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乐岛联盟”吹响“台独”势力的集结号?
来源:世界知识 2018/11/15 14:28:06 作者:张华
字号:AA+

导读: 任何以“公投”“正名”的方式搞“台独”的分裂图谋都是注定要失败的。如果他们胆敢铤而走险,只会给台湾带来“苦厄”,而不是什么“喜乐”。

u=3714088105,2975471516&fm=26&gp=0.jpg

今年4月7日,台湾岛内“极独”势力组织成立了“喜乐岛联盟”,该组织的出现凸显了岛内“极独”分子的焦虑和投机心理。其强打“公投”“正名”“入联”等口号,不会得到岛内民众的支持,也将触及大陆对台政策的底线和红线,破坏台海地区和平稳定,注定不可能成功。

“喜乐岛联盟”是个什么组织

“喜乐岛联盟”是前“台湾独立联盟”美国分会主席、台湾民视(民營无线电视台)董事长郭倍宏主导、集合了岛内多个“极独”组织和人员参加的政治组织。郭倍宏长期推动和从事“台独”活动,1983年加入“台湾独立联盟”美国本部,1987年当选该部主席。1989年,郭倍宏秘密返回台湾,出现在民进党民意代表卢修一的政见会场,引发岛内政坛震动。在当时的台湾,“台独”仍处于禁区之中。为了缉捕郭倍宏,时任“参谋总长”郝柏村发出了12张通缉令、悬赏220万元新台币。郭1991年返台即被逮捕,但由于李登辉主导修改岛内法律而于1992年被释放。2016年,郭倍宏出任岛内绿色媒体民视董事长。郭利用媒体资源,不断宣扬“公投、制宪、独立、建国”,攻击蔡英文当局的“维持现状”政策。

“喜乐岛联盟”的目标是推动“台独公投、正名入联”,并拟定了三阶段行动纲领。第一阶段是在2018年8月31日之前敦促蔡英文当局修改“公投法”,将修改“国号”“领土范围”等内容纳入“公投法”之中;第二阶段系定于2019年4月6日,也就是“台独”先驱郑南榕自焚30周年的前一天,举行岛内的“独立公投”;第三阶段则是制定“新宪法”。

成立以来,“喜乐岛联盟”已经连续举办了三场大型活动。2018年2月28日(台湾“二二八事件”发生71周年),郭倍宏在台北市主持召开记者会,宣布正式筹组“喜乐岛公投联盟”。李登辉、吕秀莲、“时代力量”主席黄国昌、“台湾团结联盟”党主席刘一德、社民党召集人范云等“台独”分子悉数出席。李登辉在记者会上妄称,“台湾与中国是国家与国家的关系”“赶紧制定一部台湾的新宪法”。陈水扁因处于“保外就医”状态而不能出席,但却通过录影方式表达支持,大放厥词称“台湾要成为一个正常、完整、美丽、伟大的国家”。

4月7日,由李登辉、陈水扁、郭倍宏等150人发起的“喜乐岛联盟”在高雄市正式成立。李登辉、前“总统府”资政彭明敏、前行政机构负责人张俊雄等人出现在成立现场,陈水扁再次以录影方式表达支持。与此同时,1350位海外“台独”分子在报纸上刊登大幅广告,并着手在世界各地成立“后援会”。

6月16日,“喜乐岛联盟”在台中市举行首次召集人大会。吕秀莲在会场上表示,“台湾一定要独立、正常化”“人民一定会行使主权,行使主权最直接、最神圣的方式就是公民投票”。而陈水扁在录影中表示,“走出台湾的国家路,让台湾成为新的独立国家”。虽然现场人数一度达到6000余人,但很多人是被骗来的。台湾媒体记者报道称,有人以为是去清境农场旅游,到了之后才知道是来参加“喜乐岛联盟”举办的活动。

反映“极独”分子的焦虑和投机心理

“喜乐岛联盟”堪称2008年以来岛内外“极独”分子的首次大集结,那么,为什么会在此时出现这样一个组织呢?

首先,这反映了岛内年迈“极独”分子的焦虑情绪。虽然李登辉、陈水扁、郭倍宏等人主张“台独”的出发点各有不同,“台独”确是其共同的目标追求。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尤其是这些老牌“台独”分子慢慢走到生命的尽头,“台独”活动并没有取得实质性进展。李登辉今年已经96岁,长期患有心脏病、糖尿病等疾病,曾几次传出病危。陈水扁生于1950年,目前处于“保外就医”状态,也逐步迈入晚年。郭倍宏生于1955年,今年也已经63岁。在这些老年人看来,如果现在再不激进地推动“台独建国”,那他们可能就无法等到“台湾独立”的那一天了。因此,他们属于为了完成个人的“梦想”而十分焦虑的一批人。

李登辉等老牌“台独”分子焦虑的另一个原因是台湾民众的统“独”意识正悄然发生改变。自从李登辉主政以来,台湾民众的意识形态一直是呈现“独”涨统降的态势。然而,自从蔡英文执政以来,这一所谓的“趋势”正在发生逆转。根据今年3月由立场偏绿的台湾民意基金会公布的民调,38.3%的民众支持“独立”,24.1%的民众支持“维持现状”,20.1%的民众支持两岸统一。虽然支持“独立”的仍占较多数,然而与该基金会2016年的民调相比,支持“独立”的民众比例下降了12.9%。也就是说,台湾的民意并不站在李登辉等人一边。

其次,民进党在岛内全面执政和蔡英文民意支持度的下滑,成为李登辉等“台独”分子操作的“机会”。一方面,民进党在岛内实现全面执政,握有台湾地区行政领导权,在“立法”部门占有绝对多数,而且也拥有多数地方县市的执政权,这在台湾政治发展史上是首次。但是,随着年底县市长选举和2020年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的临近,“极独”势力担心短时期内不会再出现对“台独”如此有利的政治格局,因此极力推动蔡当局利用民进党现在全面执政的优势,将“台独梦想”变为现实。“极独”团体台湾社社长张叶森公然声称,蔡英文的支持度之所以大幅下滑,就是因为其坚持“维持现状”政策;而赖清德“大声说出自己是台独工作者”,所以民调持续上扬。

另一方面,蔡英文执政以来,民意支持度持续低迷。根据亲绿的《美丽岛电子报》6月份公布的民调,只有23.5%的台湾民众满意蔡英文执政两年来的整体表现,较上个月下滑5.6%;不满意者上升至62.6%,创历史新高。6月17日,民意基金会发布的民调也显示,仅有33%的台湾民众赞成蔡英文领导台湾的方式,不赞成者达到52%。在蔡英文支持度不断下滑的情况下,“极独”势力软硬兼施,推动蔡英文重走陈水扁的“老路”,即拥抱深绿取暖。因此,“极独”势力纠集起来,向蔡英文当局展现其所谓的声势,以逼迫蔡英文就范。民进党人士指出,“喜乐岛联盟”的活动“确实让蔡英文的执政团队很头痛”,会持续与这些人沟通。

带来的不是“喜乐”而是“苦厄”

“喜乐岛联盟”虽然看起来声势浩大,但实际上外强中干。郭倍宏等人最开始要组建的是“政党”,然而由于其兼有媒体民视董事长的身份,组建“政党”将违反岛内相关法律,因此退而求其次主张组建所谓的“政团”。然而,由于“极独”分子中间矛盾重重,“政团”也没有组建成功,最终以“联盟”的形式出现。这说明,“喜乐岛联盟”本身就是一个畸形儿,不可能走得太远。

其一,岛内民众不会支持“喜乐岛联盟”的“极独”主张和活动。“台独理论大师”林浊水指出,现在岛内民众顶多是“隐性台独”,让他们变成“显性台独”很困难。台湾社社长张叶森也表示,近年来台湾经济表现不佳,加上大陆不断推出惠台政策,会有越来越多的台湾青年到大陆读书就业,“即使他们支持台独,也不会大声说出来”。

其二,“喜乐岛联盟”的“极独”主张与蔡英文的“维持现状”相扞格。陈水扁虽然积极参与“喜乐岛联盟”的活动,但也透过不同渠道表示,“请问主张维持现状的蔡当局会责由民进党团提案修改‘公投法吗?如果没有的话,‘中选会就不会配合办理。明年4月又将如何‘公投?”美国战略暨国际研究中心研究员葛来仪也表示,“这种‘公投不会发生,蔡英文并没有潜藏的议程来支持这种‘公投”。实际上,郭倍宏对其所推动的活动也没有任何信心。他对外宣称,如果蔡当局不在8月31日前修改“公投法”,将在9月发动“台独”分子包围民进党党部的活动。

据称,“喜乐岛”一词由郭倍宏亲自拟定,一是相对于民进党长期使用的“美丽岛”一词而来,二是因为郭是一名虔诚的基督徒,取其“平安喜乐”之意。然而,“喜乐岛联盟”带给台湾的不是喜乐平安而是一场灾难。“喜乐岛联盟”的政治主张和从事的活动都属于“极独”范畴,直接触及大陆对台政策的底线和红线。4月11日,国台办发言人指出,这是“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任何以“公投”“正名”的方式搞“台独”的分裂图谋都是注定要失败的。如果他们胆敢铤而走险,只会给台湾带来“苦厄”,而不是什么“喜乐”。

(作者为中国社科院台湾研究所科研处副处长、博士)

原标题:“喜乐岛联盟”吹响“台独”势力的集结号?

责编:宋雪姣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