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们如何利用车臣问题分裂俄罗斯?
来源:后沙微信公众号 2018/11/19 10:37:23 作者:后沙
字号:AA+

导读: 两次车臣战争,是俄罗斯历史上两道不堪回首的伤痕,至今,车臣极端主义势力仍未被根除,成为社会“毒瘤”,为了防范这个毒瘤”重新危害社会,俄罗斯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去应对,同时饱受西方舆论攻击。

两次车臣战争,是俄罗斯历史上两道不堪回首的伤痕,至今,车臣极端主义势力仍未被根除,成为社会“毒瘤”,为了防范这个毒瘤”重新危害社会,俄罗斯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去应对,同时饱受西方舆论攻击。

车臣问题成了敲打俄罗斯最有力的人权棍棒。本质上来说,并不是西方人与车臣人有多少情感联系。而是要利用这一民族问题寻找分裂俄罗斯的机会,至少要牵制其发展,使之焦头烂额并进一步衰落。

车臣共和国位于高加索山脉北侧,南与格鲁吉亚隔山为邻,北与斯塔夫罗波尔边疆区接壤,介于亚速海、黑海和里 海之间;

面积约1.5万平方公里,人口约100万,主要为车臣族,大多属逊尼教派, 首府格罗兹尼。

就是这样一个面积不足俄罗斯 0.1%,人口不足全国1%的地区,成为西方国家撬动俄罗斯稳定的最有力工具,主要手段是挑起民族矛盾。

被西方视为对手的国家,其国内的民族问题总会被点燃,下一步就是国际化,让西方可以凭借“关心人权”借口组团干涉该国内政,轻则恐怖袭击,重则战乱四起,最严重的导致国土分裂。

南斯拉夫悲剧,就是最好的例子,克罗地亚独立有西方扶持,斯洛文尼亚独立有西方助攻,波黑战争西方为各方提供武器,最后是科索沃战争,北约直接采取了军事行动。

同样的套路,同样的配方,它们也用在了俄罗斯身上。

两次车臣战争

90年代初,苏联解体,俄罗斯作为一个主权国家出现,并成为苏联的政治继承人,这时的俄罗斯被美国誉为“民主新星”,俄罗斯也相信自己与西方坐在了同一条船上。

然而,两场车臣战争背后都有一只巨大的黑手在推动,而这只黑手曾被俄罗斯视为民主灯塔。

从俄罗斯本身来说,当时国内问题不断,人民的国家自豪感,自信心一落千丈,曾经权力高度集中的克里姆林宫变成了权力交易市场,寡头们成了常客,并成为叶利钦的左膀右臂。

外交上,1990年任命完全唯西方马首是瞻的科济列夫为外交部长,他的外交政策只有两条:争取西方援助、融入西方世界。折腾六年,全部失败。

经济上,实施“休克疗法”,在“新自由主义”原教旨主义指导下,车臣等高加索地区成了经济包袱。

舆论上,亲西方媒体人甚至在鼓吹对这些地区主动放手,甩掉包袱。

这意味着俄罗斯无论在经济上,政治上,军事上都采取了完全退缩政策,导致国家力量在高加索和中亚地区出现真空状态。

与此同时,西方千万百计煽动并壮大车臣境内的分裂势力,企图以车臣为引爆点,一旦车臣分裂成功,那么其它高加索各民族,如印古什人、切尔克斯人、卡巴尔达人、奥塞梯人便会步其后尘,走向独立,置俄罗斯于死地,西方将在地缘政治利益上的取得彻底胜利。

1992年,美国国务卿贝克访问了车臣地区,而这时,科济列夫自己却从未到过车臣,显然,美国国务院要比俄罗斯政府更关心车臣。

同年,土耳其和一些中东国家领导人也相继访问车臣和中亚国家,车臣内部的分裂势力得到了强烈暗示---快闹!

有美国为首的盟友们支持,你们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情。

在当时这里叫车臣--印古什加盟共和国,1991年因为819事件,原领导人扎夫加耶夫下台,而原苏军少将杜达耶夫顺势上台。杜达耶夫在1990年回到车臣后,就成立了“兄弟”组织想搞分裂运动。

当时,杜达耶夫自己并不看好独立前景,他只是想向克里姆林宫索取更大的权力。然而,有高人指点他利用历史做文章,煽起车臣人对俄罗斯人的仇恨。1944年因为二战期间,斯大林为防止高加索地区与德国勾连,曾经流放大批车臣人去了西伯利亚等地。

这颗“历史炸弹”被成功引爆,可悲的是,俄罗斯媒体精英也热衷于帮车臣人炒作此事,“历史真相”在报纸呈泛滥之势。

但车臣分裂势力有枪没钱,枪是以前苏联军队留下的,钱,怎么办?问题不大,助人为快乐之本,美国和北约通过沙特,约旦等中东盟友,在第一次车臣战争前后共为车臣叛军输血不下60亿美元。

杜达耶夫“当选”车臣总统后,于1991年11月1日宣布车臣为主权独立国家。杜达耶夫武装分子开始袭击驻扎车臣的苏(俄)军,抢夺武器弹药。

而俄联邦还认为他是民主选举的领导人,自己在忙着肢解苏联,也顾不得车臣在干些什么?更不在乎杜达耶夫接受西方资金,准备起事。

车臣前总统卡迪罗夫曾向媒体说过,车臣人民是西方反俄阴谋的牺牲品。

2002年2月19日,岌岌可危的伊拉克总统萨达姆告诉来访的俄共领导人久加诺夫:车臣问题是美国人挑起来的,以便向莫斯科施压,现在我已经没这方面可靠情报,但种种迹像表明,美国还在继续插手车臣问题。

1994年车臣战争爆发,西方经由阿富汗--中亚向车臣提供了大量资金、技术、武器援助。CIA屡次将俄军行动计划通报给杜达耶夫,当时,一些专送叶利钦的绝密报告很快就到了杜达耶夫手中。

战争后期,英国情报机关对叛军头目扎卡耶夫等人提供了政治庇护,拒绝引渡给俄罗斯、

美国则接纳了马斯哈多夫政权的外交部长艾哈迈多夫,并加以利用,以他的“证词”来证明俄罗斯在车臣侵犯人权。

第一次车臣战争因为叶利钦大选临近,作为礼物,西方叫停了车臣叛军,协调人是欧盟(欧共体驻车臣使团)负责人(瑞典籍)。

叶利钦第二次掌权后,并没有降低西方将车臣分裂出俄罗斯欲望。

第二次车臣战争时,1999年,美国成立了“争取车臣和平委员会”,布热津斯基亲自上阵担任主席,黑格为助手,为车臣叛军提供资助。

普京作为总理和总统接班人,以最强硬的态度打赢了第二次车臣战争,基本控制住了车臣局面,使得分裂势力难以再聚集力量。

但事情并没有完,在西方暗中支持下,分裂势力化整为零,重点转向了恐怖袭击。

双重标准

欧洲境内,合法的车臣人分裂势力组织多到难以统计,这些组织以欧洲为基地招募,训练新的极端分子。

在中亚为车臣恐怖分子提供直接帮助的是格鲁吉亚总统萨卡什维利,而他又接受美国操控,车臣叛军在格鲁吉亚至少有20个训练营,进退自如。

2004年5月9日得到俄罗斯政府支持的车臣总统卡迪罗夫在迪纳莫体育场被炸身亡,局势变得不可预测。

不久萨卡什维利访问美国,与车臣流亡组织头目会面,9月1日别斯兰第一中学人质事件爆发,最终导致394人死亡,至少有150名参加开学典礼的儿童遇难。

别斯兰事件组织者沙巴萨耶夫本身曾是CIA间谍,在阿富汗接受过CIA训练。也就是说,几乎没有一起大规模袭击是由车臣人独立完成的。

西方国家支持马斯哈多夫车臣“流亡政府”,2005年3月马斯哈多夫被保镖打死,美国不得不重起炉灶。

“人权”是西方干涉车臣永恒不变的借口,明明是俄军在清剿叛军,维护国家统一,却被西方政客和舆论说成是民族迫害,明明是分裂势力在制造恐怖事件,却被说成是反抗者的呐喊……

然而,它们又众口一词称爱尔兰共和军是恐怖组织,西班牙埃塔是恐怖组织,法国科西嘉独立是不能被允许的,它们明知分裂势力对社会的危害,到了车臣,标准却颠倒过来。

标准在哪里?就在西方舆论口中,说黑即黑,说白即白,它们口里的“人权”不是工具是什么?

第二次车臣战争打响后,美国总统克林顿,国务卿奥尔布赖特先后十几次公开的喋喋不休地指责俄军行动,并表示为此深感不安。

美国一不安,欧洲那些小弟也一起深感不安起来,来来去去就那一帮圣母:吸大麻的,卖三文鱼的,患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编童话的,天字第一号搅S棍,北边土地被搅S棍霸占的,一泡尿救全国的,犹太人最恨的,欧洲最浪的,大风车,袋鼠,修手表的……

它们不但组团向俄罗斯施压,要俄罗斯克制,而且无论什么国际大会小会,一定要搞出一个与会议主题无关的车臣问题讨论。

2000年,美国认定全球有28个恐怖组织,车臣分裂势力却不算,而且它们还是值得同情和支持的“人权”斗士。

这些斗士,在2001年到2005年给俄罗斯社会带来了什么?这四年,是俄罗斯从地铁到学校,从音乐会到民航客机,无数人因此丧生或终身残疾,整个社会处于深深恐惧之中。活在恐惧中的社会如何能发展起来?

每一条人命都离不开“人权斗士”的功劳,当然,还有那些支持者的努力,最难以理解的是一些俄罗斯媒体人,它们用诋毁自己的国家和军队来领取纽约的奖项,还跑到车臣“采访”,以“俄罗斯良心”模样来证明车臣失去了“人权”。

2003年美国国务院发表《国别人权报告》指责俄政府在车臣“滥杀无辜,侵 犯人权”,“ 国际人权观察组织”说俄政府在“使用酷刑”。

内外配合,舆论操作,成了对俄施压的主要手段。

2007年 10月31日,新首领乌马洛夫被俄罗斯军队击溃后,逃离车臣首都格罗兹尼,普金正式宣告取消车臣独立,战争结束,卡德罗夫被克里姆林宫任命为新任车臣总统。

无论车臣共和国总统如何选举,只要不符合美国心意,他就是不合法,不民主的普京代言人。

为了让整个高加索地区变成一道反俄封锁线,西方国家投入了数百亿美元,一旦成功,不但能肢解俄罗斯,而且可以得到里海的能源通道控制权,而车臣就是第一张多米诺骨牌。

赌注如此之高,那人权算得了什么?到底是谁在伤害车臣人权?在西方煽动下,他们可以不用上班,不用学习工作技能,不用掌握俄语,不用融入俄罗斯社会,只要天天念经就可以。

钱由西方提供一部份,叛军则制毒贩毒。巴萨耶夫的制毒产业,发展到了用飞机销售,每一个叛军指挥官,同时又是一座毒品加工厂的厂长。

得到西方盟友庇护的恐怖分子,他们的极端主义如病菌在西方社会传播,最终反作用于西方社会。

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凶手19岁的萨纳耶夫就是车臣裔,美国舆论为了证明这不是因果报应,拼了老命往别处上扯。甚至请出反死刑运动领袖海伦 培贞修女为其辩护。

土耳其安卡拉火车站爆炸案,造成近百人死亡,主谋恰塔耶夫也是来自车臣,而且是奥地利难民,得到欧洲人权法院庇护,无论俄罗斯如何要求引渡,都被拒绝。

车臣两次战争,得到的结果是社会倒退50年,水电设施基本炸毁,交通道路时断时续,根本谈不上任何发展,西方要的就是这种“人权”?而且美国从来不敢承认车臣独立,因为俄罗斯不是塞尔维亚,它有庞大的核武库。

邪恶的操盘者是不会受到一丁点伤害的,死的伤的还是欧洲老百姓。拿“人权”为借口,装出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来干涉别国内政。

对于西方政客来说,一而再,再而三为恐怖分子充当保护人,那么结果只能是: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善恶终有报!

原标题:它们如何利用车臣问题分裂俄罗斯?

责编:许舒琦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