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特朗普要与中国合作遏制芬太尼?因为毒品正在毁灭美国
来源:北美留学生日报 2018/12/06 10:35:38 作者:北美留学生日报
字号:AA+

导读: 墨西哥的人民何时才能生活在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中呢?这个问题的答案恐怕只有上帝本人才知道。

在刚刚过去的G20峰会上,一种名叫“芬太尼”的小药丸频繁刷屏。

当地时间12月1日晚,中美两国元首在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共进晚餐并举行会晤。当晚,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举行了中外记者会,介绍会晤情况。除了在两国关系和经贸问题等领域的成果外,王毅还介绍了中美两国在其他方面达成的共识,而这其中就包括“芬太尼”。

我国外交部官网的报道显示,“双方还同意采取积极行动加强执法、禁毒合作,包括对芬太尼类物质的管控”。

特朗普则称芬太尼为“国家的耻辱”、“人类的悲剧”。

有统计显示,美国人口仅占全球5%,但阿片类药物消耗量却占到全球80%,在这种情况下,难免会有大量人口对其成瘾,并因此丧命。据美国大使馆统计,2017年有4.2万美国人死于过量使用阿片类药物,其中近一半与芬太尼有关。

【阿片类药物本为罂粟提取物,主要用于镇痛,而芬太尼则属于化学合成的阿片类药物,其效力远强于吗啡,成瘾性却比吗啡小。】

种种数据背后,是正在被毒品毁掉的美国。

今天,库叔分享两篇文章。

一篇是今年普利策新闻奖获奖作品,它揭露了一个个被毒品毁掉的美国家庭的故事,以及背后让人毛骨悚然的社会顽疾。

另一篇则讲述了作为邻国的墨西哥,如何受美国吸毒业的影响,日益走向崩溃的边缘。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北美留学生日报”(ID:collegedaily),原文首发于2018年4月19日,标题为《普利策奖故事:毒品每16分钟就杀死一个美国人》,不代表瞭望智库观点。

1

辛辛那提的7天

在毒品每16分钟就杀死一个美国人的时候,辛辛那提的7天不过往复循环的普通一周而已。

周一 20人摄入过量毒品,4人死亡

周二 18人摄入过量毒品,2人死亡

周三 25人摄入过量毒品,3人死亡

周四 33人摄入过量毒品,1人死亡

周五 27人摄入过量毒品,3人死亡

周六 31人摄入过量毒品,0人死亡

周日 26人摄入过量毒品,5人死亡

下载APP 阅读本文更深度报道

(图片来自《辛辛那提询问者报》)

这是辛辛那提普通的一周。

对于摄入过量甚至有瘾君子死亡这件事,生活在这座美丽城市中的人似乎早已习以为常。

作为周一死亡的4人之一,汤米的母亲根本无法相信她的孩子已经去世的事实:“那是我的孩子!他不是一袋垃圾!”当儿子的尸体被别人像垃圾一样裹在袋子里带走,医护人员抓尸袋的手滑了一下的时候,她下意识的尖叫出声。

(图片来自《辛辛那提询问者报》)

汤米今年34岁,他的女朋友发现他由于摄入过量而死亡——“我进来就发现他躺在地上,我想他摄入过量了,我觉得他应该已经死了……”汤米的女朋友哭诉着,身为母亲的金已经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在她的心里,虽然儿子有过吸毒历史,但他一直做的很好,“他已经一年没有碰过海洛因了,他也会去互助会,他甚至是与毒瘾抗争的导师”。

(图片来自《辛辛那提询问者报》)

“你知道你为什么在这里吗?”

“因为爸爸妈妈吸毒”。

当汉密尔顿县的一名社会工作者走进精神病院,坐在一位7岁小女孩面前的时候,他得到的答案让人无言。

这个女孩来自科尔雷恩镇,但在去年,当她发现自己的母亲因为摄入海洛因在厕所里摔倒,几乎完全失去意识的时候,她就再也没有回过家。

她的父亲周二早些时候死于过量摄入毒品。

(图片来自《辛辛那提询问者报》)

儿童服务部门曾为她提供了一个寄养家庭,但当她试图在游泳池中淹死自己的寄养姐妹时,这一切就结束了。现在她正在精神病医院接受创伤后精神紧张性障碍和其他精神问题的治疗。

“我想要我和兄弟姐妹以及爸爸妈妈的合影,还有一条我爸临死前交给我的项链”,她希望社工下次再来看她的时候能把这些东西带上。

对她来说,家庭已经是回不去的过去,只剩那些带着回忆的东西可以慰藉她在精神病院的漫漫长日。

(图片来自《辛辛那提询问者报》)

在辛辛那提医院,还有一群特殊的婴儿,他们因为母亲在妊娠期间吸毒,所以生下来便是“瘾君子”,这些孩子被称为毒品婴儿。

八个月大的艾米拉就是其中之一。周三是她需要在辛辛那提儿童医院医疗中心接受检查的日子。

“她手里握着东西,然后还会从椅子上扔下来玩。她看着掉在地上的东西,然后看着我笑了。”艾米拉的母亲加夫尼对医生说。

(图片来自《辛辛那提询问者报》)

由于加夫尼在怀孕期间依然吸毒,所以艾米拉一直被新生儿毒品戒断综合征折磨,从出生就伴随着戒断反应,甚至会有毒瘾发作的症状——震颤,失眠,癫痫发作......

但今天的检查结果似乎不太差,加夫尼说她现在对未来的期望只有一个——过正常的生活,让孩子在正常的家庭中长大。

(图片来自《辛辛那提询问者报》)

十天之后,加夫尼死于过量摄入海洛因。

在毒品面前,人的希望渺小又脆弱,甚至不用生活主动打碎,人类自己就会首先妥协。

(图片来自《辛辛那提询问者报》)

这样的绝望每天上演着,瘾君子们一边开始期待戒毒后的生活,一边又再次投入毒海,直到有一天送了命。

在辛辛那提这周的最后一天,医护人员正在努力抢救一位已经几乎没有了呼吸的妇女。

她叫格雷西,医护人员不能确定她的年龄,他们一边给她注射纳洛酮一边猜测着更坏的可能性——如果她摄入的不是海洛因,而是卡芬太尼......

(图片来自《辛辛那提询问者报》)

芬太尼毒品的威力比海洛因强40倍,是吗啡的100倍。而卡芬太尼毒品,它的威力比芬太尼还要再强100倍。该药主要是由兽医用于麻醉及固定大型动物,一般成年人只要服食约20毫克的卡芬太尼便会致命。

“格雷西醒醒!格雷西?格雷西?”医护人员试图让这位不知道摄入了什么的瘾君子清醒过来。

当她开始缓慢移动自己手臂的时候,他们松了一口气——至少这一次,跟死神的拉锯战,他们赢了。

“你摄入过量了”。

“不,没有,我只是因为酒精昏倒,我不吸毒。”

“可是纳洛酮不适用于酒精,只适用于海洛因或合成鸦片。”医护人员对格雷西说。

这样的故事每天都在辛辛那提各处上演,路边有人因为过量摄入翻着白眼,911电话响个不停,报警的大多数都是关于吸毒。

(图片来自《辛辛那提询问者报》)

有夫妻在3岁的孩子面前注射,也有人堂而皇之开着针头交换车给瘾君子提供新的针头。

(图片来自《辛辛那提询问者报》)

有人因为注射皮肤千疮百孔,也有人骨瘦如柴脖子脸上都是疮。

2

辛辛那提绝不是特例

但辛辛那提仅是美国的一小部分,但它绝不是一个特例。

相对而言,辛辛那提在毒品问题上,更像是美利坚的缩影。这个国家被毒品侵蚀的程度远比你想的恐怖,如果说摊开一张美国地图来寻找哪里不存在毒品问题,那恐怕要把地图精确到街道才能完全找到一片“净土”。

吸毒曾被西方人称为“美国病”,尽管目前吸毒现象也已经全球化,但美国依然是世界上首屈一指的“超级毒品大国”,在美国毒品交易的利润每年高达800亿美元,而当局仅没收了1%的毒品。

这个仅占世界人口5%的国家承包了世界上60%的毒品。

毒品就像一头海底的巨鲸,在不动声色地将这个国家拆吃入腹。

据纽约时报报道,全美平均每天因用毒过量而死亡的人数高达142人。2016年美国有64000人因过度吸毒而死亡,这个人数远远高于由枪支造成的死亡数量,几乎接近两倍。

(NY TIMES)

据美国药物滥用和精神健康服务管理局2014年报告,美国有2000万人正在吸食着种类不同的毒品(大麻、可卡因、海洛因等)。而美国一共才3亿人口,这个比率已经高得吓人。

情况更加不容乐观的是,这些瘾君子平均年龄已经越来越小。从2002年到2013年,美国12岁以上的人群吸食过海洛因的人数已经增长了63%,死亡人数增加三倍。18岁到25岁的年轻人吸食率暴增了一倍多。

41%的青年上中学时服用毒品

47%的预科学生服用毒品

62%的中学生去过贩卖毒品的中心

2002年这一比例仅为44%

预科学生28%去过贩毒中心

…………

这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数字,毒品带给青少年精神上的影响和伤害几乎是不可逆转的。

2014年5月,人们在威斯康辛州哈德逊路边快捷酒店的一个房间里发现了阿莉莎的尸体。在哈德逊这个人口1.3万的小镇内,才21岁的阿莉莎是一年内第7个死于过度吸食海洛因的人。

阿莉莎染上毒瘾对整个家庭都带来了极大的影响。

“她会大喊大叫,会对我撒谎。所有没被锁起来的东西都被她偷走了,首饰、电视机、衣服、锅碗瓢盆。”

并且大多数青少年在吸食毒品后,都会呈现精神涣散、注意力不集中、暴躁易怒、贬低自我人格的特质,并且引发连环的青少年犯罪。

阿莉莎的母亲就曾经碰到过阿莉莎在和镜子中的自己争吵,“你有毒瘾!我不想有毒瘾!”

青少年吸毒还有一个致命的问题,那就是复吸率极高。毒品可以轻而易举的毁了一个人的生活。

它就像一个潘多拉魔盒,带来快感的同时,带来的还有贫穷、饥饿、高犯罪率和低就业率。

VICE一名记者曾经到美国毒品最泛滥的西弗吉尼亚州生活过一年。

在那一年里,作者遇到的每个人几乎都生活在贫困线之下或是正在接受政府补助,每个人都在抱怨自己生活在恐惧之中,抢劫、卖淫和暴力等犯罪率高的无法形容,普通人家天黑了连门都不敢出。

他曾经遇到过一个叫琳达的女人,琳达和两个十几岁的女儿共用一条毛巾,整个家庭资产只有20美元。

她所谓的“家”,地板上只有一个薄薄的床垫供她两个女儿睡觉,而自己则靠着破旧的扶手椅入睡。除了这两样“家具”,公寓里什么都没有。

(图源:VICE)

这不仅是琳达一个人的境遇,在美国还有两千万像琳达这样的人在苟延残喘,他们被毒瘾所驱动,生活对于他们来说,已经失去了其他的意义。

或许你会认为,这些人染上毒瘾是“咎由自取”,都要归结于他们的自控力不强。

但有一个惊人的事实是,有很大一部分染上毒瘾的人,最开始是从滥用处方药开始的。前面提到的滥用毒品死亡人数,更是有一大部分人是因为止痛药处方过量而亡。

这些处方药被圈内人称为“乡下人的海洛因”

像扑热息痛、奥施康定、维克宁等这类成瘾的阿片类止痛药,他的来源并不是来自贩毒集团,而是来自专业医师。

很多人因为身体上有病痛前去正规诊所或医院治疗,一些病其实可以采用物理治疗的方式,但部分医生信奉要消除任何可以发现的疼痛而给患者们开了这类处方止痛药。

不仅医师会给患者开这些处方药,有利可图的药商也不会放过敛财的机会。

2001年,普度制药花费2亿美金将奥施康定推入市场。推广的目标是初级护理医师,而他们的病人则可以免费试用30天。

宣传视频消除了人们对药物潜在依赖的担忧。宣传视频称,产生药物依赖的发生率低于1%。之后奥施康定的销量不断增加,2010年销售额达到约30亿美金。

但事实上,药物依赖的发生率绝不止1%。

近日还被报道出Insys 创始人被指控贿赂医院以让他们大量增加芬太尼处方数量。

处方药滥用无法杜绝,美国对于传统毒品的禁毒手段更是不尽人意。

不同于中国“虎门销烟式”的强硬态度,美国对于毒品的态度更加模棱两可。不同州对于毒品的态度完全不同,像大麻这类毒品,在不同的州府遭遇的待遇也是不同的。

在较为开放的加州,甚至还开设了美国首批安全毒品注射站。

美国毒品泛滥纵然有很多成因,有历史上的也有地理位置上的。但不可否认的是,资本市场在其中扮演的角色极其微妙。

人类逐利无可厚非,但追逐利益并不建立在传播痛苦和疾病之上。

毒品就像潘多拉宝盒,人们总以为自己聪明到足以控制它,但实际上,稍不留神就会被其反噬。

而美国这个超级大国,还能被毒品折腾多久?

延伸阅读:

美国人吸毒,吸垮了墨西哥

美国亚利桑那州凤凰城与墨西哥华瑞兹两地由700公里的公路相连。

这条路可以说是臭名昭著的犯罪之路,毒品由墨西哥流向北美,而钱和枪支则由美国流向墨西哥。毒品在墨美两国之间建起了灰色的纽带。

1

美国毒品从哪来

美国是世界最大的毒品消费国,全世界生产的毒品60%以上输往美国。美国人消费的可卡因占世界产量的三分之一。2002年以来,美国吸毒者占全美人口的8.2%。

从拉美流向美国、欧洲的可卡因

由于吸毒人口太过庞大,美国政府一向重视禁毒工作,还设立了专门的禁毒局。美国禁毒的一项重大举措就是从源头上对毒品进行剿杀。

但是由于各州法律不同,所以对吸毒者的处理各有不同,以至于毒品消费市场得不到有效控制,反倒是禁毒工作投入越来越大。

美国禁毒局在国内的21个地方分支部门

投入不断增加的同时,禁毒效果却并不让人满意。目前在美国监狱服刑的罪犯中,有近三分之一与毒品犯罪有关。

这背后的主要原因还是高额的商业回报。

美国毒品交易的利润每年高达800亿美元,对于毒枭来说这是一块巨大的蛋糕。在可卡因贸易中,墨西哥贩毒集团通过转运可以获取的利润是其成本的5000%。

只要消费市场得不到控制,禁毒工作换来的只不过是新的一批供应商。

一个毒枭倒下了,几个毒枭冒出来?

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在一项新闻发布会上坦白地指出,“我们美国人必须面对一个事实,那就是我们就是市场。贩毒活动没有别的市场,会全部来这里。如果不是我们的话,墨西哥也就不会有这么严重的跨国犯罪问题”

美国社交网络上的配图

墨西哥位于北美洲南部,拉丁美洲西北端,是南、北美洲陆路交通的必经之地,素称“陆上桥梁”。

每年进入美国的大麻有96%来自墨西哥,64%的可卡因和58%的海洛因也来自墨西哥。每年美墨之间的毒品交易额保守估计约为190亿~290亿美元,占墨西哥全国GDP(2013年)的1%~2%。

重要的墨西哥通道

过去几十年里,毒品贸易成为墨西哥经济的重要支柱之一。大约有500座墨西哥城市都参与到毒品走私贸易中,直接从业人员超过45万,此外还有320万人的职业与毒品贸易间接相关。

墨西哥的毒品时代开始于哥伦比亚超级毒枭埃斯科巴统治时代的落幕。

超级毒枭埃斯科巴

哥伦比亚的可卡因风潮在80年代涌现,美国的执法部门开始加强在加勒比地区的巡逻,哥伦比亚毒贩们在墨西哥建立了另一条销售通道。

最初,哥伦比亚毒贩给墨西哥人钱,雇佣墨西哥人运毒。随着加勒比路线的没落,哥伦比亚毒贩开始用可卡因替代现金来与墨西哥走私贩交易。这一举动令墨西哥人从物流商转变为经销商。

贸易通道的转移

墨西哥人是“因福得祸”?

而墨西哥人毒品销售最初的路线就是通过墨西哥西部进入亚利桑那州,凤凰城与华瑞兹正是坐落在这条线路上。

从华瑞兹前往凤凰城

在华瑞兹发现的贩毒隧道

2

毒品、腐败与暴力

腐败与贫穷是毒品产业发展必不可少的条件。而腐败与巨大的贫富差距普遍出现在拉丁美洲。

几年前,美国禁毒署对其最顶级的50个探员和线人进行了一次内部调查,让他们列出操纵毒品生意最重要的因素,他们的回答是一边倒的:腐败。

墨西哥警察的平均月薪只有375美元,因此很容易被收买。从市长、检察官到州长,从州警察、联邦警察到陆海军高官,毒品集团的贿赂之手无远弗届。

毒品战争期间墨西哥街头一位蒙面的士兵

必须贿赂的不只有官员,还有市民。这些看似纯良的老百姓实则是毒贩的望风者。他们只需要打个电话通风报信就可以收到100美元每月的报酬。

被收买的也不仅仅是墨西哥人。在美国边境,你只需要付几千美元给警卫就能驾着你的车顺利通过检查点。

在美墨边境

不知有多少条设备齐全的贩毒通道

很多则以民宅为伪装

自2004年起的贪污调查中,累计有138件涉及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的起诉或者定罪的案件。墨西哥公共安全部长赫纳罗?加西亚?卢纳(GenaroGarcía Luna)在2010年的一次演讲中就曾推测,各个毒品集团每年仅是收买普通城市警察的花费加起来就超过了10亿美元。

透明国际发布的2015年各国清廉指数示意图

在墨西哥贫富差距极大的背景下,一个人数众多且贫困状态固化的社会底层阶级逐渐形成。

在金融危机爆发前的繁荣时代里,墨西哥的GDP总量空前上涨,但占全国总人口23.5%的农村人口仅能创造GDP总量的2%。

色彩可以缓解心态的恶化

但无法改变贫穷的本质

在有些地方,政府没有给民众提供基本的生活保障。于是在一些市镇,贩毒集团取代了政府,接管了社区的治理。

贩毒的利润会通过投资教育和医疗等方式回报给当地社区,而当地一些居民则将贩毒集团视为创造工作、提供收入的“衣食父母”。通过这种方式,毒枭和他的游击队引导了这个阶层的价值取向。

霸占着墨西哥各地区的毒品卡特尔

各有各的地盘

毒品经济,成为社会抗议运动的一个恶的副产品,也形成了一种社会文化现象和符号。

比如在锡那罗亚,一种供奉“侠盗马维德”的宗教信仰盛行。当地的毒枭和毒贩子们将“侠盗马维德”视为上帝,他们会在类似庙宇的地方留言并供奉马维德像。在当地传统文化中,马维德是“劫富济贫、替天行道”的一个神话人物。

贩毒集团不断吸引着底层民众的加入。

马维德像

这个利润丰厚的行业缺乏具有法律强制力的合约的约束,则暴力必然成为新的契约载体。用美国联邦调查局官员戴维 克斯伯森的话说就是“暴力跟着毒品走”。

在体育馆进行赛事期间突发

英国国际战略研究所(IISS)周二(5月9日)发布的本年度武装冲突调查报告显示,墨西哥因毒品战争在2016年共导致23000人死亡。这个恐怖的数字令墨西哥超越伊拉克和阿富汗,在世界上最危险的国家排名中位列次席,仅次于因内战导致50000人死亡的叙利亚。

在墨西哥奇瓦瓦州,青壮年男性的死亡率比美国军队在伊拉克的死亡率高出约3.1倍。2009年12月31日,墨西哥最有影响力报纸的头版头条竟然是:“昨天无人被杀。”

墨西哥与毒品相关的谋杀案统计

尽管墨西哥和中美洲地区冲突的致死人数超过了伊拉克和阿富汗,但该地区获得的媒体和国际社会的关注却少得多。

暴力事件改变了墨西哥人的日常生活。人们晚上不敢出门也不敢参加公共活动。由于担心遭遇贩毒组织,驾驶员也拒绝走州道和国道。墨西哥私企经济研究中心的数据显示,治安问题给墨西哥经济造成的损失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5%,其中旅游业受影响最为严重。

毒品还影响着墨西哥吸引外资的能力。墨西哥北部边境因为邻近美国,经济曾一度繁荣,大批美国公司来此投资建厂。然而随着贩毒势力的到来,这个地区成为墨西哥最为危险的地方。

常因毒品而起冲突事件的州(红色)

各州与毒品相关的谋杀案统计

市民的生命损失更是难以胜数。从1993年开始,美国墨西哥边境上的一个200万人口的城市华雷斯每年都有很多女性被杀,截至目前已有400多名女性遇害,失踪5000余人。“华雷斯妇女”或“华雷斯遇害妇女”已是一个尽人皆知的专用名词。

墨西哥公益基金反暴力活动的一项

于房屋上放置受害妇女的大幅照片

同时,暴力浪潮也让墨西哥的新闻业变成了危险行业。整个二战期间共有68名记者丧生;巴尔干战争时35名记者丧生;而在墨西哥,2000~2010年就有70多名记者遇害。新闻业在遭到无数次报复后,转移战线到互联网。但这仍然不能阻止毒贩们疯狂的脚步。

2012年遭毒贩报复的记者

里贾纳 马丁内斯 佩雷斯

图为群众在街头为其点燃烛火

示威的群众

黑白照片上均为受害的新闻工作者

2011年9月15日,两具被乱砍的尸体像肉块那样悬挂在一座步行桥上。在尸体附近留下的布告宣称,两人由于在一个社交网络上公开抨击贩毒集团活动而遭到了杀害。

3

毒品与国家

有墨西哥知名政治分析家说,墨西哥的毒品经济有明显的政府背景。

从80年代起墨西哥卡洛斯 萨利纳斯政府私下与毒枭达成共识,在不影响墨美关系的情况下,就地洗钱。

卡洛斯 萨利纳斯

毒品的生产、贩卖获得的巨额利润,最终通过各种渠道进入消费、流通领域。政府通过市场税务管理等手段回笼货币,充实国库应对巨额外债。

对墨西哥政府而言,毒品销售的非法营收可以暂时缓解社会经济危机。

毒品的非法资金不仅为何塞 弗兰西斯科 路易斯 马西奥政府在坎昆和阿卡布尔科进行旅游业投资,也为1982~1988年共和国总统米克尔 德拉马德里执政时期对曼萨尼约港口的投资提供了资金。

墨西哥沿海度假胜地坎昆

这种现象的发明人并非是墨西哥。黑白两道在毒品上的共同兴趣最初出现在80年代哥伦比亚,后在秘鲁和玻利维亚都有类似事件,可以说是一种南美特色的国家经济体制。但后来因为贩毒过于猖狂,这种黑色交易遭到美国施压,毒贩和政治精英的合作才告破裂。

墨西哥总统卡尔德龙当选后,开展了声势浩大“毒品战争”,并在任期内最后一次全国讲话中呼吁下届政府继续打击有组织犯罪。

墨西哥总统卡尔德龙

当时墨西哥经济部长鲁伊斯就担忧地说,如果这场“毒品战争”打不赢,“墨西哥下任总统将是毒枭”。

目标为遏止因贩毒而产生暴力事件

的毒品战争反而引发更多毒品暴力

图为反暴力示威的群众

但现任墨西哥总统涅托已表明,将不再针对贩毒集团采取军事行动。这位总统认为粗暴的打击无法根除墨西哥的毒品经济。他计划釜底抽薪,以大幅增加就业来减少与毒品相关的暴力活动。

与毒品的战争是如此漫长,每届政府好像都有解决方法,但这些方法在墨西哥却从来也没有奏效过。人们甚至能隐隐绰绰听到呼吁毒品合法化的声音。墨西哥的人民何时才能生活在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中呢?这个问题的答案恐怕只有上帝本人才知道。

但,墨西哥毕竟离上帝太远,离美国太近了。

原标题:为何特朗普要与中国合作遏制芬太尼?因为毒品正在毁灭美国

责编:王馨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