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将军战斗在琼崖
来源:南海出版公司 2018/12/18 11:15:43 作者:吴俐玫
字号:AA+

导读: 李振亚将军牺牲的地点在万宁县 李振亚将军牺牲遗址的纪念碑 (图片来源:海口网) 牛漏,当时的他到牛漏阵地前沿观察形势,敌人突然从碉堡里打来冷枪, 射中李振亚的胸膛。(本文参考中共海南省委党史研究室编著的《骁将风范———怀念李振亚将军》和罗文洪的《峥嵘岁月》相关内容)

皓月当空,惊涛拍岸。那是 1940 年 7 月 19 日前后,难得刮起的西北风强劲地吹打着琼州海峡北岸。连续两次偷渡失败之后,经过十多天的观   察、研究和分析,身经百战的骁将李振亚提出了利用日军在月黑风高的夜间频繁地巡逻,明月之下反而放松戒备的特点,当晚越过日军海上封锁线,偷渡琼崖的最佳方案。

李振亚一行人出发了。一艘载重仅十吨的小船配上一名舵工和两名水手,载着李振亚一行七人,带着电台和药品等重要物资,成功在海南岛的临高昌拱港登陆,开启了李振亚将军在琼崖的战斗生涯。

李振亚,广西藤县人,出身于贫苦农民家庭。1929 年 7 月,李振亚在南宁参加张云逸同志领导的教导总队学习, 毕业后任教导总队副官。1929 年 12 月11 日,李振亚参加了邓小平、张云逸等人领导的百色起义,他被委任为红七军军部副官,不久后加入中国共产党。过后,李振亚随红七军转战于桂、黔、湘、赣边境,参加中央苏区第二、第三次反“围剿”。1932 年 1 月,组织选送李振亚到红军学校,参加第二期指挥系学习,毕业后留校任军事团步兵营营长。

图片7

李振亚(图片来源:南海网)

1934 年,李振亚参加了红军长征。1935 年 7 月,李振亚被任命为红四方面军三十三军参谋长。1936 年,李振亚任西路军东进支队参谋长。1937 年, 九死一生的李振亚返回延安,任中国人民抗日军事政治大学第三大队第五中队中队长。不久后,李振亚调至十八集团军总部任参谋。1939 年 2 月, 国共合作举办南岳游击干部训练班。叶剑英率参与办班的薛子正、李振亚等教官和工作人员三十余人来到湖南,李振亚任军事教官,与薛子正一起编写了《游击战术讲义》一书。1939 年 5 月,李振亚调至广东,在广东省委举办的游击训练班任军事教员,讲授游击战术课。后来,李振亚被任命为东江军事委员会参谋长。

为独立总队正规化建设做出贡献

1940 年 7 月,李振亚携妻子王超,在八路军驻香港办事处接受廖承志主任传达的党中央指示,欣然奔赴琼崖抗日第一线。

1940 年 8 月,李振亚安全抵达美合抗日根据地后,受到了冯白驹等同志的热烈欢迎。1940 年 9 月,党中央派遣的庄田同志带领覃威、刘成义(电台台长)、曾琼发(报务员)、云涌、王昌义(地雷、手榴弹技师)抵达美合。庄田同志传达了党中央指示:冯白驹任中共琼崖特委书记、广东省琼崖抗日游击队独立总队总队长兼政委,庄田任副总队长,李振亚任总队参谋长。

图片8

1987 年,王超在万宁县山根乡(今山根镇)碗灶村和县长等人的合影(前排左一为李桂荣,前排左三为王超)(图片来源:吴俐玫提供)

广东省琼崖抗日游击队独立总队是由琼崖工农红军改编的,虽然部队长期坚持武装斗争,但缺乏完整的建制和必要的训练、休整。

军事教育家庄田将军和军事英才李振亚都经历过长期的正规化训练、完整的军事组织化管理,都曾在中国人民抗日军事政治大学(简称“抗大”)休整和学习。他们把我军最科学的建制从中央扩展到琼崖,使独立总   队统一了认识,并确立了独立总队总机关的首长为参谋长,各级部队也相应建立起了参谋部门。

在庄田、李振亚等人的建议下,中共琼崖特委按照红军的做法,在部队里建立健全政委编制和政治工作制度,在部队里公开党组织,把总部的政训室改为政治部,下设组织、宣传、民运三个科。在独立总队里设参谋、经理、卫生三处。李振亚兼管参谋处的工作,参谋处设作战、训练、侦察、通讯、管理等科,建成了一个精干的军事指挥机构。

当时中共琼崖特委在美合创办了琼崖抗日公学和党校、农训班、军事干部学校等。冯白驹同志兼任琼崖抗日公学校长,史丹任副校长。李振亚   同志讲授军事知识课并制订了教学计划和教学内容,具体讲授毛泽东的军事思想、军事理论和游击战术的“敌进我退,敌退我追,敌疲我打,敌驻我扰”十六字方针。为了提高教学效果,李振亚自己动手制作了一个大规模的作战地图模型,使学员们能学懂、记牢。为了尽快地给军事班、政治班   的学员传授游击战争的战略、战术,李振亚总是千方百计地走近干部、战士,还一句一句地学海南话。

美合事变之后,中共琼崖特委和独立总队部领导机关东返琼山、文昌老区。为了提高部队的作战能力,李振亚还主持了独立总队部领导机关办   的随营军政训练班。后来,根据形势发展的需要,李振亚又向中共琼崖特委和独立总队部建议办一所琼崖抗日军事政治干部学校,并主动请缨兼任学校的校长和政委。中共琼崖特委同意了李振亚的要求,决定在万宁县   六连岭创办琼崖抗日军事政治干部学校。

六连岭抗日根据地到处是荒山,山势雄伟,丘壑纵横,林木葱葱,但没有房子。1941 年 6 月,李振亚带着副校长云涌、教育长兼政治处主任祝菊芬等三十多名的骨干来到六连岭,在当地党组织的支持下,砍竹木,割茅草,盖校舍。经过四十多天披星戴月的劳动,终于把食堂、教室、宿舍、桌椅、教具等全都准备好了,随后马上投入教学工作。

学员分入军事班、政治班,大多数学员是抗日军队中班以上的骨干、优秀战士、战斗英雄,而政治班学员除军队骨干外,还有的是地方干部。主要由李振亚一人抓教学工作,他一天到晚工作,从不知疲倦。李振亚除了编教材和讲课外,还帮助其他教员备课、授课。李振亚组织学员勤学苦练,   要求学员间互教互学、互相关心、互相帮助,把军事、政治知识学到手。李振亚还经常组织学员到操场上学习,到部队实习,参加实战,以检验教学的效果。此外,他还组织学员劳动建校,开荒生产,帮助后勤人员运粮、砍柴、挑水、煮饭,培养学员艰苦朴素、团结互助的作风。

琼崖抗日军事政治干部学校坚持了延安抗大的“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艰苦朴素的工作作风,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的教育方针,自 1941 年 6月开学到 1942 年 11 月止,先后培训两期学员共六百多人,为部队和地方党政机关培养、输送了一大批优秀干部,充实了琼崖抗战的骨干力量。

在庄田和李振亚等人的不懈努力和积极协助下,冯白驹建立起精干的军事指挥机构。独立总队日渐走上正规化的道路,干部们的政治素质、军事素质以及战略战术水平等方面都得到很大提高。李振亚为琼崖培养大批抗战人才的光辉业绩,永远载入琼崖革命的史册,为琼崖抗日部队的建设做出了卓越贡献。

中共中央香港分局领导的刊物《群众》中载文:“自李振亚和庄田同志来琼后,琼纵的参谋工作,是经过李振亚的手建立起来的,从而逐步提高部队的作战与管教能力。由小小的游击队伍,逐渐提高到正规兵团,从游击战到学会运动战。”

开展游击战狠狠打击侵琼日军

1940 年秋,李振亚指挥了澄迈县红石岭战斗。这次战斗,缴获了日军机关枪一挺、步枪数支,这是独立总队第三次缴获日军的机枪,这次胜利极大地鼓舞了全军的士气,对西路抗日斗争起到了积极的促进作用。此战   也让李振亚了解到,部队当时的作战效率需要提高。

在六连岭抗日根据地,李振亚带领琼崖抗日军事政治干部学校学员和部队战士在教学上、战斗中继承了毛泽东同志一贯倡导的“理论联系实际”的优良学风,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成功战例。

1941 年 11 月,学员们学习了奇袭战这一课后,李振亚率领几个排级学员和当地独立第九中队驳壳枪班的战士,对兴隆日军据点进行奇袭。

学员们到达兴隆圩的时候,恰好日军换防,日本士兵把圩街道、市民房舍、商店都住满了。日军人数约百人,配备六挺机枪,敌我力量悬殊,难以袭击。此时李振亚病倒了,他带领学员们隐蔽在附近,一边养病,一边寻   找时机。

不久,日寇征粮,强令兴隆一带村民送粮。接到村民的报告后,李振亚   带病准备组织袭击,彻夜不眠地研究作战方案。他首先从独立第九中队驳   壳枪班中,挑选两名熟悉当地地形和情况的本地学员,让他们化装成“顺民”,送粮到敌据点去进行侦察。这两名学员摸清了这个据点只有十多个敌人,瞭望哨楼上有一人放哨,进入据点的大门口有两个哨兵检查送粮出入据点的“顺民”,其他敌人的枪和一挺机关枪都挂在敌驻堡垒宿舍的枪架上。

听了学员汇报的敌情后,李振亚决定挑选八名指战员组成奇袭敌人据点的小分队,这支小分队由冯正指挥员带领。奇袭小分队根据李振亚的部署,组成三个战斗小组:第一组由两个人负责射杀哨楼上的哨兵;第二组由两个人负责袭击门口的哨兵;第三组冲进敌驻堡垒宿舍,并缴枪架上的武器。当天下午,八名指战员就做好为敌人“送粮”的准备,“送粮”的箩筐底层装的都是谷糠,表层有的装米,有的装谷,还有的装鸡蛋。第二天早上,八名指战员化装成“顺民”,挑起粮担向兴隆敌据点“送粮”。八名指战员的突然袭击,打得敌人来不及还手。在小分队的枪口下,敌人应声而倒,   死的死,伤的伤。小分队只花了一百多发子弹,就拔除了敌人在兴隆的据点,缴获机关枪一挺、长短枪七支、指挥刀一把、弹药一批,而我军毫发未损。

1942 年 4 月的一天,学员们正在教室里学习,突然传来枪声。侦察员回来报告,是日伪军兵分两路向琼崖抗日军事政治干部学校驻地围攻。当   时驻地附近的村庄里还有乐万县委机关、总队后方医院等单位。一部分学   员慌了起来,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李振亚不慌不忙,告诉大家,这是学习的   好机会。李振亚带领全体学员和独立总队第三支队,按照军事课上所讲授的“敌强我弱的情况下,集中我优势兵力击敌一部,造成局部的敌少我多,最后将敌人歼灭的机动灵活的战略战术”理论,伏击从六连岭东麓来犯的一路敌军。这路敌军受到重大伤亡,最后仓皇逃走,我军缴获步枪二十多支。   另一路敌军因失去前一路敌军的策应配合,再不敢冒险深入,只是慌忙地放火,把学员们辛苦建起来的教室、校舍全部烧毁,便收兵撤退了。

日军强迫当地群众去修公路,每天派出八个士兵监督修路,并配备一挺机关枪、五支步枪。李振亚得到情报后,就组织驳壳枪班的十一名战士装扮成修路的群众,瞅准时机消灭日军,夺取枪支。

到目的地后,驳壳枪班的战士们根据预先的部署,分散到群众中去, 一个日本士兵至少有一人紧盯。而日军的机关枪手和弹药手则由三名战士来对付。开工后不久,日军的机关枪手和弹药手就到树荫底下,坐在草地上吸烟。其他拿着步枪的日本士兵来回走动,监督群众修公路。这是下手的好时机。负责对付机关枪手和弹药手的三名战士,想办法接近机关枪手,其中一名战士拿着一支纸卷香烟,去向机关枪手借火点烟。这名战士接近机关枪手时,先是鞠躬敬礼,戴在头上的大竹帽便滑落下来,遮住了敌人的视线。说时迟,那时快,他迅速地将肩上的镐头朝着敌人用力打下去。另外两名战士迅速掏出驳壳枪,冲上去解决了机关枪手和弹药手。其他战士也按照分工,迅速解决了拿着步枪的日本士兵。战士们用几分钟就结束了战斗,并缴获了一挺机关枪和五支步枪。

李振亚获悉,加园日军军部经常强迫群众担柴给他们烧水煮饭,于是他安排驳壳枪班战士装扮成担柴的群众,混进加园日军军部。他们趁敌人毫无防备之际,以敏捷的动作,抽出驳壳枪消灭日军哨兵,冲进日军军部, 从枪架上缴获机关枪和步枪,仅几分钟就结束战斗。当时,日军除了站岗的哨兵佩枪外,其余的日本士兵都把枪弹放在屋内的枪架上,穿着短裤在据点外聊天。听到枪声响,日本士兵都赤手空拳,想要回军部,但军部门口已被我驳壳枪班守卫。日本士兵回不了军部,只好四处逃命。不幸的是,奇袭中,指挥员冯正大队长被一个日本士兵在房子里用大刀砍中头部,因流血过多,医治无效而光荣牺牲。

1942 年秋,在万宁二区的水通埇村发生了一次遭遇战。当时李振亚跟一个中队住在一起,部队刚刚驻扎,不料日军就来这里烧杀抢掠。听到哨兵枪响,李振亚的警卫员(东方人,姓吉)就拿起手提机枪向日军扫射。这时,李振亚命令中队长李诗甫带领一个小队架起机关枪,从正面截住日军。中队的一个小队从左后侧包抄,打击日军的后面,形成前后夹攻。日军见正面火力很强,后面也有部队在运动,一时摸不清情况,只好迅速收兵。这次遭遇战用二十多分钟就结束了,我军没有伤亡。战后战士们纷纷反映,李振亚用兵如神,勇敢沉着,镇定果断。战士们和李振亚在一起战斗也都很勇敢。

学员们把学习到的军事理论知识和军事技术运用在战斗中,通过实践,收获巨大,学员们迅速成长为优秀的军人。

在日军对我方抗日根据地进行大规模的“蚕食”和“扫荡”期间,李振亚在当地党、政、军的紧密配合下,坚持在琼崖东区的抗日游击战,取得了节节胜利。

1942 年 11 月间,由于抗日斗争的形势所迫,需要向南打击外线敌人。独立总队决定,由李振亚率领第三支队驳壳枪班二十余人,直达保亭县(今保亭黎族苗族自治县)龙则村开展活动。

当时在保亭整个山区,日军仅有两个孤立的据点:一个据点是保城军部,驻有一百人左右;另一个据点是七弓的什玲,驻有一个曹(班)的日军, 约十人左右,配有轻、重机枪,掷弹炮,步枪等。七弓的什玲离保城约二十公里,仅有一条破烂的土公路相通,路上要经过几座木桥。经过两天的侦察,李振亚满怀信心地做出决定:趁敌人不备,夜袭什玲之敌,缴获敌人的重武器来武装自己;破坏什玲河上的木桥,伏击保城来援之敌,扩大战果, 推动工作。一切准备就绪后,李振亚又亲临前线,在离据点半公里的地方指挥(地方人员及运输队均在此)。战斗于凌晨 l 时左右打响,大约半个小时后,我方突袭队得胜并迅速撤离。此战歼灭日军十余人,鼓舞了抗日军民的斗志,坚定了抗战必胜的信心。

在保亭一带的山村,驳壳枪班的同志既是战斗员,也是工作队员。他们利用夜间到村里和群众座谈,宣传我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取得人民群众对我们的理解和支持。有了群众基础,加上李振亚的神机妙算, 驳壳枪班经常运用声东击西的战略战术,“敌进我退,敌退我扰”,搞得敌人晕头转向。日军摸不清驳壳枪班的实力,也不知道驳壳枪班的住址及行动方向。

从 1943 年至 1945 年日军投降,李振亚带领精锐部队,除了在陵水、保亭一带积极开展抗日游击战拔除敌人碉堡外,他还坚决支持陵水、崖县、保亭、乐东边区办事处的成立,积极配合第三支队帮助地方成立抗日区、乡民主政府共计二十四个,与万宁县的抗日区、乡连成一片。在此基础上,李振亚还帮助区、乡政府建立常备武装队伍,打击汉奸走狗,争取爱国人士,宣传发动群众,坚持抗战到底。

率领挺进支队挺进五指山

1945 年,琼崖的抗日斗争进入一个新的阶段。全岛抗日军民经过六年的浴血奋战,队伍不断发展壮大,战场上的形势正朝着有利于琼崖人民的方向急速发展。

由于在战斗中遗失了电台,独立纵队与中央失去了联络,党中央派特使向中共琼崖特委和独立纵队的领导传达了中央的指示:琼崖党和军队应该扩大和巩固中心根据地,积蓄力量,准备反攻,迎接抗战的最后胜利。

1945 年 6 月间,中共琼崖特委积极贯彻党中央的指示,为开辟、建立五指山革命根据地做出决定:抽调第一支队的第一大队、第二支队的第一大队和第四支队的第一大队三个重点大队,组建成挺进支队,作为开辟根据地的突击力量,同黎族起义首领王国兴领导的白保乐人民解放团会合, 共同把在抗日期间占据五指山,疯狂屠杀和欺压黎族、苗族同胞的国民党守备部队赶走,在五指山建立起稳固的山区根据地。在着手组建挺进支队时,中共琼崖特委任命李振亚参谋长兼任挺进支队支队长,符荣鼎任政治委员,张世英任副支队长。

多年后,挺进支队副支队长张世英在回忆李振亚支队长的文章《功绩卓著英名永存》里这样描写:“只见他,头戴日本钢盔帽,上着黄色军上衣,下穿褪色旧马裤,腰间扎着武装带;那黑里透红的脸庞,标志着常年日晒雨淋、战火熏染的沙场生活;浓眉下那双炯炯灼人的眼睛,闪烁着独特的智慧和敏锐;那挺直的身板,稳健的步伐,刚劲、果敢的军人风度,给我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

挺进支队成立后,立即越过崇山峻岭,穿过原始密林,跨过山间峡谷, 向白沙腹地挺进,与王国兴率领的白保乐人民解放团会师。

至 1945 年 8 月中旬,我军解放了白沙县十三个乡,建立了白沙县抗日民主政府。李振亚为创建五指山中心根据地,做出了重要贡献。

挺进支队在黎族、苗族同胞的支持和李振亚的领导下,势如破竹地控制了五指山腹地的大片地区,为五指山中心根据地的建立打下了基础。

1945 年 8 月 23 日,在一次战斗结束后,挺进支队搜查敌人遗留的文件时,发现了一份国民党政府发布的关于日军无条件投降的通令,才知道日军已于 1945 年 8 月 15 日正式宣告无条件投降。

琼崖抗战军民奔走相告抗日战争胜利的喜讯。在胜利的喜悦中,琼崖特委下令各个支队迅速从五指山地区分头出击,进攻日伪占领区,收复失地,扩大解放区。李振亚奉命率领挺进支队西出南丰圩,包围驻守那大镇的敌人,解放了和庆、和舍一带, 缴获了大批武器。

战斗间隙,李振亚常常在心里默默思念在别处工作的妻子王超,还有他不知流落在何方的女儿。可是一闪念之后,他又继续踏上战斗征程。

图片9

1988 年,李振亚夫人王超和女儿李桂荣在广西藤县(图片来源:吴俐玫提供)

1947 年 2 月,李振亚被任命为广东省琼崖游击队独立纵队第一副司令员。同年 5 月,在中共琼崖第五次代表大会上,当选为中共琼崖区委员会(简称“琼崖区党委”)委员。7 月,兼任琼崖西区地方委员会书记。10 月,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琼崖纵队副司令员兼第一总队总队长和政治委员。李振亚转战琼崖八个春秋,不幸于 1948 年 9 月 28 日在指挥组织发起秋季攻势的前沿阵地壮烈牺牲。

李振亚将军牺牲的地点在万宁县牛漏,当时的他到牛漏阵地前沿观察形势,敌人突然从碉堡里打来冷枪, 射中李振亚的胸膛。他就倒在那棵高高的木棉树下,鲜血染红了盛开的“英雄花”。从此,每到春暖花开的季节,人们都来到这里祭奠李振亚将军,   岁岁年年不曾间断。即便台风刮断了这棵大树,它仍然会长出新枝,盛开出最美的红棉。

图片10

李振亚将军牺牲遗址的纪念碑(图片来源:海口网)

(本文参考中共海南省委党史研究室编著的《骁将风范———怀念李振亚将军》和罗文洪的《峥嵘岁月》相关内容)

责编:宋雪姣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