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疆在线
刘仰
刘仰曾经从事出版行业,参加过季羡林先生主持的国际文化交流学术会议,现从事电视媒体行业,并涉及文化评论、影评。2008年与宋晓军,王小东,黄纪苏,宋强一起出版影响力很大的书籍《中国不高兴》在全国掀起很大一股阅读热潮。
作者其他文章
刘仰:年轻人自称“社畜”,减压而已
来源:环球时报 2018/11/21 12:00:51 刘仰
字号:AA+
刘仰:年轻人自称“社畜”,减压而已

导读: “社畜”一词最近比较流行,大致用来形容年轻白领长期而紧张的工作状态。之所以这个解释含含糊糊,是因这个流行词来自日本。

刘仰:年轻人自称“社畜”,减压而已

“社畜”一词最近比较流行,大致用来形容年轻白领长期而紧张的工作状态。之所以这个解释含含糊糊,是因这个流行词来自日本。

中国近代历史上有大量来自日本的“新词”,如干部、电话、单位、法律、资本主义等。产生这个现象有两方面原因。一方面,清朝晚期中国人接受西方思想、学术有一段时间主要靠从日本转介,即日本人翻译西方著作,中国人则再从日语翻成中文。另一方面,日本传统社会里,汉字使用比例较高,使用汉字在当时的日本是身份地位的象征,使得这种借用成为可能。“社畜”一词从日本流行到中国,仿佛是历史上这种现象的延续。

也有很多与现代人生活密切相关的词汇不是来自日本,例如“公司”。这个现在专门用来称呼企业或私有企业的词汇,所用的两个字都与“私有”“私营”无关。这种奇怪的现象为何会出现,笔者至今没有看到合理的解释。与“公司”相对应的词汇在日本称为“会社”。笔者认为日语“会社”一词更准确,更能表示“合伙”“股份”等含义。“会社”这个词没有从日本引入中国,反而用“公司”来称呼企业机构,是今天造成对“社畜”一词理解差异的重要原因。

在日本社会和日语中,“社畜”很清晰地是指“会社”的“牲畜”。用中国话说,即卖身给企业的意思。而在中文流行中,有些人按照“社畜”的字面意思,将其理解为“社会动物”“社交动物”,显然已经远远偏离了本义。

日本人之所以用“社畜”来形容卖身给企业,与日本社会的自身特性有关。曾经,日本企业以他们的终身雇佣制为骄傲。虽然在西方新自由主义可以随时解雇员工的冲击下,日本以“终身雇佣”为特色的企业管理方式没能成为现代工商管理教育教学的经典和主流,但是,日本企业仍在一定程度上保留了这种制度。由此可以看出,在日本社会较为鲜明的等级意识,加上终身雇佣的背景下形成的“社畜”一词其实并没有多少负面含义,主要是一种自嘲,例如加班。

“社畜”一词经由日本影视作品进入中国后,能够流行起来,虽然有一些是文化差异引起的误会,但是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当下的客观现实,即年轻人的工作生活压力较大。

对此,笔者认为我们应该客观看待。一方面,很多年轻人都能够正确面对压力,确实有不少年轻人时常调侃加班,但一般还是将加班视为可接受的,因为白领工作不同于“福特主义”的机器流水线,很难用定时定量的标准化做衡量。再说,年轻人没有压力也很难成长。另一方面,我们不希望压力太大将年轻人彻底压垮,或者使年轻人失去了实现理想的可能。

原标题:刘仰:年轻人自称“社畜”,减压而已

责编:许舒琦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