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司号员:军号也是一种武器
来源:环球时报 2018/09/26 10:26:19 作者:郭媛丹
字号:AA+

导读: 从10月1日起,全军将再次响起嘹亮的军号。

哒哒嘀哒滴,哒哒嘀哒滴....嘹亮的冲锋号曾经是一代人的主旋律。 按照规定,从10月1日起,全军将再次响起嘹亮的军号。军号象征着什么,为什么需要恢复,《环球时报》记者寻找到一位老司号员谈军号对于强军的现实意义。

恢复司号制度

中央军委训练管理部9月11日发布消息称,我军司号制度恢复和完善工作全面展开,计划分两步组织实施:2018年10月1日起,按现行规定全军恢复播放作息号;2019年8月1日起,全军施行新的司号制度。

解放军在初创时期就建立了司号制度。1927年,参加八一南昌起义的国民革命军中编有司号分队和司号兵。中国工农红军第4军成立后,在军部副官处编司号班、设司号官,在团、营、连分设司号长、号目和司号员。新中国成立后,我军形成了完善的军队司号制度。全军部队在连编设司号员,营编设司号班,团编设司号排。上世纪80年代以来,随着战争形态的演进和我军现代化建设发展,军号的指挥通信功能逐步弱化,应用使用范围逐步缩小,部分军营甚至不再使用军号。

新司号制度课题组成员、军事科学院军事法制研究院助理研究员陈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这次恢复和完善我军司号制度,在强化号令意识、传承红色基因、推进正规化建设和提振军心士气等方面将发挥重要作用。”

带着军号参加战斗

影视作品中,当冲锋号吹响的时候,战士们会“闻号而起”杀向敌人阵地。司号员究竟是怎么样的兵种,他们是如何看待自己手中“独特的武器”?《环球时报》记者联系到一位曾经的老司号员,讲述亲身经历中的司号员生活。

1980年11月, 18岁的张付庆高中毕业后应征入伍,从家乡河南来到西南边疆原昆明军区某部队服役。三个月的新兵训练结束后,张付庆成为一名司号员。其实, “当时团里起床号、开饭号、出操号、熄灯号都是统一播放的录音,使用司号员现场吹号的机会并不多,但这并不能妨碍我们练习号谱的热情。不管用上用不上,都要专心去练习,要掌握所有的号谱。”

在张付庆提供给记者的号谱中,分别有“进入坑道”、“已向你增援”、“已送弹药”、”要求增援“等分门别类的号谱,简直可以称之为一种公开的声音情报。 张付庆介绍,当时号谱一共有90种。“我们首先要把90种号谱熟练背诵下来,然后开始练习发声。”军号分为5线谱,分别是从低至高—塔—打—单—地—里,张付庆加班加点练习,嘴皮磨破了也不停歇。要做到90种号谱熟稔在心没什么特殊技巧,就是一遍遍练习,熟能生巧。在张付庆展示的照片中,集训班战士站成一排,单手拿着军号在练习。这样日复一日半年集训之后,每个人都要参加考试以检验对所有号谱的掌握情况。“考核的时候的号谱是抽查,每个人抽到什么演奏什么。我们顺利通过考试。集训结束后在1981年八一建军节团里举行的阅兵式上,我们为大家吹奏阅兵欢迎曲,很成功。”

图片说明:张付庆和战友练习吹号

原标题:老司号员:军号也是一种武器

责编:宋雪姣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