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聂焱:“巴西特朗普” 背后的班农影子
来源:峰锐观察 2018/11/01 15:05:36 作者:聂焱
字号:AA+

导读: 巴西选民们不是赞同博尔索纳罗的极右言论,而是找不到“好苹果”,只能选一个不那么烂的。就像上届美国大选一样,在虚伪的“政治正确”希拉里,与坦率的“言论极右”分子特朗普之间,选民们选择相信后者,更能服务选民的利益。

01

聂焱:“巴西特朗普” 背后的班农影子

巴西选出了一位极右翼总统。军人出身的巴西新总统博尔索纳罗(Jair Bolsonaro)为何被称为极右翼?看看他过去的言论就知道。

【常常怀念1964年至1985年的独裁军政府

1999年呼吁关闭国会,并射杀3万名贪污者,其中包括时任总统卡多佐

宣称“不杀人的警察不是警察”

2003年指一名女议员长得太丑:“你连我强奸你的资格都没有”

评价一些黑奴后裔又胖又懒

断言儿子成为同性恋,是因为父母打得不够狠;还说:“我没有能力去爱一个同性恋的儿子,我宁愿他因故死去。”】

言论反映价值观。支持民众持枪、支持酷刑、支持警察杀人、宣扬种族主义、侮辱女性、侮辱黑人、侮辱土著、侮辱同性恋,崇拜独裁政权等等,发表过这么多极端“政治不正确”、“道德不正确”言论的博尔索纳罗,价值观可想而知,起码是远离公平公正的,用普通话来说,就是非良善之辈;用西方话来说,就是个“烂苹果”。

按说这样的言论别说做总统,就是做普通公务员也不够格,为何还会被选为巴西总统?

02

聂焱:“巴西特朗普” 背后的班农影子

原因之一:选民别无选择。

巴西经济连年衰退、腐败问题日益严重、社会治安越来越糟糕,民怨颇深。传统大党,无论左翼右翼,都卷入贪腐丑闻。而原本人气极高、曾在2002年到2010年带领巴西走向经济辉煌的巴西前总统、左翼劳工党候选人卢拉又因贪腐案被剥夺参选资格。

于是,时势造英雄,举起“反腐败、反犯罪”大旗的“政治局外人”博尔索纳罗脱颖而出。更何况他还在选举期间腹部被人捅了一刀受伤,收获了不少同情票。

51岁的圣保罗居民科拉雷斯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如果有另一位体面的候选人,我就不会选他(指博尔索纳罗)。他说了一大堆垃圾,但算是坏人中最不坏的。”】

巴西选民们不是赞同博尔索纳罗的极右言论,而是找不到“好苹果”,只能选一个不那么烂的。

就像上届美国大选一样,在虚伪的“政治正确”希拉里,与坦率的“言论极右”分子特朗普之间,选民们选择相信后者,更能服务选民的利益。

原因之二:美国势力撑腰。

博尔索纳罗及其身为议员的儿子爱德华多从不掩饰他们的亲美立场,尽管两人时不时玩一下“黑白脸”,做儿子的说点过火的话,做父亲的无关痛痒斥责几句。

比如爱德华多扬言,如果最高法院让他父亲做不成总统,军人们可以出来干政。博尔索纳罗就斥责几句“荒唐”。

但两人在亲美立场上,全是白脸。

博尔索纳罗公开以美国总统特朗普的粉丝自居,竞选时落力模仿特朗普言论与做派,连竞选口号都是复制品,如“巴西优先”、“让巴西伟大”、“巴西退出巴黎气候协定”等等。

他还特别向海内外投资人喊话,说自己不懂经济,所以经济政策纲领全权交给美国培养的自由派经济学者格德斯。

他的儿子爱德华多则与特朗普从前的“师爷”打得火热。

爱德华多今年八月发推文,贴上班农照片,特别用英文写道:很荣幸与特朗普总统竞选策略师班农会面。我们聊得很棒,世界观相同。他说他是博尔索纳罗竞选阵营的超级粉,我们肯定会保持联络,联合力量,特别是要反对“马克思主义文化”。

不难看出,骄傲又欢喜之情溢于言表。

聂焱:“巴西特朗普” 背后的班农影子

班农曾任特朗普竞选团队首席执行官、白宫宣布首席战略师、特朗普高级顾问,特朗普的“美国第一”、“让美国再次伟大”口号,既是他的手笔,也是他的理念。

离开白宫后,班农就专注于在世界各地扶植与联合极右势力,比如在欧洲筹建名为“运动”的组织,总部设在布鲁塞尔,协调整合欧洲右翼,尤其是极右翼,短期目标是备战明年的欧洲议会选举,长期目标是改变欧洲政治版图,用国家第一、反移民的民粹主义,来分裂由自由主义共识连接起来的欧盟。

同样,班农与博尔索纳罗的结合顺理成章,一个以破坏反美的拉美左翼阵营的团结为己任,一个想要赢大选。结局就是:拉美左翼阵营果真被挖走了一大块。

03

聂焱:“巴西特朗普” 背后的班农影子

从巴西大选来看,选民们对于腐败的深恶痛绝、对于通过繁荣经济来改善生活的渴望,使他们宁愿忽略博尔索纳罗的极右错误言论。

这其中有这么一个逻辑思维:反正极右翼的言论毕竟只是言论,而腐败是已经发生的祸国殃民行动。

但这个逻辑却忽略了这一点:当政客上台后将自己的极右价值观转变为相应的社会与经济政策时,选民们是无力阻止的。

事实上,博尔索纳罗的打击腐败、“巴西优先”等口号,暂时只是口号而已,更有可能只是幌子,他真正的、更为具体政策主张却是推行私有化,强化警察权力,放松枪械管制,反对堕胎、反对同性恋等等。

从这些主张可以看出,他真正的选民基础是商界以及保守势力、数千万福音派基督徒。

对于只是想改善生活、减少腐败与犯罪的选民来说,投票给博尔索纳罗就像赌博,赌他有意愿、有意志、也有能力兑现其竞选承诺,也赌他的极右思想无法落实为政策。

博尔索纳罗明年就任后,他的“巴西优先”口号面临的第一个检验,就是他的经济政策。

博尔索纳罗从前一直是主张保护主义的,这次大选却华丽转身,变成自由市场信条的拥抱者,而这又可能与他的“巴西优先”主张发生矛盾。

特朗普用保护主义来履行“美国优先”承诺,博尔索纳罗却承诺采纳经济自由主义,拥抱资本主义自由市场经济,愿意与美国协商双边贸易与经济协议。从这条政府不干预市场的道路上,如何走向“巴西优先”呢?

除非他再度华丽转身,过河拆桥,炒掉格德斯,另选人手制定另一套经济政策。

04

聂焱:“巴西特朗普” 背后的班农影子

今年是拉丁美洲的大选年,有多达八个国家举行大选。这些拉美国家的选举展示了一个现象:不管左翼政党,还是右翼政党,解决不了腐败问题,振兴不了经济,随时被选民抛弃。

然而一个悖论就是:腐败与经济问题恰恰是所有实施资产阶级民主选举制度国家的顽疾,想要根除腐败,或是扭转经济危机的周期循环,似乎是不可能的任务。

这就形成恶性循环:右翼政党上台,推行私有化,经济主权被国际资本掌握,剥削加剧,民众福祉照顾不到,贫富悬殊进一步恶化,然后在选举中被推翻;换乘左翼政党上台,推行国有化,改善福利政策,但由于这些政权往往会遭到美国政府的制裁,国内经济对国际市场的依赖性颇高,很容易陷入资金短缺的经济困境,于是经济下滑,反美领导人生病、患癌、死亡,或被揭发贪腐,于是被弹劾或被选民抛弃;接下来又是右翼上台,重新私有化、减福利、交好美国……;如此循环往复到了一定程度度,选民们厌倦了,很可能就是独裁者上台的时候。

这就是资本主义选票式民主的局限性。

这种选举的局限性还体现在,很难建立一个代表绝大多数民众的政府。比如,博尔索纳罗以55%的得票率当选,比对手阿达多出十一个百分点,就被媒体渲染成“大胜”。

想想看,有四成四的选民反对他,这样的“大胜“显然不是绝大多数选民的“胜利”。

博尔索纳罗的儿子要与班农联手反对“马克思主义文化”,可恰恰是建立与实施“马克思主义文化”的新中国,根除了腐败,经济发展速度惊人,社会的政治与经济平等程度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所以说,一人一票的选举并非民主的保证,毛泽东领导的中国共产党建立的制度与宪法,才是民主的保证。

原标题:聂焱:“巴西特朗普” 背后的班农影子

责编:宋雪姣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