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昌明:法国为何会爆发这场“暴乱”?——评“黄背心”抗议运动
来源:昆仑策研究院 2018/12/09 11:29:34 作者:钱昌明
字号:AA+

导读: 法国的“黄背心”抗议运动,再一次证明资本主义私有剥削制度社会的腐朽性:高度发达的现代资本主义,仍然解决不了下层多数人民大众的炃困问题,更解决不了人类的公平、正义问题。

1

打自11月17日起,法国爆发了一场“黄背心”抗议运动。两周多来,法国各地穿着黄马夹参加示威游行的人群,多达数十万之众!首都巴黎更是发生大规模的警民对抗:防暴警察使用了高压水炮和催泪瓦斯,抗议人群以“打”、“砸”、“抢”、“烧”相对。据媒体报道,至今已造成4人死亡,263人受伤,630人被捕。香榭丽舍大街火光冲天,法国人引以自豪的凯旋门被烧,许多珍贵文物被毁,财产损失惨重。

此一抗议事件被“国际社会”定性为“法国暴乱”!唯俄罗斯有不同声音:认为类似事件,咋“在乌克兰是革命,怎么法国就是骚乱?”讥讽西方仅凭自己好恶定是非,实属双重标准。究竟是“暴乱”,还是“革命”?全凭各人立场判定。

“暴乱”是“暴民”的骚乱,历来是野蛮、落后的代名词,似乎是“发展中国家”的专利。法国是当今的“发达国家”、“欧盟”核心,是近代西方文明的代表,最讲究“民主”与“法治”,历来是公知们顶礼膜拜的“政治标杆”国家,怎么会一下冒出如此多的“暴民”?怎会发生规模如此巨大的“暴乱”?这究竟是什么原因?

2

对此,不同视角可有多种解读。笔者以为,导致此次“法国暴乱”有两大原因:一是马克龙改革不得民心;二是资本主义制度危机的加深。

直接原因:是马克龙改革不得民心

此次“暴乱”的导火线,无疑是上调油价。

法国政府决定从2019年1月起,对每升柴油和汽油分别征收6.5欧分与2.9欧分的燃油税。按理,法国人均月收入高达2250欧元(合人民币1.8万元左右),怎会为这几分欧元(合人民币几毛钱),产生如此强烈的反弹?显然,问题不在于这几毛钱,而在于由此引燃了法国下层人民对“马克龙改革”不满的炸药桶。

马克龙,1977年出生,原为社会党人。2016年脱离社会党、创立“前进运动”,以“独立候选人”资格参选总统。他提出要“跨越左右之分”、进行改革的政治主张,在2017年在大选中获胜,成为法国历史上第八任、也是最年轻的总统。

也许当今世界存在的问题太多,民心思“变”。于是“改革”,就成了全世界共同追求的“政治正确”。在“民主国家”,谁只要把“改革”的口号喊得最响,谁就一定会当选(就如特朗普当选那样)。其实,改革,无非就是利益的再分配。关键是看你怎么“改”?

马克龙年轻气盛,上台后一心想提升法国经济,强势推行自由资本主义经济方针,大刀阔斧地进行了改革。不仅削减传统福利,还将工会给瓦解了。他出台一系列激进的政策举措:为促投资,取消了针对富人的“社会团结税”、财产税;为平衡政府收支,增收燃料税、烟草税、社会福利税;还不惧铁路工人的罢工反对,颇有魄力地取消国有铁路职工的特殊身份,对国企“法铁”进行了“私有化”改革┄┄

然而,马克龙18个月的“改革”,法国经济未见明显改变;相反,下层民众的感觉非常不佳。一句话,认为马克龙的改革,就是“劫贫济富”。这有社交网络上对当今现实的控诉和抗议人群打出的口号可以印证:

3

“税也涨,费也涨,就是工资不见涨”!

“法国是世界上税负最重的国家,我们的国家已病入膏肓!”

“人民在挨饿!”

“富人总统”!

“推翻资产阶级!”

“马克龙,辞职!”

“马克龙下台!”

马克龙政府此次上调油价,原本就是打“政治正确”的改革旗号。上调汽油税及柴油税,增加国库收入,目的是为了兑现《巴黎气候协定》,把增加的部分收入投放到可再生能源等能源过渡计划的开发。但它确实增加了多数人们——特别是工人、退休者和中产阶级的负担,尤其是那些靠跑运输为生的车主。燃油税导致柴油价格上涨了23%,汽油上涨了15%。它引爆了原先就对富人税被取消存有不满情绪的广大中低阶层群众的怒火。

糟糕的是,下层多数民众的不满情绪,丝毫未能引起马克龙的重视。作为精英人物、总统,马克龙身上有天生的自信与傲慢,独缺真正尊重民意的观念。

早在今年5月,巴黎东南郊就有一名从事网店生意的业者叫路多斯基,首先在网上发起请愿,要求马克龙当局降低汽油价格,遭政府不屑一顾。到了10月,同一地区的另一名卡车司机杜洛埃,支持这个请愿,并开始在他的社交网站中传播,随即引发媒体关注。之后请愿的签名数量,迅速从最初的700个增长到20万个。杜洛埃见民心可用,便在网上号召于11月17日举行汽车拉力抗议,要求法国政府降低汽油价格。消息传开后,法国各地民众一呼百喏,纷纷自发组成各种各样的抗议团体,这就拉开了“黄背心”抗议运动。

4

更为糟糕的是,“黄背心”抗议运动发生后,马克龙根本不愿放下“总统”身段,虚心倾听意见;相反,先是以沉默应对,后又发表强硬言论激化矛盾。就在11月27日的讲话中,他还在一味谴责抗议者是“想要造成破坏和混乱”的“暴徒”,表示他“不会让出任何东西!”致使抗议事态进一步扩大,再一次在巴黎街头上演“12.1暴乱”。

马克龙已成了“专制和傲慢”的化身!需知任何时候,“暴民”总只是一小撮,把广大抗议民众都当作“坏人”的人,最终必然让自己成了真正的坏人。

值得注意的是,参与这次“暴乱”的,既不是外来移民,更不是什么“恐怖分子”,都是清一色纯正的法国人。他们中有不满征燃油税的,有不满养老金贬值的,有不满现行移民政策的,有不满公共设施政策的,全是五花八门的不满人。统计显示,如今已有多达73%的法国人支持这场抗议活动。民调显示,现今的马克龙只获得26%的支持率,这个成绩比前两届法国总统都要低。

迟至12月4日,马克龙终于让总理爱德华.菲利普出面宣布:至少在六个月内不会增加燃油税。

“形势比人强”。马克龙还算聪明,终于屈服于民意,做到亡羊补牢。只是晚了一些:假使当初顺民心,何来此番“黄背心”?

根本原因:是资本主义危机

事物发展有它的偶然性,但离不开它的必然性。偶然性只是直接原因——诱发因素,必然性才是其根本原因。此次法国的“黄背心”抗议运动,看似纯属偶然——“燃油税”遇上网民路多斯基在网上发帖“请愿”所引发,但根本原因则是法国社会资本主义制度危机加深之必然。

自1640年英国爆发资产阶级革命、确立近代资本主义制度以来,已经历了三个多世纪的发展。370多年来的历史证明,资本主义制度同历史上的奴隶制度、封建制度并没有本质的区别:都是私有剥削的社会制度;都是人剥削人、人压迫人、人奴役人的不平等的社会制度;都是少数人鸡犬升天享福,多数人下地狱受苦的社会制度。所不同的只是,奴隶主、封建主与资本家以不同的方式占有社会生产资料、掌握政权,只是剥削、奴役的方式不同而已。

5

资本主义社会的本质就是资本为王、为霸,以追逐利润——资本增殖为目的,其发展过程就是两极分化的过程。资本主义越发展,贫富两极分化就越为极致。最终,以资本为载体的社会财富、越来越集中到一小撮大资本家手里,把越来越多的人民大众抛入贫困(包括绝对贫困与相对贫困)行列。随着历史的发展,文明的进步,人民群众越来越意识到这种“劳而不获、获而不劳”社会制度的荒诞性,这就必然要起来反抗,要改变这一不合理的社会制度。历史,毕竟是以极大多数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当人民群众不断觉醒、要求改变剥削制度的时候,1848年马克思主义应运而诞生,这就是资本主义危机的爆发。百年来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进一步促进人民群众的觉醒,资本主义的危机也在不断加深。

2008年,从当今世界资本主义核心国家、资本主义的大本营美国开始,再一次爆发世界性的经济危机。随后经济危机再引发政治危机,2011年9月,美国掀起“占领华尔街”抗议运动,成为当今世界范围资本主义总危机爆发的标志。抗议者针对美国社会贫富两极分化的极端现状,喊出“我们是99%”、“以99%对1%”的口号!抗议大资本的贪婪与暴虐。尽管这场运动被“民主政府”残酷地镇压了下去,但资本主义社会“不患寡而患不均”的社会矛盾并没有、也不可能消失。

据美国人口普查局发布的报告显示,2010年美国贫困率为15.1%,贫困人口达到4620万人,为52年来最高。与此同时,社会财富高度向以华尔街为代表的少数富有的美国人集中。数据显示,最富有的5%美国人拥有全国72%的财富。

贫富差距随资本主义的发展不断扩大,少数人穷奢极欲与极大多数人的穷困潦倒,必然导致社会矛盾不断深化、激化,这一矛盾在资本主义制度条件下是无法解决的。

法国,也是近代资本主义核心国家之一,是资本主义社会所有矛盾与斗争集中反映的地方。此番法国的“黄背心”抗议运动,所以会有如此大的“暴乱”性,说白了,是资本主义制度下广大被压迫人民群众对现实社会——资本主义制度愤懑怨气的一种宣泄。

有人鼓吹,人民生活水平低,老百姓不满,是社会生产力不够发达造成的。要解决这个问题,“发展才是硬硬道理”,只有大力发展资本主义经济,提高生产力发展水平,才能解决贫穷问题。

错!历史发展到21世纪,当今世界的主要矛盾已不是生产力发展的水平问题,而是社会财富分配不公的问题。按理,像法国那样的发达国家,去年人均GDP高达39,869美元,怎么还会存在“穷人阶层”?可惜,“人均”不等于每个人的收入。富裕阶层成员的年收入可以按数十万欧元计,低阶层人们的年收入能有几千欧元也就不错了!

劳动创造世界。是劳动者(包括体力劳动与脑力劳动)创造了社会财富,人民群众辛勤劳动理该享受自己的劳动成果。然而,在生产资料私有制——资本主义实行按资分配的制度下,这些劳动成果全被资本所独占,这才导致社会严重的贫富不均、贫富阶级对立。

除了上述两极分化造成贫富阶级的对立、对抗,资本主义在发展过程中还有一个解不开的“死结”。这就是马克思早就提出、且已为历史所一再证实的问题:只要资本主义制度不变,周期性的经济危机就无法避免。这是资本主义经济发展中自身派生的固有悖论:

一方面,资本主义商品生产的发展,使资本不断增殖,但富的仅仅是少数资本家群体;另一方面,资本主义商品生产越发展,商品越增多,资本群体消费不了;劳动人民——贫困的多数,尽管需要商品,却因缺乏购买力而没能力购买。这就形成了“生产的无限扩大与社会购买力相对缩小”的矛盾,直至造成“生产过剩”危机。于是,商品堆积、供过于售,工厂倒闭、工人失业,经济凋蔽、社会矛盾激化,引发政治危机,直至引发帝国主义战争。每次经济危机,即使有幸没有爆发战争,但也都如同发生了一场战争或瘟疫。

为什么会出现“马克龙改革”?不就是为了在法国挽救垂死的资本主义制度!不正是资本主义总危机深化的表现?

法国的“黄背心”抗议运动,再一次证明资本主义私有剥削制度社会的腐朽性:高度发达的现代资本主义,仍然解决不了下层多数人民大众的炃困问题,更解决不了人类的公平、正义问题。

出路何在?还得求助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

原标题:钱昌明:法国为何会爆发这场“暴乱”?——评“黄背心”抗议运动

责编:谭莹莹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