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当前文艺观念和文艺创作中的“观赏性”偏向
来源:红旗文稿 2018/11/12 15:57:38 作者:仲呈祥
字号:AA+

导读: 而观赏性则不然,其逻辑起点变成了观众的接受效应,它属于接受美学范畴,是一个因人而异(同一作品在具有不同人生阅历、文化修养、审美情趣的观众那里观赏性是迥异的)、因时而变(同一作品在不同的历史背景、政治氛围、文化语境下的“观赏性”必然迥异,昔日之“毒草”变成今日之香花即是)、...

文艺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载体。文艺工作者本应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树立起正确的历史观、民族观、国家观、文化观,用健康向上的文艺作品和做人处事陶冶情操、启迪心智、引领风尚。然而,当前一定范围内存在的文艺观念和文艺创作上的“观赏性”偏向,使一些文艺作品偏离了正确的价值取向,需要引起我们高度关注。

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旗帜鲜明地批评了那些“调侃崇高、扭曲经典、颠覆历史,丑化人民群众和英雄人物”的作品,那些“是非不分、善恶不辨、以丑为美,过度渲染社会阴暗面”的作品,那些“追求奢华、过度包装、炫富摆阔,形式大于内容”的作品,并深刻指出:“鲁迅先生说,要改造国人的精神世界,首推文艺。举精神之旗、立精神支柱、建精神家园,都离不开文艺。”作家艺术家的天职,就是要做引领时代风气的先觉者、先行者、先倡者,以有筋骨、有道德、有温度的优秀作品,讴歌人民的伟大实践,彰显理想之美、信仰之美,弘扬中国精神,提升国民素质。其后,他又在中国文联十大、中国作协九大开幕式上的讲话中再次丰富、深化、发展了这一重要文艺思想。他反复嘱咐作家艺术家“对文艺来讲,思想和价值观念是灵魂”,“歌唱祖国、礼赞英雄从来都是文艺创作的永恒主题,也是最动人的篇章”。“要把提高作品的精神高度、文化内涵、艺术价值作为追求,让目光再广大一些、再深远一些,向着人类最先进的方面注目,向着人类精神世界的最深处探寻,同时直面当下中国人民的生存现实,创造出丰富多样的中国故事、中国形象、中国旋律,为世界贡献特殊的声响和色彩、展现特殊的诗情和意境。”这段精彩议论,值得我们反复咀嚼,认真体味。

在这里,习近平总书记叮嘱作家艺术家追求作品的精神高度、文化内涵、艺术价值。这对于那些片面强调文艺作品“观赏性”的人,确有深意藏焉!因为精神高度、文化内涵、艺术价值三者亦即思想性、艺术性,其逻辑起点都是作品自身的品格,同属创作美学范畴,都是客观存在于作品中的恒量;而观赏性则不然,其逻辑起点变成了观众的接受效应,它属于接受美学范畴,是一个因人而异(同一作品在具有不同人生阅历、文化修养、审美情趣的观众那里观赏性是迥异的)、因时而变(同一作品在不同的历史背景、政治氛围、文化语境下的“观赏性”必然迥异,昔日之“毒草”变成今日之香花即是)、因地而迁(同一作品在不同审美空间里观赏的效应也是相异的)的变量。决定“观赏性”的主要因素不在作品而在观赏者的素养和观赏环境。马克思说过,再美妙的音乐,对于不辨音律的耳朵都是没有用的。“观赏性”的真正解决要靠主管部门联合全社会力量,单一地推给创作美学范畴的作家艺术家来解决既违背审美规律,又可能导致对“观赏性”的认识误区和盲目追求,造成全社会群体性审美理想和审美精神的流失。习近平总书记所深刻批评的“廉价的笑声、无底线的娱乐、无节操的垃圾”,从一定意义上说,都是片面强调和追求“观赏性”而产生的恶果。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进一步明确,文艺创作应当“坚持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相统一”的科学标准,并发出了“加强现实题材创作,不断推出讴歌党、讴歌祖国、讴歌人民、讴歌英雄的精品力作”的号召,“倡导讲品位、讲格调、讲责任,抵制低俗、庸俗、媚俗”。这为新时代繁荣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艺提供了科学的行动指南。  

原标题:当前文艺观念和文艺创作中的“观赏性”偏向

责编:谭莹莹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