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东新公路歼灭战
来源:南海出版公司 2018/12/17 15:12:49 作者:潘泳海 陈 堃
字号:AA+

导读: 敌军主力部队在我军主力的猛烈打击下,难以招架。下午 2 时许,总队长潘江汉冒着炮火,挺立在公路的前沿,发出总攻击命令。东新公路一仗是琼崖纵队建立以来罕见的大仗、恶仗,此战创造了琼 崖纵队一个总队兵力打垮国民党军一个师的先例。

1949 年 12 月 29 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琼崖纵队第五总队第四、五、六

团的指战员们在东(方)新(州)公路战斗,历经 8 个多小时的浴血奋战,一举歼灭了国民党第一五六师一部,重伤第一五六师师长张志岳,击毙、击伤敌军官兵两百七十多名,俘八十多名。此战,创造了琼崖纵队战斗史上以少胜多、以弱胜强、出奇制胜的成功战例。中共中央华南分局与叶剑英同志获悉东新公路战斗大捷后,发贺电给琼崖纵队司令部予以嘉奖。

中国人民解放军琼崖纵队第五总队沿革

图片22

琼崖纵队副司令员

李振亚将军(图片来源:李桂荣提供)

1947 年 10 月 21 日,根据中央军委命令,广东省琼崖游击队独立纵队列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制, 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琼崖纵队,冯白驹任司令员兼政治委员,李振亚、吴克之任副司令员,马白山任参谋长,符振中任副参谋长,李明(林李明)任政治部主任,陈青山任副主任。琼崖纵队下辖第一、三、五总队共三个总队,八个支队和一个警卫营。1949 年1 月,琼崖纵队进行整编,总队下辖的支队、大队、中队分别改为团、营、连建制。第一总队辖第七、八、九琼崖纵队副司令员团,第三总队辖第一、二、三团,第五总队辖第四、五、六团,松江支队改为独立团,琼崖纵队直属一个警卫营、一个炮兵连和一个工兵连。

第五总队别称南海部,第五总队总队长为陈武英,后为潘江汉;政治委员为吴文龙,后依次为肖焕辉、符哥洛、赵光炬;副总队长为郑章,后依次为潘江汉、符中权;副政治委员为江田,后为林豪。

第五总队著名战例———东新公路歼灭战

图片23

潘江汉(摄于 1972 年)

1949 年上半年,琼崖纵队“春季攻势”的胜利,给国民党琼崖各部以沉重打击。是年夏秋之际,中国人民解放军在全国各地消灭了国民党军队的主力。入秋之后,国民党残军约十万余人从鲁、粤、桂等地败退到海南岛,使海南岛的敌我形势发生了急剧的变化。此时,琼崖纵队和地方武装仅有两万多人,敌我力量悬殊。

国民党驻琼崖总指挥薛岳企图依托孤岛天险,潘江汉(摄于 1972 年)苦心经营海、陆、空立体防线———“伯陵防线”, 准备长期盘踞海南岛,负隅顽抗,妄图阻止中国人民解放军野战军渡海南征,借以苟延残喘,以挽救其垂危的命运。薛岳部署五个师的兵力,从东、西、南三路“,围剿”琼崖纵队,企图在最短的时间内,一举消灭琼崖纵队。

琼崖区党委和琼崖纵队司令部对形势及敌我双方力量的对比作了全面的分析,指出琼崖纵队当前既要粉碎敌人的“围剿”,又要准备迎接南下解放大军渡海作战。琼崖纵队司令部遵照指示,命令第一、三、五总队分别进入琼东、琼西、琼南等地开展战斗竞赛,积极寻找战机,主动打击敌人, 以战斗的胜利保卫解放区,为解放大军南下渡海作战,解放海南岛创造有利条件。至此,解放海南岛的战争进入了极其紧张的阶段。

1949 年 12 月上旬,琼崖纵队第五总队第五团奉命在昌感地区寻机打击敌人。第五总队政治部主任陈岩与第五团团长刘英豪、政委符力坚、副团长李永孝分别带领一个营在海尾,两个营在北黎东号公路一带活动,并在那等、新街、新宁坡和二甲公路等地多次重创敌人,活捉了国民党昌江县县长关昌荣、县自卫队队长符老兴(后中途逃脱)。其间,国民党第一五六师四六六团二营营长符鸿吾在那场战斗中,拿出琼崖纵队司令员冯白驹致国民党官兵书,向琼崖纵队投诚,并动员该营驻新宁坡据点的机枪连连长严日明弃暗投明。

由于琼崖纵队第五总队第五团挺出外线,频频主动出击,大量杀伤国民党的有生力量,并缴获了一批武器,而国民党第一五六师屡屡损兵折将,因此其师长张志岳暴跳如雷,企图集中兵力与琼崖纵队第五总队第五团决一死战。

12 月中旬,第五团正在感恩县的居便村、二甲村一带活动,被敌一五六师侦察兵发觉并立即报告到师部。张志岳得到情报,亲自率领一支轻装   的精锐部队,兵分几路向五团驻地“围剿”,企图以优势兵力把第五团“吃掉”。但第五团已提前获得敌军出动的情报,急速转移。

张志岳扑了个空。盛怒之下,他下令放火烧掉第五团扎营的山寨,然后指挥所部长途奔袭,窜到乐东县城进行烧杀抢掠,企图骚扰驻扎乐东县番阳地区的琼崖区党委和琼崖纵队司令部领导机关。琼崖纵队司令部获悉敌军深入根据地的情报后,立即派警卫连连长陈家忠连夜赶到保亭县城,向第五总队部传达作战命令。

第五总队总队长潘江汉、副总队长符中权、副政委林豪接到命令后, 立即率领第三团一个营、第六团三个营从保亭县城翻山越岭,披星戴月, 疾行奔赴乐东县城布防。一股敌军深入我军腹地后,发现我军布防严密, 加上地形复杂、山路崎岖,不敢与琼崖纵队主力作战,只是纵火烧掉了抱由圩的一些茅房。骚扰一阵之后,敌军悻悻回军北黎镇(今属东方市)。当时敌军十分焦躁,五团判断这正是诱歼敌人的好时机。随第五团在北黎活动的第五总队政治部主任陈岩向总队长潘江汉报告了敌一五六师的动向,建议将总队主力秘密运动到东方圩至新街公路中段的新宁坡一带,与五团会合,接着诱敌出动,聚而歼之。总队长潘江汉认为这一战胜利的可能性很大,他在军事会议上谈了自己的想法:“看来,这是一个难得的战机。1950 年元旦快到了,张志岳一旦得到我五团在公路沿线出没的情报,为了保障其节日给养不被我五团截获,同时也趁此机会向五团这个冤家狠狠地咬一口,他将出动主力,向我五团奔袭。敌人一旦出动,我们就集中力量消灭它。”第五总队指挥部经过反复讨论,一致认为给张志岳歼灭性打击的时机已经成熟,制定了“诱敌出动,聚而歼之”的战略战术,准备在东新公路的居便村、二甲村一带摆开阵势,以伏击战与运动战相结合, 狠狠打击敌第一五六师。

东方圩到新街公路全长二十余公里,东西走向。公路中段一带地势起伏,山冈连绵,树林茂密,两侧长满了高过人头的灌木和茅草。这里靠近根   据地,部队的运动、埋伏和给养运输都比较方便。总队长潘江汉、副政委林   豪、副总队长符中权,以及琼崖纵队督导团长符路分别率领第五总队主力第六团三个营和第四团一个营,于 1949 年于 12 月 28 日夜晚,分别从乐东、崖县、保亭根据地出发,连夜疾行,赶在天亮前秘密运动到公路沿线的长田、居便、二甲一带村庄的山野。

山区的冬夜,寒风凛冽。第五总队全体指战员身穿单衣短裤,赤足行进在崎岖的山间道路上。他们杀敌心切,完全忘却了翻山越岭、长途跋涉的疲劳,个个斗志昂扬,精神抖擞。他们到达集结地后,刚放下行装,就立即擦枪填弹,准备战斗。团、营以上干部则不顾长途行军的疲劳,在总队长潘江汉的带领下,连夜摸黑奔赴前沿阵地,探察地形,研究战斗部署。

这天夜晚,第五团也从昌感开拔,前来与总队主力会合。他们沿途袭扰敌军小据点,故意暴露去向,以诱敌出动。第五总队三个团出动的兵力共有二十三个连。为了保障部队有足够的给养,总队部派出后勤人员配合   地方党政,筹足了可供三千多名指战员三天的粮食。

各团、营到达预定阵地后,立即投入紧张的战前准备工作。副总队长符中权带领一批营、连干部,爬山越岭,勘测地形,把公路沿线的地形绘制成一张张草图。总队指挥部把各团的侦察员组成小分队,听候总队部的指   挥,随时出动侦察敌情。总队直属通信连则迅速将总队指挥所与各团的电   话线架好。后勤、卫生部门也忙得不可开交。

当晚,昌感地方党组织派人送来紧急情报:“敌一五六师正在从北黎向新宁坡据点增兵,有袭击我五团的意图。”第五总队指挥部根据情报判断:张志岳仍以为在居便、二甲一带活动的只有第五团,还没有发现第五总队的主力部队已经在公路沿线集结。看来,张志岳是想以优势兵力与我   第五团决战,一举将第五团消灭。

这将是一场恶仗。为了便于指挥战斗,第五总队指挥部设在公路中段北面的居便岭脚,其后面是总队直属工兵连、机炮连、警卫连,由总队指挥所直接掌握。第六团三个营由第六团团长李贤祥、政委林鸿盛、副团长符气元率领,作为突击队,在居便岭以西和以北的山野隐蔽待命。总队政治部主任陈岩和第五团团长刘英豪、政委符力坚率领七个连,在居便岭以东的山岭及其西南侧海拔约为 142.3 米、158.4 米的两座高地,诱敌主力深入,创造战机。第四团副团长林侠君率领第四团一营,踞守居便岭西侧两公里处的保甫坡海拔为 96.8 米的高地,任务是让敌人顺利地进入我第六团阵地,待战斗打响后,断其后路,不让敌军逃退。整个战斗的部署形同一个口袋,让敌人从“袋口”———第四团一营阵地进入“袋里”后,由第六团、第五团将之包围分割,继而全部消灭之。

战斗部署完毕。第五总队三个团七个营的兵力在朦胧的夜幕中,悄悄   地进入阵地。全体指战员隐蔽在丛林中,严阵以待,准备迎击来犯之敌。为及时掌握敌情,总队长潘江汉连续派出侦察小分队和各级指挥员到居便公路观察动静,落实战前的准备工作。

寒风凛凛,夜雾茫茫。前沿阵地沉浸在等待黎明的宁静中,除了偶尔响起冬虫的叫声。

冬季的山野,寒风像一把锋利的剑在夜空里飞舞,吹打着树叶,发出尖厉的呼啸声。战士们衣着单薄,寒风像利剑似的透过战士们衣服的袖口   和领口,直往体内钻。战士们冷得直打寒战,但他们都坚守在各自的战位上,静静地等待作战命令。一场规模空前的歼敌大战即将到来。

1949 年 12 月 29 日拂晓,微风吹拂,透过清晨的雾霭,潘江汉看到一串串影子出现在公路上。张志岳果然亲自出动了,他把集结在新宁坡据点的兵力分为三路全部出动,并亲自率领第一五六师精锐部队第四六八团全部和师警卫营共十多个连的兵力,沿着东新公路两侧前进;一路敌军则从公路南侧的新宁坡据点出动,与其主力汇合。由于张志岳判断我军只有   第五团一个团,他把第四六六、四六七两个团(各缺一个营),分左右两路包抄迂回,企图张开一张大网,把我第五团死死网住。张志岳在主力部队全线出动之前,先派出一个由加强连组成的先头部队,由四六八团第二营一个副营长带领,向东搜索前进。这个加强连凭着全副美式装备,耀武扬威,沿着公路长驱直入。

潘江汉和第五总队指挥部看穿了张志岳的花招,张志岳妄图以这个先头连为钓饵,诱我五团出击,然后以优势兵力将之歼灭。

当敌军先头连行进到居便岭南面的公路时,埋伏在此路段的第六团仍继续掩蔽,不动声色,让其深入第五团阵地。狂妄的敌军丝毫没有察觉到有伏兵,继续大摇大摆地前进。隐蔽在公路旁边一个高地上的第五团三   营的战士们,把枪口瞄准正在进入埋伏圈的敌人。敌人越来越近了,美式头盔明晃晃地折射着阳光,一百米,五十米,三十米……“打!”第五团团长刘英豪猛然下令。顿时,第三营十多挺轻、重机关枪同时开火,红色的火焰   一齐向敌群猛烈喷射,手榴弹如同骤然而至的暴雨,从高地上的岩石、树丛中泼出,落在敌群中开花。敌军士兵遭到突然袭击,顿时乱成一窝蜂,争相夺路逃命。正在此时,第五团第一、第二营的突击队从第三营的侧翼冲上公路,与敌军短兵相接,打得敌人措手不及。经过半个多小时的激战,敌先头部队副营长以下一百多人被歼,只有尖兵班的十来个士兵侥幸逃命。第五团缴获轻机枪三挺、步枪六十七支。

第一回合的较量,敌军一败涂地。第五团迅速打扫战场,然后奉命向第六团阵地集结待命。

敌先头部队已被我第五团一口“吃掉”,可张志岳却还蒙在鼓里,听到前面枪声大作,还以为是他放出的钓饵把“大鱼”引诱出来了。他踌躇满志   地按原定计划行动,率领第四六八团和师警卫营继续前进。

敌警卫营在公路两旁的山野搜索前进,突然在公路北面的保甫坡发现了我四团一营的设伏阵地,敌军立即向保甫坡猛烈开火。

敌警卫营来势凶猛,四团副团长林侠君命令一营指战员奋勇还击。尾随敌警卫营后面的敌四六八团一部听到枪声,迅速向保甫坡推进,以更加凶猛的炮火向一营阵地轰击。仗越打越激烈,林侠君发现同自己交手的是   敌军主力部队,敌军人多势众,装备精良,若继续对峙下去,一营将会吃大亏。他当即与随同一营行动的五团副团长李永孝商量对策,决定由自己指   挥一营继续战斗,坚守阵地,由李永孝跑步到总队指挥所报告敌情,请求增援。

李永孝刚离去,敌四六八团一部就紧随其警卫营一齐扑向我四团一营的阵地,敌军士兵蜂拥而上。在强敌面前,四团一营指战员不甘示弱,集中了所有的火力,顽强地与敌拼杀。只听见手榴弹的爆炸声和猛烈的枪声   响个不停,敌我双方的喊杀声震动山谷,烟雾和尘土笼罩着山冈,飞沙碎石中夹着弹片,像雨点般落下。英勇无畏的第一营战士们,子弹打完了用刺刀拼杀,手榴弹打完了用石头砸。猛烈的反击使敌军遭到了惨重的伤亡,但一营也有七十多名战士伤亡。副团长林侠君和副营长李义林、二连连长陈德新先后负伤,一连连长蒋全国阵亡。因敌众我寡,敌军一部突破了一连阵地,接着向东冲击。一营难以阻挡敌军的突进,保甫坡阵地十分危急。

第五总队总队长潘江汉在居便岭脚阵地听到保甫坡方向传来密集的枪炮声,知道敌人已经与四团一营交火了。他拿起电话想询问四团的情况,不料四团指挥所的电话线已被炮火毁坏,与总队指挥部中断了联系。潘江汉正要派传令兵赶到四团一营的阵地时,李永孝突然出现在他的跟前,气喘喘地报告说:“四团一营与敌人打得相当激烈,我离开时,一营已经打退了敌人两次冲锋,但敌人仍一个劲地冲上来,其后续部队可能很快就会扑到四团一营阵地,四团的处境十分困难。”

听了李永孝的报告,潘江汉意识到战斗形势没有按照指挥部战前的设想发展,我军原设定的方案是让敌人长驱直入,当进到居便岭以东的公路时,由第五团配合第六团收拢“口袋”,然后将猎物吃掉。如今,战斗已在“袋口”中打响了,但进入“口袋”的敌军攻势凶猛,我军必须立即调整战斗部署,把“口袋”张在居便岭以西,让第五、六团向这一带运动,迎击敌人。于是,潘江汉命令第六团政委林鸿盛、副团长符元气率领六团一营正面坚守,派出两个连从右翼跑步向保甫坡第四团一营的阵地增援,必须把敌警卫营的攻势压下去。潘江汉部署完毕,立即与政治部主任陈岩带领总队机炮连、警卫连,冒着满山遍野呼啸不停的敌军的炮火,沿着公路跑步急行一公里,抢占了居便岭以西海拔为 100 米和 104.8 米的两座小高地,与已经占领保甫坡的第六团两个连援军形成三角形,钳制公路,阻止敌先头部队向东突进,并将其建制打散。

增援部队赶到后,四团一营阵地的危局很快就解除了。指战员们重整   旗鼓,扼守保甫坡阵地,准备阻击可能出现的敌后续部队。

张志岳的野心是一口“吃掉”第五团,对于他的部队向东突进受挫,似乎并不在意。他命令已挺进保甫坡的部队,在向我军还击的同时,继续向东推进。这股敌人冒着我军第六团一营二连和三连居高临下的猛烈火网,   推进到居便岭西南边的公路,敌四六八团和师指挥部随后也紧跟其警卫营进入了第五总队第六团主力控制的阵地。

敌军以为在这里找到了他们的死对头第五团主力。于是,便急忙构筑   工事,摆开阵势,分批分路向我第六团阵地冲击。敌军主力黑压压地布满了公路、山冈,来势十分凶猛。在居便岭一带隐蔽待命的第六团主力,承担了迎击敌军主力的重任。六团机枪连连长王凤耀是一位少数民族,对国民   党军仇恨极深,打起仗来英勇顽强,他带领全连战士,一次又一次地粉碎了敌人的进攻。

第五总队各团阵地都暂时遏制住了敌军的猛烈攻击。可是,敌军还有没有后续部队?还有没有从南、北两面山地向我阵地迂回的兵力?总队指挥部一时无法获得准确的情报。面对变幻莫测的战场,总队长潘江汉心里盘算着:这里地形对我军有利,而且我们一出师,就“吃掉”了敌先头部队, 挫伤了敌警卫营,全军士气高涨,斗志正旺。如果敌军的力量大大超过我们,战斗的发展对我军不利时,我军可以撤出战斗,向根据地收拢。敌军第一五六师装备精良、弹药充足,我们如果把主要兵力投入正面迎击,虽然可以阻击敌军的推进,但我军消耗大,得不偿失。敌军的弱点是不熟悉地形,且重武器多,不便于山地运动,我军应利用敌军这些弱点,分兵迂回包抄,从其侧面、背面发起攻击。

这时,总队指挥所其他指挥员也急速赶到总队机炮连布防的海拔为100 米的高地,与潘江汉会合。潘江汉将他的想法与大家商议后,立即派出几名传令兵跑步到各团阵地传达总队指挥所的命令,还命令六团团长李贤祥以“分兵迂回包抄,从敌侧面、背后发起攻击”的战术,以两个营的兵力出击。李贤祥和政委林鸿盛当即带领六团第二、三两个营(缺一个连), 在灌木林的掩护下,从居便岭左翼掩蔽前进,突过公路,在公路以南展开, 从敌人背后发起攻击。六团副团长符气元则指挥一营三个连(包括增援第四团一营阵地的两个连),在公路北边正面阻击敌人。命令四团副团长林侠君就地整顿四团一营,继续扼守原来的阵地,以堵截敌人的退路。命令五团副团长李永孝率部在歼灭敌先头部队后,以一个连警戒公路以东的东方圩方向,监视敌人的迂回部队。其余兵力就地待命。

战斗再次打响。第五总队指挥所、纵队督导团和各团指挥员分头到前   线,加强一线指挥。五团团长刘英豪与一营教导员英若率领两个营配合第   六团主力从公路南面包抄敌人;五团政委符力坚和二营营长冯祝桐率领二营与总队指挥所保持联络,准备随时投入战斗;各团、营向指定的路线边阻击,边运动。

至午时,第五总队基本完成了包围态势,将敌军主力紧紧钳制在“口袋”中,形成了对敌军三面包围之势,把敌军主力逼迫在公路上。

敌军主力运动到了居便岭南的公路沿线后,以两门九二步兵炮向我第六团一营踞守的海拔为 104.8 米的高地轰击。敌步兵在猛烈炮火掩护下占领了高地西端的一个小山头,接着向高地两侧扩展,企图控制这一带阵地,等待他们的迂回部队赶到合围我军。

之前被派到第四团一营保甫坡阵地增援的第六团一营二连和三连, 此时从保甫坡掉过头来与敌军抢夺高地西边的小山头,但被敌军的炮火压在山头下面。六团一营营长冯君忠、副营长黄有兴不幸先后中弹牺牲, 六团阵地情况危急。六团副团长符气元、一营教导员符廷揆紧急组织一营指战员,与敌军展开激烈的高地争夺战。六团一营二连旋即占领了高地东端的一个山头,接连以火力向西山头的敌军阵地射击。在二连的炮火掩护下,一营教导员符廷揆指挥一连、三连指战员轮番向西山头冲锋。但敌军居高临下,依托岩石和树木隐蔽,拼命阻挡我军的冲锋。符廷揆急中生智,   集中六七十颗手榴弹,召集二十多名投弹能手组成突击队。他大喊一声:“跟我冲!”接着率先冲出阵地,带领二十多名战士向高地冲锋。他们一边冲,一边投弹。战士们在滚滚浓烟的掩护下,一鼓作气向高地猛冲过去,把   敌人杀得死伤过半,无法招架。经过半个多小时的激战,敌军终于抵挡不住,从高地往下溃退到公路上。

这时,第五总队警卫连也从居便岭越过公路向南迂回,插入敌人右侧。途中与敌一部遭遇于山地,双方短兵相接,警卫连连长率众与敌人白刃格斗,混战一个多小时,把敌一部阻挡在公路上,配合六团一营从正面阻挡了敌人的进击。我军守住了高地,使敌军在公路沿线的运动全部受到   我军的火力控制。

战斗进入高潮后,敌军师长张志岳仍没有觉察到我军投入战场是两个多团的兵力,依然判断我军只有第五团一个团,从而把兵力铺开,企图配合向东新公路南北两面山野迂回的第四六六、第四六七团各一部,包抄我军,以实现一口“吃掉”我第五团的美梦。当战斗持续到下午 1 时许时, 李贤祥、林鸿盛带领第六团的第二和第三营,已完成了向敌背后的迂回。之后,他们组织突击队,从公路以南分别向敌阵地袭击。狂妄十足的敌人,   只顾冲击公路北边山地的我军六团一营阵地,忽略对路南的警戒。六团突击队猛烈发起冲击,把敌人打得蒙头转向,不知所措。六团一支突击队正巧冲到敌师指挥机关的炮兵阵地上,敌师长张志岳当场中弹负伤。六团派出的一支小分队冲到保甫坡东面,插入敌群,将敌人分割成几段;第五团二营趁机从公路东段的俄糟岭出击,吃掉了溃散的小股敌军。

敌军处境越来越不妙,被迫改攻为守。溃退的敌军向师长张志岳报告,琼崖纵队阵地上有许多戴钢盔的士兵。他不由得大吃一惊,过去他率部与我五团交手时,从未看到这支部队的士兵头戴钢盔。因此他判断我军兵力不止一个团,不由得陷入惶恐。虽然大半天的战斗已经吃了大亏,张志岳也中弹负伤,但他不甘心失败,命令部队拼命顶住第五总队的攻势,但为时已晚。

第五总队把敌军分割后,不时以小分队插入敌阵,杀伤敌人或将之赶出阵地。激战中,第五总队的战士们个个都表现得英勇顽强。刺刀捅弯了,   就用枪托砸;枪托砸断了,就和敌人抱在一起扭打。公路上、山冈下,尸体狼藉,血肉横飞。

出动包抄我军的敌第四六六、四六七团的部分兵力。由于远离他们的   团指挥部,又受到层叠峻峭的山冈阻隔,一时无法向其主力部队靠拢。敌军主力部队在我军主力的猛烈打击下,难以招架。兵败如山倒,敌师指挥部已经控制不了自己的部队,敌军各部开始全线溃退。

下午 2 时许,总队长潘江汉冒着炮火,挺立在公路的前沿,发出总攻击命令。霎时间,我军指挥部的炮兵连和轻重机枪从制高点向敌群猛烈轰击和扫射。紧接着,一场更为激烈的追击战开始了。我军在东新公路新宁坡一带六七公里的公路沿线上全面出击,展开一场激烈的运动战。各团有的以营为单位,有的以连、排为单位,纷纷突入敌人阵地,包抄、袭击分散之敌。敌人拼死挣扎,顽固反击,有的还企图反包抄我军小分队。敌人包抄我们,我们又展开反包抄,双方短兵相接,彼此格斗、拼搏。一时间,居便岭下公路沿线枪声密集得如同倾盆大雨中的雷电。炮声、手榴弹声震撼着整个山谷,硝烟翻腾,尘土弥漫,树叶、树枝到处纷飞。敌人被打得七零八落,   敌阵中鬼哭狼嚎,敌军士兵互相践踏着,争相向公路西南方向溃退,只要能摆脱我军的追击,不管前方有没有道路,拼命逃窜,见到灌木、茅草,或是荆棘、竹丛,都一股脑儿地钻了进去。有的上衣被荆棘挂住了,有的双脚陷进了水坑里,慌忙脱去衣服和鞋子,狼狈地光着膀子,打着赤脚狂奔。

第五总队指战员发扬不怕疲劳、连续作战的精神,乘胜追击,在追击途中不断地歼灭敌人,使战果不断地扩大。

六团一营夺回海拔为 104.8 米的高地后,又打退了敌军四五次的冲锋。尽管伤亡人数已达到四十多名,但一营战士们依然严阵以待,誓与阵地共存亡。他们还不时派出小部队,从侧翼向敌人袭击,杀伤敌人有生力量。守在前沿的战士看到敌军开始向公路以南的山地退却时,一营教导员符廷揆把坚守西山头的一连和三连指战员集中起来,大声地说:“同志们!敌人开始溃退了,这是大家杀敌立功的好机会。我命令,能走动的跟我冲下山去,追击逃敌,不能走动的,继续坚守阵地。”话刚落音,只见三连副连长郑在雄、排长蒋亚楼等人,几乎是同时举手响应。符廷揆点了点人数,共十八人。他扬起手枪,一声“出发”,十九位勇士如离弦利箭,向山下的敌群冲去。排长蒋亚楼在冲锋路上,不停地架起轻机枪,向逃敌扫射。敌人虽是美式装备,弹药充足,原本可以发挥强大的火力,但这时已溃不成军,兵败如山倒,无心还击,只顾夺路逃命。六团一营十九位勇士一口气跑了六公里路,把敌军一个连追赶得四散溃逃,一直追到新宁坡据点。途中,毙伤敌兵十多名,生俘二十名,缴获九二式步兵山炮、六○炮各一门,自动步枪一支,以及弹药一批。战斗结束后,六团一营十九位勇士全部荣立战功,教导员符廷揆荣立特等功。

敌军第一五六师向我军阵地两侧迂回的两个团各一部分兵力,由于迂回路线太长,绕了一个大弯,加之国民党军士兵不惯于爬山穿林,直到下午 4 时许,这两路敌军才迂回到达预定位置。这时,战斗已接近尾声,这两路敌军与我军小部队发生一阵枪战后,即被我军甩掉。第五总队各团主   力全部安全撤出战场,凯旋回归。

经过八个小时的鏖战,全套美式装备的国民党第一五六师被琼崖纵队第五总队予以歼灭性的打击。敌师指挥部被击散,师长张志岳受伤,在溃散时丢下手枪、手表,换上士兵服,装死躺在死尸堆中,瞒过我军追击队伍,才侥免于被擒。其师警卫营死伤过半,主力部队被打垮。我军共击毙、   击伤包括师长张志岳、第四六七团副团长和一名警卫营长在内的敌军官兵两百七十多名,俘敌兵八十多名;缴获九二式步兵山炮两门,迫击炮一门,六○炮四门,轻重机枪九挺,自动步枪十多支,收发报机一部,长、短枪五十多支和弹药一批。

东新公路一仗是琼崖纵队建立以来罕见的大仗、恶仗,此战创造了琼崖纵队一个总队兵力打垮国民党军一个师的先例。我军的对手虽然是一支武器精良、兵员充足的正规军部队,并由师长亲自督战,其战斗力是不可忽视的。但是,琼崖国民党势力正处在崩溃的前夕,敌军是困守孤岛的败兵之师,军心动摇,士气低落。而琼崖纵队是经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考验的革命武装,特别是经过 1948 年至 1949 年间的秋、春、夏三季军事攻势的锻炼后,已经成为一支能够打大仗、打恶仗,能整团、整营地歼灭敌人的劲旅。我军灵活运用毛泽东军事战术思想,在作战战术的具体部署上, 做到将计就计,诱敌深入,创造战机。当战场情况发生变化后,能当机立断,采取应变措施,依靠有利地形,运用伏击战与运动战相结合的战术,掌握了战场的主动权。这些都有效地弥补了我军在武器装备上的不足,使我军的优势得到了充分的发挥。依靠地方党政的配合,在战前及时提供敌军情报和保障部队的给养,也为战斗的胜利创造了良好条件。

东新公路战斗中,第五总队官兵同仇敌忾,浴血奋战,勇猛拼杀,冲锋陷阵,涌现出许多可歌可泣的英雄。战斗打响后,四团一营一连连长蒋全国,身先士卒,在前沿指挥全连反击敌警卫营的进攻,不料脸部被敌人的炮弹炸伤,血肉模糊,昏迷过去。醒来时,仍不让战士们抬离阵地,一定要与大家坚守到底。他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吃力地对林侠君副团长说“:我不行了……请告诉同志们,要战斗到最后一个人。”接着,从口袋里掏出沾满   鲜血的琼崖临时人民政府发行的两角钱纸币,交了最后一次党费,便安详地合上眼睛。六团一营长冯君忠、副营长黄有兴两位指挥员,英勇顽强,身   先士卒,冲锋陷阵,不幸壮烈牺牲。一营教导员林侠君的警卫员王亚江忠实勇敢,壮烈牺牲。四团女护士林鸿英以大无畏精神和敌人肉搏……还有   许多至今已记不起名字的英烈们,用自己的生命为琼崖人民的解放事业谱写了壮丽的诗篇。

东新歼灭战结束后,第五总队即收到琼崖纵队司令部转来中共中央华南分局和叶剑英同志的嘉奖电,电报全文如下:

冯白驹并转琼纵全体指战员同志:

庆祝你们在琼岛南部的作战中取得了打垮陈济棠残余匪军一个师的伟大胜利。你们的胜利,将配合大军渡海作战,加速实现最后解放琼崖的任务。希望你们继续努力,展开攻势,给残匪以任何顽抗的企图予以最后打击。

责编:宋雪姣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