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克尔宣布不再连任,是以退为进
来源:中国网 2018/11/02 10:39:38 作者:胡黉
字号:AA+

导读: 默克尔的淡出虽是迫不得已,却也是以退为进,保持自己的主动权。但愿这一次不是默克尔作为德国总理最后一次的“危机管理”,德国与欧洲或许还需要默克尔继续作为舵手把好方向。

10月29日上午,默克尔在其政党基民盟的新闻发布会上称,她将不会在今年12月初举行的党内换届选举上寻求连任党主席,但仍会暂时保留德国总理一职。

回到16年底,当英国脱欧、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时,默克尔治下的德国即被视作欧洲、乃至西方“自由世界”的稳定之锚,默克尔本人也被视作“自由西方最后一位守护者”。然而,谁能想到稳定的德国在17年大选之后,即迎来超过一年的不稳定的局面,一改人们对德国政治的既有印象,默克尔也从“守护者”变成多方攻击的标靶。

从17年大选联盟党、社民党创下支持率新低、德国选择党进入议会开始,德国政治先后经历了“牙买加”方案组阁失败、“大联盟政府”艰难出台、基民盟姊妹党基社盟主席泽霍夫就难民议题向默克尔发难、大联盟内部因处理德国联邦宪法保卫局局长马森内斗加剧等一系列在过往默克尔任期内罕见、甚至难以想象的事件。

在她的第四个任期内,默克尔对于德国政局的把控力明显下滑,党内到民间对默克尔的质疑声也愈来愈大。而随着上周末基民盟在德国西部黑森州地方选举中再遭打击,默克尔在此时宣布不再连任党主席,正如《南德意志报》所总结的,“正当其时”。

默克尔的淡出虽是迫不得已,却也是以退为进,保持自己的主动权。“退”可体面下台,避免重蹈其导师、德国前总理科尔的覆辙,避免被逼宫离任;“进”则可以凭依其资历与新任党主席磨合共事,直至2021年任满离任;而最理想局面则是与其关系密切,人称“小默克尔”的现基民盟秘书长安娜格莱特 克朗普-卡伦鲍尔(Annegret Kramp-Karrenbauer)能够成功当选基民盟新任主席,二人配合协作,既可以最大限度的保证当前德国政治的稳定性,又可让卡伦鲍尔提前在公众中获取声望,从而帮助基民盟在2021年赢得大选,平稳过渡至“后默克尔时代”。

但从另一个方面看,默克尔的淡出似乎并不是一个“进步地”解决当前德国所面临的问题的方式,在当前德国的政治背景下甚至会使得德国政治进入一个更为激进、混乱的“新常态”。

难民、民粹兴起、“排放门”、数字化转型、欧盟改革等一系列难题并不会因为默克尔不再连任而烟消云散,反而会因为默克尔中庸、稳妥、求共识、实用主义至上的解决问题方式的淡去乃至消失而变得更加尖锐。

长期以来,默克尔的政策以“左右通吃”而闻名:难民危机中放开国门强调“人道主义”一面又强化边境管理、收紧难民政策有“形左实右”之嫌,欧盟改革中始终强调欧盟的重要意义但在实际政策上又“捂紧”德国钱袋,与俄罗斯打交道时既带头制裁又与俄修建天然气管道,在与社民党联合执政期间更将社民党政策“据为己有”引发执政伙伴的不满。

默克尔似乎在尝试在“守住底线”的同时尽量地让各方——包括基民盟自身——实现妥协。但这种方式在当前的政治背景下却成为各方共同攻击的对象。难民危机的爆发大大加速了德国(乃至欧洲)的政治光谱的调整和修正,以往以经济、社会政策作为“左右”划分标准的方式不再完全适用,文化与身份的维度成为选民乃至政党寻找归属感与定位的重要依据,从政党到民众都急切地为自己“贴标签”以寻求认同,“反难民”、“全球主义”、“保守的基督教徒”、“反右翼”等等口号取代严肃、复杂、全面的政治思考左右人们的选择,人们逐渐摒弃了中间、求妥协的路线而转而寻求更为激进、“彻底”的解决方案。

在此背景下,激进的政治话语要远比默克尔面面俱到、充满“政治正确”的说辞要更有吸引力,默克尔的做法也成为左右两翼共同“敌人”。以选择党带头,愈来愈多的激进的政治话语出现在德国政坛,政客们为了短期的、选举政治的需求往往主动激化核心矛盾,以吸引愤怒、不满的选民。这种方式对于解决问题难有帮助,一旦其转化为政策往往是在激化、复杂化矛盾而非解决问题,从英美到意大利的局势,无不正说明这一点。德国政治所需要的是迅速找到解决问题的新方式而非在既有的矛盾中选边站队。

一直以来,默克尔凭借其出色的“危机管理”能力成为德国乃至欧洲不可或缺的人物。正如德国之声所说:“每当危机深重的时刻,默克尔总能表现出出人意料的超强状态。”但愿这一次不是默克尔作为德国总理最后一次的“危机管理”,德国与欧洲或许还需要默克尔继续作为舵手把好方向。

原标题:默克尔宣布不再连任,是以退为进

责编:陈倩柔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