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软性历史虚无主义辨析
来源:红旗文稿 2018/09/29 09:35:35
字号:AA+

导读: 软性历史虚无主义在思想界、理论界、学术界和文艺界都有不同程度的存在,有些领域还很活跃。其突出特点是比以往历史虚无主义乔装打扮得更为隐蔽、更为巧妙,因而它对受众来说也更具欺骗性和迷惑性。从这个意义上讲,软性历史虚无主义亦可称为隐性历史虚无主义。

露骨、显性、直接的历史虚无主义,由于其明目张胆、明火执仗地丑化领袖、否定革命、曲解历史,极易被人看穿识破,一经批驳便成“过街老鼠”。但是,必须看到,作为一种思潮的历史虚无主义并没有绝迹,也没有消停,而是变换了策略,变换了手法。这其中,软性历史虚无主义就是它在眼下的一种主要表现形式。

软性历史虚无主义在思想界、理论界、学术界和文艺界都有不同程度的存在,有些领域还很活跃。其突出特点是比以往历史虚无主义乔装打扮得更为隐蔽、更为巧妙,因而它对受众来说也更具欺骗性和迷惑性。从这个意义上讲,软性历史虚无主义亦可称为隐性历史虚无主义。

总体来看,不管是硬性还是软性,不管是显性还是隐性,历史虚无主义的内在本质都是一样的,其理论基础也大同小异。它们的区别,只不过一个投的是“明枪”,一个放的是“暗箭”。对于力求保持历史清醒的人来说,无论历史虚无主义怎么变幻,多么狡猾,用何障眼法,都需要戳穿它的“画皮”,揭露它的实质,批驳它的谬误,认清它的危害。

软性历史虚无主义在散布错误历史观和价值观方面,已经呈现出一些新的特点。一是其议题设置更加广泛、更加宽阔,涉及的领域已开始向社会生活的底层、向一些常被忽视的思想边缘地带渗透和延伸;二是手段更加隐晦、含混,喜欢以小见大、以偏概全,其蕴含的观念、价值立场和人生态度往往是软中带硬、绵里藏针;三是传播的途径和方式发生了变化,一些娱乐性和消遣性的平台以及受众较多的媒介体,更容易成为其藏身之所;四是一些软性历史虚无主义趋向“学术化”和“学理化”,打着冠冕堂皇的研究和探讨的幌子,运用一些个别的不具普遍性的所谓“史料”或“事例”,进而达到扭曲正确认识、颠覆革命传统、否定马克思主义的目的。

譬如,有些史学研究,不愿肯定应该肯定的正面人物,却偏偏绞尽脑汁为一些已有定评的反面人物去翻案、去正名、去颂扬;有些文章,故意掀起一股所谓的“民国热”,把“民国”时期说得头头是道,样样都好,执意要制造出“今不如昔”的效果;有的论者,特别善于利用人们的怀旧、好奇和探究心理,把一些普通人的、个体的、偶然的遭遇故意描绘和影射成是时代的命运、历史的氛围、事件的全局;有的研究,美其名曰“历史真相大揭秘”,结果却是将一些本来名垂青史、可歌可敬的优秀而杰出的人物,糟蹋得丑恶低俗、面目不堪。

再如,有些文艺作品,对大革命时期、抗战时期、解放战争时期以及新中国成立初期的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描写得昏天黑地、善恶不分,充斥着历史唯心论和抽象人性论的表演;有的小说、剧本,把正面人物和历史处理得无比肮脏、下作、龌龊,尽管带有某种“魔幻”或“变形”的色彩,却终脱不开扭曲历史、丑化革命、虚无价值的干系;有的作品,把信仰抽象化,把国民党的特工人员描写得比共产党的特工人员更有品格、更有信仰、更为坚毅、更有牺牲精神;有的作品,非要把“过去的故事反着讲”,采取混淆视听的手法,将翻天覆地的土改运动描绘成是对“善良”“勤劳”“开明”“有功”的地主的迫害史和杀戮史,把农民群众、共产党人和人民政权塑造成一群凶狠残暴、戕害无辜、作恶多端的恶棍与暴徒;有些影视作品,价值取向、审美好恶和反映视角严重倾斜,以嘲笑英雄、揶揄时代、贬损军队、解构历史为能事,除了晒颜值之外,其他方面不能给人一点儿正义感和美感,人性的丑陋描绘到极致,让人对正能量的事物失去好感和信心。

软性历史虚无主义的表现,还可以列出许多。从中我们可以发现,软性历史虚无主义软的是形式,硬的是内核;软的是手段,硬的是理念。正因如此,它在具隐蔽性和迷惑性外套的包装下,更容易产生雾霾般的弥散性毒害效果。

不难设想,假若一部软性历史虚无主义作品,在媒体和文坛上始终被推崇、被褒奖、被当作范本和荣耀,从而在读者——尤其是在青年人——当中留下神圣不可侵犯的印象,那么它产生的负面效果将会是多么严重。这种表面“合情”、貌似 “合理”、戴着某种光环、把消解的锋芒藏得很深的历史虚无主义作品,对人们树立正确的历史观、人生观和价值观所起的负面作用,是比一般的历史虚无主义还要严重和突出得多的。

(作者: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

原标题:聚焦|软性历史虚无主义辨析

责编:谭莹莹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