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疆在线
乔良
乔良,河南杞县人,1955年出生在山西忻县一个军人家庭。乔良是中国著名军旅作家、军事理论家、评论家,空军少将。 现任空军某部创作室副主任、空军指挥学院战略教授、国家安全政策研究委员会副秘书长、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享受政府特殊津贴。
作者其他文章
特朗普会放弃美元霸权吗?
来源:大国策智库 2018/10/23 11:19:15 乔良
字号:AA+
特朗普会放弃美元霸权吗?

导读: 对实体资本利益集团的代表特朗普而言,眼下最重要的不是日渐式微的美元霸权的丢失,而是与正在上升为第一位制造业国家的中国相比,美国制造业大国地位的丧失。

特朗普会放弃美元霸权吗?

1

顶级政治家族的梦想

中美贸易战最初“雷声大雨点小”,现在不仅雨下了起来,而且越下越大,会下到什么程度?这得看看特朗普的贸易战背后藏着什么。

先看为什么会有贸易战。我一度认为,这或将是特朗普想发动一场中美国运的对赌,但现在看来没这么简单,背后还有更多隐秘的东西。

作为一名德裔移民,特朗普在美国白人族群排序上只能排在第二位。第一位是盎格鲁撒克逊人,第二位才是日耳曼人。特朗普作为日耳曼后裔,当然希望他和他的族裔能在美国国内“站住脚”,从美国的政治生态史看,野心勃勃的政客,大都会希望能建立起一个自己的家族王朝。以爱尔兰人老肯尼迪为例,他不仅曾千方百计想成为美国总统,实际上更刻意要在家族内推出不止一位总统。因为只有像罗斯福家族和老布什家族那样,产生两位总统,这个家族才有可能在美国成为顶级家族。

毫无疑问,特朗普也怀有这样的野心。因此,赢得中期选举、赢得连任,然后让家族出现第二个总统,显而易见是特朗普的个人目标,而特朗普的女儿伊万卡很可能会追求成为家族第二位总统。

不过,尽管美国是个人主义至上的社会,但政客们在行政时直接了当地追逐个人目标是不被认可的。他必须以国家的名义达此目的。换句话说,他可以用推动一个国际性大事件来既为其国家谋利,又把个人动机隐藏其中。而实际上,特朗普当选后,在种种个人动机之外,还有一件极为紧迫的事情,就是必须尽快摆脱“通俄门”的调查。

2

必须用一件大事摆脱“通俄门”

最初,“通俄门”助特朗普赢得总统大选。可他没想到,当选后不久,这件事就被捅了出来(成为特朗普最大的麻烦),所以他必须尽快摆脱它,否则将面临叛国罪的指控。在美国,想通过否认事实来摆脱“通俄门”的调查,完全没有可能。为此,特朗普能突破的方向,就是干一件比“通俄门”大得多的事来夺人眼球。

这些事是什么呢?起初,特朗普把目标瞄向了朝鲜问题,但因为中国方面不配合,最终无果。中美元首海湖庄园会晤没有让特朗普达到预期目的。因此,特朗普就必须再弄出一件大事来转移美国民众对“通俄门”的关注。于是,特朗普才马不停蹄地搞出了另外一件大事——中美贸易战。

现在来看,这件事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不过,特朗普依然没有彻底摆脱“通俄门”的调查。那么接下来,特朗普准备的第三件大事也已排上日程,那就是退出伊核协定,甚至可能会推动某些阿拉伯国家去打一场新的中东战争。而再打一场中东战争,还包含着另一个目的:2030年,美国要成为全球最大能源出口国。只是若想成为全球最大能源出口国,美国就需要原油价格维持在80美元/桶以上,以达到美国页岩油的开采在经济上可行,即高于开采成本。这是特朗普的又一个目的。

不过,这件事现在依然是雾里看花。因为,如果美国希望油价上升到80美元/桶以上,现在又为什么反对油价上涨?个中缘由很可能是眼下还未到美国全面卖油的时候。现在是俄罗斯在卖油,因此不能让俄罗斯从中获利太多。所以,国际问题的复杂性,不能简单用中美间的矛盾去观察,而是应该把所有的细节都掌握清楚。

3

特朗普会不惜放弃美元霸权吗?

其实,还有更重要的细节需要我们把握。有观点谈到,美国发动贸易战最终是为了维系美元霸权。但是我觉得,对于特朗普而言,他还需要做这样的判断(我们也需要仔细地掂量):强势美元与恢复实体经济及制造业大国不能兼得。我们知道,特朗普与美联储、华尔街的交恶由来已久。从他作为一个实体商人时起,就一直被华尔街的金融利益集团所边缘化。现在好不容易当了总统,与华尔街的关系却没能改善。如果特朗普意图恢复美国制造业,那似乎就存在一个问题,即他一定不希望美联储加息。是的,特朗普一定不希望美元强势,弱势美元才有利于美国产品出口,有利于制造业的恢复。

美联储在美元指数第三个周期的最后阶段,即美元强势阶段,恰恰赶上了特朗普想恢复美国制造业。而要恢复美国制造业,最好的金融环境就是弱势美元。为什么现在特朗普和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怼”上了?因为特朗普非常明白,要想恢复美国制造业,就需要一个弱势美元的环境。如果特朗普决心这么干,那他就只有一种选择,即不惜放弃美元霸权。因为美元的强势和美国制造业的复苏,是不能同时并存的。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但让人有些看不明白的是,特朗普是真的不懂,还是懂,却故意这么干?

特朗普上台前上台后,一直在拿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说事,他难道真的不明白,美国的贸易逆差,其实与中国没多大关系?美国人挣脱黄金对美元的羁绊之后,实际上顺带解决了特里芬难题。今天还有很多人在谈论特里芬难题,是非常可笑的事情。特里芬对于美元早已不是难题,美元的难题是,美元霸权来源于全球都在使用美元,而要拥有美元霸权,那就必须付出一个代价,这也是美国近几任总统都已经确认的事实:即美国必须承受逆差,因为美元只能通过贸易逆差输出。若没有贸易逆差,怎么可能输出美元?

因为美元不是白送给大家用的,而是通过购买别人的商品支付出去的。这就是美国贸易逆差的根源。因此,逆差越大,越说明美国用绿纸换别国的实物财富多,越证明美元的霸权稳固。现在,特朗普说他要纠正逆差,要恢复制造业。那么他究竟想明白没有?恢复制造业就会带来顺差,顺差小了不能救美国,顺差大了便必然压制美元的逆差输出,那美元的霸权又将何在呢?

这是由于一旦美国人更多消费美国产品,购买外国产品就会减少,而购买外国产品减少,美元的输出就会减少。与此同时,国际贸易的交易量却并没有减少,这就需要足够的结算货币。如果美元流通量减少,就需要寻求替代货币。欧元,甚至人民币都可能成为替代选择。如果欧元、人民币成为替代美元的结算货币,那么世界货币就三分天下,这样的前景,特朗普真的看不到吗?难道他的智囊也看不到吗?如果看不到他们就是傻瓜;我的判断是他看到了,并且是打定主意要这么做。因为对实体资本利益集团的代表特朗普而言,眼下最重要的不是日渐式微的美元霸权的丢失,而是与正在上升为第一位制造业国家的中国相比,美国制造业大国地位的丧失。如果制造业大国地位丢掉了,那么将来的世界,就一定属于另外一个制造业大国。所以我认为,这才是特朗普要下决心打贸易战的根本原因。

4

对中国来说最重要的是什么?

从这个意义上讲,所谓“一切打贸易战的目的都是为了维护美元的霸权”,这个结论值得商榷。基于这一认识,对于金融安全问题,我们就要重新考虑,仔细掂量。回过头来看,中美间贸易战会发展到何种程度,如何去打?有人说,中美贸易战是“厉害了我的国”之类的言论招惹来的,这肯定是荒唐的说法。如今,中国的制造业除了高端制造技术还没有完全掌握,芯片技术也没有突破瓶颈之外,实际上说 “厉害了我的国”并不为过。其实,“厉害了我的国”这种口号式的东西并不可能真正刺激到美国。真正刺激美国的,是随着七年后2025中国高科技发展目标的实现,美国对中国的优势将大大缩小。有人说除了高科技优势,美国还有军事优势,但要知道,高科技优势是军事优势的基石,没有了这一优势,军事优势将立刻不复存在。这对每个担心自己与对手陷入“修昔底德陷阱”的帝国来说,无异于一场噩梦。这就是特朗普与他团队的心结所在,如果不算其极力想摆脱“通俄门”的那个小心结的话。

然而中国也有致命的要害,这并非中国芯片仍然不厉害,而是中国在“厉害了”的时候,自身经济进入了“新常态”。这对我们来讲不光是个需要用平常心看待的问题。今天中国无论是经济安全还是金融安全,要害不是美国要跟我们打贸易战,也不是美国下一步准备跟我们打金融战,中国今天的困境是我们自身内部出现了一些综合安全问题。股市长期低迷如何提振,楼市泡沫如何化解,企业家的茫然感如何消除,这一切不解决,必将导致民众对经济前景信心下降。所有这些问题,都需要我们拿出更有效的应对办法,下前所未有的决心和气力去解决。今天的世界经济就是信心经济,美国并不算真好的经济,正被特朗普一系列不寻常措施刺激出信心来,而中国,也必须推出更有力的刺激经济信心的办法来。只有信心的恢复,才能让我们在中美贸易战中立于不败之地,甚至最后胜出。这是我们今天必须倾尽全力关注和应对的核心问题。

原标题:乔良:特朗普会放弃美元霸权吗?

责编:谭莹莹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