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延安来的战斗英雄 ——覃威
来源:南海出版公司 2018/12/18 11:23:12 作者:黄 岛
字号:AA+

导读: 覃威立即命令第一中队的机枪手猛烈开火,第二中队也一起集中火力攻打第一辆军车,第三中队则按计划攻打第二辆军车。

覃威(1912—1942),广西宾阳人。1929 年12 月参加中国工农红军第七军(简称“红七军”),参加过百色起义。1931 年秋加入中国共产党。1934 年 10 月随中央红军参加二万五千里长征。到达陕北后被调往中国人民抗日军事政治大学学习、工作。1940 年 9 月被派往琼崖,任广东省琼崖抗日游击队独立总队作战科科长。

1940 年 11 月调任第二支队第一大队大队长。

1942 年任第二支队副支队长兼第一大队大队长。1942 年 10 月在荔枝统村战斗中不幸牺牲。

图片14

覃威烈士纪念碑(图片来源:黄岛提供)

革命思想的萌芽

“高大威猛、智勇双全”,这是独立总队官兵和海南老百姓对抗战英雄覃威的评价。

覃威于 1912 年出生在广西宾阳县一个贫苦的雇农家庭,10 岁时就到地主老财家打工谋生,受尽欺辱和剥削。少年时期的覃威时常琢磨一个问   题:为什么生活在同一片蓝天之下,有钱人家不干活就可以享尽荣华富贵,而自己没日没夜地苦干,依然缺衣少食,还时常遭到地主老财的殴打和辱骂。生活的艰辛促使覃威在很小的年纪就萌生了翻身求解放的思想。穷与苦、汗与泪的磨难,练就了覃威刚毅、豪放、敢于反抗、勇于追求的个性。

1925 年,中共广西地方党组织在梧州成立后,在广西地区开展减租减息,反对帝国主义、封建军阀和地主豪绅的斗争。覃威的家乡也燃起了革命火焰,一股革命洪流在涌动。受革命宣传与革命活动熏陶和感染的覃威,一种从未有过的兴奋和激情油然而生,不满 14 岁的他,跟随共产党人积极参加站岗、放哨、打土豪的革命活动,并渴望早日成为一名真正的革命战士。

参加红军干革命

1929 年,在邓小平、张云逸、韦拔群等共产党人领导下,广西爆发了百色起义。17 岁的覃威毅然告别父母,参加了红七军。从此,他跟随红七军转战广西、广东、湖南、江西等地,在无数次对敌激战中,他勇敢顽强、机智灵活,始终冲锋在前。

1931 年,覃威所在的部队历尽艰难险阻进入江西苏区,被编入中央红军。也就在这年秋天,历经战火考验的覃威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34 年 10 月,覃威跟随中央红军参加了举世闻名的二万五千里长征。在艰苦卓绝的长征途中,他以英勇顽强的精神,克服了千难万险,经历   了一场又一场的恶战。他在突破湘江、乌江,四渡赤水,攻占娄山关,强渡大渡河等战役中,屡建战功,出色地完成了战斗任务。由于表现突出,他很   快就被提拔为排长、连长、营长等职。

从延安转战琼崖

中央红军到达延安后,覃威进入抗大深造。具有实战经验的覃威,经过系统的学习,政治理论水平与军事业务素质都迅速得到了的提高。他渴   望早日回到部队,将自己所学的军事本领用于实战。

机会终于来了。1940 年 5 月,中共中央组织部决定派遣庄田从延安带领一批军事干部到琼崖,参加琼崖抗日斗争。覃威奉命跟随庄田奔赴琼崖   抗战,对此他既高兴,又担忧。高兴的是又有机会重返抗日前线,忧虑的是琼崖装备物资保障困难,且远离党中央,通信不畅,很难及时得到党中央的指示和帮助,在恶劣的斗争环境下能否完成党交派的任务,心中不免有些担忧。临行前,中央组织部副部长李富春同志召集即将赴琼崖抗战的七   位同志开会,向他们详细介绍了琼崖抗日斗争的形势,并与大家一起研究南下途中可能遇到的各种情况以及对策。首长的讲话使覃威豁然开朗,坚   定了他战胜困难的信心。

1940 年 5 月 5 日,庄田、覃威等七人背上行装,乘坐大卡车离开了延安,踏上南下的征程。

1940 年 9 月初,庄田、覃威等人历经千难万险,穿过了敌人的重重封锁,胜利到达中共琼崖特委和独立总队驻地———美合抗日根据地,受到琼崖军民的热烈欢迎。覃威一踏上琼崖这块富有革命传统的土地时,就被琼崖人民不屈不挠的顽强斗争精神深深感动。他想:海南岛有这样坚强的党政军领导班子,又有一大批不怕艰难困苦、英勇顽强的军民,这是抗日战争取得胜利的首要条件,只要我们按照党中央的指示,坚持从实际出发, 紧密联系群众,团结一心,共同奋斗,琼崖的抗日斗争就一定能取得最后的胜利。不久,覃威被任命为独立总队作战科科长。

浴血奋战掩护总部突围

1940 年 10 月 19 日,蒋介石发出“皓电”,限令黄河以南的新四军于一个月内撤到黄河以北,同时密令其数十万军队准备进攻华中新四军。蒋介   石的这封“皓电”掀起了第二次反共高潮。琼崖国民党当局也开始制造摩擦,破坏抗战初期建立的国共合作统一抗战的民主战线。

11 月,覃威被调到第二支队,任副支队长第一大队大队长。他奉命率部进驻美合抗日根据地,负责保卫中共琼崖特委机关和独立总队部的安全。他意识到自己肩上的担子很重,下决心带好第二支队这支队伍。为此,   他严格加强部队的政治工作和军事训练。每天天刚蒙蒙亮,他便出现在训练场上,手把手地教战士们练习投弹、射击、刺杀等军事技术。他顶着烈日和战士们一起摸爬滚打,并对每个军事动作都反复做出明确的示范,要求战士们要一丝不苟、认真训练,以高标准、严要求完成各项军事训练科目。覃威常说“:平时多流汗,战时才能少流血。”他严格带兵,一切都按照实战要求进行训练。在覃威的言传身教下,第二支队指战员的军事技能有了明显的提高。

12 月 15 日,琼崖国民党当局调集保安第七团和琼崖西部几个县的反动游击队共三千余人,兵分五路向美合抗日根据地进攻,制造了骇人听闻的美合事变。国民党保安第七团团长李春农率领三个连(其中一个为重机   枪连)的精干部队,从松涛出发,摸黑从山间小路潜入到中共琼崖特委机关和独立总队部驻地的山后潜伏,准备发动突然袭击。

这天一早,天还未亮,覃威因拉肚子上厕所,突然发现有许多人影移动。他马上意识到这是敌人来偷袭了,急忙掏出手枪射击,没想到枪未能打响。他急忙地大声喊道:“敌人来了!敌人来了!大家赶紧起来!”一边赶回营房去拿机关枪,对着敌人一阵狂扫。急骤的枪声,打破了黎明前的寂静,惊醒了熟睡的战士们。战士们快速拿起武器,跟着覃威冲向敌人,拼死阻击敌人。久经沙场、经验丰富的覃威判断敌人的目的是要偷袭他们, 他立即组织部队集中火力封锁路口,从正面和两侧阻击敌人,掩护独立总队总部人员撤退。

李春农依仗着兵力和武器装备的优势,指挥保安第七团向覃威所部猛扑,密集的子弹飞来,打得树叶像下雨一样纷纷落下,不时有人中弹倒下。就在此时,第一大队唯一的一挺机关枪突然发生了故障,机枪手在排除故障后,不幸中弹牺牲。万分危急之际,覃威一个箭步冲到机枪前,端起   机枪时而点射,时而连发,一口气打光了五个弹夹,把敌人打得狼狈地逃窜回山下。身边的传令兵和战士们发现覃威的额头在流血,这可把他们都   急坏了。看护员急忙为覃威包扎伤口,而覃威却毫不在乎,推开看护员,摸了摸流血的额头说“:没什么了不起!只是擦破了一点头皮。”说着又端起机枪继续向敌人扫射,把敌人的冲锋队伍压了下去,为掩护独立总队总部安全转移争取了时间。

不久,一股敌人从西南方向直插过来,控制了荒地和美合村之间的小桥,切断了琼崖抗日公学学员、医院医护人员和伤病员的退路,情况再次陷入危急!

为了不让数以百计手无寸铁的学员、医护人员和伤病员落入敌人手中,覃威奋不顾身,在浓烈的硝烟和密集的弹雨中,率领部队与敌人拼死搏斗,硬是杀出一条血路,夺回了高地,成功掩护了学员、医护人员和伤病员安全转移到山林里。

在这一场关系到中共琼崖特委和独立总队部安全的关键战斗中,覃威又一次立了大功,受到了琼崖军民的高度赞扬。

美合保卫战后,中共琼崖特委决定,中共琼崖特委和独立总队部及特务大支队撤出美合,东返琼文抗日根据地坚持斗争。不久,第二支队奉命东返琼文地区。覃威带领第二支队第一大队成为琼文抗日前线的一支劲旅,一次又一次打得敌人措手不及,丢盔卸甲,狼狈逃窜。

在 桥伏击日军军车

1942 年秋,日军为了消灭独立总队,不断地向琼文抗日根据地“蚕食”

“扫荡”,大肆屠杀革命群众,实行“三光”政策,到处杀人放火,抢劫财物, 修筑碉堡,企图占领我军抗日武装的地盘。面对日寇的“蚕食”“扫荡”,覃威心想:日寇到我们的地盘打我们,我们何不也到他们的老窝袭扰他们,让他们也尝尝我们的厉害?!有群众反映,近来琼文公路几乎每天都有几辆日军军车来来回回。覃威决定派驳壳枪排排长李贤祥带几个人到琼文公路一带侦察,并交代他们要侦察清楚打伏击战最合适的地段,以及敌人军车的出动规律、出动兵力和出动装备等情况,哪怕连续侦察十天半月, 也一定要摸清情况。十天后,李贤祥等人侦察回来,向覃威汇报,建议在文昌县城和潭牛乡(今潭牛镇)之间的 桥附近设伏。覃威立即召开会议 研究。第一中队中队长张成首先发言:“按实力说,我们消灭日军两三辆车、几十个人不成问题,只是 桥距离文昌县城太近,而且距离潭牛乡 日军据点也不远,如果我们不能快速解决战斗,两边的敌人赶来增援,我们就难以撤走。”

图片15

竹桥战斗遗址(图片来源:海南史志网)

“那有什么,”第二中队中队长周海东猛地站起来说,“我的意见是就在这里打伏击! 桥虽然距离县城较近,但地形有利,我们正可以出其 不意,攻其不备!”

第三中队中队长李平吾支持周海东的意见,说:“是呀,竹桥的地形 确实适合我们打伏击战。”

驳壳枪排排长李贤祥也发言:“我们如果用一个中队控制住竹桥, 即使敌人来增援,半个小时也不容易渡过   溪。前些天我们在 桥附      近埋伏,整整观察了十天,那里山林茂盛,便于隐蔽,从未有人发现过我们。依我看,琼文公路干线上再也没有比那里(        桥)更适合打伏击战的   路段了。”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发表自己的看法。覃威思考片刻,然后果断做出决定:“对!就在这里(竹桥)打,速战速决,抓一把就走。”他张开五指往 下一抓,看起来很有把握的样子。他转过头来征求政委吴文龙的意见:“老吴,你看如何?”

一向稳重的吴文龙,一直坐在一旁听着大家的发言,见覃威征求他的意见,他点点头说:“我看行!我们的行动只要做到快、准、狠,速战速决速撤,一定能够取得胜利。不过具体的设伏时间和地点,是不是要再侦察一下地形之后再做研究部署?”

覃威说“:好!我亲自带几位中队长前去查看地形,做到心中有数。”经过认真详细的侦察,覃威了解到,近段时间,住在文昌县城的日军经常开着两三辆军车前往文昌西部地区“扫荡”,早上出去,傍晚回营,文城近郊的 桥是必经之路。         

桥距离文昌县城仅有三四公里,道路狭      窄弯曲,公路两旁山林茂密,部队容易隐藏,打完了又容易撤离,的确是个打伏击战的好地方。覃威把这一想法汇报给支队长符振中,符振中也非常赞同他的意见。他们一起向独立总队司令员冯白驹和副司令员庄田汇报,   并分析了 桥打伏击战的利弊: 桥虽然离日军的文城大本营和潭牛      乡据点较近,在那儿打起来的话,日军很快会赶来增援,这是不利因素。但正是这样,日军才料想不到我们会在他们的眼皮底下设伏偷袭他们。这一仗如果打好了,就是虎口拔牙,将给日军造成极大的心理压力,无论在政治上还是军事上,影响力都会很大。

冯白驹望着眼前的这位年轻的指挥员,流露出赞许和爱惜的神态,心想:他这么年轻就懂得运用战略的眼光看待和分析问题,真是个难得的军事人才!

9 月 17 日早上,天还未亮,覃威便带领第一大队三个中队与第二大队第四中队悄悄地来到 桥附近埋伏。但等到中午,还没有看到日军军车   出动,战士们忍着饥饿和蚊虫的叮咬,焦急地等待着。一直等到下午 4 点, 终于听到了从文城方向传来的日寇军车的马达声。大家一下子就兴奋起

来,覃威鼓励大家:“这一仗一定很激烈,大家不要紧张,一定要沉住气,瞄准敌人狠狠地打,把他们送回老家去!”战士们纷纷表示:“副支队长放心吧!我们一定让鬼子有来无回。”覃威叫传令兵传达命令,让大家注意隐蔽,做好战斗准备。

没想到情况突变,这天,日军车队一共开来了八辆军车。之前潜伏侦察时,通常只有两三辆,而我军的作战方案是三个中队各对付一辆,另一个中队负责阻击日寇援军。现在一下子来了八辆,打还是不打?打,若不能快速解决战斗,日军的大队人马赶来增援,我军可能会反被包围,部队将面临巨大的危险;不打,到手的“肥肉”丢了,十分可惜,指战员们的情绪会受到很大影响,而且几百名战士埋伏在公路两边,也容易被敌人发现。怎么办?覃威迅速地思考后,与政委吴文龙合计,果断决定:打!覃威认为, 只要我军采取“速战速决速撤”的方法,完全可以取得胜利。他命传令兵传达命令:等前面两辆军车一进入伏击圈,立即炸桥,集中火力攻打第一辆军车和第二辆军车,然后把第三辆军车打瘫在桥头,堵住后面的车辆及敌人。

不一会儿,前面两辆军车驶入了伏击圈,由于过分紧张,还未等覃威发出命令,负责炸桥的战士手一哆嗦,就拉了一下地雷的绳子,结果地雷没炸响,反被日军发现了绳子,日军嗷嗷大叫起来。覃威立即命令第一中队的机枪手猛烈开火,第二中队也一起集中火力攻打第一辆军车,第三中队则按计划攻打第二辆军车。日军遭到我军的突然袭击,还未开枪还击就被打死了一大半,剩下的日本士兵慌忙跳下车,有的钻到车底,有的转到车后顽抗,殊不知公路东边的驳壳枪排正在等着他们。排长李贤祥带领驳壳枪排二十多人,在距离公路十多米远的地方,在敌人背后点射。第二中队中队长周海东率领战士们首先跃出阵地,向钻在第一辆车底下顽抗的日军猛扑过去,把敌人打死、打伤一大片。第二辆车上的日本士兵见势不妙,想逃出我军伏击圈,迂回侧后回击我军,被第一、第三中队两头截住, 进退不得。经过一番激战,第一、第二辆车上的日本士兵被一一消灭,战士们急忙冲到车前,缴获了一挺三八式轻机枪和一具掷弹筒,还发现车顶有一挺重机枪,便上车去搬,谁知搬不动,原来这挺机枪已被固定在车头上, 他们只好把枪身卸下来抬走。驳壳枪排的战士在被打死的敌人身上搜寻到十一支短枪,高兴得不得了。

等第三辆车行驶到桥上时,第一中队和一个驳壳枪排集中火力把它打瘫在桥上堵住后面的车辆。日军纷纷跳下车来,伏在车旁或公路旁的水沟还击。第四中队想要攻打还击的日军,但日军的机枪压得第四中队的战士抬不起头来,有几个日本士兵端着刺刀冲上来,被驳壳枪排的战士们从背后射倒。一股日军掉过头扑向驳壳枪排,但遭到西边的第四中队袭击。被堵在桥南的日军,也跳下车来增援桥北的日军,子弹和炮弹密集地向我军打过来。激战中,第三中队中队长李平吾和看护员陈玉兰不幸中弹牺牲,第四中队伤亡了十多人。

桥南的敌人在猛烈的火力的掩护下,从 溪涉水过河,妄图绕到我 军侧后方。覃威发现敌人的企图后,命令部队用火力封锁河道,第一中队把刚缴来的两挺机关枪调到东面支援第四中队。覃威率领第一中队和驳壳枪排冲入敌阵,他端起机枪,向河沟里的敌人连续扫射了两梭子弹,把敌人压制着不敢向前。战士们集中火力猛烈射击,我军的机枪架设在高坡   上,居高临下,武器的作用发挥得淋漓尽致,打得日军狼狈不堪,横七竖八地倒了一大堆。

覃威看到预定的战斗目的已经达到,便命令司号员吹起收军号,并大声喊道:“快缴枪,快撤退!快缴枪,快撤退!”战士们听到命令后,在机枪的掩护下迅速撤出战斗。不一会儿,战士们便消失在茫茫的雨夜之中。此时   的日军,惊魂未定,加上雨大路黑,不敢贸然追击,守着一大堆死尸,盲目地开    枪打炮。

整场战斗只花了二十多分钟,我军歼灭日军一个中队四十多人,击毙中队长山田,缴获轻机枪一挺、英制盘式重机枪一挺、短枪十一支、三八式步枪二十多支、掷弹筒一具,取得了重大胜利。

图片16

竹桥战斗纪念亭(图片来源:黄岛提供)

竹桥伏击日寇战斗的胜利,有效地牵制了文昌县城的敌军,中断了   日伪军的供应运输线,压住了日寇的嚣张气焰,打出了抗日军民的威风, 鼓舞了抗日军民敢于斗争的士气,坚定了抗日军民必胜的信心,在海南抗战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

英雄血洒荔枝统村

1942 年 10 月,第二支队在荔枝统村攻打伪军韩慕和部,覃威亲临前线指挥作战。他不顾个人安危,爬到树上用望远镜观察敌情,被敌人发现,   一阵排枪扫来,不幸中弹牺牲。

覃威牺牲时年仅 30 岁,独立总队失去了一位年轻有为、英勇善战的杰出的指挥员。他的遗体被秘密抬回南阳乡(今属文昌市文城镇),独立总   队的官兵和南阳乡的百姓,无不失声痛哭。乡亲们为覃威洗去污泥和血迹,给他穿上整洁的衣服,安葬在南阳南昌岭上。

海南岛解放后,人民政府为了更好地纪念覃威,将他的坟墓迁到      桥 战斗旧址附近的 村,还在他的墓旁建了一个纪念亭。

责编:宋雪姣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