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陈年旧案,怎么就让日本和韩国闹翻了?
来源:局势很简单 2018/11/09 11:20:02 作者:局势君
字号:AA+

导读: 日韩虽然是两个小国家,但又是两个发达国家,这两个发达国家没什么感情基础,而且变成了同行冤家。

如果两个人之间曾经发生过互相伤害的事儿,并且还不止一次的话,那么我们就可以武断地认为这两人之间的感情基础是脆弱的。或许他俩之后会因为某些原因长期接触并形成某种特定的关系,但是这种关系很难走心,也很容易破裂。比如我们隔壁的邻居日本和韩国,他俩就属于这种情况。

从我国的南宋一直到清朝后期,日本那边一直是所谓的幕府时代。“幕府”原本是军队总司令的大宅子,因为总司令大权在握上可以胁迫天皇下可以指挥全军,所以总司令和他的同事们就变成了当时日本的实际统治者,国家沦为军人统治的局面,这个被叫做是幕府时代。

幕府时代有一个算是如雷贯耳的将军叫做丰臣秀吉,他就不止一次指挥着上百艘大船爬上潮藓半岛,想着把那个地方拿下来然后分给手底下的人,自己还能扩大国土面积做一件名垂千古的大事。那岛上的军民肯定不乐意呀,拿起武器拼命抵抗,发现干不过对方后就向隔壁的大国求助。

当时我们这边是明朝万历年间,收到求助后果断出手帮忙。丰成秀吉到半岛跑了两趟,万历帝也派大军过去帮了潮藓两回。两次战争虽然没有取得压倒性的胜利,但是半岛终究是没能被日本人拿走。

战争是残酷而痛哭的,这段历史可是日本对半岛的侵略史,为了让子孙后代深刻地认识到对岸那个狭长的岛上都住着一帮什么样的人,半岛居民在自己的历史课本上把这段经历详细记载,让那些接受义务教育的孩子认真学习,坚决防止他们长大后跟对岸的日本人之间产生深厚的感情。

再往后日本进入了军国主义时期。以前是幕府时代,后来出现军国主义显得一点儿也不违和。这个时期日本的武士阶层和军人阶层比较活跃,整天在各大媒体的版面上贩卖焦虑和自信。焦虑的是日本岛地方小资源少地震多,需要拓展空间;当焦虑发挥了作用之后,他们开始贩卖自信,拍着胸脯保证自己的军事实力远超过自己的欲望。

从甲午战争日本获胜,直到二战结束日本举手投降为止,除了台湾以外,朝鲜半岛、香港和我国的东北都先后被日本殖民统治。在那段风雨如晦的岁月里,日本可是相当嚣张和任性,控制了这么大的地方,开始了疯狂的开发,为它将来征服亚洲做物质上的准备。

那种被统治的感觉是可以想象的。原本自己上有老下有小,有自己的语言和文字,但是突然来了一帮外人吆五喝六的,拿着鞭子赶着男女老少去干活,不发工资也不给足够的干粮。家里要是养只鸡或者养只羊随时可能被抢走。那些尚未发育完全的小孩就给他们教日语、贩卖焦虑和自信,然后忽悠他们入伍当兵为天皇打工。

在那个年代,这人要是武力征服了一块地方,把输出文化掠夺资源放在首位的话,那么相应的法律法规等配套设施自然就跟不上,没有了约束,那征服者的兽性就被彻底释放了,兽性大发的日本士兵在潮藓半岛干了很多烧杀抢掠欺负女同学的烂事儿。

那这段历史当然更应该被岛上的大韩民族写进历史课本里面,让他们那些接受义务教育的孩子好好学习,刻骨铭心地认清对岸那个国家的人是什么样儿的,仇恨值一定要高,感情基础一定要淡薄,否则将来这些孩子长大之后一旦走上从政的道路,那是很危险的,一个草率的决定可能祸国殃民。

翻一下日本和韩国之间的这些旧账,我们就能非常肯定地认识到,日本和韩国是两个有仇的国家。它们确实因为经济的原因以及美国这个大哥的原因靠的还算近,彼此互动也算多,但是这种互动是没有感情基础的互动,一个小的冲突发生,关系说破裂就破裂,比如最近这两周日韩关系就破裂了。

韩国最高法院此前审理了一个陈年旧案。说当年日本殖民统治半岛的时候,在那边大搞开发,日本的一个钢铁厂就跑到韩国这边征用了一些当地人给他打工,那个时期作为殖民者的日本人对待劳工的态度肯定好不了,加班加点不给加班费违反《劳动法》的事情见天发生,那么这些幸存的劳工就状告这个日本企业要他们赔偿青春损失费。

韩国的法律在亚洲其实是很出名的,因为他们认真起来连自家的总统都不放过,更何况是和他们之间没有感情基础的日本人呢?所以韩国法院接了这个案子后就认真调查取证,在上个月的月底给出了终审判决结果,判处那个日本钢铁厂给四名韩国劳工每人赔偿62万人民币。

这年头钢铁企业的效益也不是很好,四个人每人62万也不是一笔小数目,这家被告企业表示这个钱它们不会掏。对于日本政府而言,于公于私这种事儿它都不能答应,因为一旦开了这个口,那亚洲其他国家的劳工也纷纷上法院起诉它们,那还不把日本的一大批百年老店都给赔破产了!

所以日本政府就对韩国说了,说你们这么做很不讲究,咱们之间这种事儿早在1965年就签订过《韩日请求权协定》,那协议里面写的清清楚楚,所有类似的纠纷和赔偿一次性打包全部解决,没有后续连带责任。你们现在又来一个终审判决还把这事儿捅到国际新闻的头条,这是违反国际法的,根本就没打算跟我们好好处。

按道理跟人签了协议这事就完了,但是韩国人在这方面老有翻案的优良传统,曾经跟日本人签署的慰安妇赔偿协议就被他们给翻案了。对于这个劳工赔偿案,韩国人的态度也差不多,说我们以前的政府做事太草率,有些事儿呢不够合理,我们现在就是努力把事情往合理的方向调整,你们曾经干了一些烂事儿,现在还不让人说,这是啥态度啊,也是没打算跟我们好好处啊。

两国关系说破就破。原打算在年内举行的外交会谈被取消了,韩国总统文在寅访问日本的行程也取消了;这个月即将在新加坡举行的东盟首脑会议上,文在寅还打算跟安倍晋三好好聊一聊的,现在看来似乎也黄了;甚至今年在巴布新几内亚举行的APEC峰会上两人也不打算握手。看这个节奏,日韩之间的关系随着季节也进入了冬天。

那么这个事儿会产生什么影响呢?其实对我们的影响并不大,我们和韩国的生意照样做,和日本的生意也照样做,必要的时候或许还可以从中斡旋一下。但是对于美国而言就不太好了,美国人多年来一直想撮合日韩和它一起整个美日韩军事同盟,只可惜日韩之间虽然一衣带水但是却没有感情基础,让美国大哥一直耿耿于怀。

像日本和韩国这种原本就没有多少感情基础的国家,关系想要变好确实很难,但也不是没有变好的可能,毕竟历史的创伤会越来越淡,历史的记忆也会越来越遥远,如果把眼下经营好的话,那么两国之间的关系还是可以修复和加深的。但问题就在于,日本和韩国之间的关系很难经营。

国家与国家在外交方面最在乎的问题一个是安全一个是利益,说的直白一点就是首先要防范互相入侵的行为,其次要防范彼此破坏生意的行为。如果在领土问题上有纠纷的话,那么关系肯定好不了;如果在生意上互相挖墙角的话,那关系就更加好不了。很幸运的是,在安全和利益方面日本和韩国都有冲突。

韩国和日本之间因为独岛的所有权问题,已经吵了好几十年了。一块不能住人的小岛对于俄罗斯这种国家来说可能没什么,但是对于日本、韩国这种小岛国来说,那就显得很珍贵了。而且多年折腾下来,即使首脑们想放弃,人民也不答应。有了历史课本里对日本那些暴行的生动描述,嫉恶如仇的韩国人是死也不会放手的。

在生意方面,日本和韩国恰好又是竞争的关系。两个国家都是外贸出口型国家,两国最大的出口国还都是我国,并且出口的东西有不少都是互相竞争的,比如电子产品、汽车和文化产业,这对于韩国人来说,好比是旧仇里又添了新恨,动人利益还怎么能忍呢?于是看日本怎么都不顺眼,一言不合就起冲突。

日韩虽然是两个小国家,但又是两个发达国家,这两个发达国家没什么感情基础,而且变成了同行冤家。对于它俩这种关系,不但美国人头疼我们也挺头疼。美国人头疼的是它无法撮合它俩跟着自己形成一个军事同盟镇守东亚,我们头疼的是中日韩自由贸易区这个好东西,从它被提出来都过了16年了,一直无法落地运行。

原标题:一个陈年旧案,怎么就让日本和韩国闹翻了?

责编:王馨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