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见证云龙改编
来源:南海出版公司 2018/12/17 16:02:42 作者:吴俐玫
字号:AA+

导读: 春节回家,颜雅见到了久别重逢的母亲和哥哥、妹妹。年轻的颜雅像所有爱国、 爱乡的民众那样,擦亮了双眼,崇敬独立队的威名。

姐妹俩姓颜,姐姐叫颜雅,妹妹叫颜霞,而她们 残疾的哥哥却姓王。母亲的第一任丈夫在生下哥哥后 抱病身亡,上无片瓦遮身、下无立锥之地的母亲只好 带着哥哥嫁入了琼山县大林村一户颜姓的穷苦人家, 苦难中又生下了姐妹俩。父亲为了寻找活路,带一家 人定居红树林附近的演丰,不久后也撒手人寰。哥哥 用修理杂物的微薄收入支撑着整个家,姐妹俩在社会 底层被欺压的贫寒中渐渐长大。

十六岁的姐姐颜雅,个子挺高,但骨瘦如柴。十五岁的妹妹颜霞长得小巧玲珑,精灵可爱。姐妹只有一条长裤和一条短裤,两个人只能隔两天轮流换着 穿,夏天还好过,只是冬天的时候,穿短裤的那个 就被冻得直发抖。如果光待在家里还可以烤火取暖,问题是不出去打短工,她们就没饭吃。

1936 年底的一天,母亲的一个远房亲戚到家里来, 与母亲嘀咕了一阵儿,要将姐姐颜雅送到离家二十多里地的云龙,去给一家地主放牛,当长工。临行前,妹妹依依不舍地抱着姐姐哭。姐姐穿着短裤,搂着泣不成声的妹妹,说不出话来。最后,姐姐还是光着脚,跟着亲戚走去云龙,她只拿走家里唯一的一顶破草帽。

颜雅到了地主家,地主一看,这个穷姑娘瘦是瘦了点,还挺勤快,就把家里的十多头牛交给她来管; 又看她冻得嘴唇发紫,瑟瑟发抖,便把两条破麻袋丢给她,抵了她两个月的工钱。姐姐颜雅就在牛棚的草窝中住下,开始了放牛女娃的生涯。

披着破麻袋的颜雅,每天奔跑在田野山坡上,与牛为伴。辛苦寂寞的她,有时望着蓝天、白云、绿草, 幻想着菩萨从天而降,带给她美丽的衣裳和香喷喷的米饭。

有一天,两头牛跑丢了,颜雅心想,如果找不到牛,自己必死无疑。天快黑了,她急得找啊找啊,走到了高山密林处,她突然听到了一阵奇怪的声音,有男有女,热烈而愉快。她悄悄地躲在一棵大树后探着头偷看,只见一个大约三十岁的年轻人站在中间,其

余的男男女女围坐在一旁。虽然他们大多数都像她一样穿着破衣烂衫,但嘴里却说着她从未听过的新鲜话题。她完全听不懂他们在讲什么,但是她看见他们每个人的眼睛里都放射出一种光芒,神秘而自豪。她用心听,牢牢地记住了三个字:共产党。

自 1932 年到 1936 年,在国民党反动派的军事和政治压迫下,琼崖革命处于艰苦的低潮阶段。1933  年4 月,冯白驹等二十五名红军干部战士,从母瑞山的深山密林中,成功突破敌人的包围封锁,返回琼山, 在演丰与坚持琼文地区斗争的琼文县委干部会合,粉碎了敌人消灭中共琼崖特委和红军领导机关的企图, 保存了革命的火种。

1933 年 6 月,为了打开革命局面,取得群众的拥护,迎来革命高潮,中共琼崖特委在琼文县塔市乡(今海口市美兰区塔市村) 茂山村召开特委临时会议, 琼文县委同志参加会议。会议总结了反“围剿”失败的教训,研究了如何重建党的各级组织,恢复发展红军力量,开展武装斗争等问题。会议确定当前的中心任务是尽快与上级党组织取得联系,同时分头到各地寻找失散的同志,重建党的组织和红军队伍,开展武装斗争。直至 1936 年,海南各县的党组织大都恢复了,“星星之火”开始燎原。

正是在这个大的时代背景之下,颜雅第一次听到了党的声音,“共产党”三个字在她的心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春节回家,颜雅见到了久别重逢的母亲和哥哥、妹妹。妹妹颜霞像快乐的小灵雀,叽叽喳喳地跟姐姐有说不完的话。姐姐离家后她也在镇上帮人打工,经常到红树林附近给老板上货下货,有时还跟着船出入红树林。“见多识广”的妹妹把姐姐拉到海边,趴近姐姐的耳边告诉她一个秘密。

海南演丰一带浅海滩涂生长着根系发达、枝叶茂盛的红树,红树林一望无际,涨潮时,小船可以划入纵深位置;退潮时,可见螃蟹、血蚌。这里是大自然赋予海南的一道天然生物屏障,也是“白色恐怖”下的党组织进行斗争的天然屏障。

颜霞告诉姐姐的秘密,就是她在红树林里看到了跟姐姐在深山里看到的一模一样的情景。姐妹俩兴奋起来,互相交流信息。这种聚会为什么总是在天将黑的时候进行?为什么参加的人大多数都是跟她们一样的穷人?为什么他们的脸上放射出异样的光彩?她俩商定:一定保守这个秘密,找机会再深入“探险”。

回到地主家放牛时,颜雅的脑海里不断地回放那天在深山见过的一幕幕情景,不由自主地又来到了那个地方。也许是时间太早,她什么人也没看见,什么声音也没听到,丛林依然布满荆棘,树叶还是那样翠绿。她失望地往回走,还一步一回头。

走到山脚下,颜雅遇见了一个正在砍柴的老伯。老伯见她又渴又累的样子,便把装在竹筒里的水递给她喝,还跟她拉起了家常。颜雅见这位老伯慈善亲切, 便把自己从小的经历一股脑儿地讲给他听,还把腿上挨地主毒打的伤痕给老伯看。老伯问她:“你想不想过上好日子?”她立刻回答:“做梦都想!”老伯又告诉她:“明天这个时候,你到山上去,你知道那个地方的。”

颜雅在一种蒙眬的渴望中,遇到了生命中的指路人——林茂松同志。林茂松是闻名遐迩的被群众誉为

“飞墙走壁”的传奇女英雄刘秋菊的丈夫,也是早期参  与革命的琼崖共产党员。

夕阳渐渐躲到了山下,寂静的深山不时有鹧鸪发出的“咕咕”声,颜雅放松自己的心情,朝着大山奔跑,迫不及待地想去追求未来的好日子。气喘吁吁的她跑到那个神圣的地方时,却突然害羞起来,她发现

那个亲切的老伯改头换面, 变成了站在中间慷慨演讲的俊杰。人们用掌声欢迎颜雅的到来,每个人都向她伸出自己热情的双手,颜雅激动得泪如泉涌,十多年来她第一次感受到自己原来是个堂堂正正的人。从此,她知道了自己为什么生来就是那么穷苦贫困,她知道了“三座大山” 压在她家和广大群众的身上,她懂得了更多革命道理。 她坚信只有共产党才是穷人的救星,只有共产党才可以带领人民推翻“三座大山”。

1937 年初,林茂松同志介绍颜雅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几乎是同时,红树林那边的妹妹颜霞与姐姐一样也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十八岁的颜雅依然在云龙为地主家放牛,虽然穷得只有麻袋御寒, 但是她心中却怀揣着一团热火。

1938 年 12 月 5 日,村里的党组织通知她戴上斗笠,集中到云龙圩 (今海口市琼山区云龙镇) 开大会。她万万没想到,自己经历了琼崖国共关系史上的一个重大事件,她见证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在琼崖的胜利,这就是云龙改编暨誓师抗日大会。

1938 年 10 月 21 日广州沦陷后,日军的飞机、军舰更加频繁地出现在海南岛,琼崖危在旦夕。此时, 国民党琼崖守备司令部司令王毅指挥的部队只有地方保安队第十一团、第十五团以及壮丁常备队,加上民众自卫团,总兵力不超过四千人。这些武装驻扎分散, 装备很差。广大人民群众盼望红军早日出师抗日,琼崖国民党当局也催促琼崖红军早日改编。

团结抗日是琼崖人民共同的心声。琼崖红军集中进行改编,在中共琼崖特委的领导下,对琼崖地区革命力量进行调整和充实,加强了党对革命武装力量的领导,  为进一步发展壮大革命队伍、抗击日寇奠定了基础。

颜雅和村里的党员汇集到云龙圩六月婆庙堂前宽阔的广场,融入人声鼎沸、锣鼓喧天的人流中,与一万名群众一起见证了云龙改编暨誓师抗日大会的全过程。

国民党琼崖守备司令部司令、广东第九区行政督察专员兼琼崖保安司令王毅,国民党琼崖守备司令部

副司令杨永仁与中共琼崖特委常委暨广东民众抗日自卫团第十四区独立队队长冯白驹挺立在主席台上。改编后的三个中队排成三列队伍,接受来自各地的上万名群众和各界爱国人士的祝贺。写着“抗日先锋”“人民救星”的横幅彩匾挂满一路,爆竹声、锣鼓声、口号声、欢呼声此起彼伏,整个云龙圩在激情中沸腾。

台下,颜雅既激动,又兴奋。长这么大,这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面,第一次见到那么大的人物。王毅司令和冯白驹队长铿锵有力的誓词,铭刻在颜雅的记忆里。

王毅在大会上宣布“广东民众抗日自卫团第十四区独立队”成立的命令,并向独立队队长冯白驹授军旗、关防,并发表了讲话。冯白驹代表独立队全体指战员表示:决不辜负琼岛同胞的期望和重托,誓死抗日,保卫琼崖。从此,独立队在中共琼崖特委的领导下,采取“国共合作、共同抗日”的方针,独立自主地发展自己,壮大自己,发动群众、团结各界爱国人士,开展敌后游击战争,成为琼崖抗日先锋和中流砥柱。

云龙改编之后,颜雅在她放牛的山上关注着风云变幻。

1939 年 2 月 10 日 , 日军入侵海南岛,国民党琼崖守备司令部司令王毅匆忙率领队伍撤退到定安翰林山区,而中共琼崖特委带领独立队进行潭口阻击战,打响了共产党领导的琼崖抗日的第一枪。

中共琼崖特委领导的独立队在潭口有效地阻击侵琼日军的消息很快由目睹这场战斗的群众传开,潭口阻击战的胜利鼓舞了广大人民群众的抗日情绪,激发了全岛民众团结抗日的热情。年轻的颜雅像所有爱国、 爱乡的民众那样,擦亮了双眼,崇敬独立队的威名,鄙视逃跑撤退的国民党军队。她义无反顾地报名加入独立队这支抗日的队伍,全力投入敌后游击战争。

333

颜霞(左)和颜雅(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参加抗战后,颜雅学习文化,考入女校,用心记录所经历过的许多光荣时刻,其中见证云龙改编是她常常给子女们回忆的经历。

颜雅见证了一个时代的鏖战和变迁,她在抗日战争中浴血奋战、九死一生,用青春和热血换来了独立自由勋章和解放勋章。她在抗日的队伍里认识了她的终身伴侣吴方定,两个人从此携手并肩,一起坚定不移地抗战到底,革命一生。

责编:陈倩柔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