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祝菊芬的亲密战友 ——林霞烈士
来源:南海出版公司 2018/12/18 09:25:30 作者:祝丽娜 祝曼曼
字号:AA+

1946 年,祝菊芬与琼崖独立纵队的亲密战友林霞结为夫妻。1923 年,林霞出生于文昌头苑乡蓝图村的一个贫苦家庭,1937 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8 年 12 月,林霞听到琼崖红军在云龙改编为“广东民众抗日自卫团第十四区独立队” 的消息时,她的抗日情绪高涨, 到处发动群众募捐款物来慰劳抗日部队。1939 年 2 月 10 日,日军开始侵略琼崖,2 月20 日又进犯文城。听到这个消息, 林霞更是抗日心切, 坚决要求党组织介绍她去参加独立总队,要为保家卫国而斗争。当时王月波在头苑乡一带向基层党支部传达、 布置工作,得知林霞要求参军的态度很坚决,便直接答应了她的请求。林霞十分激动,走之前,她向王月波表示,绝不会辜负党对她的培养,到部队一定听从指挥,抗战到底。从此林霞背起行囊,告别亲人与故乡,开始了参军抗战的征程。她就近参加了新编的独立总队第四大队,同她一起参军的还有符美娥、符惠英、傅云英等姐妹。

777777

林霞烈士(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1939 年夏,为了工作需要,林霞被调到独立总队第一大队政工队工作。1940 年初,林霞率队随同琼崖党、政、军领导机关西迁澄迈美合抗日根据地。中共琼崖特委在此创办琼崖抗日公学,林霞被政治部选送进入琼崖抗日公学妇女班学习,并任该班党支部组织委员和学习班班长。可是只开学半年多, 琼崖抗日公学第一期学员尚未全部结业,同年 12 月15 日就发生了美合事变,致使根据地失守,琼崖抗日公学被迫停办。

当时,为了反击国民党顽固派发动的内战,琼崖党、政、军领导机关和部队主力进行了战略转移,撤回琼文老区,林霞等一批琼崖抗日公学学员也随部队转移,并等待分配工作。这时,琼文老区的国民党顽固派掀起“反共”高潮,并勾结日军对我军和琼文老区进行疯狂的夹攻“扫荡”。为了加强对抗日群众的领导,做好发动群众参军支前的工作,中共琼崖特委与独立总队部决定派曾惠予出任琼山县妇救会主任, 林霞任常委。

为加快建设东路六连岭抗日根据地,1941 年夏, 林霞被调任中共乐万县委民运部干事兼万宁县第三区委常委、民运部部长。工作不久, 县委送林霞到中共琼崖特委在六连岭的党校参加第二期学习。

1943 年冬,日军开始从琼文转向攻击乐万县与六连岭抗日根据地, 并实施了空前残酷的“ 蚕食” 和“ 三光” 政策。这期间, 为了保卫六连岭抗日根据地,粉碎日军的“蚕食”和“三光” 政策,林霞坚守岗位, 坚决执行党的指示, 不怕任何艰难险阻, 深入发动群众,开展群众性的破击战,配合我内线部队对敌进行游击战, 最后终于使敌人的“ 蚕食” 和“三光”政策失败了。

1943 年底,任乐万县委书记的王月波常同林霞有组织上和工作上的联系。王月波了解到林霞的活动能力和思想水平的确提高很快,认为她在“白色恐怖” 的恶劣环境里,党需要她往哪里,她就奔往哪里。她不仅在战场上杀敌英勇,在民运工作中也机智灵敏。

1945 年日军投降不久,由于西线根据地建设缺人,林霞被调到澄迈县从事民运工作。

1947 年 5 月,万宁县的环境极为恶劣,组织上派林霞带领几名武工队队员去敌后基层党支部传达琼崖区党委“关于开展自卫反击战的指示”。林霞在一次琼 崖区党委会议上曾主动提议组成一个武工队,由她带领到北龙乡外线的敌后基层党支部,传达琼崖区党委“关于继续坚持自卫反击战的再决议指示”和县区委为  贯彻执行这一指示的工作布置。

5 月 30 日,林霞和战友一行五人完成传达任务归来,途经溪东南的边岑村时遇暴雨,溪水高涨不能过溪,被迫暂宿该村。不料次日拂晓,竟被叛徒吴仠山(原万宁县第三区区委交通员) 出卖。吴仠山带领附近公路干线上的龙滚、山头埇、敦熙三个炮楼的敌军来“围剿”。林霞闻敌枪声,紧急唤醒战友迅速撤离,从屋后灌木密布的小山突围。而与林霞同乡的交通员以丘陵上的石头为掩体,用随身携带的自卫手枪顽强地抵抗,掩护其他三位战友突围。当时敌军狂叫“捉活的”,并把包围圈越缩越小。当敌人靠近时,林霞掷出仅有的一枚手榴弹,爆炸处有数个敌人倒下。敌人恼羞成怒,以密集的交叉火力向林霞和交通员集中射击,  林霞和交通员不幸中弹牺牲。林霞当时年仅二十四岁。

林霞是党的好女儿,是独立总队优秀的民运工作干部。她一生的战斗历程和她的牺牲都表明,她对党和人民的革命事业的无限忠诚。她一贯对革命工作积极负责、任劳任怨、不怕艰险,一贯服从部队首长和党组织的指挥调动,要她到哪儿就到哪儿,要她干啥就干啥。她善于联系群众,善于向群众进行宣传教育, 深受群众的爱戴。凡是她活动过的乡村,许多群众对她的感情都很好,亲切地称她为“霞姐”。每闻霞姐到村,大家都出来招呼她,都想拉她到家中做客和谈心, 把她当成一家人看待;而当她要离开时,大家都依依不舍,再三挽留她多住几天,或盼她再来。林霞不幸牺牲的噩耗一传开,广大群众无不悲痛不已。而对出卖林霞的罪恶叛徒吴仠山,大家无不万分憎恨,说一定要为霞姐报仇。

1950 年,海南岛解放。那个出卖林霞的叛徒吴仠山十分恐惧, 四处逃窜, 但终究逃不出人民群众的罗网,很快就在万宁县第三区被抓获,人心大快。与此同时,当地党政机关和林霞的战友都主动为林霞办理烈士登记手续,林霞的家人领取了一张由毛泽东主席署名的革命牺牲军人家属光荣纪念证。

88888888888

林霞的革命烈士证明书(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1989 年 5 月,在林霞牺牲四十二周年时,祝菊芬赋诗深情地悼念亲密的战友林霞烈士:

每瞻遗像忆遗风,忠党丹心似火红。敌后长惊驱鬼蜮,阵前短接见英雄。突围奋战爱袍泽,视死如归蕴素衷。烈女巡天奔月去,音容犹是气吞虹。当年战火乱纷纷,才结丝罗袂又分。志结心丹肝胆照,情深义重苦甘亲。暂离只望凯旋聚,将捷何堪噩耗闻。梦里音容如可见,枕边知有旧啼痕。涓涓碧血岂空流,旭日春风暖九州。民乐应酬当日志,奸除已报昔年仇。英雄业绩万民继,烈士功劳史册收。如画珠崖花斗艳,英雄含笑可同游。

责编:陈倩柔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