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美国的焦虑感和狂躁症从何而来?
来源:海疆在线 2018/10/06 12:32:06 作者:回马
字号:AA+

导读: 以特朗普总统为代表的美国各界,焦虑和狂躁情绪逐渐加深,将化作一种沮丧气馁及无从发泄的戾气。

过去美国是不怕被追赶,从未被超越。现在美国是害怕被超越,尤其害怕对追赶者无计可施。

第一,美国是一个始终充满忧患意识的国家  

美国称雄世界120年有余,其国家自信心却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才得以初步建立。由于是后来居上,美国就像穷困汉拾到了狗头金,既欣喜若狂又战战兢兢,欠缺自信心与舍我其谁的霸气。 这种心态固然与韩战越战两场战争失利有关,更重要的因素还在于,身旁有个以前苏联为首的华约组织虎视眈眈。由于摸不清虚实,美国一直暗中惴惴不安。

这种举国忧患意识最典型的反映在美国军方所做的战例分析上,着重研究检讨那些吃了败仗的案例,如范佛里特弹药量的伤心岭之战,再比如越南丛林战的丢盔卸甲……此类忧患意识使美国居安思危,长期保持敏感警醒的国家意志。 美国真正确立自己的霸权心态,是在前苏联解体之后,美国环顾世界已没有等量齐观的战略竞争对手。

第二,120年时间里,从未有国家像中国让美国产生如此严重的危机感和无力感

从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算起,120多年时间真正构成对美国危胁的国家只有两个:纳粹德国和前苏联。 纳粹德国在科技、军工、工业品质量方面的优势,被美国恐怖的工业生产潜力所碾压。而前苏联教条且蹩脚瘸腿的计划经济,始终被美国力压一头,从未有赶超的机会。  

而眼下面对中国步步迫近的追赶脚步,美国生凭第一次产生了难以遏制的危机感。 中美两国的生产总值大约是19万亿美元对12万亿美元。但美国的测算统计方法水分极大:农业估值1万亿,服务业1万亿,金融业将近2万亿,再加上知识产权占比35%,房地产业2万亿,真正制造业创造的产值少的可怜,甚至远远低于中国。两国若要叫起真来,中国仅仅靠庞大的制造业产能,就能完爆美国,这一点后者心知肚明。

然而美国对此无能为力。战略围堵军事打击,已被证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发动贸易战跟中国对赌,似乎已成为美国选项中的终极武器。毕竟美国从未遇到过体量如此巨大的国家经济,而这个国家远在太平洋彼岸,背依广袤的欧亚大陆纵深,美国对此缺乏行之有效的应对手段。

更何况美国历史短暂文化贫瘠,根本无从理解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他们不懂中国的以柔克刚、以退为进,更不懂中国不战而屈人之兵的谋略。最为恐怖的,还是中国体制、发展模式已逐步被全世界理解和接受,两相比较,中国道路已经显示出比美国规则更温和、更包容、更人性化的优越性。

第三,特朗普政府的美国想龟缩美洲并不容易

特朗普政府玩起保守主义、单边主义,注定将成为美利坚的一场闹剧和悲剧。乌缩回美洲很容易吗?中东产油区还要不要控制?伊拉克与阿富汗要不要收尾?俄罗斯伊朗要不要制裁?中国要不要干扰和围堵? 美国靠强横实力称霸世界,再以霸权捍卫美元的储备货币地位,一旦它进行全面的战略收缩,只怕美元的国际统治地位也将随之萎缩。目前,美元石油贸易的份额正在缩减,已显现了这方面的迹象。

第四,面对中国俄罗斯两大劲敌,美国顾此失彼进退失据

美国的手脚先前伸得太长了,从东亚东南亚,到中东欧洲,从非洲大陆到北极地区,它就像一头四肢深深困在泥藻中的巨兽,需要一个方向应对强硬的俄罗斯,另一个方向还须反制中国崛起,按下葫芦起来瓢,顾此失彼进退失据再正常不过。 靠一个国家的力量跟全世界掰手腕,想必美国时常会有力不从心的感觉。破局无方,回天乏术,美国又怎能不产生焦虑与狂躁?

第五,美国的地缘优势恰恰是它抽身自保的最大劣势 

美国崛起源于战争红利,更因为其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有太平洋、大西洋两大水域作为防御天然盔甲,外敌很难攻破美国的本土防线。然而世事就这么奇妙,一旦美国的政治、军事、经济触须伸展到全球,再想要抽身收缩千难万难——不蜷缩美洲,美国主导的政治经济体系会崩溃;收缩成功的话,以往美国地理位置的优势就变成了最大的劣势,它茕茕孤立于北美,慢慢就会被欧亚大陆的‘’世界岛‘’边缘化,丧失掉跟大家愉快玩耍的资格。

上述一切的一切,美国看在眼里急在心上,连续几任总统空耗十年光萌,却仍旧没找到有效的问题解决方案。并且美国内部也不太平:党派分裂,族群撕裂,种族主义抬头,各利益集团诉求难以平衡,金融资本、精英阶层处处牵制掣肘,内忧外患连番袭来,让人不胜其烦。 以特朗普总统为代表的美国各界,焦虑和狂躁情绪逐渐加深,将化作一种沮丧气馁及无从发泄的戾气。

版权声明:凡海疆在线拥有版权或使用权的作品均标注有版权声明,如需转载请点击获取合法授权,未经本网授权不得擅自转载使用。
责编:许舒琦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