中有所作为,从长期来看,也无疑会流失更多的青年选民,甚至失去党内的政治新星。

保守派政治评论家安德鲁·沙利文近日就在《纽约杂志》网站撰文,呼吁“美国迫切需要健康的保守主义”。他指出,“在今天的美国,传统保守主义被完全围困……他们提名并保护了一位总统,这个总统抨击保守派所尊崇的规范,蔑视现有制度,并将法治视为促进自身利益而非全社会利益的手段。”

正如最近的这份盖洛普民调显示的那样,独立选民对特朗普的支持度正在走低,很大程度上要归因于特朗普及其拥护者将共和党带向极端化并引发的“身份危机”。当然,这些中间选民会否靠向民主党同样是一个问题,因为民主党也在走向极端。

(作者系上海市美国问题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原标题:两极分化凸显共和党病态发展

责编:许舒琦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