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碧海丹心符振中
来源:南海出版公司 2018/12/18 14:48:41 作者:符红铁
字号:AA+

导读: 独立总队改编为独立纵队后,中共琼崖特委和独立纵队领导进一步 明确了战略部署:以建立白沙根据地为中心,发展全琼的抗日斗争。

符振中(1911—1989),海南文昌县人。1927 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9年 3 月参加独立总队,历任独立总队总队附,独立总队第二支队副支队长、支队长,琼崖抗日公学副校长,琼崖纵队司令部参谋处长、副参谋长、参谋长等职。海南解放后,历任海南军区副参谋长,粤北军区参谋长兼韶关市警备司令部司令员,粤北军区副司令员,韶关军分区司令员,广东省林业厅副厅长等职。1989 年 2 月在广州市逝世。

1927 年,在琼崖轰轰烈烈的农民运动中,文昌县农民自卫军里活跃着一位 16 岁少年的身影。他手中那根竹矛,是他在农民运动中打击土豪劣绅的武器。十二年后,当年的农民自卫军少年——符振中,经历岁月的磨砺后,已成为一名驰骋琼崖抗日战场的骁将。

1931 年九一八事变后,时年 20 岁的符振中认为中国要抗击日军的侵略,必须要拿起武器与侵略者作战。他抱着军事救国的理想,奔赴南宁就读广西陆军军官学校步兵科。该校前身为中央军事政治学校第一分校,始建于 1926年春,大革命失败后由新桂系接管,改名为广西陆军军官学校。符振中在军校学习期间,系统地学习了军事作战技能和体能训练课程,两年后以优异的成绩获得军校颁发的一级毕业生奖章。从军校毕业后,他在广西国民党军队任职将近两年。其间,他密切关注国内抗战及国共合作抗日的时局,期望所在部队能参加对日作战。1938 年初, 符振中秘密地与中共广西工委地下党组织联系,恢复了中共党员的组织关系。

图片14

符振中(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同年夏秋之际,武汉会战的战局不断扩大,第四战区司令长官部遂将广东地区的粤军主力抽调支援武汉会战。10 月,日军在大亚湾登陆,广州危急。第十二集团军总司令暨第四战区副司令余汉谋急调驻守琼崖的第一五二师陈章所部回防广州,同时成立琼崖守备司令部,以地方保安部队接替第一五二师防守琼崖,并将原广东省保安第五旅旅长、琼崖守备副司令王毅升任琼崖守备司令。王毅同时还接任了广东省第九区行政督察专员兼保安司令和广东民众自卫团第十四区统率委员的职务。尽管此时的王毅身兼数职,但他所能指挥的部队也仅有两个地方的保安团,以及各县的壮丁常备队和民众自卫团。这几部武装的总兵力仅四千余人,而且驻防分散,力量薄弱。

随着全国战局的发展,日军侵犯琼崖已是不可逆转之势。匆忙上任的琼崖守备司令王毅当即接受中共琼崖特委于一年前就提出的建立统一战线、合作抗日的条件。

1938 年 10 月 21 日,广州失陷。22 日,王毅代表琼崖国民党当局,与中共琼崖特委代表冯白驹签订了合作抗日协议。12 月 5 日,中共琼崖特委领导的抗日武装共三百多人在琼山县云龙圩进行改编,正式成立广东民众抗日自卫团第十四区独立队。冯白驹任独立队队长,马白山任独立队队   附,辖三个中队和一个特务小队。

1939 年 2 月 10 日,日军入侵琼崖。符振中得知家乡沦陷后,心急如焚。他从广西辗转返回琼崖,参加独立队。符振中的归来使冯白驹喜出望   外。此时的独立队,已由数月前的三百多人枪发展到一千多人枪,急需有

军事指挥能力的军事干部。1939 年 3 月,独立队正式扩编为广东省琼崖抗日游击队独立总队,下辖三个大队和一个特务中队。冯白驹任总队长,符振中与马白山被任命为总队附。

被委以重任的符振中,自此投身于琼崖抗日战争中。在中共琼崖特委  的领导下,他与战友们一起转战于琼文地区、昌感地区、昌白边区抗击日军,并指挥所辖部队执行总队的作战部署,先后参与及配合中共琼崖特委创建六芹山地区抗日根据地、白沙抗日根据地的系列军事作战。

1939 年 12 月,中共琼崖特委召开第四届第八次扩大会议。会议决定中共琼崖特委和独立总队领导机关向临高、儋县、白沙交界的纱帽岭山区转移,以创建新的抗日根据地;还决定成立东

路指挥部,由符振中任东路指挥,陈乃石任政委,统一指挥东路各部队的行动,并向琼东方向发展。

1941 年 12 月,独立总队已经发展到三千五百多人。中共琼崖特委根据时局和部队的发展,对部队建设和作战部署做了调整,总队建制调整为:冯白驹任总队长兼政委,庄田任副总队长,李振亚任参谋长,王业熹任政治

部主任。独立总队下辖四个支队:第一支队, 吴克之任支队长,陈石任政委;第二支队,符振中任支队长,符哥洛任政委;第三支队,张开泰任支队长,莫逊任政治处主任;第四支队,马白山任支队长,吴文龙任政委。部队建制调整后,独立总队的作战行动部署亦调整为:打破敌人的封锁,摧毁敌伪政权,开展敌后游击战,建立敌后游击根据地,坚持长期抗日战争。

为执行独立总队的作战部署,中共琼崖特委与独立总队命符振中率第二支队挺进海口至文昌公路沿线,寻找战机打击日军;并命吴克之率第一支队坚持琼山内线,配合当地民兵群众开展麻雀战、地雷战,积极打击敌人,以配合第二支队的军事行动,粉碎日军的“扫荡”和“蚕食”。

1942 年 5 月,侵琼日军为了把海南岛变成其在南太平洋上“永不沉没的航空母舰”,调集重兵约四千多人,对琼文抗日根据地发动空前残酷的

“蚕食”和“扫荡”。日军在琼文抗日根据地外围建立据点,组织“讨伐军”插    入根据地腹地修筑公路,把琼文抗日根据地分割成南北两块,企图从点到线、从线到面对根据地实行控制、分割、包围,以消灭独立总队。符振中率第二支队,协同第一支队,在中共琼崖特委和独立总队领导的指挥下,开展外线游击战,各个击破敌人。经过三个月的艰苦奋战,我军成功粉碎了日军“三个月内消灭共军”的企图。

9 月,第二支队部决定以第一大队在琼山、文昌公路上伏击打击日军。

9 月初,符振中命支队参谋长王山平到第一大队传达第二支队部的决定。9 月 17 日,副支队长覃威率第一大队在文昌县桥地区设伏。当晚,参战   部队进入伏击地区隐蔽待机。9 月 18 日傍晚,日军一部乘八辆军车从文昌沿公路开往琼山。当日军先头军车进入伏击地区后,预伏部队向其发动攻击,将日军第三辆车击毁,造成堵塞。随后,预伏部队迅速向日军猛攻,歼其一部。桥南日军用火力支援桥北日军,并涉水过 溪,企图迂回预伏   部队侧后,第一大队立即撤出战斗。此战,第二支队第一大队速战速决,仅二十多分钟的激战,即歼灭日军四十余人,缴获轻机枪一挺、重机枪一挺、掷弹筒一具、手枪十一支、步枪二十余支及军用物资一批。 桥战斗是   独立总队第二支队在琼崖抗战史上一场精彩的伏击战。

11 月 1 日,日军以砂川兼雄中将为最高指挥官的海南警备府进行“Y 七作战”计划,调集了以日本精锐士兵组建的第十五、第十六特别警备队五千多人和伪军近万人,配备汽车、装甲车等运输工具,组成“讨逆军”,再次对琼文抗日根据地发动“蚕食”和“扫荡”。日军第十五警备队在航空火力的配合下,进攻驻扎在云龙、道崇、三江、咸来、永兴一带的独立总队第一支队各部。日军航空部队同时向独立总队部和第二支队活动的树德、大   昌、中税、大城、南阳一带进行轮番轰炸。之后,日军第十六警备队在飞机坦克的配合下,向独立总队部和第二支队驻地进攻。

1942 年 11 月至 12 月间,中共琼崖特委针对日军进攻的情况,再次发出反“蚕食”斗争的指示,要求坚持内线斗争的党政军民继续实行坚壁清野,给日军以迎头痛击。符振中、罗文洪指挥第二支队坚决执行中共琼崖特委的决定,协同第一支队作战。针对日军的行动规律,组织精干游击小组,采取破击、伏击、袭击等游击战术,灵活机动地抗击日军。

12 月中旬,第二支队第一大队第二中队在树德、大昌、南阳一带坚持内线斗争。一天,日军几架飞机在坡头尾村周边低空飞行,并向地面村庄进行轰炸。第二支队第一大队立即组织火力对日军飞机进行扫射,第二中队战士用步枪对空射击,终于击落一架日军飞机。第二支队指战员用步枪击落日军飞机,破坏了日军当时进攻的部署。与此同时,符振中、罗文洪指挥第二支队主力活动于文昌县地区,在后备队和群众的配合下打击日军, 也取得了一连串的胜利。此时,独立总队部署在外围的部队,也配合内线斗争部队展开一系列的袭击战和伏击战,收复了被日军占领的圩镇数十座,消灭了大量的敌人,使日军的进攻有所收敛。

1942 年 10 月至 1943 年 1 月,独立总队第一、第二支队在中共琼崖特委的领导下,坚持在琼文抗日根据地进行反“蚕食”、反“扫荡”斗争,共毙伤日伪军一千两百多人,沉重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但琼崖军民在对日   斗争中也付出了较大的代价,游击小组和执勤人员伤亡较多,第二支队副支队长覃威也在战斗中牺牲。

1943 年 3 月 18 日,中共琼崖特委发出《关于反“蚕食”斗争的新指示》,制定了“坚持内线、挺出外线”的方针。是年秋,中共琼崖特委由于建立内洞山抗日中心根据地受挫,撤销了向琼东南转移的决定,改向琼西南地区转移,并决定第二支队向昌感、白沙边区转移,以加强对琼西南反“扫荡”和反“蚕食”斗争的领导,为创建五指山区白沙抗日根据地做准备。是年冬,符振中、符荣鼎(时任支队政委)率第二支队进入昌感地区后,中共琼崖特委决定成立南区军政委员会,黄魂为主任,符荣鼎为副主任,陈克 文(昌感县委书记)、符振中、赵光炬(昌感联县县长)、陈乾鹏等人为委员。在南区军政委员会的领导下,符振中指挥第二支队各部,在昌感地区连续对日军进行伏击战和袭击战,包括在昌感报板伏击日军军车、在东号和港门袭击日军据点等战斗。第二支队的军事行动,使昌感县委能够顺利在昌感河以北的沿海平原和北部山区建立抗日民主政权。

1944 年 2 月,为加快进军白沙地区创建根据地,中共琼崖特委指示昌感县委成立昌(江)白(沙)边区政府,配合第二支队向白沙三区发展。3 月, 第二支队第二大队(符英华为大队长)奉命进驻白沙牙叉乡什来苗村一带地区,协同驻扎那繁村的第四支队第一大队,以军事配合中共琼崖特委成立白沙县临时抗日民主政府(吴文龙为县长,王国兴任副县长)。

1944 年秋,中共琼崖特委根据中共中央的指示,将广东省琼崖抗日游击队独立总队改编为广东省琼崖抗日游击队独立纵队,冯白驹任司令员兼政委,庄田任副司令员,李振亚任参谋长,王白伦任政治部主任,陈石任副主任。独立纵队下辖四个支队:第一支队,吴克之任支队长,林豪任政委;第二支队,符振中任支队长,符荣鼎任政委;第三支队,符哥洛任支队长,莫逊任政委;第四支队,马白山任支队长,陈青山任政委。

独立总队改编为独立纵队后,中共琼崖特委和独立纵队领导进一步明确了战略部署:以建立白沙根据地为中心,发展全琼的抗日斗争。

为执行中共琼崖特委和琼崖纵队领导的战略部署,符振中奉命指挥第二支队在昌感崖乐边界地区做战略展开,逐步向白沙地区发展,以策应第四支队的行动。第二支队各部进驻昌感崖乐边界地区后,于 1944 年秋至 1945 年期间,在中共昌感崖县委的配合下,不断以伏击战、袭击战抗击日军,还多次在战斗中营救出盟军战俘和外籍劳工。其间,第二支队收容了一批被日军抓来的港澳劳工。第二支队第一大队在乐东附近的一次伏击日军军车的战斗中,营救了车上二十七名被日军抓来做苦役的印度劳工。第二支队主力还在八所往石碌铁矿的铁路路段上伏击日军火车,毙伤   日伪军数十人,缴获一批枪支弹药,同时还营救出被日军抓来服劳役的英、荷战俘数十人。

1944 年初,日军在南太平洋战场上节节败退,战局正逐步朝着有利于美军的方向发展。3 月,美国飞机开始对琼崖上空侦察,轰炸日军军事设施。侵琼日军为了做垂死挣扎,于 9 月至 10 月期间,在琼崖进行“Y 八作战”计划,对抗日根据地进行“扫荡”。

12 月 12 日,中共琼崖特委召开常委会议,讨论盟军登陆前的准备工作,会议认为当前国际形势有两个基本特点:一是法西斯战线的加速崩溃;二是民主主义力量的迅速发展,盟军在菲律宾的登陆,可能是在中国登陆的先声。会议指出“战争在琼崖的结束,可能是明年的秋季”。为此,12月 15 日,中共琼崖特委做出《关于加速反攻准备工作的指示》,全琼党政军做好反攻准备工作,以取得将敌人逐出琼崖的胜利。

1945 年 3 月和 6 月期间,中共广东省临委两次派人到琼崖,向中共琼崖特委传达中共中央和中共广东省临委的指示,包括在 1945 年 6 月以前全部占领全琼,1945 年军力要增至两三倍,加紧对干部的整风训练工作。是年 6 月 18 日,中共琼崖特委为在新形势下,快速培养军事和政治干部,决定恢复琼崖公学,任命史丹为校长,符振中为副校长。琼崖公学设   有政治队、军事队、民运队、行政队及普通班。时任副校长的符振中与校长史丹一起迅速地落实和完善琼崖公学的教学工作,组织教员编写教材,对部队和地方政府选派到琼崖公学学习的干部和战士进行系统的培训教育。琼崖公学恢复后,在很短的时间内,完成了干部培训的任务,为迎接琼   崖抗战胜利和解放战争输送了大批精英。

抗日战争胜利后,符振中戎装未解,又投身于解放战争中。1948 年上半年,国共两军的对战日渐升级,恼羞成怒的国民党军将符振中的母亲、妻子和三个孩子全部抓走,并刑讯威逼他的妻子王秀鹏交代他的去向。王秀鹏被关押在文昌紫贝岭监狱里,直到一年多后,国民党兵败逃跑,王秀鹏才重获自由。

1950 年元旦前夕,时任琼崖纵队参谋长的符振中受司令员冯白驹的派遣,随身携带情报,从澄迈坐船前往雷州半岛,与南下的解放大军接头。2 月 1 日,符振中与琼崖纵队副司令员马白山在广州参加了由中共中央华南分局书记、广东省人民政府主席叶剑英主持的海南岛战役作战会议。第十五兵团司令员邓华等人参加会议。琼崖纵队参谋长符振中在会议上转达了冯白驹的两条意见:一是乘敌人防线不严密,军心混乱,先偷渡一批兵力,加强琼崖纵队的接应力量;二是如果行不通,就派一批干部和技术员,把枪支弹药和物资偷运过海,充实琼崖纵队的实力。

1950 年 3 月至 4 月,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第四十军、第四十三军的两个加强营和两个加强团成功偷渡琼州海峡,增强了琼崖纵队的接应力量。4 月 16 日,第四十军军长韩先楚、副军长解方在符振中的协助下, 率领第四十军主力部队六个团的一万八千七百余名指战员,分乘三百多艘木船,从雷州半岛灯楼角一线海岸起航,渡海解放海南岛。

责编:陈倩柔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