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与以色列关系“非常特殊”
来源:世界知识 2018/11/28 10:43:45 作者:李秀蛟
字号:AA+

导读: 9月17日,俄罗斯一架伊尔-20侦察机被叙利亚防空系统误击,造成15名俄军人遇难。2018年5月9日,俄罗斯纪念卫国战争胜利73周年,俄总统普京与来访的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等人向无名烈士墓献花。

9月17日,俄罗斯一架伊尔-20侦察机被叙利亚防空系统误击,造成15名俄军人遇难。俄国防部称,以色列飞行员利用俄罗斯飞机作掩护,将俄飞机置于叙防空火力下,致使伊尔-20被叙利亚S-200防空系统导弹击落,以色列应对此事负责。以方则称应对此事负责的是叙利亚方面。这一事件给近年来迅速发展的俄以关系蒙上了一层阴影,但是外交风格一向强硬的俄罗斯最终保持了克制。俄罗斯总统普京称,此事是偶然情况,不能与2015年土耳其击落俄战机相提并论。另一方面,以色列也放低了姿态,总理内塔尼亚胡在事发后主动与普京通电话,并表示愿向俄方提供调查该事件所需的信息。很快,以军代表团就携带相关信息前往莫斯科。10月8日,以副总理阿基莫夫为首的俄罗斯代表团按原计划前往以色列参加俄以两国政府间经济合作会议,并受到内塔尼亚胡的热情接待。

近些年来,俄以关系在叙利亚等问题上遭遇了严峻考验,“意外事件”时有发生,但鉴于两国均有发展友好关系的动力和意向,双边关系并未受到严重影响。众所周知,以色列与美国之间具有特殊关系,而以色列与俄罗斯之间也存在着某种不一般的关系。

以色列没有追随美欧制裁俄罗斯

近些年来,美俄关系不断恶化,一些国家迫于美国的压力不得不在美俄之间选边站队。但作为美国传统盟友的以色列则采取了相对中立的立场。比如,2014年3月,美西方国家就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及保持乌克兰领土完整问题发起对俄罗斯进行谴责的决议草案,以色列驻联合国代表在投票之前离席,没有参加投票。2017年1月,在回答俄罗斯媒体关于“以色列在美国压力下是否计划对俄罗斯实施制裁”的问题时,以色列驻俄罗斯大使科伦称,“没有这样的计划,我们认为制裁是国际政治的无效工具”。由于俄罗斯前特工斯克里帕尔父女在英国中毒事件,多个西方国家驱逐俄罗斯外交官,但在此情势下以色列国防部长利伯曼仍表示,以色列不打算加入对俄罗斯的制裁。

不仅如此,以色列与俄罗斯在政治、经贸以及军事领域的合作稳步上升。内塔尼亚胡多次访问莫斯科,与普京保持着亲密的私人关系。2017年俄以间贸易额增长了近30%。以色列还有意与俄罗斯主导的欧亚经济联盟签署自由贸易区协议。在军事领域,2010年9月,俄以签署两国有史以来的第一个军事合作协议。2012年,俄罗斯向以色列购买了12架无人机。此前,俄乌拉尔民用航空制造厂还获得以色列无人机“搜索者2型”和“鸟眼400”在俄境内的组装许可。2016年4月,俄罗斯称计划在未来五至十年内继续购买30架以色列“搜索者2型”无人机。对于以色列来说,之所以不追随美欧制裁俄罗斯,一是因为在叙利亚问题上非常需要与俄罗斯进行协调和合作;二是鉴于以俄两国间渊源较深,制裁俄罗斯在以色列国内缺乏民意基础。对于俄罗斯来说,以色列的高新科技及人才资源处于世界领先地位,是其了解和获取西方科技前沿信息的一个重要窗口。尤其在遭受美欧经济制裁和技术封锁的背景下,与以色列的合作尤显重要。这也是俄方代表团在战机击落事件发生后仍按原计划赴以色列商谈经济合作的原因之一。

在一些历史问题上立场相近

以色列与俄罗斯关系历史渊源很深。苏联曾积极支持以色列建国,在1947年联合国大会就巴勒斯坦分治方案进行表决投票中起了重要作用。在一些重要的历史问题上,以色列与俄罗斯的立场也较为接近。

近些年来,一些中东欧国家出现歪曲甚至完全否定苏联在二战中所做贡献的趋势,不时拆除其境内的与苏联有关的二战纪念碑以及二战期间阵亡苏联军人墓地,导致与俄罗斯关系风波不断。以色列则恰恰相反,积极承认和尊重苏联在二战中的历史功绩,尤其感谢苏联红军解放犹太人集中营。2012年6月,普京访问以色列期间,曾受邀为纪念苏联红军战胜法西斯德国的纪念碑揭幕,而设立这一纪念碑的倡议是由内塔尼亚胡2010年访问俄罗斯时提出的。2017年7月,波兰通过一项法案,规定拆除境内纪念苏联对二战胜利所做贡献的纪念碑。以色列议会就此通过一份名为《关于保存第二次世界大战历史记忆的任务》的文件。以色列议员表示,每个国家都应明确谴责侮辱大屠杀遇难者纪念碑和二战英雄纪念碑(纪念那些将欧洲从法西斯手中解放的苏联红军战士)的行为。今年5月9日,内塔尼亚胡应邀访问俄罗斯并出席了莫斯科红场胜利日大阅兵。

微信图片_20181119151502.jpg

2018年5月9日,俄罗斯纪念卫国战争胜利73周年,俄总统普京与来访的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等人向无名烈士墓献花。

正如今年10月以驻俄大使科伦在一场纪念索比布尔集中营起义的活动上所说:“在苏联红军解放欧洲所起作用、战胜纳粹德国以及解放索比布尔集中营等二战主要历史事件上,以色列与俄罗斯没有任何疑义,两国立场团结一致。”波兰索比布尔集中营是二战时期一座纳粹德国集中营。1943年,苏联红军中尉佩切尔斯基领导苏联红军犹太裔战俘在这里起义,带领其他遭关押人员越狱,其中很多人遭到追杀。为纪念二战历史,波兰、以色列、荷兰、斯洛伐克发起索比布尔纪念馆修缮及新建工程。2013年,俄罗斯受邀参与该工程,但波兰政府后来拒绝俄方加入。俄方认为,波兰政府试图弱化苏联和苏联红军在二战中发挥的重要作用。

在叙利亚问题上密切协调

叙利亚问题确实给俄以关系带来极大考验。但是,两国在此问题上并非完全对立,相反拥有一些共同目标,即都不希望极端组织控制叙利亚或者某一势力在叙利亚独大,也不希望叙利亚危机向外蔓延,故双方在一些问题上进行了密切协调与配合。比如,早在2010年,俄罗斯便同意向叙利亚出售S-300防空系统,但在以色列的要求下取消了该计划。2013年俄罗斯又打算向叙利亚提供这些系统,但由于以色列的担忧而有所保留。2015年9月俄罗斯军事介入叙利亚冲突后,俄以领导人举行过多次会晤,以防止两军在混乱局势中出现误判。为此,两国达成一些冲突预防机制,包括两国国防部门之间的定期磋商、在以军和俄在叙空军基地之间建立热线等。

总体而言,俄罗斯与以色列在叙利亚问题上采取了“模糊合作”的策略,即你打你的、我打我的,互不威胁、互不干扰。以色列在叙利亚的目标主要是遏制伊朗和黎巴嫩真主党扩张势力,而非推翻巴沙尔政权。甚至对于以色列而言,俄罗斯在叙军事存在不仅可以避免极端组织在叙坐大,还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避免叙政权完全倒向伊朗。当然,伊朗在叙利亚取得主导优势,也未必如俄罗斯心中所愿。因此,对于以色列在叙军事行动,只要不威胁到俄军事人员安全,俄罗斯一般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以色列境内的“俄罗斯世界”

此外,俄以之间还存在着一条不可忽视的特殊纽带,即以色列境内有一个日常讲俄语的“俄罗斯世界”。以色列建国后,作为犹太人主要居住国家的俄罗斯,就不断有犹太人移居以色列。苏联解体后,更有大规模的俄罗斯犹太人迁移到以色列。有统计显示,从1991年到2000年,先后有约80万俄罗斯犹太人移民以色列,占当时以色列人口的六分之一。目前,以色列大约有800多万人口,其中有100多万人日常讲俄语并将俄语视为母语,以色列境内的俄语报纸、电视台、广播、网络媒体也很常见。不少以色列高官出生在苏联,能讲一口流利的俄语。在以色列大选时,很多候选人甚至会到俄罗斯的电视台做节目拉票。值得注意的是,普京的中学德语老师柏林娜1973年移民到以色列。普京访问以色列时,会去看望自己的老师,并在2005年为其在特拉维夫买了一套公寓。在此背景下,俄以关系自然就非比寻常了。普京曾说过,有150万以色列公民说俄语,是俄罗斯文化和思想的承载者和传播者,他们与俄罗斯的亲戚朋友保持联系,使得俄以两国间的关系非常特殊。

俄战机被击落后,俄以双方都积极避免局势进一步升级,但事后俄罗斯首次向叙利亚转交了四套S-300防空系统。未来,俄以关系在叙利亚问题上无疑会遭到更多考验,这也是两国关系中最不确定的因素。但是,考虑到两国间的特殊纽带,同时鉴于以色列有可能成为调解俄美关系的中间人,进而成为俄罗斯与西方世界沟通关系的桥梁,因此俄以关系稳固发展是可以预期的。

原标题:俄罗斯与以色列关系“非常特殊”

责编:陈倩柔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