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王文明 ——如铜似铁革命家
来源:南海出版公司 2018/12/17 17:12:19 作者:赵庆雅
字号:AA+

导读: 1912 年,琼崖中学堂改名为琼崖中学;1920 年 9 月,琼崖中学改为广东省立第六师范学校;1935 年 3 月,广东省立第六师范学校改名为广东省立师范学校;

王文明(1894—1930),字钦甫,号恩安,海南乐会县(今琼海市)人。1919 年参加五四运动,任琼崖十三属学生联合会副会长、抵制日货总会会长。1922 年秋加入中国共产党。1925 年在广州参加筹办琼崖革命同志大同盟,任执行委员会常务委员,后任国民革命军第四军第十二师党代表兼政治部主任。1926 年 1 月,率部返琼讨伐邓本殷,参加筹建中共琼崖地方组织工作,任中共琼崖特别支部委员。6 月与杨善集主持召开中共琼崖第一次代表大会,成立中共琼崖地方委员会,当选为中共琼崖地方委员会书记。1927 年 9 月与杨善集等领导全琼武装总暴动,创建中共领导的工农武装。同年 11 月任中共琼崖特别委员会书记。1928 年任琼崖革命委员会主席,琼崖第一届苏维埃政府主席,中共广东省委员会候补委员、委员。1929 年 11 月被选为中共琼崖特别委员会书记。1930 年 1 月 17 日,在母瑞山病逝。

图片1

王文明(图片来源:南海网)

万泉河畔英雄辈出

万泉河是一条汇集南北之水的河流,五指山川流不息的南源之水与黎母山潺潺而流的北源之水在海南岛中部汇合成风光旖旎的万泉河。

1894 年 11 月 1 日,万泉河南岸的乐会县阳江镇益良村的王守仁夫妇迎来了他们的第二个儿子。王守仁是清末贡生,在乡村私塾以教书为职。家世清贫、愤世嫉俗的王守仁对这个小儿子寄予很大的期望,为他取名文明,字钦甫。

王文明幼年时随父读私塾,14 岁时考进县立乐城高等小学,小学毕业后,由于家庭经济不济而辍学。为了改善家庭生活,王守仁毅然将祖传的两块地卖掉,凑了些钱,让王文明与他的哥哥王文源(王文明胞兄)到龙江圩开了一间布匹小店。在兄弟俩的合力经营下,王氏家族的经济逐渐好转   起来,以教书为职的王守仁决定让王文明继续读书。

1917 年秋,23 岁的王文明考进琼崖中学①(淤琼崖中学原为琼台书院,是清末琼崖最高学府,1902 年秋,琼台书院正式改为琼州府中学堂;1906 年,改称琼崖中学堂;1912 年,琼崖中学堂改名为琼崖中学;1920 年 9 月,琼崖中学改为广东省立第六师范学校;1935 年 3 月,广东省立第六师范学校改名为广东省立师范学校;1988 年,海南建省后称“海南琼台师范学校”;2004 年,升格成立琼台师范高等专科学校。进入琼崖中学后,王文明与来自乐会县的杨善集和周士第成为好朋友。周士第于 1914 年考进琼崖中学,杨善集于 1915 年考进琼崖中学,他们两个人年龄虽然比王文明小, 但却是王文明的学长。三位来自万泉河畔的青年都胸怀鲲鹏凌云之志,他们经常探讨改造社会的途径和办法,还发起组织青年观摩会,会员撰写爱国文章,并相互传阅。

1918 年 11 月,历时四年多的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德国战败,中国与其他协约国获胜。1919 年 1 月,中国代表团以战胜国身份参加巴黎和谈, 提出取消日本帝国主义于 1915 年与袁世凯签订的“二十一条”。但是,巴黎和会在帝国主义列强操纵下,不但拒绝中国代表的要求,还在对德和约里把德国在山东的特权全部转让给日本,北洋政府竟准备在这份卖国合约上签字。消息传开,全国人民义愤填膺。5 月 4 日,愤怒的北京学生上街游行,强烈抗议北洋政府的卖国行径,学生们放火烧毁了卖国贼曹汝霖在赵家胡同的住宅,北京军警逮捕了一百七十多名学生。为反抗镇压,北京学生成立了北京学生联合会,并向全国发出通电。王文明、杨善集、周士第也投身到这洪流滚滚的五四运动中。

5 月 7 日,琼崖海府地区学生接到北京学生联合会的通电。琼崖中学的学生骨干钟衍林、王文明、周士第、杨善集、冯平等人分头通知琼崖中学、琼山中学、华美中学、匹瑾女子中学等学校学生到琼崖中学大礼堂举行集会,各校的学生代表决定第二天到海口游行示威,支持北京学生运动。

5 月 8 日,愤怒的学生举着横幅向海口市区走去,他们沿途散发传单, 高呼口号:“废除卖国的‘二十一条’!”“誓死收回青岛!”“严惩卖国贼曹汝霖、章宗祥、陆宗舆!”“外争主权,内惩国贼!”“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当游行队伍来到海口南门外街的“健寿堂”、北门内街的“岳阳堂”和得胜沙街的“胜间田洋行”,这三间由日裔商人胜间田善作开设的商店门前时,学生们的口号声更加响亮。

游行结束后,学生们又在街头演讲。王文明站在得胜沙街临时搭起的小台上对围观的市民演讲:“琼崖的父老乡亲们,今天不仅我们海府地区的学生上街游行示威,北京、天津、广州等城市的学生也都上街游行了。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同样是战胜国,中国为什么非但没有得到利益,反倒要让日本人占领青岛、占领山东?”

王文明向市民群众讲述了日本帝国主义在巴黎和会上的恶行,以及中国外交的失败。他浅显而简明的言语让市民们一听就懂,大家明白了学

生游行示威的重大意义。市民们与学生们一起高呼:“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打倒卖国贼!”“坚决支持青年学生的爱国行动!”

五四运动犹如惊雷震撼着琼崖青年,琼崖中学率先倡议成立全岛琼崖学生联合会。5 月 18 日,全岛各中学纷纷响应倡议,派出代表到琼崖中学集中开会,正式成立琼崖十三属学生联合会(简称“琼崖学联会”)。琼崖中学代表钟衍林被推选为琼崖学联会第一任会长,王文明任副会长。琼崖   学联会成立后,宣布接受全国学联领导,并派代表到上海参加全国学联会议。从此,琼崖学生运动成为全国学生运动的组成部分。

郭钦光是文昌县(今文昌市)龙马镇龙尾村人,1917 年考入北京大学文科,他 5 月 4 日参加游行时,在赵家楼遭到军警殴打,吐血不止,虽送医院抢救,但因伤势过重,于 5 月 7 日逝世。郭钦光成为五四运动中为国捐躯第一人,他的牺牲把学生运动推向新的高潮,北京各校五千人在北大法科礼堂为他召开追悼会,全国各地也纷纷举行追悼会。

5 月 20 日,钟衍林、王文明、杨善集等人以琼崖学联会的名义,召集海府地区各校一千余学生到琼崖中学,为郭钦光举行追悼大会。同学们流着热泪,愤怒声讨卖国贼的暴行。王文明在追悼会上满怀悲愤地吟读了他撰写的祭文:“五指山巍巍兮育雄魂,南海水滔滔兮养傲魄。壮士为国捐躯兮喋血京城,卫我中华主权兮慷慨赴难。鞭策吾辈兮慨然而起,唤醒同胞兮英勇斗争。壮士英灵,精神永在,琼崖同悲,丰碑永存。泪飞倾盆,长歌正   壮,怒拳如林,豪情当胸。继承遗志当奋勇,誓踏不平扫狼豺。满腔热血报国家,一颗头颅献中华。到中流击水三千,不扫倭奴誓不还!”

当天,学生们浩浩荡荡走上街头,举着“赵燕高歌”“奋快先行”“权奸胆落”“琼崖热血”的挽联,高呼:“打倒日本帝国主义!”“严惩卖国贼!”“为死难烈士报仇!”街上的工人、市民也纷纷加入游行队伍,一时间,海府街头反帝爱国的洪流汹涌。

5 月底,琼崖学生运动发展为抵制日货运动。琼崖学联会组织成立抵制日货总会,王文明被推选为总会会长。王文明白天在大街小巷里奔忙,

晚上召开各种会议研究斗争策略和方法,不断把抵制日货运动引向深入。琼崖学联会先后在海府地区和各县组织起纠察队、宣传队和检查队,学生们走上街头,深入商店,向广大群众宣传,逐店检查,登记日货。学生代表还联络海关,禁止日货进口。

一天晚上,王文明召开了抵制日货总会的会议,宣传队队长杨善集首先在会上提交了宣传方案供大家讨论:“我们要提出更加响亮的口号———斩断倭寇魔爪,扫清全琼日货!”

抵制日货总会干事周士第立即赞成:“这个口号提得好,日本帝国主义要夺取在华利益,我们要以牙还牙,扫清日货!”

“说得好,”王文明大声赞同并取出一件崭新的大衣,“我们要带头,动员同学们把自己的日本衣物和用品拿出来烧掉。”这件大衣是王文明的好友王大鹏赠给他的纪念品。王大鹏是琼东县(今属琼海市)人,家道殷实,

1914 年考进琼崖中学,是王文明的学长。王大鹏 1916 年参加陈继虞的民军并任总军需,1917 年考上官费留学日本,到日本后寄赠王文明这件大衣。1919 年秋,从日本学成回到琼崖的王大鹏也投身到抵制日货运动中。王文明十分珍惜这件大衣,平时总舍不得穿。此时,王文明对众人说:“我对这件大衣的感情很深,但大鹏兄一定会支持我这么做的。”在他的带动下,学生们纷纷响应,拿出自己的日本衣物和用品。

第二天,学生们在海府街头把收集来的日本衣物和用品堆在一起,点上一把火,爱国的市民、工人、店员也纷纷把自己用的、穿的日本货扔入学生们点燃的火堆里。在这场抵制日货的运动中,一百多位愤怒的工人和学生还包围了日本间谍商人胜间田父子在海口的住宅二十多天,令这对躲在屋里的间谍父子惊恐万状。

王文明在抵制日货运动中展露出杰出的领导才能,使他跻身为琼崖学生运动领袖之一。他率领学生深入乡村宣传,发动工农群众,反对帝国主义、封建主义,传播新文化、新思想,唤醒琼崖人民。至 1920 年底,琼崖全岛各地的日货几近绝迹。

大启文明唤醒民众

1921 年,孙中山领导的广东政府在广东全省民主选举各县县长,从日本留学回来的王大鹏被选为琼东县县长。新主政的王大鹏首先改革教育, 弘扬新文化,废除私塾,兴办平民新学校。他任命王文明为琼东县双庙高等小学校长,任命杨善集为琼东县立第一高等小学校长。除了改革教育, 王大鹏还对县政进行改革。为了整治社会治安,专门聘请从云南陆军讲武学校毕业的进步青年徐成章担任嘉积镇警察局长。

王文明任双庙高等小学校长时,在学校大门上悬挂了一块大横匾,上面写着“大启文明”四个大字。他在学校推行新文化、新思想,还编排宣传新生活、新文化的节目,组织学生成立剧团,利用课余时间下乡演出,既丰富了乡村民众的生活,又宣传了新文化、新思想,深受人民大众的欢迎。

1922 年秋天,王文明经徐成章介绍结识了化名为“吴明”的陈公培。陈公培 1901 年出生在湖南长沙一个知识分子家庭。1920 年 6 月,陈公培与陈独秀等六人成立上海共产主义小组;7 月,受陈独秀指派赴法国勤工俭学,参与组织巴黎中国少共支部。1921 年 3 月,陈公培与周恩来、赵世炎及张申府(周恩来的入党介绍人)、刘清扬等人组成巴黎共产主义小组;同年

10 月中旬,从法国乘船经香港回到内地;12 月 11 日,与李立三、蔡和森从广州赶赴上海,与时任中共中央局书记的陈独秀见面;12 月下旬,受中共中央派遣到琼崖开展地方党的组织工作。当陈公培转道香港到达琼崖时,   已经是 1922 年的春天了,他化名“吴明”到徐成章等人创办的《琼崖旬报》工作了一段时间后,应王大鹏之邀,到琼东中学担任校长之职。陈公培到琼崖后,以敏锐的目光发现琼东县聚集了一批优秀的知识青年。

一天,王文明接到陈公培的开会通知。王文明按约定的时间走进一间   房子,看见陈公培、罗汉(湖南浏阳人)、鲁易(湖南常德人)、徐成章、徐天柄、严凤仪、王器民、王大鹏等八人早已聚集在屋子里。陈公培见人已到齐,就严肃地对大家说:“同志们,经中国共产党中央局同意你们八位同志加入中国共产党。”他取出一面党旗挂到墙上,接着说:“请同志们举起右手,向党宣誓。”

王文明和同志们一道举起了右手,庄严宣誓:“遵守党的纪律,严守党的机密,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永不叛党!”宣誓后,大家热血沸腾地握手、拥抱。陈公培接着说:“同志们,从现在起,你们就是中国无产阶级的先锋分子了,共产主义是我们的伟大信仰。为了这一信仰,我们必须做到头可断、血可流,信仰永不丢!时下的任务是迅速发展党组织,尽快成立党的基层组织。扩大对共产党和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宣传,唤醒民众,培养我们的干部,特别是地方干部。”大家异口同声地说:“我们一定按照党的要求努力工作!”

为了传播马克思主义,培养工农革命青年,罗汉与王文明向王大鹏提议,创办一所新型的农工职业学校。王大鹏十分高兴地采纳了这个建议, 创办嘉积农工职业学校(后改称琼崖仲恺农工学校),王大鹏任校董会董事长,委任罗汉为校长,王文明为教务主任。罗汉是 1920 年赴法国留学的学生,1921 年 10 月因参加留法勤工俭学学生的斗争,与陈公培、李立三、蔡和森等一百零四名中国留学生一起被法国政府强行遣送回国,11 月中旬经香港回内地,即被委派到琼崖从事革命活动。

为了筹集建校资金,王大鹏变卖了自己的十余亩(1 亩约等于 667 平方米田产和建宅木料, 将所得的两千元银圆全部捐献用于建校。他的义举得到琼崖民众的赞扬和响应,但仅凭王大鹏和当地民众捐献的钱物仍不够兴建农工职业学校。为了解决资金不足的困难,王大鹏委托王文明、罗汉到英属马来亚(英属马来亚,简称“马来亚”,今马来西亚、新加坡一带,向侨居海外的琼东籍、乐会籍侨胞募捐。

1923 年秋,王文明、罗汉乘船抵达新加坡。琼东、乐会两县在南洋的侨胞很多,尤其是乐会县很多人家都有亲人在南洋谋生。王文明、罗汉刚到新加坡时,侨胞们原本想让他们住得好一点,但为了节省开支,王文明提出住在王氏宗祠的小房子里,说:“我们不是来享受的,大家不如把钱省下来捐给家乡兴建学校,还能为建校多添几块砖、几片瓦。”王文明在王氏宗   祠召开了募捐会议,他向侨胞们讲述了王大鹏卖田捐款办校的事迹,侨胞们深受感动。侨胞们素来热心教育事业,深知没有文化的痛苦。因此,他们   觉得就算节衣省食也要供孩子读书,并积极筹资在家乡办学。尽管那时候   新加坡的经济不大景气,大部分人每月的工资才五元银圆,但侨胞们还是纷纷慷慨解囊。

募捐活动进行得很顺利,这令王文明、罗汉感到心情愉快。

一天,王文明在外出拜访侨胞回来的路上,走进了一家书店。他惊喜地发现了一本中文版的《共产党宣言》,立即买了这本书。

深夜,王氏宗祠狭小的房间里,王文明在昏暗的灯光下,如饥似渴地阅读白天买来的《共产党宣言》。

睡在同房间里的罗汉被翻书声惊醒了,问道:“王主任,还在看书?”王文明歉意地说:“对不起,影响你睡觉了。”

“看什么书呀,这么入迷?”

“《共产党宣言》。”

罗汉翻身下床,走到桌前一看,是中文版的《共产党宣言》,他激动地说:“哪里得到的?我在法国读过法文版的,我已经读过好几回了,每每读起,都心潮澎湃。”

从此,这本中文版的《共产党宣言》成了王文明的精神食粮。

王文明、罗汉从新加坡募捐归来, 资金一到位,马上动工兴建学校。1924年 2 月,嘉积农工职业学校开学,第一期学员五十人,学制为一年半,实行半工半读。学校开设农、工两个学科,农科设有瓜果种植、柑橘栽培等专业, 工科设有木工、藤竹编织、织染刺绣等专业。学校还开设政治课和文化课,   教授社会发展史和时事知识,师生们通过出墙报、上街演讲、文艺演出等方式进行革命宣传。1925 年秋,第一期学员毕业。这些学员大多数都投身于琼崖大革命中,嘉积农工职业学校就此成为培养琼崖革命干部的摇篮。

图片2

嘉积农工职业学校遗址(图片来源:海南历史文化网)


琼崖革命同志大同盟

1924 年秋,在王大鹏的资助下,王文明进入上海大学社会系学习。上海大学是中国共产党于 1921 年创建的第一所培养革命干部的高等学府, 于右任担任校长。学校初建时,校舍为石库门两层楼的十余间房屋,弄堂门即是校门,人称“弄堂大学”。孙中山曾两次拨款建校,期望上海大学办成“以贯彻吾党的主张,而尽言论之职责”的大学。1924 年,上海大学迁址到租界西摩路(今上海市陕西北路)29  号。

王文明在上海大学读书时,与来自琼东县的黄昌炜、郭儒灏和崖县(今三亚市)的陈垂斌不期而遇。黄昌炜是琼东县学生运动的积极分子,家境贫寒,也是在王大鹏资助下进入上海大学社会系学习的。郭儒灏是琼东县嘉积镇人,五四运动时是琼崖东路的学生骨干。陈垂斌则是琼崖学联会领导人之一,曾与王文明一起参加琼崖抵制日货运动。他们与当时在上海的罗文淹、叶文龙、符向一、周逸等琼崖进步青年一起组织创办了《琼崖新青年》(半月刊)杂志,宣传共产主义思想。王文明是《琼崖新青年》的主要撰稿人之一,身在上海却时刻关注琼崖的革命斗争。他把在上海的所见所闻、所学所思写出来,在《琼崖新青年》发表。他的文章浅显易懂、思想深刻,在琼崖青年中产生极大的影响。

1925 年王文明回到广州,立即与中共广东区委联系,区委指示他认真抓好琼崖革命同志大同盟的工作,迅速培养出一批琼崖干部,壮大琼崖革命力量。

琼崖革命同志大同盟由上海琼崖新青年社、广州新琼崖评论社、北京琼岛魂社等团体联合发起,召集了上海、南京、北京、广州等地的琼籍革命青年,以及新加坡、暹罗等地的琼籍华侨进步青年,共二十多个革命团体。

1925 年 4 月 7 日,各团体代表汇聚广州召开琼崖革命团体会议,正式成立琼崖革命同志大同盟。会议选举王文明、杨善集、周士第、柯嘉予等人为执   行委员会委员,王文明为执行委员会常务委员。

王文明经历了斗争实践,深深地意识到,若要培养革命干部、壮大革命力量,当前首要之事是通过各种革命刊物发挥宣传舆论的作用,以提高青年们的思想认识。但是,这种宣传舆论不能是空洞的说教,而要与斗争实践相结合,才能指导革命志士进行斗争。他和柯嘉予、王绰余等人针对琼崖近年发生的重大事件,进行认真的分析研究,决定把刊物的宣传舆论方向,定位于揭露封建官僚和军阀政府欺压人民的罪行,揭露帝国主义的侵略阴谋和行径,让广大民众更清楚地认清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军阀政府相互勾结的真面目,唤醒民众团结起来进行反抗和斗争。

王文明、杨善集等人将 1924 年发生在琼东县嘉积镇的“冯卓殊案”作为典型事例,组织撰写文章,呼吁琼崖人民与反动军阀政府进行斗争。

20 世纪 20 年代初,美国教会在琼东县嘉积镇北门设立教堂,一些传教士以传播“福音”的名义霸占土地。1924 年 6 月 23 日夜,嘉积镇教堂被土匪劫掠,民军闻讯前来拘匪,混乱中误将美国牧师冯卓殊打死。美国政府以“保护侨民”为借口,派出三艘军舰在海口港外游弋威胁,要求中国政府赔偿四十万元银圆。盘踞琼崖的军阀邓本殷派遣其部下陈凤起到琼东县“清乡”。陈凤起到嘉积镇后,大开杀戒,将嘉积镇一百多名无辜老百姓全部杀害,还烧毁了民房五十余间。

7 月,美国政府又提出赔偿一百万元银圆,邓本殷以此为由勒索了琼东人民四十万元银圆。1925 年 2 月,邓本殷陪同六个美国人到嘉积,强迫琼东、乐会两县筹出七万元银圆。由于遭到民众强烈反对,他们未能得逞。   之后,美国政府又将赔偿款从四十万元银圆减为三万元银圆,同时提出以

三千万美元贷款换取在琼崖修路、筑港、开矿、开发商埠等特权。邓本殷为达到其扩充实力以抗拒广东国民政府的目的,拟用美国的贷款购买军备。因此,他勾结北洋军阀段祺瑞、广东军阀陈炯明,准备同美国签约。

邓本殷的卖国行径,引起了琼崖人民的强烈反抗。王文明根据中共广东区委的指示,发动琼崖革命同志大同盟的知识分子撰写大量文章在报刊上刊登,揭露美帝国主义侵略中国、侵略琼崖的野心。王文明、周士第、杨善集、洪剑雄、徐成章、徐天柄、王绰余、曹石泉等人纷纷撰写战斗檄文, 指导琼崖人民开展罢工、罢课、罢市斗争,并向国内、外通电,呼吁国内外民众支持琼崖人民的斗争。周士第执笔撰写的《琼崖的“压迫阶级”与“被压迫阶级”》发表在《新琼崖评论》第二十三期。该文第一次用阶级斗争的观点,划清琼崖革命的打击对象和革命的基本队伍,引导琼崖人民分清敌我,从报私仇、泄私愤的狭隘观念中走出来,把思想认识提高到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观点的层次。

王文明针对邓本殷企图割让嘉积镇土地给美国教会之举,愤慨地撰写了讨伐檄文:

王文明

(1925 年 7 月 21 日,载于《工人之路》第二十七期)

帝国主义者侵略中国的政策,除了武力侵略以外,还有经济侵略、文化侵略。但是一般犯近视病的中国人,有的只认识帝国主义者的武力侵略及经济侵略,而忘却帝国主义者的文化侵略;甚至有时只认识帝国主义者以枪炮扫射我们为侵略政策,而忘却帝国主义者的经济侵略与文化侵略。现在广州市一般学生对于各地惨杀案主张“单独对英”及“除去美国”,就是犯着这种近视的毛病。

美国帝国主义者的文化侵略,已是比他国帝国主义者厉害得多,凡属非盲目者都能烛见的。至于经济侵略与武力侵略,也是不让于他国帝国主

义者——上海美丰银行之伟大经营,以及这次拟以三千万元收买琼崖,其经济侵略已可概见:以武力干涉中国内政也已非一日,最近的事实来说: 前来孙中山先生争广州关余的时候,停泊在白鹅潭的兵舰以美国为最多; 去年当琼崖嘉积传教士被杀后,美国直驶兵舰进入琼州海口,派舰队登陆示威,迫邓贼本殷派生阎王陈凤起带兵到嘉积杀了数十个无辜同胞;至近日沪粤惨杀案发生后,美国派兵舰进入黄埔江口,并令上岸的海军陆战队不准撤退,现在驶至琼州海口的外口,也是美国兵舰为最多(兵舰二只,潜水艇一只)。这是美国帝国主义者以武力侵略中国的野心,大家应该认清的。

美帝国主义者现在侵略中国尤为特别注意者,这次对于琼崖嘉积美教士被杀案,据确实报告,“美帝国主义者利用邓贼本殷勒琼东赔款三万元外,又割让嘉积北门福音堂前面公路给予美帝国主义者”。本来这条公路,是嘉积市民ft入的要道,今竟被美国帝国主义者占为己有,禁止行人, 这种得寸进尺的侵略手段,比较英日法帝国主义者这次以枪炮扫射吾人还要厉害。所以我们要遵照孙中山先生遗嘱,以“打倒一切帝国主义,取消一切不平等条约”的态度,来对付英日法美等帝国主义者,那班主张“单独对英”“除去美国”,是要为美国掩恶,助长美国帝国主义者的侵略性,继续横暴的美帝国主义者来侵略中国,以延长中国的乱源的,这种错误之点, 我们应该注意的!

琼崖革命同志大同盟革命志士的战斗檄文,淋漓尽致地揭露了帝国主义的侵略野心,揭露了军阀邓本殷卖国求荣,欺压、剥削琼崖人民的暴行。慑于琼崖人民奋起的斗争,慑于国内各地民众浩大的威力,邓本殷最终不敢与美国签约。这场由琼崖革命同志大同盟领导的斗争,初步实现了大同盟在《成立宣言》中所提出的“联络革命团体,造成革命的伟大力量; 用革命的大势力,打倒琼崖的军阀,及其所勾结的帝国主义;建立国民政府,以全力谋求琼崖被压迫民众的利益,同时努力于全国、全世界被压迫民众之解放”的目标和任务。

麾师南征驱逐邓本殷

1925 年 10 月,王文明受中共广东区委委派,以个人名义加入中国国民党,出任国民革命军第四军第十二师党代表。这年,王文明不满 31 岁, 他从一介寒儒变成革命军官,一身戎装,英气勃发。

12 月的一天,王文明在第四军第十二师政治部办公室里,正忙碌地做南征的准备工作。突然,一个高大威武的军官推门进来。王文明抬头望去,进来的这位军官正是他的同乡好友周士第。

王文明高兴地迎上去,紧握着周士第的手说:“刚刚得到消息,你现在是第四军独立团第一营的营长了!”

周士第说:“是啊,11 月,我带领铁甲车队与陈炯明、郑润琦一千多人在沙鱼涌激战,终于冲出他们的包围。我们转移到肇庆后,周恩来将铁甲车队扩编组建成独立团,现在叶挺是我们的团长了。听说你要回琼崖讨伐   邓本殷,特地请假赶来与你辞行。”

王文明说:“我们第十二师是南征邓本殷,你们独立团将北伐吴佩孚,我们终于可以真枪实弹地进行武装斗争了。革命形势发展得真快呀,我祝你们北伐胜利,把吴佩孚的北洋政府打倒!”

王文明和周士第深情握别。此别之后,这两位乐会同乡再也没有相见。

1926 年 1 月 16 日,王文明率国民革命军第四军第十二师会同第十一师南征邓本殷,两个师在雷州半岛分兵三路渡过琼州海峡,在琼山、临高等地登陆。

军阀邓本殷为害琼崖多年,罪恶累累。南征前后,琼崖革命同志大同盟及琼崖志士发表檄文揭露批判邓本殷,琼崖民众早已对邓本殷恨之入骨,所以国民革命军登陆琼崖时,琼崖工农大众积极配合筹粮、筹款,慰问,带路。三路登岛部队很快就把邓本殷的军队打得溃不成军,敌人纷纷

缴械投降。邓本殷见大势已去,匆忙带着几个随从登上“司马懿号”轮船落荒而逃。国民革命军乘胜追击其残部,琼崖全境宣告平定。

1926 年 2 月初,根据中共广东区委的指示,罗汉、王文明召集随国民革命军来琼讨伐邓本殷的共产党员,在海口中山路关帝庙召开会议,宣布成立中国共产党琼崖特别支部委员会(简称“中共琼崖特别支部”),隶属中共广东区委,由罗汉任支部书记,委员有王文明、冯平、李爱春、何毅、符向一、柯嘉予、陈公仁等人。

2 月 5 日,国民党琼崖特别委员会在海口成立。罗汉以国民革命军第四军党代表的身份出任国民党琼崖特别委员会主任委员,王文明、陈三华(女)等七人任执行委员。同日,琼崖临时行政委员会亦宣告成立,国民革命军第四军政治部主任张善铭任琼崖临时行政委员会主席。张善铭是广东大埔县西河镇人,1921 年 8 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24 年受中共中央派遣赴苏联莫斯科东方大学学习,1925 年回国担任广东区团委书记,1925年 11 月任国民革命军第四军政治部主任。

2 月间,国民党中央委派张难先到琼崖,任国民党琼崖特别委员会主任委员兼琼崖行政委员。张难先是国民党中的左派,与共产党关系一直很好。王文明、罗汉等人向张难先提出尽可能让共产党员和左派人士担任各   市、县的领导,张难先欣然同意王文明等人的提议。王文明和罗汉随即到各县进行活动,要求各县迅速发展共产党员和共青团员,成立中共党团的基层组织,动员广大群众积极参加革命活动,并争取进步人士协同开展革命活动。

王文明等人提出的各市县领导人选方案顺利通过。国民党海口市党部主任委员由张难先兼任,秘书长柯嘉予、宣传部部长林平、青年部部长朱润川、工人部部长吴清坤等都是共产党员,甚至许多县的党部主任委员也都是共产党员,如琼山县(今海口市琼山区)的李爱春、文昌县的祝家斌、琼东县的郭儒灏、乐会县的陈哲夫、万宁县(今万宁市)的符光东、定安县的王会东、崖县的陈世训、澄迈县的潘正踞、临高县的冯道南、陵水县(今陵水黎族自治县)的黄振士、儋县(今儋州市)的张兴等人都是共产党员。

至此,琼崖革命统一战线初步形成,琼崖共产党人的力量和革命势力迅速壮大。

风云突变力挽狂澜

1926 年 5 月,蒋介石提出“整理党务案”,打击共产党人。王文明、罗汉等人先后退出国民党,转入地下活动。

6 月初,王文明见到了分别数年的同学杨善集。杨善集于 1922 年 5 月辞去琼东县立第一高等小学校长职务,考进广东公路工程学校。1923 年

12 月在广州加入社会主义青年团(1925 年 1 月 26 日改称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24 年 10 月被选送到莫斯科东方大学学习,同年 12 月被中共旅莫支部吸收加入中国共产党。1925 年 2 月转到苏联红军学校中国班学习军事,8 月回国,先后担任共青团广州地方委员会书记、共青团广东区委书记。1926 年 6 月,中共广东区党委派遣杨善集以特派员身份返回琼崖指导工作。

杨善集一回到琼崖,就与王文明联系,他们开始筹备召开中共琼崖第一次代表大会。

王文明找到进步青年邱秉衡,要他寻找一处安全的房屋作为会议之用。邱秉衡立即将邱家在海口竹林村邱宅(今海口市龙华区竹林里 131 号)提供给王文明作为召开会议的场所。杨善集、王文明等人在邱宅里一边以打麻将为掩护,一边研究召开党代会的筹备工作。

1926 年 6 月,中国共产党琼崖第一次代表大会在海口竹林村邱宅正式召开。参加会议的代表有王文明、罗文淹、冯平、许侠夫、周逸、何德裕、李爱春、黄昌炜、陈三华(女)、陈垂斌、罗汉等,代表全琼二百四十多党员; 中共广东区委特派员杨善集在会上传达了中共第四次全国代表大会精神

和中共广东区委的指示。这次会议通过了关于工人运动、农民运动、政治工作、军事工作等的决议,选举产生了中国共产党琼崖地方委员会(简称“中共琼崖地委”)。王文明、罗汉、冯平、许侠夫、陈垂斌、黄昌炜、罗文淹、柯嘉予、何德裕、李爱春、陈三华(女)、周逸、陈德华等当选为中共琼崖地委委员,王文明任中共琼崖地委书记。

1926 年是琼崖大革命风雷激荡的一年。年轻的王文明一登上琼崖的政治舞台,就表现出了激昂的革命精神。在他的领导下,琼崖工人运动、农民运动、学生运动不断高涨。

8 月,中共琼崖地委主持召开琼崖第一次农民代表大会,成立琼崖农民协会,冯平任主席。冯平是文昌县人,1921 年考入上海文化大学读书,一年后考入国立广东高等师范学校英语部。1924 年 5 月赴苏联,先后入莫斯科东方大学和红军学校学习,12 月被中共旅莫支部吸收加入中国共产党。

1925 年 5 月回国。1926 年初以国民党中央农民部特派员的身份回琼。琼崖农民协会成立后,王文明、冯平组织大批工人、学生深入农村进行宣传发动,提出“一切权力归农会”的口号,迅速在各市、县的区、乡建立起农民协会(简称“农协”),会员很快就发展达二十余万人。农协在全岛能够直接领导的群众达一百万人,在全琼各地对贪官污吏、土豪劣绅开展减租减息的斗争。

在开展农民运动的同时,中共琼崖地委还加强了对妇女运动的领导, 琼东、乐会、文昌、万宁、儋县、临高等各县都成立了妇女解放协会。广大妇女走出家门,走进校门,走进社会,为实现教育平等、职业平等、工资平等、地位平等、社交自由、婚姻自由而奋斗。她们参加罢工、减租反霸、破除迷信等活动,为妇女解放斗争做出了巨大贡献。

1927 年,琼崖的形势发生逆转。农历春节后的一天,琼崖行政委员、国民党琼崖特别委员会主任委员张难先约见王文明。他告诉王文明一个不好的消息:广东国民党中的右派将驻守琼崖的国民党左派许志锐团长的三十四团调离琼崖,调遣国民党右派黄镇球为团长的三十三团接防。此后

不久,广东当局也将张难先调回广州,改派国民党右派到琼崖任职。

3 月的一天,中共琼崖地委委员罗文淹向王文明汇报:国民党右派改组了《琼崖民国日报》,撤销了罗文淹社长兼总编辑的职务,以及陈公仁编辑兼报社经理的职务,换上国民党右派吴国鼎;撤免王大鹏等各县进步县长职务,由国民党右派分子接任。此外,还成立了由国民党右派王苏民、邢觉非等人组建的工代会,对抗共产党组建的总工会。

王文明心里隐隐地感到一场暴风骤雨就要到来了,得让同志们做好应对的心理准备,做到既不能慌乱,又要勇敢反击。

4 月 18 日,王文明在海口主持召开了中共琼崖地委扩大会议,分析了当前敌我双方的态势,要求全体共产党员做好两手准备:一是坚守岗位, 组织发动群众揭露国民党右派破坏革命的阴谋和罪行;二是提高革命警惕,做好准备,以防不测。

当天,王文明与中共琼崖地委在位于府城镇的琼崖中学操场召开工、农、商、学、兵各界五千多人的大会,王文明在会上发表演说,号召琼崖人民坚决拥护孙中山总理的三大政策,揭露国民党右派破坏革命的行径,巩固和发展革命的大好形势。各界代表纷纷上台,愤怒声讨反动派的暴行, 表示坚决拥护孙中山总理的遗示。

4 月 19 日,国民党琼崖当局中的右派纠集工代会会员在海口市游行, 并到府城镇国民党驻军第三十三团的团部请愿,叫嚣取缔共产党领导的总工会。

4 月 20 日,国民党第三十三团参谋长叶肇对黄镇球说:“团座,昨天我们安排在工代会的那帮兄弟闹得不错吧?听说,明天共产党方面又要组织   那些民众上街胡闹呢。”

“他们闹得越欢越好,越闹越不防备,好让咱们一网打尽!”黄镇球老谋深算地说。

4 月 21 日上午,中共琼崖地委在海口举行社会各界五千多人的大会, 强烈抗议国民党右派蓄谋破坏革命,进行分裂活动的行径。

21 日下午,一艘从广州来的客轮停靠在海口港码头。船上的旅客陆续走上码头,一位神情诡秘的旅客上岸后就钻进一辆早已等候在码头的军用吉普车里。这位旅客就是国民党右派安插在工代会的邢觉非。他从广州   带回一封国民党广东当局的“清党”密令,这份密令很快就送到琼崖警备司令部。

21 日晚,黄镇球在琼崖警备司令部召开了营级以上的军官会议,参谋长叶肇在军官会议上宣布了“清党”方案。

琼岛瞬时风声鹤唳,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处于巨大的危险之中。

所幸的是,21 日这天与邢觉非同乘一条船到海口的旅客中,还有两位身份神秘的旅客,他们是中共广东区委的联络员冯振藩和孙成达。他俩也携带了一封密信,这封密信是中共广东区委给中共琼崖地委的紧急指示。冯振蕃、孙成达乔装成商人,将密件藏在装食物的盒子里。他们下船后立即寻找中共琼崖地委,由于对海口的道路不熟悉,经过一番周折,才在海口义兴街找到琼崖农民训练所,见到了中共琼崖地委书记王文明。王文明接到中共广东区委的紧急指示后,立即指示郭儒灏、朱柳溪迅速通知海府地区(辖原海口、府城、琼山县第一区)的主要负责同志撤离,转移到农村潜伏待命。王文明、陈垂斌、周逸、何毅等同志则携带重要文件撤离海口市。

4 月 22 日凌晨,琼崖国民党军警、右派分子倾巢而出,大肆搜捕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海府地区来不及撤离的中共琼崖地委委员李爱春,琼崖   妇女解放协会负责人陈玉蝉等两百余人被逮捕杀害。文昌县被杀害一百九十余人。澄迈县由于交通阻塞,琼崖“四二二”事变前没有得到消息,被捕的共产党员和进步学生有两百余人,大部分被杀害。在事变中,全岛被捕的共产党员、革命群众共两千多人,被杀害五百余人。

王文明撤离海口,隐蔽在琼山县云龙镇附近的本礼湖村后一直沉浸在深深的自责之中。他为战友和志士们的牺牲悲愤难抑,责怪自己没有提高警惕,防患于未然,只看到工人、农民、学生运动日益高涨,却看不到反动派早已处心积虑,随时准备举起屠刀残杀革命志工……

正当王文明深陷悲愤自责之时,一个年轻人来到本礼湖村。那天,王文明隐蔽的住处响起了敲门声。

“谁?”王文明警觉地退到门后。

“是我,冯白驹。王书记,请开门。”

王文明打开门,见门外站着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

“冯白驹,我派人到处找你……”王文明双手紧握着冯白驹的双手。冯白驹走进屋里,哽咽地说:“李爱春被敌人用铁丝活活勒死了,凶残

的敌人还把他的头颅挂到府城的城门上。”李爱春是冯白驹在云龙小学读书时的同学,1926 年介绍冯白驹担任海口市郊农民协会办事处主任,并于9 月介绍冯白驹加入中国共产党。

冯白驹向王文明汇报他所经历的情况。4 月 22 日这天,冯白驹从报纸上看到广州国民党在 4 月 15 日抓捕广州共产党人,便感觉情况不妙,急忙离开海口农民协会办事处。他刚离开办事处不远,就看到一队军警正赶往办事处,于是加快脚步跑到郊区通知附近农民协会的同志隐蔽。他在郊区一户农民家住了几天,每天都能听到海口军警大肆抓捕共产党人和革命学生的消息。几天后,他带着三四个农民协会的同志化装成扫墓群众, 一起回到他的家乡云龙镇长泰村。回家后,他又打听到海府地区、琼山、文昌等地的情况。他对王文明说:“很多同志牺牲了,烈士的血流成了河,我们一定要为牺牲的同志报仇,不报这血海深仇,我冯白驹誓不为人!”

王文明含泪听完冯白驹的汇报,沉重地说:“这次事变,是革命斗争的必然规律。斗争还是要继续下去,革命一定会取得胜利的。只要我们坚定信心,依靠人民群众,领导群众斗争,我们就能够取得最后的胜利!白驹, 我代表中共琼崖地委安排给你一个重要的任务。”

“我?”冯白驹停了一下,立即接着说,“我服从党的安排,坚决完成党交给的任务!”

王文明用手重重地拍了一下冯白驹的肩头,说:“你和陈秋辅、冯裕江三位同志组成琼山县委。由你任县委书记。你要尽快把琼山县委建立起来,当前的主要工作是到农村去,组织农民武装,建立自己的军队,用我们的刀枪去打击敌人的刀枪。”

“决不辜负党的重托!”冯白驹临危受命,尽管面临千难万险,他仍信心百倍地接受了这个重任。他意气风发地与王文明告别。

第二天,王文明也启程返回乐会县第四区。

在乐会县第四区开辟农村革命根据地乐会县第四区是王文明的家乡,那里的群众革命基础很好。为防发生   意外,王文明没有直接回家,他带着中共琼崖地委组织部部长陈垂斌等人暂时住到二姨家。

第二天一早,王文明的表哥张亮就出门去联系其他人。中午,张亮带着陈永芹、何毅、王绰余等人走进屋子与王文明等人相见。劫后余生,大家   欣喜地抱成一团,随后陈永芹等人相继汇报了乐会、琼东的情况。

乐会县国民党县长许锡清手中只有十来个警察,武装力量掌握在陈永芹手中,因此许锡清不敢贸然动手。事变发生的那一天,何毅同志回到嘉积,赶到乐城将中共琼崖地委的紧急通知送到陈永芹手里。陈永芹、何毅和王绰余等人连夜带领乐会县党团和革命团体负责人、农训所学员、乐会中学师生一百多人渡过万泉河,撤到乐会县第四区,雷永业夫妇来不及撤离而遭到杀害。陈永芹、王绰余等人家里的房屋均被烧毁。

琼东方面,在接到符明经传达的紧急通知后,雷永泉、符功桓等人立即率领琼崖仲恺农工学校、县农训所全体学员,各中学进步师生,琼东农民自卫军,以及珍寨、红花、千秋等地农民自卫军三百四十多人分三路撤往农村。但是,嘉积汽车工会主席王雁如、琼东县第六区区长吴世经来不及撤退,壮烈牺牲在敌人的屠刀下。

几天后,王文明在乐会县第四区阳江高级小学操场召开群众大会,王文明在会上揭露了国民党反动派叛变革命,屠杀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的滔天罪行,号召人民拿起武器,用革命武装打击反革命武装,以红色运动打垮敌人的白色恐怖。

会后,王文明和陈永芹等人赶到万宁县军寮岭,与王天骏、王文源及万宁县农训所的学员会合。王文明将武装人员统一编成一个武装大队,由陈永芹任大队长,下设两个中队,由陈分年和王学伟担任中队长。

1927 年 5 月下旬,乐会县第四区大同乡(今属屯昌县)龙山村组织起一百余人的讨逆团,由郭儒斌任连长,益良、门榜、上科、大江尧、造文观等乡也相继成立革命武装讨逆团。

在此期间,琼崖各地共产党领导的武装力量积极开展对敌作战。琼东县委将撤离到烟塘乡郭村的三百余名农训所学员和部分中学学生编成一个武装大队,大队长为符功桓,下辖两个中队。琼山县组织起农民武装一百多人。文昌、定安、澄迈、临高等县的共产党组织和武装人员也都转移到农村去,坚持斗争。王文明在获悉这些情况之后,信心十足地说:“琼崖人民的革命是坚定的,他们最终会以革命的战争战胜反革命的战争。”

6 月,杨善集受中共广东区委的委派,以特派员的身份再次回琼指导工作,他在乐会县第四区找到了王文明。

王文明向杨善集汇报了琼崖“四二二”事变后的琼崖党组织和革命团体的情况,说:“善集同志,中共琼崖地委成立不到一年,就遭到如此重创,我有责任,这是我思想上警惕性不高导致的结果。”

杨善集说:“我这次返琼的主要任务是了解琼崖‘四二二’事变之后,琼崖党组织的状况。如今,你领导中共琼崖地委在乐会县第四区站稳脚跟已经很了不起了!根据中央的指示,中共琼崖地委要改称为中共琼崖特别委员会。”(中共琼崖特别委员会简称“中共琼崖特委”)

经过简短的准备,中共琼崖地委在乐会县第四区(今琼海市阳江镇东兴乡)宝墩村李氏祠堂召开紧急会议。死里逃生的琼崖革命精英陆续来到宝墩村。中共琼崖地委紧急会议在悲壮的气氛中召开了,同志们起立默哀,向在琼崖“四二二”事变中遇难的烈士致以哀思。

王文明代表中共琼崖地委在会上做了工作报告,总结了 1926 年琼崖大革命运动的成果。他说:在党中央和广东省委的领导下,中共琼崖地委及各市、县委努力工作,党的组织迅速壮大,党员人数不断增加,共青团、工会、农会、学生会、妇女解放协会等革命群众组织纷纷成立,工人运动不断高涨,农民运动迅猛发展,学生运动轰轰烈烈,妇女解放运动如火如荼。琼崖大革命高潮已经形成。但是,就在琼崖大革命风起云涌之时,国民党发动了琼崖“四二二”事变,公然举起屠刀,对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进行惨绝人寰的血腥屠杀,两千余共产党员、革命群众被捕,五百余人遭到杀害。

王文明悲痛地说:“中共琼崖地委成立一年来的工作,虽然有成效,但教训也极其沉痛。我们没有认清形势,没有看清国民党反动派的狼子野心,在反动派举起屠刀的时候,我们还抱有幻想,以为用几个民众运动就能阻止反动派的叛变,造成了琼崖革命走向低潮的现状。我是中共琼崖地   委书记,这个责任应该由我来负。”

杨善集以广东区委特派员身份向大会传达区委的指示,宣布:“根据中共中央指示,中共琼崖地方委员会改为中共琼崖特别委员会。”杨善集接着说:“我们应该感谢中共琼崖地委和王文明同志,不仅为党、为琼崖人民保存了富有战斗力的力量,还为今后的斗争培养了一批干部和骨干队伍。现在,我们要改变斗争的形式,组织工农群众拿起刀枪,以武装斗争打   倒国民党反动派。”

会议选举杨善集、王文明、陈垂斌为常委,并成立了军事委员会和肃反委员会,杨善集任中共琼崖特委书记兼军事委员会主席,王文明任肃反委员会主席,杨善集、王文明、冯平、许侠夫、陈垂斌、罗文淹等人为中共琼崖特委委员。

宝墩会议(即中共琼崖地委紧急会议)之后,杨善集和王文明认为,当前最重要的事情是夺取和搜集枪支,武装讨逆革命军。于是,中共琼崖特委要求琼崖各地党组织领导武装人员袭击敌人,夺取武器武装自己。此后,王文明带领张亮、卢茂焕袭击了官台村一个民团据点,收缴八条长枪和一支驳壳枪;杨善集、陈永芹、王绰余带领武装小分队袭击了中原镇民团局和坡村、迈汤乡团,缴获枪械十余支。1927 年 7 月中旬,杨善集指挥革命武装,偷袭博鳌港警察局、盐务所,又缴获长短枪十余支和一批物资;王文明的胞兄王文源率领短枪队十二人,在龙江农民自卫军四十多人的配合下,攻打石壁民团,缴枪数支。7 月下旬,冯平指挥临高农军攻打临高县城,击溃县警卫队,缴获了一批枪支弹药。7 月底,中共乐会县委根据中共琼崖特委的指示,成立了琼崖讨逆革命军第一路军。

椰子寨战斗打响第一枪

1927 年盛夏,王文明奔走在乐会、定安、万宁之间,一边抓武装队伍的建设,一边抓党的基层组织建设。时至八九月,中共琼崖特委已经在琼崖十三个县、一个市建立起八个县委、一个市委(海口);琼崖讨逆革命军也已发展形成一定规模,在各地打了一连串的胜仗。

8 月 1 日,中国共产党领导了南昌起义。8 月 7 日,中共中央在湖北汉口召开紧急会议,决定在湘、鄂、赣、粤四省发动农民举行秋收起义。9 月上旬,中共琼崖特委收到中共广东省委指示,杨善集将省委的指示信交给王文明。王文明看完信,不由得眉头紧锁,沉思片刻后说“:打椰子寨?先召开一次军事会议,听听大家的意见。”“好,就这么定。” 杨善集赞同地说。杨善集、王文明在乐会县第四区召开了中共琼崖特委军事会议。杨善集在会上传达了中共广东省委的指示,并代表中共琼崖特委做出决定:为响应党中央八七会议号召,配合湘、鄂、赣、粤四省的秋收起义,针对琼崖敌人兵力较为薄弱,与地方民团、商团相互不和的情况,举行全琼武装总暴动。

图片3

王文明故居(图片来源:南海网)


中共琼崖特委军事会议还对全琼暴动做出具体部署:由杨善集、陈永芹带领乐会连、万宁连与王文明带领的定安连、琼山连协同作战,南北夹攻椰子寨;由冯平在西路指挥澄迈、临高、儋县三县暴动,其他各县也同时进行暴动,互相策应;琼东县讨逆军破坏嘉积北面的三发岭桥和里草桥, 阻击文昌、海口之援敌;乐会县委组织群众封锁通往嘉积的道路。

9 月中旬,中共广东省委又给中共琼崖特委发出《关于琼崖暴动工作指示信》,指示中共琼崖特委在暴动中要镇压地主、豪绅的反抗,解除他们的武装,武装农民,建立和发展工农武装,建立革命政权。

根据 9 月上旬中共琼崖特委军事会议的决定和中共广东省委的指示,全琼武装总暴动按计划从进攻椰子寨开始。

9 月 22 日,乐会连、万宁连和数百名赤卫队员手持砍刀、竹矛在乐会县第四区集结,赶赴椰子寨。不料那天刮大风,暴雨倾盆,杨善集、陈永芹带领部队冒雨行军。

22 日傍晚,定安连、琼山连在万泉河北岸的丹村集结,王文明戴着竹笠,披着蓑衣,站在队伍前面做战前动员:“同志们,现在又刮风,又下暴雨,给我们渡河和战斗带来了困难,但是,也给我们创造了麻痹敌人的有利条件,只要我们不怕困难,奋勇向前,就一定能够打垮椰子寨的敌人。” 王文明带领部队冒着暴雨,连夜分乘八只木船开始渡河。木船在大浪里颠簸起伏,几度惊险,终于靠岸。王文明把队伍带到椰子寨村头潜伏下来,等候杨善集的队伍到来。鸡已啼叫三遍,派出去接应的几批战士都回来报告,杨书记带领的部队还没到达。

战士们在风雨中焦急地等待着,两个连长对王文明说:“王主席,天很快就要亮了,打还是不打?”

王文明望了望刚刚露出鱼肚白的天空,说:“如果我们自己打,你们有没有信心?”

“有!这样的天气里,敌人一定在睡大觉呢。”定安连的连长说。

“对!咱们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一定能够成功。”另一个连长说。

王文明见两位连长决心很大,信心很足,当机立断说:“好,定安连绕到南边去,听我的枪声,两边一起夹攻,目标是敌人的炮楼。”

两位连长分头行动去了。

王文明对琼山连的战士们说:“大家不要慌,要沉住气。到时候听我的口令。”说着带领队伍冲进椰子寨的街道,逼近敌人炮楼。定安连派来传令   兵报告,他们也到达指定位置。

王文明挥枪大喝“打”!霎时间,枪声大作。

“冲啊!”喊杀声盖过了狂风暴雨。

炮楼上的敌人乱成一团,向四周胡乱打枪和扔手榴弹。讨逆革命军没有重武器,进攻受阻。王文明隐蔽在街口的一间房檐下紧张地思考着用什么办法攻破敌人的炮楼。忽然,他闻到一股煤油味,原来他身旁是一间卖煤油的店铺。王文明不由得心中一亮,他把两个连的连长叫来部署一番。两位连长敲开店铺的门,然后分别拎着一桶煤油和揣着一包火柴行动去了。

不久,讨逆革命军枪声大作,几名战士冲到炮楼底下,点燃长竹竿上的火把,堵住敌人炮楼的枪眼,还在炮楼周围燃起大火。炮楼里有五十多个被改编的土匪,见枪眼被火堵住,炮楼外杀声震天,早就被吓破了胆,慌忙开门往外冲。讨逆革命军掩杀过来,毙敌一部,其余敌人四处溃逃。

23 日清晨 8 时,杨善集、陈永芹带领的万宁连、乐会连也赶到了,与王文明带领的定安连、琼山连胜利会师。讨逆革命军打开粮仓,没收奸商的物品分给穷苦人民;战士们张贴标语,散发传单;农协的干部和会员押解着地主和土豪劣绅,游街示众。欢笑声、歌声激荡在椰子寨的上空。

杨善集站在街头,意气风发地发表演讲:“工农兄弟姐妹们,讨逆革命军的指战员们,我们立即行动起来,进行暴动,打倒土豪劣绅,打倒国民党反动派,建立一个人民当家做主的新政权,夺取革命的胜利!”

椰子寨战斗是琼崖武装总暴动的第一仗,首战告捷标志着琼崖共产党人开始以武装斗争的形式,向国民党反动派进行针锋相对的斗争。1927 年 9 月 23 日这一天,成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琼崖人民军队的诞生日。

雨过天晴,琼崖讨逆革命军攻克椰子寨之后,杨善集决定由王文明带领定安连、琼山连返回丹村,开辟新的战场;万宁连留在椰子寨发动群众;乐会连在附近开展宣传群众的工作。

图片4

椰子寨战斗遗址(图片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23 日上午 11 时,黄镇球部营长廖尊一和嘉积商团队长颜植南调集两百多敌兵,乘汽车赶往椰子寨进行反扑。杨善集身先士卒,同陈永芹亲临前线,指挥万宁连、乐会连占领加所坡高地阻击敌人。乐会连连长王天骏和副连长程德汉等人劝阻道:“杨书记,这里危险,快撤下来。”

杨善集坚定地说:“指挥员不靠前怎么指挥作战?你们快回去组织阻击。传令兵吹号,通知部队增援。”

王天骏、程德汉返回连队指挥战斗,由于寡不敌众,杨善集、陈永芹在椰子寨战斗中光荣牺牲。

回到万泉河北岸的王文明获悉杨善集、陈永芹牺牲的消息,顿时陷入巨大的悲痛之中,他洒泪挥笔写了一首纪念杨善集的诗:

一年风雨十年情,十年并肩志更坚。而今英雄身先死,长使文明泪满襟。血卧琼崖精神在,唤起工农勇向前。不除妖魔誓不休,还教赤色染人间。

杨善集牺牲后,王文明带领定安连返回乐会县第四区,并集中万宁连、乐会连两支部队,将工作重点放在乐会县第四区革命根据地的建设上。

乐会县第四区位于乐会县西部,是乐会、琼东、万宁、定安等县的交界地,南边的南排山、南界岭等十数座山峰起伏百里,北边的白石岭拔地而起,西边是蜿蜒的万泉河,东边一马平川。出可挥师东进,直捣中原、乐城、龙滚、嘉积;退可扎居深山密林,凭险而据。

1927 年 11 月初,中共广东省委派遣杨殷、徐成章等人到琼崖指导工作。徐成章在 1927 年广州“四一五”事变后奉命到海陆丰农军工作,于 8 月间协助彭湃领导海陆丰农民四千多人会同南昌起义部队解放揭阳县城,10 月下旬受中共广东省委委派回琼参加领导武装斗争。杨殷,广东香山县(今中山市)人,早年加入同盟会。1917 年担任孙中山卫队副官兼大元帅府参军处参谋。1922 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底赴苏联学习。1923 年回国。1925 年参与领导省港大罢工。中共中央八七会议后,负责中共中央临时南方军事委员会和肃反委员会领导工作,兼中共广东省委委员。

杨殷、徐成章回到乐城后,乐会县第一区区委书记冯金群将他们带到了乐四区江南村找到了王文明。

11 月初,为了进一步贯彻中共中央八七会议精神,传达南方局和中共广东省委指示,总结琼崖武装暴动的经验和教训,杨殷、王文明在乐会县第四区的白水磉村冯氏祠堂召开了中共琼崖特委第一次扩大会议。杨殷同志在会上传达了省委的指示,王文明在会上做了坚决执行省委指示的讲话。王文明说“:我们要进一步贯彻中央八七会议精神,进一步扩大武装暴动,建立苏维埃政权,开展土地革命,开辟革命根据地。”

这次会议调整了中共琼崖特委领导班子,王文明、罗文淹、陈垂斌为常委,冯平、许侠夫、何毅、符明经、谢育才、王经撰、邢慧学为委员,冯白驹、魏宗舟、孙成达为候补委员。由王文明担任书记,冯平任军委主任,王经撰任工委主任,何毅任农委主任,邢慧学任妇委主任。会议还决定把琼

崖讨逆革命军改编为琼崖工农革命军,由冯平任总司令,王文明任党代表。取消每县一路军的番号,分别成立东路、中路和西路总指挥部。徐成章任东路总指挥,辖乐会、万宁、陵水、崖县的武装斗争;谭明新任中路总指挥,辖文昌、琼山、定安、琼东的武装斗争;冯平兼西路总指挥,辖澄迈、临高、儋县的武装斗争。

中共琼崖特委扩大会议后,王文明根据斗争形势,结合实际指导全琼工作,在很短的时间内使全琼东、中、西各路工农革命军迅速发展,琼崖革命开始走上了开辟革命根据地,建立政权,开展土地革命,实行武装割据的道路。

1927 年 11 月下旬,工农革命军再次攻克陵城。12 月中旬建立了陵水县苏维埃政府,同月乐会县第四区苏维埃政府成立。在中共琼崖特委和乐会县委的直接领导下,乐会县第四区进行了轰轰烈烈的土地革命,烧田契、斗土豪、分配土地,并进行了党、政、军和经济、文化等方面的建设工作,至 1928 年 1 月,以乐会县第四区为中心的琼崖革命根据地初具规模。此时,全琼建立了十个县(市)委、五十五个区委、四百个党支部,党员发展到一万七千人。全琼的革命形势出现了新的高潮。

建立琼崖苏维埃政府

1928 年 2 月 18 日至 21 日,中共琼崖第二次代表大会在乐会县第四区阳江圩召开。中共广东省委派李源、黄雍赴琼出席大会进行指导,并决定将琼崖工农革命军改为琼崖工农红军。这次大会由于受“左”倾冒险思想的影响,做出了“夺取全琼政权”的错误决定。大会选举李源为中共琼崖   特委书记,王文明为常务委员。不久,李源调回广东省委工作,王文明接任   中共琼崖特委书记。尔后,王文明指挥各路部队从实际出发,开展适当规模的军事斗争,从而使琼崖的革命斗争稳步向前发展,不至于犯“左”倾冒险错误。

1928 年 3 月,国民党广东当局派蔡廷锴率第十一军第十师及谭启秀独立团四千余人渡海来琼,对琼崖苏区和红军进行“围剿”。蔡廷锴指挥所部分兵三路,向琼崖东、中、西各路琼崖红军和根据地大举进攻。琼崖红军与数倍于己的强敌进行殊死奋战,冯平、符节等红军指挥员相继在战斗中被捕牺牲,琼崖革命又一次面临严峻的形势。

6 月 5 日,王文明在乐会县第四区高朗村主持召开了中共琼崖第三次代表大会。大会通过了《最近总的工作大纲》,对反“围剿”斗争的组织、宣传和政权等问题做了具体决定。大会选举产生了新的中共琼崖特委领导成员,王文明被选为中共琼崖特委书记。

6 月中旬,中共广东省委派巡视员黄学增抵琼,带来了中共广东省委“特委马上改组,坚决领导群众反攻”的指示。黄学增是广东省遂溪县墩文村人,1922 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4 年 7 月进入第一届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学习。1928 年 4 月被选为中共广东省委委员,6 月调到琼崖,任中共琼崖特委书记。黄学增到琼崖后主持召开中共琼崖特委会议,并指定王文   明主持筹备成立琼崖苏维埃政府工作。

8 月 12 日,王文明在乐会县第四区的高朗村主持召开了琼崖第一次工农兵代表大会,琼崖苏维埃政府宣告成立,王文明当选为琼崖苏维埃政府主席。会上,王文明作了《关于当前形势》的报告。他说:“同志们,敌人虽然重兵压境,形势十分险恶,但是,有坚强的共产党和苏维埃政府的领导, 有根据地乃至全琼民众的有力支持,有红军指战员的英勇奋战,我们是不可战胜的,红军是不可战胜的,胜利一定会属于人民!”

陈玉侯、陈骏业、陈业祝、黄善蕃、王克礼、梁秉枢等为琼崖苏维埃政府第一届委员。苏维埃政府下设财经、文教、交通、合作、军事、青年等部, 主管各方面的工作。苏维埃政府还颁布了临时土地法、劳动法、苏维埃组织法、保护工商业条例和税收条例等法令。琼崖红色政权的旗帜从此高扬。

苏维埃政府成立的当天下午,有一股敌军进犯油麻岭。王文明接到敌情报告后,亲自率领一百多名红军战士迎击这股敌人。红军战士受到“当家做主”思想的鼓舞,要保卫自己的新政权,从气势上压倒了敌人,仅激战数时就击溃进犯之敌。战斗结束后,战士们兴高采烈地欢庆胜利。

但是,敌人很快就组织兵力进行反扑,国民党军第二十九团、第三十团强攻占领了乐会县第四区根据地外围,进而对乐会县第四区腹地的土地岭、加造、纱帽、荔枝塘、宝墩等三十多个根据地的村庄进行血腥镇压。王文明带领中共琼崖特委机关、苏维埃政府机关撤离乐会县第四区,向中平仔山区转移。中平仔位于五指山东麓,山峰延绵,树高林密。

1928 年 8 月底的一天,敌军一百多人进攻中平仔。王文明、梁秉枢等人接到敌情报告后,立即组织红军和赤卫队三百多人埋伏在山口,将九门荔枝炮①对准敌军来犯之路。王文明嘱咐大家:“沉住气,等敌人靠近了再打,要瞄准,不要浪费子弹。”

当敌人耀武扬威地走进埋伏圈时,王文明向身旁的梁秉枢点了头,梁秉枢大声地发出命令:“打!”瞬时,红军战士拉响土地雷,抛出土手榴弹。敌人被突然的袭击打得乱了阵脚,连忙寻找隐蔽点架起机枪向红军阵地扫射。王文明招了招手,罗文淹下令点燃荔枝炮。顿时,九门荔枝炮发出“轰隆轰隆”的巨响,地动山摇,九条火龙扑卷向敌群,铁砂、铁片、铅块横飞,将敌人炸得鬼哭狼嚎。此战,打死敌军士兵二十多名,打伤数十名,缴获步枪六支、轻机枪两挺、子弹一大批,创造了红军反“围剿”作战中用荔枝炮击溃敌军的战例。

11 月底,黄学增接到中共广东省委的指示信,信上传达了省委扩大会议确定的“以城市为工作中心”的方针,指出了琼崖红军反“围剿”遭受挫折的原因,是城市工运、兵运工作没有搞好,要求中共琼崖特委机关北迁海口与南路区委合并,成立南区特委。中共琼崖特委书记黄学增执行了中共广东省委这一错误指示,于 12 月初带领特委机关迁往海口,由王文明、淤荔枝木制成的火炮。何毅、罗文淹、梁秉枢等人留守苏区。

12 月下旬,国民党调集一千七百多人进攻乐万苏区,红军损失惨重, 琼崖革命转入低潮。12 月底,王文明率领红军一百三十多人和琼崖苏维埃机关、军械厂、红军医院、印刷处共六百余人,向定安县母瑞山转移,开辟新的农村革命根据地,继续坚持农村斗争。

母瑞山是五指山向东北延伸的一条支脉,位于海南岛中部的定安县南部,方圆一百多里。这里山岭连绵,古木参天,峡谷流急,地势险要,易守难攻,有很大的回旋余地,是开展游击战争的天然战场。山中有良田,居住有苗族、黎族和汉族人民五千多人。这里是定安、琼东、乐会、万宁、琼中的交界地,离海口、嘉积较远,国民党在这里的统治力量较薄弱。王文明率领琼崖红军和苏维埃政府机关从乐会县第四区中平仔突围进入母瑞山后, 在上村、下村、中村一带的山上搭建起四十多间茅草房,安营扎寨。

1929 年 1 月,蔡廷锴指挥国民党军一部进攻母瑞山,红军利用地形优势击退敌军。之后,蔡廷锴调集重兵对母瑞山进行包围封锁,在山下筑碉堡,在路口设岗哨,同时把周围村庄的老百姓驱赶到他们统治的白色区域,企图将红军困死在母瑞山。

面对敌人的围困和封锁,王文明领导红军在母瑞山艰苦奋斗,终于使琼崖苏维埃机关恢复了正常运转。

1929 年春夏,蔡廷锴部调离琼崖。敌人力量减弱,王文明不失时机地从母瑞山根据地派出干部和红军小分队到乐会、万宁、琼山等县的山区, 联系在当地坚持斗争的党、政、军干部与红军,恢复和建立了中共定六区、定七区区委和区苏维埃政府,建立了中共定四区、定五区、定八区、定九区区委和区苏维埃政府,扩大了母瑞山根据地的范围,军械厂也恢复了正常生产。5 月,母瑞山大山乡苏维埃政府成立,并进行了土地革命。6 月,在母瑞山的红军扩建为五百多人的独立团,梁秉枢任团长,王文宇任副团长。琼崖的革命烈火又从母瑞山燃烧起来了。

1929 年 8 月中旬,中共澄迈县委书记冯白驹到母瑞山找王文明,他带来一个不好的消息:中共琼崖特委领导机关在海口遭到敌人破坏,中共琼崖特委领导黄学增、官天民先后被捕牺牲。听到这个消息,王文明悲痛不已,他抱病在内洞山主持召开各县代表联席会议。参加会议的有红军代表   梁秉枢,澄迈县委代表冯白驹,琼山县委代表张志军,琼东县委代表符明经,定安县委代表王志超等十余人。会议成立了中共琼崖特委临时委员会,王文明、冯白驹等九人当选为中共琼崖特委临时委员会委员。

9 月,中共广东省委批准正式成立中共琼崖特委临时委员会。11 月, 王文明召开琼崖党团特委联席会议,决定王文明、冯白驹、傅佑山等三人为中共琼崖特委常委,王文明为中共琼崖特委书记。此时,王文明因积劳成疾,已经不能坚持正常的工作,他提议由冯白驹主持特委的日常工作。

王文明的病情日益严重,他的妻子邢慧学日夜守护在他的身旁。邢慧学是文昌县文教镇水吼村人,1926 年 2 月进入广东省立第六师范学校读书,3 月加入中国共产党,4 月当选为国民党文昌县党部妇女部部长。1927年 11 月当选为琼崖妇女委员会主任,同时被选为中共琼崖特委委员。

1928 年 2 月,当选中共琼崖特委妇委书记。1929 年 12 月随同丈夫王文明一起撤到母瑞山。她在艰苦的斗争环境中,坚定地支持和辅助王文明开辟母瑞山革命根据地。

1930 年 1 月 17 日,共产主义的忠诚战士,中共琼崖党、政、军和革命根据地的主要创始人,琼崖工农群众领袖王文明在母瑞山不幸病逝,享年36 岁。

责编:许舒琦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