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系国际体系需要世界合力
来源:环球时报 2018/11/05 10:56:43 作者:张家栋
字号:AA+

导读: 作为世界最强大国家,美国的现行政策已经对现存国际体系以及美国与世界的关系构成冲击与挑战。

早在特朗普成为美国总统候选人之前,就有人警告:特朗普的当选将使世界秩序分崩离析。自从特朗普总统上台以来,美国已经退出了5个重要的国际条约和国际机构,分别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气候变化巴黎协定、伊朗核协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美国明确表示要退出、但尚在退出程序之中的有《中导条约》和万国邮政联盟;美国不时威胁可能要退出的还包括联合国和世界贸易组织等国际政治安全和经济贸易的基石。

虽然特朗普总统并不等于美国,他的一些政策也未必会被未来的美国总统延续下去,但作为世界最强大国家,美国的现行政策已经对现存国际体系以及美国与世界的关系构成冲击与挑战。

需要的不仅是硬实力

要想理解美国反常行为对国际体系的冲击力,我们首先要明确几个概念:国际体系、国际格局和国际秩序。国际体系是对国际关系整体状况的概括,包括但不限于国际格局和国际秩序两个部分。国际格局是国际体系中各行为体、尤其是主要行为体的力量状况及相互关系特征,构成国际体系的“物质基础”。国际秩序指国际关系行为体之间相互作用、相互影响的一系列国际规则、规范和习惯等,主要是由国际组织、国际法、国际条约和国际习惯等构成的,相当于国际体系中的“上层建筑”。

现行国际体系存在的前提是:国际格局不发生根本性变化,主要国家对国际秩序的核心要素和规范不进行挑战。一般来说,国际格局的变化是非常缓慢的。在20世纪以来,只有两次世界大战和冷战的爆发与结束,改变了国际格局。到目前为止,美国领导的西方国家虽然相对衰落,但是对世界事务的主导能力并没有丧失,国际格局虽出现多极化趋势,却没有发生质变。

但是问题在于:国际格局虽无质变但有重大量变,这一量变如何体现为国际秩序的调整,是各主要国家思考的重点。由于国际秩序的多数核心要件都没有强制性法律效力,也没有强制性执行力量,对各国意愿的依赖程度很高,也很容易因为大国意愿的变化而受到损害。

对国际秩序造成冲击

美国任性不会在根本上改变国际格局,也不会在根本上改变人类社会力量再平衡的大趋势,即改变不了美国相对衰落的大趋势。但是,美国任性会加速现存国际秩序在观念、效力等方面的调整,会进而推动国际体系的转型。

一是,美国的任性行为将破坏现行国际秩序的权威性。大国的意愿和共识,是维持现行国际秩序的重要力量来源。尤其美国,也是二战以来它自身领导的国际秩序的缔造者与维护者。一旦美国的意愿发生根本性变化,现存秩序中的很多部分将难以维系,将被迫调整或转型。

二是,美国任性将加剧大国战略竞争。美国改变了对中国和俄罗斯的战略定位,把中国视为头号战略对手,这将在根本上破坏冷战以后的大国间共识及稳定功能,将破坏全球战略稳定性。尤其是美国决定退出《中导条约》,这将可能引发大国间新一轮的军备竞赛,甚至还可能是核军备竞赛。这将让国际社会在过去十几年约束一些国家核项目的核安全成果毁于一旦,将是人类安全的一次重大倒退。

三是,美国任性将增加发生战争的可能性。美国任性增加了国际社会对美国战略意图的判断难度,降低了美国的政策透明度和可预期性,将会削弱核威慑等传统的战略稳定工具。这将会增加发生战略误判的风险,增加武装冲突甚至是战争发生的可能性。

迫切需要世界合力

但是,今天的美国不同于二战刚结束时的美国。二战刚结束时,美国一家的GDP就占世界一半以上,美国在创设国际机制方面拥有不可争议的能力与权力。但是现在,美国在国际体系中地位相对下降,破坏能力也随之下降。也正因为此,虽然美国退出了TPP,但日本等国照样达成了新的相关协议;虽然美国退出了伊朗核协议,但是伊朗与其他相关方照样遵守协议。离开了美国以后,这些机制确实被削弱,但是仍然可以维持下来。美国并不拥有否决权。为了应对一个任性的美国,国际社会应采取以下措施:

一是,要大力维护现行国际体系的核心价值。现行国际社会的核心价值包括主权平等、不干涉内政、全球化进程和贸易自由化等,这是二战后维护世界和平与发展的基石。在美国暂时或长期改变其对国际体系立场的情况下,其他国家、尤其是其他主要经济体必须要发挥更大的作用,以填补美国“退群”所留下的全球治理赤字。

二是,要推动现行国际秩序不断改革升级。国际体系稳定的关键是国际格局与国际秩序的相关适应。现行国际秩序中的一些部分,确实已经跟不上时代步伐了。因此,国际社会要大力推动国际金融、贸易、政治等领域的改革,以反映当前国际政治现实。因此,不仅是美国要改变国际秩序,大国都要改变一些东西。

三是,要适时创造新机制、新规范。现在,很多老问题有了新变化。例如,现行国际金融体系不足以满足各国发展需求,亚投行等新机制就应运而生了。国际关系还出现了一些新问题,例如网络安全问题、太空安全问题以及人工智能的潜在安全和道德影响等,都需要国际社会分设出一些全新的国际机制,以使当前国际秩序更能符合国际现实。(作者是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教授)

原标题:张家栋:维系国际体系需要世界合力

责编:王馨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