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王文宇 ——宁为玉碎 不为瓦全
来源:南海出版公司 2018/12/18 15:45:23 作者:吴基林
字号:AA+

1962 年,我在海南军区机关工作时,曾到今澄迈县文宇乡良田村蹲点负责民兵工作。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良田村出了一位著名的英雄人物,名叫王文宇。他的苦难经历、感人至深的革命传奇故事传遍整个琼岛。良田村的党支部非常重视民兵的革命传统教育,我们来到良田村,积极帮助党支部总结对民兵进行革命传统教育的经验,并请村里与王文宇并肩战斗过的老革命、老农民讲述王文宇与敌人斗争的故事。王文宇牺牲至今已经八十五年了,但他的英雄事迹仍牢记在我的脑海。

卖身为地主当长工受尽辱骂和毒打

王文宇的童年有着悲惨的血泪史。1899 年 8 月,他出生在一个贫穷的家庭里,12 岁时父母双亡,留下两个哥哥和他。大哥王文哲虽为一家之主,但家里无田无地,无法养活一家三口。二哥王文元 17 岁就被人贩子拐走, 当“猪仔”卖到南洋做劳工,以后一直杳无音讯,生死未卜。王文宇则被送到亲戚家放牛,一年后王文宇从亲戚家出走,被人拐卖到西昌镇一个地主家当长工。丧尽天良的地主没把王文宇当人对待,让他睡在破旧的牛棚里,吃的是连猪狗都不吃的残羹馊食,还长期遭受地主的打骂和凌辱。地主家饲养了六头黄牛,让王文宇当“牛倌儿”,长年累月在山上放牧。

有一天,王文宇赶牛上山,其中有一头牛因为消化不良,不肯吃草。地主见自己家那头牛没吃饱,就把怒气撒在王文宇身上,狠狠地打了他一顿,还不让他吃饭。晚上王文宇睡不着觉,肚子饿得咕咕叫。到了下半夜, 王文宇想合眼睡一下,可无情的老天却下起一场罕见的瓢泼大雨,破旧的牛棚到处漏水。雨水把王文宇的衣服和被子全淋湿了,冻得他整夜没合眼。天刚亮,狠心的地主就把王文宇从牛棚里揪出来,不让他吃早饭,强迫他上山放牛。“人是铁,饭是钢”,可怜的王文宇已经一天一夜没吃没喝,浑身乏力,连路都走不动了,可是狠心的地主还是要他去放牛,不服从就打他。王文宇只好拖着疲劳不堪的身体,赶牛上山去了。他把牛赶到山上后, 浑身的骨头像散架了一样,头昏脑胀,饥饿与劳累令他实在难以支撑,坐在一棵大树下昏昏沉沉地睡着了。没想到,这一睡却惹出大事来了。从昏睡中醒来,王文宇发现放养在山上的六头牛不知什么时候跑到山下去了, 偷吃了当地农民田里的一大片稻苗。农民们一气之下,拿起棍棒到地主家里去声讨,要地主赔偿损失。地主不肯认账,就命令管家把王文宇捆绑在树上,毒打一顿后,把他关到暗房里。地主扬言要打死王文宇,以他的命赔偿农民的损失。地主家的长工李大妈见可怜的王文宇被人打得皮开肉绽, 顿起同情之心。当天夜晚,李大妈趁地主和“狗腿子”们睡觉后,偷偷地打开暗房的门锁,帮助王文宇逃离了地主家。天亮后,地主发现王文宇逃跑了,便令“狗腿子”四处追捕,但此时王文宇早已不知去向。

逃出狼窝投奔农军首领陈继虞麾下

王文宇逃出地主家,来到了琼山县城。听路人说,府城附近有一个名叫陈继虞的农军首领,此人替天行道,秉持正义,领导当地农民军讨伐军阀龙济光。王文宇听了这个消息,便萌生了投奔陈继虞部的念头。但他是   头一次到琼山,人生地不熟,到哪找陈继虞呢?他一连找了几天几夜,都没有结果。身无分文的王文宇,从一个放牛娃变成了县城里新来的乞丐。夜晚,王文宇睡在街头巷尾的阴暗角落里,虽然害怕,但比睡在地主家的牛棚里安全多了。王文宇每天吃的东西都是从垃圾桶里翻找出来的别人丢弃的饭菜,虽然这些食物很不干净,但比起在地主家吃的连猪食、狗粮都不如的食物强多了。然而,有没有吃的或吃什么,晚上睡在哪里,王文宇都不去细想,他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只要能活着找到陈继虞,投奔到他的麾下,在他领导的农民军里当一名士兵,让穷人过上好日子,不管有多苦, 他都心甘情愿。

有一天,他正在府城街上讨饭,一个头戴竹笠、农民打扮的中年人突然向他走过来,问:“后生仔(小伙子),你有手又有脚,聪明伶俐,怎么会到县城来讨饭当乞丐呢?没出息!跟我走,好吗?”

王文宇被这个陌生人吓了一跳,抬头偷偷望了一眼这个跟他说话的陌生人,反问道:“你说什么?我听不懂你说的话。你是从西昌镇来的人吧,我不跟你走。”说完转身就想逃跑。

那中年人拦住他:“别走嘛,我的话还没说完呢。”

“你有话就快说好了,我没工夫,反正我不跟你走。”

“我最近到过西昌镇,听说有一个男孩子从地主家里逃跑到琼山县城来,这男孩不会是你吧!”

“那不是我,真的不是我。”王文宇怀疑此人是地主派来抓他的,便急忙解释。

“你别当我不知道,你就是从地主家逃出来的那个王文宇。你想当兵,就马上跟我走,不想当兵,我就把你送回西昌镇那个地主家去。”

图片19

陈继虞(图片来源:《海口晚报》)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原来,这个中年人就是王文宇想找的陈继虞。前不久,陈继虞到过西昌镇,听村民们说过王文宇在地主家的悲惨遭遇。于是,陈继虞请知道王文宇情况的人详细介绍了王文宇的情况,并请人绘制了一张王文宇相貌的草图。陈继虞返回琼山县城后,按照这张草图在街市上寻找王文宇, 找了两天,终于找到了。王文宇想不到,他苦苦寻找的陈继虞就站在自己的跟前,便一头扑到陈继虞的怀里,嚎啕大哭起来:“陈叔,我终于找到你啦!”

陈继虞见王文宇满身都是伤痕,便问:“是谁把你打成这样的?”

“是西昌镇的李家地主!陈叔叔,你一定要替我报仇呀!”王文宇说着,又伤心地哭了起来。

“这恶贯满盈的恶霸地主,天理难容,我一定会杀了他,替你报仇。”陈继虞又继续解释,“不过,杀了一个恶霸地主,还有很多很多的恶霸地主存在,他们会继续作恶,欺负老百姓,还是救不了穷苦人。只有把产生恶霸、地主的根源———封建主义制度彻底铲除掉,才能把穷苦人从苦难的深渊中拯救出来。你懂这个道理吗?”

王文宇听了陈继虞的话,很受启发,这是他第一次接受革命道理的启蒙教育。于是,王文宇高高兴兴地跟着陈继虞加入了农军,当了陈继虞的通信员。

王文宇是一个聪明的孩子。来到军营后,他好学上进,工作非常积极,   参加军事训练不怕苦、不怕累,进步很快。特别是在一次农军与军阀龙济光部的作战中,他勇猛冲锋,英勇杀敌,表现特别突出,受到陈继虞的赞赏。三年后,王文宇先后当上了农军的班长、排长。陈继虞为了培养他,给他学习文化知识和军事理论的机会,又把他送进将校团训练班学习深造。

1923 年夏,桂系军阀李福林发兵进犯广东,陈继虞奉命率部渡海与李福林部作战,王文宇跟随陈继虞执行作战任务。在战场上,王文宇像一头下山的小老虎,勇猛冲杀,一往无前,表现突出,得到大家的好评。

1924 年 3 月,陈继虞部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四军东江守备队。不久, 国民革命军第四军东江守备队奉命调驻广州,改编为广东省国民政府直

接指挥的缉私卫商团,仍直属广东国民政府领导。1925 年,王文宇任该团一营一连连长。在此期间,王文宇认识了琼籍共产党员徐成章、杨善集,并   在他们的帮助和指导下,开始学习马克思主义,懂得了中国革命只有在共产党领导下,才能成功的道理。于是,王文宇下定决心跟着中国共产党干一辈子革命。

1925 年 11 月,经杨善集、徐成章介绍,王文宇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26 年春,升任为广东缉私卫商团第一营副营长兼第一连连长。经徐成章推荐,王文宇被选送进入叶剑英在广州主持的军官教导团学习。王文宇在教导团期间努力学习文化知识、马克思主义理论,以及作战指挥的基本要领,进步很快,得到教导团领导的好评。

从广州返回故乡参加琼崖工农红军

1927 年 4 月 12 日,蒋介石在上海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15 日,国民党广东当局在广州发动反革命事变,屠杀共产党员、革命干部和革命群众。原直属广东省国民政府领导的缉私卫商保卫团,也受到了国民党叛军   的袭击。为保存革命骨干力量,根据中共广东区委的紧急通知,部队中的共产党员和骨干迅速转移到香港。中共广东区委还决定,在从广州转移到香港的人员中选派一批琼籍共产党员和军事干部到琼崖工作,以增强琼崖的革命力量。

在中共琼崖特委的领导下,党员干部们发动、组织群众,建立农村革命根据地,准备在孤岛上长期坚持革命斗争。中共广东区委选定的琼籍共   产党员,除王文宇外还有六人。他们原计划于 4 月下旬返琼,但由于国民党琼崖当局在此期间已在海口发动了琼崖“四二二”事变,直至 1927 年 10 月上旬,王文宇才回到他的故乡澄迈县。此时的故乡已不同往日,国民党琼崖当局派出大批军警到各县搜捕、杀害共产党员,镇压群众运动,大搞白色恐怖,使得琼崖灾难深重,民不聊生。王文宇一时找不到党组织,心急

如焚。后来,根据革命群众提供的线索,王文宇终于找到了在农村坚持革命斗争的王锡让、王文育、陈明仁、吴志宏、黄瑞三等五位共产党员,王文宇把他们召集起来,向他们传达了中共中央八七会议精神和中共广东区委的指示。然后组织大家分头在各乡村祖庙门前挂起“农民协会”的牌子,积极发动农村广大青年参加琼崖讨逆革命军,成立农民赤卫队和儿童团等群众性组织。

在王文宇等共产党员的宣传发动下,故乡澄迈县的广大群众参加革命活动的积极性很快被调动起来。中共琼崖特委派到西路领导武装斗争的琼崖工农革命军总指挥冯平、副总指挥符节获悉王文宇从香港返回澄迈的消息后,立即赶到西昌镇南田村与王文宇相会,并委任他为西路人民起义军司令部起义军澄迈大队大队长兼教官。

1927 年 9 月,为执行中共中央关于举行秋收起义的决定,中共琼崖特委决定于 9 月发动全琼武装总暴动。冯平根据中共琼崖特委的统一行动部署,指挥西路各县工农武装举行起义。1927 年 12 月,王文宇在冯平的领导下,率领起义武装人员五百多人,编成四个连,在当地广大革命群众的支持下,打起红旗,浩浩荡荡地从西昌镇南田村出发,向下水、仁教、海军、大坡一带进发,攻打地主、土豪武装和反动民团,拔除反动民团据点十多处,并惩治一批土豪劣绅,焚烧了地主的田契。反动民团吓得胆战心惊,夹起 “尾巴”,狼狈逃命。南田暴动震惊澄迈、临高、儋县三县的国民党县政府。澄迈县县长王光炜闻讯,带领三个连的国民党军和民团共八百余人,向西昌镇南田起义武装发动反攻。琼崖工农革命军政治部主任符节和王文宇率琼崖工农革命军和赤卫队在鸡毛箭岭设伏,毙敌二十余人,缴获枪支子弹一批、战马两匹。首战告捷,极大地鼓舞了琼崖工农革命军和赤卫队的士气。

1928 年 2 月,琼崖工农红军西路军第二大队改编为琼崖工农红军西路军第一营,王文宇任营长。正当王文宇对琼崖革命的前途充满信心之时,广东国民党当局派遣第十一军第十师师长蔡廷锴来琼“围剿”工农红军。琼崖工农红军总指挥冯平、政治部主任符节和县委书记王瑞三等人, 率领琼崖工农红军西路军进行反“围剿”斗争。1928 年 5 月,冯平、符节被叛徒出卖,在战斗中负伤被捕,后英勇牺牲。王文宇继承烈士遗志,率琼崖西路工农红军第一营一百余人,继续坚持与敌人斗争。后因敌众我寡,随即转移到澄迈县白莲、盐丁和琼山县羊山地区,与敌军周旋。敌军跟踪追击,斗争环境进一步恶化。为保存琼崖工农红军骨干力量,以求日后东山再起,中共琼崖特委指示各路红军立即“化整为零”,实行“暂时隐蔽”政策。王文宇根据中共琼崖特委的决定,带领一个红军小分队从琼山县转移到琼崖中部地区,以养牛种地、开荒生产为掩护,秘密组建黎苗族群众武装,积蓄力量。

县委书记冯白驹刚上任就请王文宇出山

1929 年初,中共琼崖特委为加强对澄迈县革命斗争的领导,任命冯白驹为中共澄迈县委书记。临危受命的冯白驹一上任,就派人请王文宇出山。王文宇听说中共澄迈县新县委成立了,新上任的县委书记冯白驹请他出山,既高兴又激动。他立即打扮成卖山货的小贩,回到澄迈县土艳村向冯白驹报到。当时,冯白驹正在主持澄迈县委会议,讨论恢复武装斗争问题。冯白驹说:“王文宇是我们澄迈县人,在农军陈继虞部当过班长、排长、连长、副营长,历练丰富,打仗非常勇敢,我们很需要他这样有作战指挥能力的武官。我已派人去请他出山,不晓得情况怎么样?”

“报告,我来报到啦!”化装成卖山货小贩的王文宇,挑着山货,风尘仆仆地走进会场。冯白驹高兴地站起来,说:“说曹操,曹操就到!文宇,快进来。”冯白驹招呼警卫员:“小王,快去生火烤番薯,为王文宇同志洗尘。”冯白驹用番薯为战友洗尘,整个会场洋溢着革命的乐观主义精神。

冯白驹说:“文宇同志,我们正在讨论恢复武装斗争的问题,你现在回来正是时候,是雪中送炭。毛泽东同志有句名言,‘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我们一定要抓好枪杆子。你回来了,就把这个任务交给你吧,我们都支持你。不过这任务可不轻啊,琼崖工农红军在反‘围剿’中损失很大。我们西路原有一千余人,现在仅存九十多人、十九支毛瑟枪和三支驳壳枪了。当然,我们也不要灰心丧气。当初,琼崖工农革命军就是从几支破枪,渐渐发展壮大起来的。只要我们有信心,有决心,就一定能够把红军队伍重建起来!”

王文宇说:“冯书记,干革命,困难总是如影随形,谁都绕不开、躲不了。共产党员怕困难,还要共产党员干什么?!党交给我的光荣任务,不论困难有多大,有党领导,我不怕!我一定坚决完成任务。”他的话荡气回肠。冯白驹听了非常高兴,立即派人向琼崖苏维埃政府主席王文明汇报,请求调拨一些驳壳枪下山,供新成立的革命武装开展游击活动,打击地方反动民团和恶霸地主武装,发展、壮大革命武装队伍。接到消息后,王文明大力支持,第三天就派人把二十多支驳壳枪和一批子弹送来了。王文宇喜出望外,立即根据冯白驹的指示,成立了一支精干的短枪队,分成三个游击小组,深入到各乡镇收集武器,发展壮大武装队伍,打击凶恶的地方反动民团和恶霸地主。王文宇组织的游击活动,使敌人日夜不得安宁,惶惶不可终日,反动气焰也暂时被压下去了。

这时,时任中共琼崖特委书记的黄学增执行“左”倾冒险主义路线,把中共琼崖特委机关搬到海口市,搞城市工运,遭敌破获,致使琼崖革命遭受了灭顶之灾。此后,在母瑞山成立了琼崖工农红军独立团,编两个营,共五百余人,王文宇被任命为副团长。不久,团长梁秉枢离任后,王文宇接任团长。

1930 年 5 月,中共琼崖特委书记冯白驹号召琼崖工农红军在广大革命群众的配合下,开展以围攻民团和恶霸、地主武装为主要目标的“红五月”军事攻势。王文宇积极响应冯白驹的号召,率部在西路战略要点上采取偷袭、突袭、奇袭、伏击等多种游击战术打击敌人。王文宇首先率部在福山至海口的公路中段伏击国民党军两个营,歼敌二十余人,缴获武器一批;接着又先后奇袭黄竹、瑞溪、白莲等民团据点,连连得手。在“红五月”

军事攻势节节胜利的大好形势下,王文宇奉命率部开赴琼山、澄迈、临高等地区展开斗争。在恢复了琼山县羊山革命根据地后,又率部重返澄迈县   的坡尾和西昌地区,巩固了两块革命根据地。琼崖工农红军独立团在斗争   中得到锻炼,同时也进一步扩大了政治影响,广大革命青年纷纷要求参加红军,上前线打击敌人。

1930 年 8 月,为适应琼崖革命斗争形势发展的需要,中共琼崖特委决定在琼崖工农红军独立团的基础上,统一组编各县红军和赤卫队,在母瑞山正式成立琼崖工农红军独立师。经中华苏维埃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筹备委员会命名为中国工农红军第二独立师(后正式定名为第二独立师), 梁秉枢任独立师师长,王文宇任第二团团长。第二独立师刚成立时,辖两个团一个独立营(后改为三团),一千三百多人,枪支九百多支。第二独立师成立后,将各团的任务和活动地区作了部署,王文宇率红二团以羊山革命根据地为基础,在琼山、澄迈、临高一带打击敌人,发展红军,建立苏维埃政权。

同月,国民党海军陆战队调派一个团和一个加强营共一千余人向王文宇率领红二团发动进攻。为避免与强大之敌正面开战,王文宇率红二团向定安县黄竹方向转移。途中,有一个营与敌军遭遇,被敌围困在丁指岭上。王文宇闻讯,立即命令跟进的一个营先从敌军的腰部撕开一个缺口, 让被困在丁指岭上的战士们有机会突围,然后占领有利地形,集中火力反击。激战了三天三夜,敌人被迫撤兵。王文宇用两个营的兵力和一部分赤卫队,打退了敌人一个团和一个加强营的“围剿”。此役,打退了强敌,并缴获两挺轻机枪、三十多支步枪和一批弹药。

1931 年 3 月,在冯白驹的领导下,琼崖武装斗争开始进入发展时期。此时第二独立师师长梁秉枢调至广东工作,王文宇接任第二独立师师长兼第一团团长。他根据冯白驹关于加强红军建设的指示,积极抓好部队的党组织建设、政治工作建设和军事工作建设,确保了红军建设沿着正确的方向发展,充分发挥红军在革命根据地建设和保卫苏维埃政权中的作用,

使在革命低潮时期被敌人摧残的早期革命根据地,如乐会、万宁、琼东、琼山、陵水、定安、澄迈等县根据地,相继恢复起来,琼崖红军和地方武装也在斗争中得到发展。1931 年底,中国工农红军第二独立师由刚成立时的一千三百余人发展为两千余人。

1931 年 5 月 1 日,女子军特务连也在万泉河畔应运而生。在女子军特务连成立的那一天,为庆贺琼崖妇女挣脱封建枷锁、翻身解放,王文宇陪同冯白驹出席了女子军特务连成立大会。经冯白驹批准,王文宇郑重宣布:从女子军特务连成立这天起,连续三天,给每位女战士发半斤猪肉,改善她们的生活。

女子军特务连的成立,是琼崖革命深入发展的一个重大事件,意义深远,标志着琼崖革命武装斗争进入了一个崭新的历史时期。

刑场何所惧主义信仰伴君行

1932 年 7 月,国民党广东当局对琼崖工农红军的重新崛起极为关注。广东军阀陈济棠派其第一集团军警卫旅旅长陈汉光率警卫旅三个团和一个空军分队来琼,对琼崖工农红军和苏区发动第二次“围剿”。敌军采取

“军事政治剿抚兼施”的策略,以及“先攻要点”“重层包围”“逐个击破”的战术手段,对琼崖苏区发动了疯狂的进攻。当时琼崖工农红军分别驻守在   琼东县第四区,羊山,乐万,澄迈县第二区,琼山县第十九区,以及母瑞山根据地。冯白驹号召各根据地的红军将士和革命群众勇敢抗击敌人,保卫   根据地和苏维埃政权。但敌我力量悬殊,我军分散多地部署,不能集中兵力有效抗击敌军。敌军集中兵力,一连攻占了羊山、郭山等根据地,又调集   四个营共一千六百余人,分三路从定安县出发,对中共琼崖特委机关、中国工农红军第二独立师师部、苏维埃政府驻地琼东县第四区发起疯狂进攻。王文宇指挥红一团全力掩护冯白驹、中共琼崖特委机关和苏维埃政府   冲破敌军的包围,向母瑞山区转移。敌军发现冯白驹已率中共琼崖特委机

关转移到母瑞山区,即调四个营一千五百余人,在两架飞机的配合下,向母瑞山区发动进攻。王文宇命令红军部队一定要保卫冯白驹和中共琼崖特委机关的安全,坚决把敌人打下山去。红军战士不畏强敌,冒着敌人的炮火英勇冲锋,击退了敌人十多次轮番进攻。在激烈的战斗中,红军付出了重大的牺牲。

冯白驹考虑到敌军大兵驻扎在山下对母瑞山实行严密封锁,山上无粮无医,枪支弹药补给无望,这么多人员被围困在山上,目标太大,不能隐蔽制敌,留在山里非长久之计,遂决定带领中共琼崖特委机关和红军部队突围下山。王文宇和第二独立师政委冯国卿坚决执行冯白驹的指示,利用夜晚作掩护,率红一团冲在前面,杀开一条血路,为中共琼崖特委机关和苏维埃政府机关人员从山上突围创造了有利的条件。然而,中共琼崖特委和苏维埃政府人员安全转移到东安的乌榄湾、合水湾一带后,敌人又跟踪追来,情况十分危急。王文宇一方面带一部红军抗击敌军,另一方面派出一部红军掩护冯白驹和中共琼崖特委机关人员突围,经定安、琼山多地, 重返母瑞山根据地坚持斗争。王文宇和冯国卿在突围后,决定奔赴乐万地区,开展游击活动,牵制敌人,把敌人的兵力吸引到乐万地区,以减轻敌人对母瑞山根据地的压力,保护冯白驹和中共琼崖特委机关的安全。

1932 年 10 月,乐万地区一连下了几天暴雨,万泉河水暴涨,王文宇和冯国卿乘敌军警戒松懈之际,率领红一团突破敌人的封锁,到达乐会县中平仔地区,与红三团会合,以山区的复杂地形为依托,依靠革命群众,开展游击活动。红军的活动很快引起了陈汉光的注意,他以为冯白驹率中共琼   崖特委机关在红军的掩护下已撤退到乐会县,便令其在母瑞山的部队紧急赶到乐会县,妄图集中力量将中共琼崖特委机关和苏维埃政府人员一网打尽。王文宇发现敌人已被吸引到乐会县,减轻了转移到母瑞山的冯白驹和中共琼崖特委机关的压力,他心里踏实了很多。王文宇与冯国卿带领   红军部队,利用乐会县复杂的山地地形,开展游击战,与敌周旋,把敌军诱到文魁岭一带。陈汉光亲临前线观察战场形势,感慨道:“这场战怎么这么

难打?共方的指挥官是从哪里来的?好厉害呀!”陈汉光下令进行调查,但毫无结果,他不由得大动肝火,立即将驻万宁县六连岭的两个营调过来, 加强“围剿”在乐会县中平仔地区的红军。陈汉光采取“人海战术”,下令将红军包围成四层,企图把红军和中共琼崖特委机关一网打尽。

面对敌人的重重包围和凶猛的轮番进攻,王文宇仍旧镇定自若地指挥,敌人的一次次进攻都被击退。陈汉光见自己的部队节节败退,暴跳如雷,大骂前线指挥官:“你们都是一群大笨猪,怎么指挥的?我们这么多现代装备武装的部队,为什么被用土枪、土炮武装起来的红军打成这个样子,你们不觉得耻辱吗?听我的命令,在两天之内,一定要把红军彻底消灭掉!我倒要看看,他们的指挥官到底是谁!”

在陈汉光督战下,敌军继续发动一波又一波疯狂的进攻,红军的核心防御阵地最终被敌军攻陷了。失去了核心防御阵地就失去了支撑点,也就丧失了继续与敌军作战的有利条件。就在战况十分危急之时,我方前沿阵地指挥部报告:“我们战士的子弹打光了!”这个消息,无疑是雪上加霜,战况越来越严峻了。王文宇对冯国卿说:“政委,情况十分危急,我们现在只有‘华山’一条路了,向部队下达突围的命令吧!”冯国卿说“:突围吧,不然要全军覆灭了。”突围的命令下达后,红军部队在王文宇和冯国卿的指挥下,从敌军防守力量较为薄弱的南面突围。敌军立即组织兵力予以强力阻击。冯国卿和十多位红军战士在突围中壮烈牺牲,王文宇指挥红军部队踏着烈士留下的血路继续突围,也没有成功。王文宇见情况不妙,高举手中的驳壳枪,大声喊道:“同志们,冲呀!”他身先士卒,勇猛冲杀。忽然,敌军一排子弹朝他射过来。王文宇身负重伤,当场昏迷,落入敌人的魔爪。

陈汉光欣喜若狂,下令官兵放假狂欢三天,杀猪宰羊,大放鞭炮,庆祝胜利。海府地区当天还贴出“匪师长王文宇被捕”的海报。虽然陈汉光与王文宇素未谋面,但来琼后曾多次与他交战,王文宇高超的军事指挥能力, 让他吃了不少苦头。于是陈汉光产生了“拿来我用”的念头:一是要给王文宇洗脑,让他承认跟着共产党干革命是走错了路,闯错了门,劝他改过自新,还要给他官做;二是让王文宇用红军的游击战,与红军作战。陈汉光打定主意后,便派人把王文宇从监狱中“请”出来,妄图“以他之长,补己之短”。陈汉光还邀请了一批记者来采访王文宇,想借此宣传,扩大政治影响。然而,陈汉光根本就没想到,王文宇竟借着这个机会,对来访的记者说:“我是共产党员,实现共产主义理想是我一生追求的目标,‘虽九死其犹未悔’,任何人想要改变我的信念都是徒劳的!”陈汉光一招不灵,就又换一招,他大摆酒席,款待王文宇,许诺让王文宇做官,甚至以美色引诱。王文宇从容斗敌,不但不为之所动,反而呵责陈汉光无耻。陈汉光气极而怒,狠狠地说:“好你个英雄豪杰,看你还能挺多久,我要你尝尝我的厉害!”陈汉光立即让人将王文宇押回监狱,施以酷刑,用辣椒水灌鼻、竹签插指甲、火烤铁板烙胸脯、铁棍夹手指,等等,无所不用其极。满身伤痕的王文宇痛苦之至,忍而不号,他不为陈汉光的淫威和酷刑所屈服,表现出一个共产党员大无畏的革命精神。陈汉光大失所望,怒气冲天,让两个刑警扭着王文宇的胳膊,扣上镣铐,押送到刑场。

1933 年 7 月的一天,王文宇被押送途经府城、海口时,成千上万的群众站立在街道两旁,含泪为英雄送别。王文宇面无惧色,昂首挺胸,频频向送别的群众点头。王文宇气宇轩昂地说:“父老乡亲、兄弟姐妹们,你们不要难过,我是共产党员,背负着国家和民族的希望,参加革命斗争,为实现共产主义理想而光荣献身,我没有后悔和遗憾。我相信,共产党人是杀不绝的,共产主义一定会实现!”随后一路高呼:“打倒国民党反动派,共产党万岁,共产党万岁!”

王文宇就义时年仅 33 岁,他的生命如此短暂,然而他却像一座高山一样令人敬仰。历史的车轮已转动了八十五载,至今琼崖人民还在怀念他。他为实现共产主义理想,为中华民族争取独立解放的伟业不懈追求, 百折不挠,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高贵品质和英雄气概,将久远流传,永照千秋。

(本文作于 2017 年)

责编:许舒琦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