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生死两度话今昔 ——忆我的母亲陈翠英
来源:南海出版公司 2018/12/18 09:26:17 作者:罗陈彪
字号:AA+

导读: 琼崖纵队和解放大军胜利会师, 同志们笑逐颜开。有一个琼崖纵队女战士,喜欢上一个大军伤员哥哥,于是对他嘘寒问暖,关怀备至,献尽殷勤。是的,每当我感到自己“不幸福”和“不快乐”的时候,耳边就会回响起母亲说的那句话:“死的屈咧,生的福咧。”

我的母亲陈翠英,生于 1917 年 12 月 20 日,卒于

2008 年 7 月 26 日 。

记得母亲九十岁还健在的时候,尽管她患有老年痴呆症,但一提起琼崖纵队,就会絮叨着:“死的屈咧,生的福咧。”

母亲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当时海南解放已经六十年了,她除了怀念那些牺牲的战友外,就是希望我们下一代在生活上要知足常乐,在事业上要勇于进取。

母亲于 1941 年 7 月参加革命,在独立总队第一总队先是当运输员,

后当膳食员 (炊事员)、护理员 (护士),一直到海南解放。

图片13

陈翠英(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在那战火纷飞、物品匮乏、艰苦卓绝的年代,母亲和其他姐妹一样,想尽办法寻找食物,出生入死抢救伤员,无微不至照看病人,度过了人生最美好的青春年华。她的战友中,有的甚至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记得小时候,我时常趴在母亲的膝上听她讲革命故事,听她讲女战士如何到海边挑盐、到乡村找米, 救护照顾伤员,接应大军渡海,等等。我听“腻”了, 要听打仗的,就去找父亲。我的父亲罗应志 (1996 年去世),1945 年参加革命,也与母亲同在独立纵队第一支队。从他们讲的故事里,不难感觉那个年代的艰难困苦,我天真地问:“你们为什么不跑回家?”他们说:“傻孩子,参加独立纵队就不能回家了,日军和国民党抓到一个杀一个,连家人也不放过。”多么现实、残酷的理由啊!我终于悟出,琼崖革命之所以能二十三年红旗不倒,正是因为先辈们有干革命就要干到底的坚定信念和置之死地而后生的英雄气概!

随着岁月的流逝,母亲渐渐衰老了,记忆力也慢慢衰退了,已经不能再讲过去的故事了。但在我心里, 仍然记得她曾讲过的那一幕幕———

1946 年 6 月,国民党第四十六军对琼崖独立纵队的“围剿”“进剿”“清剿” 全部失败。母亲所在的卫生队随第一支队来到定安县外围休整。一天,父亲来到卫生所, 伸出左手对我母亲说,他的左手腕生疮, 原先只是一个红点,然后慢慢红肿,最后糜烂发臭。有人说可能是接触到日军留下的化学物质了,要治好不容易,说不定要锯掉左手。

母亲不知从哪儿学来一个民间偏方,用一块银圆贴在父亲左手腕的疮口上。一个多月后,父亲的疮口竟然结疤了,不过那个疤痕很难看,像一个光芒四射的星星。这里还有个当时不为人知的秘密,那块银圆成全了他们的美好姻缘———父亲恋上母亲了……

1946 年下半年,国民党保安司令蔡劲军上任后, 便开始实行其“分期分批”重点进攻的“半年清剿” 计划,首先是在琼 (琼山) 文 (文昌) 地区,预计时间为三个月。11 月,敌集中保安第六、第七两个总队和保安第三、第四两个大队,加上地方武装共三千多人,向我琼文根据地大举进攻。我第一支队和卫生队立即向琼山县龙马乡北昌村转移。晚上,在北昌村休息的时候,母亲打开背包,发现里面有一块手榴弹的弹片。同志们都说母亲命大,要不是这个背包, 她恐怕就光荣牺牲了。说起这个故事的时候, 父亲会指着我,补充说:“ 要不是这个背包,可能就没有你了。”

1950 年 3 月 31 日,母亲所在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琼崖纵队第三总队赶到琼山塔市卜创港沿海,接应大军第四十三军一二七师加强团三千七百多人登陆,然后立即转移到云龙圩。琼崖纵队和解放大军胜利会师, 同志们笑逐颜开。由于语言不通,大家只是一个劲儿地握手、欢笑、拥抱、抛帽子。大军那边不知是谁用普通话说了一句:“琼崖纵队,顶呱呱!”琼崖纵队这边也学着说:“大军,顶呱呱!”“顶呱呱”竟然成了当时的流行语。有一个琼崖纵队女战士,喜欢上一个大军伤员哥哥,于是对他嘘寒问暖,关怀备至,献尽殷勤。但双方无法表达意思,除比手画脚外,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顶呱呱”,大家看了都笑出眼泪。令人没有想到的是,最后他们竟然成为夫妻。

母亲的故事很多很小,既讲自己的, 也讲别人的。她们虽然没有轰轰烈烈、惊天动地的事迹,却能在平凡的工作中勇于牺牲、乐于贡献。其实,事情不在于是否轰动,人物不在于大小,他们对革命事业那种忠心耿耿、持之以恒、呕心沥血、死而后已的精神,难道不同样可歌可泣吗?

1950 年 5 月,海南解放后,母亲记立大功一次,1952 年 6 月 13 日升为副排级。

忆往昔峥嵘岁月稠。母亲走完了自己的人生历程。 他们那一代人是非常艰难的,但她却是幸福乐观的。她总爱拿死去的战友做比较,以示自己能活着就是最大的满足和享受,就应该为国家多做贡献。可以说, 这就是他们那一代人的人生价值观。

现在,我们大多数人的生活条件优越了,今非昔比。但可知否,这是无数革命先辈用鲜血和生命作为代价换来的。时代变迁,观念更新,无可厚非,但却不能将现在和过去对立起来。有过去,才有现在,而且现在也将变成过去。怎么说呢,也许革命先辈不在乎后人是否记住自己的名字,但作为我们子孙后代, 却不能忘记他们!

大千世界,万象丛生。我们生活在现实社会里, 也会遇到各种各样不顺心的事情,是怨天尤人、自暴自弃,还是勇敢面对、逢凶化吉?做出何种选择,往往取决于个人性格和人生阅历。是的,每当我感到自己“不幸福”和“不快乐”的时候,耳边就会回响起母亲说的那句话:“死的屈咧,生的福咧。”这句话总  是给予我鼓舞和鞭策,让我笑对人生,勇往直前!

责编:陈倩柔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