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应有爱(小品)
来源:海疆在线 2018/10/12 11:41:58 作者:吕永岩
字号:AA+

人物:

甲:退役士兵、小区保安

乙:退役士兵女友芳芳

丙:芳芳的母亲

地点:

某城市小区门前

(汽车喇叭声,甲向开车的业主敬礼。乙边接手机边上。)

乙:啊呀我的亲娘啊,我都快成资深美女了,你还把我当小孩子啊?刚出来一脚油门的功夫你就不放心。什么色狼啊,我不是跟你说了,我是专程约会“牛郎”、、、、、、好好好,我给你发定位。(摆弄手机发定位,一边走到甲跟前)

甲:什么牛郎?你又有姓牛的——郎了?不会是大尾巴——狼吧?

乙:什么大尾巴、小尾巴狼的,我这不是来找你的吗?

甲:我可不姓牛,也不姓马,我姓杨——说了半天还是吃草的。对,我就是吃草的命,吃草的羊。可我吃的是草,挤出来的——我这点本事也挤不出啥玩意儿。咱俩到底行不行,你想好了没有?

乙: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不是我,是我娘。她就我这么一个宝贝女儿,你没听见吗?我刚出来,她就让我给她发定位,就怕我遇见滴滴打车的那种色狼。不过这也不能全怪我娘,确实有至少两个像我这样的靓妹被杀害了。

甲:你刚才不是说你是美女——资深的吗?你娘是梅超风有武功啊?让你给她发定位?管用吗?真要遇见那种色狼,你得先给我报警,我可比你娘强多了。

乙:你好好看看,我可不是查酒驾的警察,你还对我吹上了。(敲甲腰上戴的钢背心)你的腰好了?不疼了?还吹呢!有本事,你倒是好好找个像模像样的工作,省的我跟我娘浪费唾沫星子了。你看看,为了你,我这优雅都快变忧郁,女神都快变女神经了。

甲:真难为你了。我就是个普普通通的退伍兵。优点(小心地晃腰)就是这腰出了点毛病,干啥都得悠着点。缺点就是——缺点钱。啥也没有,没有房,没有车,没有文凭,没有稳定体面的职业。就有一个退役士兵证。

乙:(敲敲甲上衣里面裹着的钢背心)有点毛病?这可是钢背心,有这么大的“点”吗?你动不动就说你们“钢铁战士”,钢铁战士就这样穿个钢背心啊?这钢背心可真是钢铁啊!

甲:我这是因为在部队受伤导致的腰椎骨质增生。你知道吗,为了完成地下设施的安保勘察任务,我们连队通信员钻进很窄很窄臭气熏天的下水道,几次被熏得昏了过去,醒来以后又钻下去。

乙:人都昏了还让钻?就不能让别人替换他?

甲:我倒是想替换了,那下水道太窄了,我们全连就他的身材能钻进去,别人谁也钻不进去。看他醒来一次,喘口气,又钻进去;醒来一次,喘口气,又钻进去,全连官兵没有一个不掉泪的。你说这还不算钢铁战士?

甲:这是挺钢铁的。不过,我还是纳闷,你在部队把腰弄成这样,没立个功,也该评个残,退伍也能有个福利啊。你看看你,闹了个复原,啥啥待遇都没有。找不到工作,差点没成个“盲流”——盲目流入城市人口。

甲:我不是怕给组织怕给国家添麻烦吗?再说了,年轻轻的整个残疾,多没面子啊?

乙:是啊,如今组织和国家倒是没啥麻烦,你自己麻烦了。还怕整个残疾,怕残疾你倒是别背这个钢背心啊。

甲:没这钢背心我不是腰疼,直不起腰来吗。你说我是残疾,盲流,那你为啥还看上我了?

乙:我也不知道,也许是鬼迷心窍,也许是王八瞅绿豆,也许(唱)也许,已没有、、、、、、其实我就是看你是个当过兵的,人挺好的,钱挺少的,心眼不是那么小的,对象挺难找的,一时动了恻隐之心,可怜你,想扶贫、、、、、、反正我就是看上你了。按我妈的说法,我就是这么任性。

甲:人家范冰冰那样有钱才任性,你没钱只能认命。

乙:范冰冰不就是长得漂亮吗?她没有“颜”哪来的钱?我现在没钱,但跟她一样有“颜”,任性还不行吗?你好好看看,本小姐——对了,小姐这词让道德转基因给毁了。本靓女算不算白——富,不,不富——美?

甲:白——不富——美,没错。可惜就是“资”——“深”了点儿。

乙:你一个钢背心还有资格嫌我老了?你看我老吗?

甲:(赶紧认错)不,不,不,跟你开个玩笑。你真的很美,“资”——  一点都不“深”。水灵灵的,嫩着呐。

乙:你说的是真话?

甲:当然是真话,我对心中的红太阳毛主席发誓。

乙:这还差不多。我可告诉你啊,现在情况紧急,我妈给我物色了一个土豪,说啥要让我嫁给那个土豪,我不同意,跟我妈坦白,说我就看上你了。今天你必须配合我,无论如何也要把我妈这一关闯过去。

甲:你妈——好像不止一关吧?

乙:(比划数数)有房,有车,有文凭,最好是名牌大学的文凭;有钱,最好是土豪;有体面稳定的职业,最好是明星,企业家,实在不行国家公务员,处长科长也成。这么一数,这关还真不少啊。

甲:我没房,没车,没文凭,连“业大”、业余大学的文凭都没有;不是冯小刚,更不是范冰冰,啥也没有,就有一个退役士兵证和一个钢背心。这么多关可咋闯?我看实在不行我只能忍痛割爱了。我不能再难为你,让你煞费苦心地为我想辙了。

乙:你要放弃?你不爱我了?不想要我了?

甲:我爱你,我真的爱你。你在我眼里才是真正的“白富美”。你守身如玉就是白,奋发图强就是富,心地善良就是美。不是有那首歌吗,(很真挚地唱)没有你我不能感到一丝丝情谊。

乙:既然你爱我,真心爱我,那你就得配合我。

甲:好,好,我当然愿意配合你!你放心,为了你我的爱情,你打哪儿我就指哪儿。不,你指哪儿我就打哪儿。

乙:好。咱俩仔细掰扯掰扯。这个房,我已经物色好了,有一对新婚夫妇,要出国,我们把他们的新房租下来,就说是你给我买的,我妈一时半会发现不了,等她发现,我这生米也让你给煮成熟饭了。车,现在多得是,找谁借一辆也能对付过去。文凭,这个得想想办法,不行咱们就买一个、、、、、、

甲:你让我买假文凭?造假?我是军人,退伍不腿色,造假可不行!

乙:那你说咋整?房,你有吗?

甲:(摇头)没有。

乙:车,你有吗?

甲:(摇头)没有。

乙:文凭,你有吗?

甲:(摇头)没有。

乙:稳定体面的职业,你有吗?

甲:(摇头)没有。

乙:人,你有吗?

甲:(摇头)没有。不,这个我有。我就是人。

乙:我说的是爱人,老婆,你有吗?

甲:(摇头)没有。不,有。你不就是我——未来的——爱人、老婆吗?

乙:搞清楚,我现在还是没煮成熟饭的生米,还不是你的人。

甲:你要是让煮,我加吧火不就熟了吗?

乙:想得倒美,你刚才不是说了,我守身如玉吗?我妈这关过不去,没个正儿八经的婚礼,我才不让你煮呐。

甲:照你这么说,你妈这关我要是过不了,我就,就完了。

乙:凭啥过不了?我让你过,你就得过。

甲:我是想过啊,可、、、、、、你说咋过?

乙:刚才说到哪儿了?房子、车、文凭,对,文凭。文凭造假的有的是,咱们可以买一个。

甲:(自言自语)造假文凭,违法;买假文凭,缺德。

乙:你说什么?

甲:(马上改口)我说你“有辙”,就是有本事的意思。

乙:这还差不多。咱俩捋一捋,我妈要求文凭还得是名校的。厦大,这个你肯定不喜欢。剑桥大学,剑大、、、、、、

甲:贱大,发贱呐?这还不如吓大哪。

乙:牛津大学,牛大的。

甲:我姓杨,是牛大的,咋说都离不开吃草,我这叫啥命啊?

乙:好,好,不让你吃草,麦吉尔大学,加拿大,麦大的、、、、、、

甲:卖狗不理包子,狗不理在天津,你还不如说我是天津大学,天大的。

乙:天大的,也行啊,也挺有名啊。就买个天大的文凭。

甲:天大地大不如党的恩情大,这个行,就是造假有点缺德。

乙:你又来了,你什么意思?不想要我了?

甲:没,没,想要,想要。(自言自语)没有你,凭我这缺这缺那的条件,谁能看上我啊?

乙:想要我,你就得按我说的跟我妈说,到时候我想法给你买个“天大”的假文凭。还差什么了?

甲:职业。稳定体面的职业。

乙:对,对。稳定体面的职业,你现在是保安,物业把门的,这既不稳定也不体面,肯定不行。说你是明星,电视上看不着你,这肯定也不行。说你是土豪,土豪现在最体面,最时髦。

甲:等等,我问你,你家亲戚多不?

乙:亲戚多不多咋地了?

甲:我怕亲戚多了,他们打土豪,分田地。你可别忘了我的缺点,缺点钱。

乙:我这不是为了蒙我妈吗。你听着,你是个什么土豪呢?我想起来了,你是从国外回来的海归。

甲:海龟?你直接说我是王八、甲鱼得了呗。

乙:什么王八、甲鱼?海龟,海外归来,这个现在最时髦。你好好听着,你是海龟,从海外归来,注册了一个生物公司,你爸从米国给你搞了一个生物制品,你一转手卖给一个上市公司,一下子就赚了12.88亿。

甲:12.88亿?(惊晕,一只手赶紧扶腰)天哪,吓死我了。

乙:看你这点出息。人家从国外弄个生物制品,一转手就卖了12.88亿,像什么事儿都没发生似的。看看你,一分钱没赚,假的,都吓成这样。

甲:看来是不稳定的低收入限制了我的想象力。你说的这个现实生活中真有吗?

乙:当然真有了。你没看媒体的公开报道吗?千真万确。上百亿暴富的也有。

甲:(又差点摔倒)上百亿!求求你饶了我吧。说评书的卖门票要钱,你说的这个太吓人了,要命啊。

乙:你当兵整天在军营里,不了解股市上的股权运作。算了,不跟你说这些了。就说12.88亿吧。

甲:还12.88亿啊?12.88万我也没有啊。你说12.88元行不?

乙:12.88元?12.88元你就想娶我?我就这么不值钱?你把我当什么了?

甲:不,不,我一个当兵的,不是没有那么多钱吗?你听没听说那就话:“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爱情不是用金钱所能衡量的。

乙:你说的那是什么年代的事儿了?如今的说法是:谁说钱不是万能的?没有钱才是万万不能的。

甲:问题是我真的没有国外的爸爸,也没有什么生物制品,更没有吓死老实人的12.88亿。我就有一个士兵退役证和一个钢背心。当然,我也有一颗不甘平庸的心,我也正在自学,我看好中医了,中医有很多绝活后继无人,我想发扬光大中国的中医学。

乙:你这个志愿倒是不错。只是远水解不了近渴,尤其是你这个钢背心,真够愁人的。其实刚才我跟你说的这些,都是为了蒙我妈。

(丙上)

丙:蒙我妈?我妈是你姥姥。不对,你是想蒙我,我是你妈。

乙:(意外,赶紧掩饰)妈。不是。我说的是猛——犸,对,猛犸,是一种古老的、已经灭绝了的动物,也叫长毛象。长毛大象。(突然想起来)妈你怎么来了?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丙:我怎么来了?我怎么知道你在这儿?我不是让你给我发定位了吗?是不是我来的不是时候?我的宝贝闺女,我还想问问你,你什么时候研究起考古了?

乙:不是考古,是、、、、、、是这么回事,我的男朋友海龟、、、、、、

甲:(赶紧接话救驾)对、对,海龟,不是甲鱼,也不是王八,是海外归来,从海外回来。

丙:(发现好像在哪儿见过甲)你不是海龟吧?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乙:(赶紧解释)不可能,他过去一直在海外。

甲:(赶紧附合)对,对,不可能。

丙:你等等,你让我想想。

乙:不用想,你不可能见过他,他刚从海外回来。回来就注册了一个生物公司,卖了一个生物制品,猛犸的生物制品,一下子就赚了12.88亿。

甲:对,对,12.88亿——姨。我有12多个姨——。(自言自语)我姥咋这么能生啊?算我妈,13朵金花还多零点八八!

丙:猛犸?猛犸的生物制品?猛犸是一种已经灭绝了的、、、、、、灭绝了,这不还是蒙你妈吗?12.88亿——姨?到底是亿还是姨?

乙:(肯定地)亿,亿。

甲:(犹豫地)姨,姨。

丙:那零点八八?

乙:亿,亿。

甲:姨,姨。

丙:那文凭呢?

甲:天大地大不如党的恩情大,天大的,天津大学。

丙:不是海龟吗?怎么又成天津,天大的了?

乙:啊,不是,开始不是天大的,是牛津,牛大的。

甲:对,对,我姓杨,牛大的。“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说的就是我。

丙:“天苍苍,野茫茫”,这应该是一千四五百年前南北朝时期的民歌吧?

乙:(故意打岔)是南北朝,他家的大别墅南北朝向,正南正北的正房。

甲:对、对,南北朝向,冬暖夏凉。(小声坦白地)那都是别人的。

丙:那牛津应该是在英国吧?

乙:牛津,英国,对,对。不对,是麦吉尔大学,加拿大,麦大的。

甲:对,对。卖大的,卖狗不理包子——还是天津的。

丙:行了,别给我装了,我早就看出来了,他不是天大,也不是牛大,更不是卖大的,他也没有12个姨还差零点八八,他就是个当兵的。

乙:不,不。

甲:不,不。

丙:(对甲)你不认识阿姨了吗?你真的不认识阿姨了吗?

甲:我,我、、、、、、(看乙)我不敢、、、、、、我怕、、、、、、

丙:你早就认出阿姨了。你不敢?你怕?你怕什么?

甲:(指乙)我怕她,怕失去她。失去她,我恐怕再也没有机会了、、、、、、

乙:(吃惊)这是怎么回事儿?你们认识?你们怎么会认识?不可能啊。

丙:你好好听妈说。那是一年前,我学会开车第一次上路,非常紧张。突然有一个孩子过马路,我一紧张就把油门当刹车踩了,眼看车箭一般地射向孩子,就在这千钧一发的紧急关头、、、、、

甲:我恰好路过,便一个箭步冲了上去,一把推开了孩子。

丙:没错,你推开了孩子,自己却被我给撞飞了。当时我看见你腾空飞了起来,我心想完了,完了,这下要出人命了。没想到你在空中翻了两个跟头,落地后竟然还站了起来。

甲:我是军人,是战士,是受过训练的。

丙:不过我能看出来,你当时的腰已经站不直了。我知道你的腰是被我撞坏了。我当时就想赶紧送你去医院。可是你却说,没事,阿姨我没事,那个孩子也没事,大家都没事。我得赶紧返回部队,不然我就超时了。

甲:当时我们部队奉命从外地到这里执行紧急施工任务,我是临时请假出来,必须按时归队。我不能耽搁时间,分秒都不能耽搁,这是部队的纪律。

乙:你的腰是被我妈撞的?你还救了一个孩子?你怎么不早说?

丙;何止救了一个孩子,他也救了你妈。你妈要是肇事撞死了人家的孩子,那今天还能这样好模样样地跟你们在一起吗?

甲:我当时想,我是钢铁战士,也就是被青春撞了一下腰。哪知道撞我腰的阿姨是你妈啊。

丙:都说伤筋动骨一百天,你都让阿姨撞飞了,回去还怎么执行施工任务啊?

甲:我本来想咬紧牙关挺住,可是没想到这腰越来越不争气,眼看我们班,我们排,我们连都因为我的这个腰受了拖累。后来我就想,我就别占个名额,拖连队的后腿了,我就要求退伍了。

乙:你救了人,负了伤,没跟部队领导说吗?

甲:抗震救灾的时候,我们的排长,眼看爱人被压在水泥板下,他却一口气救出了幼儿园五六个孩子,等再想去救爱人的时候,爱人已经不行了。失去了自己心爱的人,他也没说啥啊。当兵的人,这种事儿多了,战场上牺牲的人就更多了。我这点伤有啥说的?再说,本来我以为挺挺就过去了,也没想到会落下毛病,而且越来越重啊。

丙:你受了伤,不及时治疗,又不静养,哪能不越来越重呢?都怪阿姨啊。

甲:是我自己这样做的,我们当兵的人,都是这个样,怎么能怪阿姨呢。

乙:完了,完了,这下全完了,全露馅了。

甲:阿姨,我跟您说实话,我爱芳芳,打心眼里爱她。为了她,我什么都能豁出去。可是,我现在没有钱,没有文凭,也没有稳定体面的职业,我也不想对您说谎、、、、、、

乙:完了,完了,我妈这关你是过不去了。

甲:我是战士,曾经的战士,我不能说谎。我爱芳芳,我会用我的一生一世去爱她。我请求阿姨,你就答应让芳芳嫁给我吧。

乙:没有房,没有车,没有文凭,也没有稳定体面的职业,一无所有,我妈怎么可能答应啊。天啊,这可怎么办啊?(转向母亲)妈妈,你能答应吗?为了他对我的爱,为了我对他的爱,为了我们的爱,你能答应吗?

丙:(激动地)我为什么不答应?我凭什么不答应?我们的战士,为了我们的国家和人民,牺牲了那么多,奉献了那么多,却无怨无悔。一个对党、对军队,对祖国母亲百倍忠诚的人,他对自己的母亲,对自己的岳母是不可能不孝顺的。这样忠诚、孝顺的年青人,不是打着灯笼都难找吗?

甲:其实芳芳这样美丽善良的女孩儿,我这个平凡的大兵,才是打着探照灯都难找啊。

乙:(喜出望外)妈妈,你不想让我嫁给土豪了?你答应让我嫁给他了?

丙:何止是我答应啊!习总书记不是说了吗,我们不要让英雄流血又流泪,要让军人受到尊崇,这是最基本的。更何况孩子的腰是被我撞坏的,我理应为孩子负责,理应不让孩子流血又流泪。

乙:他没有房。

丙:他没有,咱家不是有吗?妈招一个上门女婿,上门女婿胜似儿。

乙:他没有车。

丙:他没有车,妈不是有吗?

乙:他没有文凭。

丙:他的人品就是最好的文凭。

乙:他没有稳定体面的职业。

丙:习主席作出组建退役军人事务部的重大决策,是从根本上解决退役军人问题的大思路、大手笔。刚刚社区已经发出通知,退役军人事务部已经要求对所有退役军人进行登记造册,国家不会亏待退役军人,不会让他们流血再流泪了。这不,省市的退役军人事务部门也都相继挂牌了,退役军人从此有了自己的家,有了国家保障,这不是比什么都稳定、体面的吗?妈看明白了,今后我们的党,我们的国家,就是要制定政策,出台法律,让军人、退役军人、退休军人,成为最最体面、最最可爱的人。

乙:(激动地扑到妈妈怀里)妈,你说得太好了。(对甲)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快叫妈。

甲:阿姨,不,妈!

丙:哎,好孩子,我的好女婿!

甲:(身体一晃,用手扶腰)

乙:对了,还有一件事儿,他的腰有毛病。(关切地问甲)你的腰又疼了?

丙:(亲切地拉住甲的手)孩子,其实那天你离开后,阿姨——妈就一直四处打听你,一直惦记你。可能是因为你们部队完成施工任务撤走了,阿姨——妈没能找到你,现在好了,总算找到了。阿姨——妈打听到现在有个“仲氏奇效熔痹术”,融汇古今中华优秀传统中医疗法,治疗腰腿骨病老神奇了,阿姨——妈的一个老街坊,腰锥受伤骨质增生好多年了,医院说除了手术动刀,没法治,哪都治不好。害得人整天像背个大麻袋,酸疼得都活不起了。没想到这个奇效熔痹术,不动刀,连微创都不用,中药液体除痹,一次就把人治得直起腰来,一点都不疼了。

乙:妈,你说的这是真的?

丙:妈已经亲自考察过了,就等着找到那个飞身救人的士兵了。现在找到了,我们这就去,准保让你立马告别这个钢背心,重新成为一个钢铁战士。

甲:阿姨——妈,太谢谢了。

丙:都一家人了,还客气啥。走,为了重塑钢铁战士,咱们走。

甲、乙同声:为了重塑钢铁战士,咱们走。

(《强军战歌》音乐起。谢幕)

版权声明:凡海疆在线拥有版权或使用权的作品均标注有版权声明,如需转载请点击获取合法授权,未经本网授权不得擅自转载使用。
责编:宋雪姣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