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记者“人间蒸发”搅动国际局势
来源:青年参考 2018/10/18 09:25:54 作者:袁野
字号:AA+

导读: 失踪、人间蒸发、被谋害……沙特异议记者卡舒吉在沙特驻土耳其领事馆失踪的消息传遍全球,案情扑朔迷离,各种说法真假莫辨,沙特王储、土耳其总统、美国总统、英国政府都对这起离奇的失踪案表了态。中东地区本就复杂而敏感的局势,因为卡舒吉的失踪增添了新的变数。

传说:“他被杀了,大卸八块”

10月1日,周一。效力于美国《华盛顿邮报》的沙特记者贾迈勒·卡舒吉在英国伦敦同两位朋友共进午餐,讨论他拟撰写的专栏文章,哀叹阿拉伯世界缺乏言论自由。“每个人都很害怕。”他写道。

卡舒吉似乎并不担心第二天的行程:他要去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的沙特领事馆,拿一份证明他婚姻状况的文件。朋友警告他,他对王国统治者的批评惹来了政府的敌意,领事馆对他来说是个危险的地方。

和他共进午餐的阿扎姆·塔米米对美国《纽约时报》回忆道,卡舒吉对朋友们说,领事馆的工作人员“只是普通的沙特人,而普通沙特人是好人”。

第二天下午,卡舒吉进了领事馆,从此“人间蒸发”。

10月7日,关于这起失踪事件的争议已使中东地区两个大国——沙特和土耳其——剑拔弩张。当天,土耳其官员要求利雅得解释卡舒吉为何再未现身。“我们掌握了具体情况。”土耳其执政党的高级顾问雅辛·阿克图告诉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此事不会不了了之。”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土耳其官员表示,由于外交敏感性,政府要等待调查完成再披露证据,披露者将是总统埃尔多安。

在7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埃尔多安宣布,他将亲自追查卡舒吉一案。“我正在关注它、追踪它,无论得出什么结论,我们都会告知全世界。”他说。

一些官员告诉《纽约时报》等新闻机构,土耳其调查人员认为,一个由15名沙特特工组成的“杀手小队”在领事馆内杀害了卡舒吉。“他被杀了,尸体被大卸八块。”土耳其的阿拉伯媒体协会负责人图兰·基拉克奇向美联社转述道。

沙特否认了这一说法,坚称卡舒吉只在领事馆逗留20分钟就离开了。领事馆以一份声明驳斥“匿名的土耳其官员”的指责“毫无根据”。截至13日,利雅得未提供任何证据。

5日,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在接受美国彭博社专访时表示,卡舒吉离开了领事馆,土耳其当局可以入馆搜查,“没什么好隐瞒的”。根据国际法,领事馆属于派出国的领土。

安卡拉迅速接招。据英国路透社报道,7日,土耳其召见沙特大使,要求沙方“全力配合”调查,包括允许土方搜查涉事领事馆。当天,土耳其国营的24TV电视台公开了沙特“杀手小队”成员的名字和照片,其中包括特战队员、情报人员、法医及穆罕默德王储的贴身保镖。8日,卡舒吉的雇主美国《华盛顿邮报》称,美国情报人员在他失踪前曾截获沙特官员商讨捉拿他的计划。“沙特人想诱骗卡舒吉回国,随后控制住他。”该报称。

显然,诱捕计划出了差错。

对这些揣测,尤其是土耳其的说法,沙特激烈反驳,呼吁国际社会切勿匆忙下结论,因为“土耳其人并非中立的一方”。沙特《欧卡兹报》强调,把卡舒吉的失踪强行扣在沙特头上是别有用心的污蔑,是敌视沙特的势力和宣传机器造出的不实之词。该报指责卡塔尔在此事上煽风点火、火上浇油。

据沙特国家通讯社报道,14日晚,沙特国王萨勒曼与土耳其总统通了电话,寻求以外交途径解决此事。次日晚上,一个土耳其调查小组进入沙特涉事领事馆展开调查。据彭博社报道,萨勒曼国王下令展开“内部调查”。

西方国家纷纷施压

“在华盛顿,这起案件测试了忠诚度。”《纽约时报》写道。卡舒吉持有美国绿卡,与许多现任和前任美国官员关系密切。他曾供职于沙特驻美使馆,担任沙特领导层的非正式发言人,直到他变成了持不同政见者。尽管如此,他仍然有门路从沙特内部人士那里得到一手消息,被西方媒体视为最权威的伊斯兰问题专家之一。

10月9日,哈提丝·森吉兹在推特网上发声,请求美国总统特朗普和“第一夫人”梅拉尼娅帮助她找回未婚夫卡舒吉。难题摆上了白宫西翼的办公桌:特朗普和顾问们,包括他的女婿和中东特使库什纳,都将沙特视作关键盟友,总统一再表达对沙特年轻王储的信任,利雅得更是特朗普上任后出访的第一站。

美国议员们没有这样的包袱。据“美国之音”电台报道,22名跨党派的参议员10日联合致函总统,援引《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条文,要求政府决定是否制裁沙特。“沙特人引诱美国居民进入其领事馆,并施以谋害——如果这事属实,就代表我们与沙特关系的根本性破裂。”民主党参议员克里斯·墨菲在推特上写道。

特朗普不得不松口。“对我们、对白宫而言,情况非常严重。我想知道发生了什么。我认为我们将查明真相。”10日,特朗普表示他已邀请哈提丝到访白宫。国务卿蓬佩奥、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和库什纳均向穆罕默德王储要求提供卡舒吉的信息。

然而到了11日,特朗普的话风变了。据CNN报道,他表示不打算减少对沙特的军售。“沙特在军事装备上,以及在能够给美国创造就业岗位的东西上,开支达到了1100亿美元。我不喜欢那些要结束这些投资的想法。”

特朗普的态度,正是微妙的美沙关系的缩影。双方关系紧密,但沙特政府的行为常常引起西方舆论的抨击。沙特不肯抑制油价上涨,更触及了特朗普的痛处。《华盛顿邮报》分析指出,特朗普或有意借卡舒吉一事敲打沙特。他在10月2日表示,如果没有美国“护航”,沙特王室可能撑不过两周。

15日,特朗普继续出牌。《华盛顿邮报》称,当天特朗普与萨勒曼国王通了电话,并派蓬佩奥急赴沙特,会见国王。

据卡塔尔半岛电视台报道,美国驻沙特大使格雷厄姆12日已经放了话:“如果沙特政府真应(对卡舒吉案)负责,那么我们给俄罗斯的所有惩罚,我希望一样不少地给予沙特。”

各方纷纷表态。据英国《卫报》报道,英国外交大臣杰里米·亨特9日会见沙特大使,警告称,两国友谊取决于共同的价值观。同日,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表示关切。14日,英、法、德发表一份联合声明,对卡舒吉案表示“严重关切”,并呼吁进行“可信的调查”。

西方舆论立场鲜明。英国《金融时报》和《经济学人》杂志、CNN、CNBC、《纽约时报》及彭博社宣布,不参加将于23日在利雅得举行的“未来投资计划”峰会。《华盛顿邮报》10月5日为卡舒吉留出一个空白版面,以示“等待真相水落石出”。谷歌、优步、维亚康姆和福特等美国公司也先后宣布抵制这一峰会。英国亿万富翁理查德·布兰森宣布,他的维珍集团将中止对沙特公共投资基金的10亿美元投资。

“如果33岁的王储被确认有杀戮行为,那么他在西方面前努力塑造的‘有前途的改革者和可靠盟友’的形象,可能因此烟消云散。”《纽约时报》写道。彭博社也发表评论文章《一名失踪的记者,对沙特改革的考验》称,对致力于建立“新沙特”的王储来说,失踪事件是证明他真心关爱国民的机会,尽管这一国民因屡屡批评政府而成为王储的眼中钉。彭博社告诫称,如果处理不当,“可能令投资者踌躇”。

从王室的拥护者到“忠诚的反对派”

直到不久前,卡舒吉还是沙特王室的拥护者。59岁的他高大、潇洒,在推特上拥有160万粉丝。

1985年毕业于美国印第安纳州立大学后,卡舒吉当上沙特《祖国报》的记者,写了大量有关激进分子前往阿富汗抵抗苏军的报道,其中最知名的一个报道对象是沙特青年奥萨马·本·拉登,他日后成了“基地”组织负责人。

卡舒吉平步青云,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他当上了图尔基·费萨尔亲王的助手,后者曾任沙特情报机构负责人长达24年,并先后出任驻英国和美国大使,卡舒吉跟着亲王出国工作了几年。2010年,沙特首富阿勒瓦利德·本·塔拉勒王子在巴林建立“阿拉伯电视台”,试图与卡塔尔半岛电视台竞争,卡舒吉受邀出任台长。

据《纽约时报》报道,卡舒吉的相对独立性时常触及王室的边界。因为发表批评宗教机构的文章,当局两次把他踢出《祖国报》;播出对一位巴林反对派的采访后,“阿拉伯电视台”停止了运转。

但这些没有动摇卡舒吉的地位。他在沙特权力体系中人脉既深且广,能跟王室成员勾肩搭背、称兄道弟。即使成了流亡者,当美国记者和外交官试图寻找对沙特统治者观点的切实解释时,卡舒吉依然是他们的首选联系人。

2017年9月,这位记者选择“自我流放”,理由是忍受不了穆罕默德王储的所作所为。在华盛顿,他自称“忠诚的反对派”,拥护祖国的君主制,但批评政府在也门的战争、与卡塔尔的交恶、与加拿大的外交纠纷,以及逮捕女权运动人士。

“我离开了故土、家人和工作,我要更高声地呐喊。”他在《华盛顿邮报》的一篇专栏文章中写道,“否则,就是对那些被投入监狱者的背叛。”他补充道:“我们沙特人应该得到更好的待遇。”

《纽约时报》报道称,沙特政府怒斥卡舒吉是外国支持的代理人,他的一些亲属被禁止出国,流亡还导致了他的离婚;同时,当局悄悄地试图与他合作,承诺保障其安全,并许以高官。

这致使他走进了伊斯坦布尔的领事馆。卡舒吉的家人有土耳其血统,他计划在土耳其再婚,对象是一名专注于波斯湾政治的研究生。他买了房,一场小型婚礼已安排妥当,万事俱备,只差按土耳其法律提供证明他已离婚的沙特官方文件。

在婚礼前一周,卡舒吉到访了领事馆,觉得工作人员很友善。“他们惊讶地说,‘好,我们会为你准备,但现在没时间’。他们让他周二再来。”卡舒吉的朋友塔米米告诉《纽约时报》。

未婚妻哈提丝觉得,不应该提前定好再去的时间,但卡舒吉叫她别多心。“他说,他们不敢在土耳其境内造次。”

10月2日下午1点半,两人到达领事馆门口,卡舒吉让未婚妻在外面等他。

午夜过后,她仍在那里等待。

次日早上,她回了家,那是他们预定结婚的日子。

“我们买好了房子和家具。”她说,“家具今天送到了。”

原标题:沙特记者“人间蒸发”搅动国际局势

责编:陈倩柔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