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党旗永在心中 ——战火中的欧邦道
来源:南海出版公司 2018/12/13 16:44:40 作者:欧 敏
字号:AA+

导读: 通过在琼崖抗日军事政治干部学校的学习,欧邦道的军事、政治理论水平和实战经验得到大幅度提高。在参与战斗的日子中,欧邦道越战越勇。无论何时何地,无论经历何种艰难困苦,党旗永远飘扬在欧邦道的心中。

哀思弥漫在灵堂,中国人民解放军琼崖纵队的老战士、老党员欧邦道静静地躺着。他走得很安详,一面鲜红的党旗覆盖着他的身躯。虽然他没有给亲人留下只言片语,但是临终前他却强调:“我走的时候,为我盖上一面党旗,我永远都是党的战士!”

党的阳光温暖着苦难的孩子

1922 年,欧邦道出生在琼山县一个赤贫的农村家庭。家中没有田地, 父亲靠外出当流动兽医为生,母亲只能依靠在家编织一些简单的竹制品到集市出售来添补家用。

欧邦道出生那年,家里已经有三位兄长。面对家徒四壁的困境,家里已无力支撑呱呱坠地的婴儿,加之母亲身体不好,不能为幼小的欧邦道提供乳汁,欧邦道只能靠时断时续的米汤维持生命。一个月后,家里实在揭不开锅,父亲决定不要这个孩子了。于是,他将幼小的欧邦道用竹篮装好,盖上稻草,挂在屋檐梁下,任他自生自灭。

小欧邦道不时传来的哭声,使母亲和兄长割舍不下,偶尔还有人喂给他一点米汤。这样维持了两三天,小欧邦道还是哭声不断。家人觉得这个孩子会长命,才留下来喂养。但是贫困的生活没有任何改观,欧邦道童年的生活就过着这样饥一顿饱一顿的日子。

7 岁的欧邦道已到了应该读书的年龄。可是,家里穷困潦倒,连基本的生活都难以维持,更不要说供他读书了。此时,欧邦道的母亲已经病逝,他   的父亲也是疾病缠身,再也无力抚养这个最小的儿子。百般无奈之下,欧邦道的父亲决定将他过继给琼山县河朝湾村的一户人家。幼小的欧邦道就被迫离开了他的家乡和亲人,开始了另一段贫困的人生。

过继到另外一个穷困的家庭,并不能改变欧邦道人生的轨迹。欧邦道   还是需要通过幼小的身躯去劳动来添补家用,就这样他成了村子里的小放牛娃。

1930 年,河朝湾村开办了一所小学,村里的小孩可以在那里读书。那时,欧邦道也跟着村里的孩子一起去上学。上学读书之余,还要帮着家里放牛。没过多久,学校的一名教师被琼崖国民党当局查出是共产党的地下   党员。琼崖国民党当局逮捕了这名教师并残忍地将他杀害,同时责令乡村   政府,为了防止共产党的渗入,不得在此地办学。

1932 年,学校复办。欧邦道向养父提出想继续上学,可是养父却无力缴纳学费。欧邦道只能利用放牛的间隙,趴在教室的窗外听老师讲课。长   此以往,他的行为感动了校方,学校愿意降低学费破格让他上学。喜形于色的欧邦道,回家征求了养父的意见,却还是因为学费的问题,上学的愿望不能实现。最后,是学校的负责人欧琼潘支付了这笔学费,让欧邦道得以重新读书。

党是成长的指路明灯

欧琼潘是一名共产党地下党员,而且是党的农村支部负责人。在欧琼潘和党支部的指引下,欧邦道于 1937 年加入革命队伍,一边读书,一边为基层党组织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1937 年 6 月,欧邦道加入中国共产党,完成了从贫苦农民到无产阶级革命战士的蜕变。

1937 年,琼崖革命斗争陷入十分困难的境地,基层党组织较为分散,许多基层组织都隐藏在乡村之中。

当时,当地民众饥寒交迫,许多人被迫背井离乡,投奔南洋寻求活路。有三条路摆在欧邦道面前:一是跟随村里的乡亲去南洋谋生;二是跟着当地的戏班唱戏,以此混口饭吃;三是加入中国共产党,为劳苦大众的解放事业而奋斗。经过权衡,他选择了第三条路,即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无产阶级革命队伍中的一名战士。他在记录这一时期的笔记中写道:“我是一个贫农的儿子,家里没有耕畜农具,做农活没有条件,演戏虽有爱好,但当时也是不入流的角色,只有下定决心,不怕苦,不怕死,参加抗日部队,反抗敌人的压迫、剥削和屠杀。为无产阶级和劳苦大众奋斗,即便是死也是光荣的。”

这一时期的欧邦道主要参加党的农村支部安排的工作,完成宣传革命和组织群众的地下工作任务,同时还为基层党组织传递情报,发送通知等。

1940 年,抗日战争时期,大批热血青年纷纷报名参加抗战。在党的农村基层组织的推送下,欧邦道加入了独立总队。他先后当过战士、班长、小   队长,直至教导员。在党的指引下,欧邦道不断成长,在“二十三年红旗不倒”的琼崖革命实践中,身经百战,负过重伤,却依旧坚定不移地跟着党。

党勇于冲锋陷阵的好战士

1940 年 1 月,中共琼崖特委和独立总队部命令吴克之率领第二大队掩护独立总队领导机关渡过南渡江,西迁美合创建抗日根据地。不料,中共琼崖特委和独立总队领导机关西迁的行动被日军觉察,敌人迅速从琼山、定安出动数百人,分南北两路向我方领导机关渡江的集结地点进行合围,情况十分危急。

当时欧邦道还是一名新兵,他被分配到独立总队第二大队第五中队当战士。这天早上,欧邦道所在的部队接到上级的指令:前往北昌溪地区阻击日军,保证中共琼崖特委和独立总队领导机关顺利穿越封锁线进入美合抗日根据地。

接到命令后,部队于早上 5 点出发赶到指定地点,隐蔽在溪边的丛林中伺机阻击日军向前。欧邦道刚进入阵地时很紧张,这是他第一次参加如   此大的战斗,而且对手是武器精良、训练有素的日军。但是战斗一打响,身旁的老战士和中队领导们身先士卒奋勇杀敌,这鼓舞着欧邦道。他以这些   战场的前辈们为榜样,满怀着对党的忠诚和对日军的一腔仇恨,奋勇杀敌。这场战斗从上午 7 点一直打到下午 7 点,欧邦道所在的部队顺利完成了掩护中共琼崖特委和独立总队领导机关转移的战斗任务。

1941 年 3 月,已经参军一年,在战场中经过千锤百炼的欧邦道亲历了一次全歼敌人有生力量的罗蓬坡战斗。

这次战斗是琼崖国民党当局发动美合事变破坏国共合作抗战以来, 独立总队从美合抗日根据地向琼文抗日根据地进行战略转移后,与国民党反共军队作战取得的一次较大胜利的战斗。这次战斗狠狠地打击了国民党反共军队的嚣张气焰,提高了独立总队的士气,增强了根据地军民团结战斗、克敌制胜的信心,在琼崖抗日战争史上具有重要的意义。

这次战斗之后,独立总队第一支队支队长吴克之特别欣赏勇敢机灵

的欧邦道,便把他调到自己的身边担任警卫员,负责传达命令和完成警卫任务。

1941 年 5 月,中共琼崖特委决定在万宁六连岭革命根据地创办一所与延安的抗大一样的琼崖抗日军事政治干部学校,委任曾参加长征并且曾在抗大学习和工作过的李振亚为校长和政委。李振亚主持制订教学计划,编写教材,主讲军事课并主持军事训练。1941 年 6 月,欧邦道被选拔推荐进入琼崖抗日军事政治干部学校,与一百余名来自不同部队排级以上的干部及从地方乡级以上的干部优选出来的抗日骨干光荣地成为第一批学员,在这所学校里学习和训练。

六连岭抗日根据地的热带雨林郁郁葱葱,琼崖抗日军事政治干部学校就隐蔽在这里。全体学员在李振亚的带领下,动手建起一栋栋茅草房, 安排布置了的教学课室、校舍、操场、办公室、会议室、教工宿舍等。教学方面,学校要求学员要掌握过硬的军事本领和政治素养,学会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具备艰苦奋斗的优良作风,以及学会做群众工作。在教学方法上, 学校采用理论教育工作和琼崖革命斗争实际相结合的方式进行教学。

欧邦道以出色的表现,被分配在军事队学习,并被选为军事队党支部组织委员和学校政工队队长。

一天,在敌伪汉奸的带领下,日军部队一百多人接近六连岭岭脚,企图进攻刚刚建立不久的琼崖抗日军事政治干部学校。由于敌人并未掌握学校的具体地址,李振亚在了解敌情后立即命令欧邦道带领突击队队员, 利用游击战术,以转移敌军视线,进而分散敌军的注意力,保护琼崖抗日军事政治干部学校的安全。

欧邦道带领突击队队员十二人,在六连岭岭脚一带阻击敌人。他们引诱敌人走入岔路,调离敌军部队,从而达到保护琼崖抗日军事政治干部学校的目的。此次战斗,仅击伤个别敌人。突击队队员返回驻地后,原以为会受到学校领导的批评,没想到却受到了学校领导在全校学员大会上的通报表扬。学校领导认为,此次的阻击任务,目的是为了保护学校的安全,

而不是杀伤敌人,能够依靠突击队阻止敌军的进犯,就是一次完全成功的战例。

通过在琼崖抗日军事政治干部学校的学习,欧邦道的军事、政治理论水平和实战经验得到大幅度提高。

1942 年 1 月,琼崖国民党保安第七团团长李春农率领该团第二营、团直特务连、保安第六团第九连和五百多名民夫,经琼山县三江乡向文昌县锦山乡(今文昌市锦山镇)沿海开进,准备接收由国民党当局广东省政府调拨的武器弹药。这一消息被我党地下工作者截获,随即将情报传送到独立总队总部。冯白驹与总部领导分析敌情后,觉得有必要截获这批武器弹   药,于是,向独立总队第一支队和第二支队下达了战斗命令。要求两个支队组织力量,在国民党军队的必经之路琼山县三江乡斗门村一带阻击敌人,缴获这批武器,充实我军武器装备。

战斗开始前,欧邦道受命调往独立总队第一支队第三大队第九中队侦察班任侦察员,负责敌情的侦察任务。这次战斗,由庄田担任总指挥,吴   克之、马白山(第二支队支队长)作为前线指挥员,两个支队在斗门村公路一带进行埋伏。

敌军进入伏击圈后,欧邦道和其他侦察员立即向前线指挥部通报了敌情。在庄田的直接指挥下,我军向敌人发动了猛烈的进攻,取得一次次自卫反击的胜利。

敌军向我军防线发起进攻,企图打开通往锦山乡沿海地区的通道,接运军用物资。他们不惜一切,猛打猛冲,反复进攻。

敌我双方反复较量,我军机枪手直接击毙了现场指挥作战的李春农, 敌军残部落荒而逃。这次伏击战,我军指挥得当,事前做了充分的准备,共歼敌人百余名,缴获了大量的武器弹药。

欧邦道在革命队伍前辈的带领下,在革命的熔炉里茁壮成长。

1942 年 2 月,欧邦道被调任独立总队第一支队第二大队第五中队小队长。1942 年 6 月,国民党保安第七团的一个营和国民党叶丹青部游击大队共一千余人入侵琼山县道崇地区,试图执行“清乡”行动。

道崇地区是我军的主要根据地,琼崖战士们长期在这一带活动,且当地村民的政治觉悟较高,非常支持共产党领导的革命斗争,我们不允许敌军侵害当地村民。

独立总队领导掌握敌情后,立即命令第一支队派出第一、二大队的部分战士分别阻击敌人。第二大队的任务是负责阻击叶丹青部的三百余人,   大队长符大千根据第二大队存在部分为非作战人员的情况布置战斗,欧邦道负责带领他的小队执行警戒任务。由于敌人的武装力量较强,战场正处于胶着状态,我军利用有利地形,伺机向叶丹青部发动进攻。

但是,此刻的国民党保安第七团摆脱了第一大队的阻击,迅速向叶丹青部集结,包围了第二大队。

在这危难时刻,欧邦道主动请缨,向符大千提出由自己带领驳壳枪班战士冲锋陷阵,直接进入战斗前沿,符大千立刻同意。接受命令后,欧邦道带领驳壳枪班战士迅速在山坡上占据有利地形,准备与敌人决一死战。由于敌军增援部队蜂拥而入,敌我力量对比悬殊,我军进攻态势受到扼制, 形成了腹背受敌的局面。在战斗伤亡不断扩大的情况下,上级命令部队全线撤退,由欧邦道带领的驳壳枪班负责掩护。

最后驳壳枪班战士以牺牲三人、轻伤一人、重伤一人的代价撤出战斗。欧邦道在撤出战斗途中被敌方机关枪射中,身负重伤,倒在血泊中。也   不知过了多久,欧邦道在我军打扫战场时才被部队指战员、第二大队某班的班长救回。

战后总结中,英勇作战的欧邦道受到了上级领导的表彰,几天后,即被任命为第一小队队长,配发轻机枪一挺。当时,由于我军部队装备匮乏,   每个大队仅配备轻机枪一至两挺,能够得到上级领导奖励轻机枪,已是莫大的荣誉。

身负重伤、躺在病床上的欧邦道不能和战友们一起杀敌立功。整个辗   转治疗的过程中,由于伤情严重(开始时是腿部中弹,后来又被敌人机关

枪的扫射,脸部留下一道长长的伤疤),部队缺医少药,治疗先后持续了大概一年的时间。

1943 年 4 月,欧邦道归心似箭,在还没有彻底养好伤的情况下要求回部队。于是,欧邦道被上级分配到第四支队军干训练班担任区队长,一边学习一边养伤,直到可以重返战斗前沿。

1944 年到 1945 年间,欧邦道全身心投入前线战斗,多次在前线冲锋陷阵。

儋县寨村战斗、儋县三都战斗、乐东县乐城战斗、白沙县罗任战斗等令人难忘的战斗,欧邦道都用笔记本工工整整地记录下来,那本笔记本也成为了一本珍贵的战斗日记本。

翻开关于儋县寨村战斗的日记,欧邦道是这样记录的:

1944 年,琼崖特委领导的地方红色政权,已经在部分农村地区生根开花,站稳了脚跟。但是面对国民党顽固势力和日伪军的斗争,一刻也没有停止。在原来的儋州四区①地区,我党基层政府的运作经常受到反动政府的袭扰。为了稳定局面,琼崖独立总队命令:第四支队组织精锐力量,围攻  寨村敌军据点,拔除敌人的炮楼,巩固这一地区的地方政权。

那个时候,驻扎在寨村的日伪军经常有三五百人,经常ft动到周边地区袭扰我抗日游击根据地,破坏我基层组织的正常运作。这股敌人,凭借村里的几座炮楼,和村边密布的壕沟,自以为得意,并不把我军的战斗力放在眼里。摧毁这个据点,成为我军的重要任务。这次战斗,是我军组织的  主动ft击和攻坚战。当时的四支队领导有马白山、陈青山。

在了解了相关的敌情后,支队领导发布了战斗命令,不失时机摧毁该村据点。

傍晚时分我军调动了近千人的战斗部队,包围了该村庄,并且在该村

①据《儋县县志》有关疆域区划的记载,应为原儋县第四区。

外围布置了警戒力量,切断敌军外来的增援部队。战斗打响后,我军同时向几个炮楼发动进攻。因为敌人的武器装备较好,我军的第一轮进攻没有见效。没过多久, 我军又组织了第二轮进攻, 但是敌人还是凭借炮楼和壕沟的掩护,把我军的进攻挡在外面。只是他们已经不敢随意露面,龟缩在炮楼内。

支队领导得知情况后,经过商议,认为不能给敌人有喘息之机,为防止敌人增援部队的驰援,必须不惜一切迅速拔除炮楼,摧毁敌据点。在简短的战斗动员后,我军部队又发起了更加猛烈的进攻,这一次,我军部队直接靠近了炮楼,打得敌人没有还手之力。最后,敌军只好缴械投降。

通过这次战斗,拔除了敌人的重要据点,给附近一带的农村带来了安宁,也为我党地方政权的巩固提供了重要保障。

在参与战斗的日子中,欧邦道越战越勇。他时刻牢记自己是忠诚的共   产主义战士,没有党就没有自己的一切。无论是在抗日战争还是在解放战   争中,他都严格地以党员应该冲锋在前的标准来要求自己。

无论何时何地,无论经历何种艰难困苦,党旗永远飘扬在欧邦道的心中。

责编:陈倩柔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