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陵水起义——建立琼崖第一个县级苏维埃政权 (1929—1932)
来源:南海出版公司 2018/12/18 16:01:56 作者:赵庆雅
字号:AA+

导读: 驻马村的农军奋起反击,利用暗沟、土堡和丛林作掩护抗击敌人,激战一天,打死北区民团团长 邱树仁及数十名团丁,之后利用夜幕掩护撤回彭谷园据点,不料敌人发觉马村农军撤走后,连夜包围彭谷园。8 月,中共琼崖特委派黄振士重返陵水巡视工作。

1927 年 6 月,琼崖共产党先驱在陵水县创建了一支以黎族人民为主体的农军武装。这支由共产党领导的农军于 7 月 18 日至 12 月间,三次攻占陵水县城,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白色恐怖,并与祸害陵水人民的反动封建势力做了不懈的斗争。终于在 1927 年 12 月 16 日创建了海南岛上第一个县级苏维埃政权———陵水县苏维埃政府。

琼岛之东———陵水

陵水位于海南岛的东部,东南临南海,西南至藤桥,西北至南圣,北部与万宁交界。陵水县有大小河流一百五十多条,主要河流有陵水河、都总河、金聪河、港坡河。陵水于隋大业时期(610 年)置县,自古以来就聚居着汉、黎、苗等民族。至 1927 年时,陵水县境的总面积为一千六百八十七平方千米,其中黎族聚居的地域约占全县总面积 60%。陵水东南沿海一带, 海岸线迂回曲折,新村港与黎安港一带海面自古以来就是著名的渔场。北部的吊罗山脉,层林叠翠,古木参天,是广东四大林区之一。发源于五指山区的陵水河,宛如银蛇,穿过陵水县境,流入南海。远古以来,黎族人民就在这里结庐而居,从事捕捞和耕牧,开拓着自己生活的道路。

但是,由于历代封建统治者的昏庸腐败,陵水这块福地不但交通闭塞,经济文化落后,而且兵匪为患,广大人民群众陷于水深火热之中。尤其是黎族人民还要遭受歧视和压迫,更是生活在地狱的最底层。贪官污吏和   地主奸商的敲骨吸髓,使广大劳动人民挣扎在死亡线上。陵水县曾流传着   一首诉说穷苦民众生活困境的民谣:

一年到晚天都旱,咱家种田不够吃, 一日到晚流大汗,回家无米下饭锅; 肚又饿来口又渴,吃口生水又上山, 上山觅山薯菜仔,煮给父母与仔吃。

这首民谣是封建统治时期陵水农民贫苦生活的真实写照。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陵水人民,特别是黎族人民,自古以来就富有抗争精神。早在 1539 年至 1541 年(明嘉靖十八年至二十年),黎亭至岭脚峒(今提蒙至军田、英州)的黎族那红、那黄、陈那任等人就带领黎族人民,反抗明朝统治者的压迫和剥削,配合万州(今万宁地区)鹧鸪峒的黎族人民,举行历时五年的“反抗封建王朝及其走狗土官”的起义,威震琼州。琼崖历史   上,陵水县黎族人民为反迫害、求生存而进行的英勇悲壮的斗争有十多次,规模最大的是 1858 年(清咸丰八年)夏至翌年五六月间,红鞋十八村的黎族人民在黄有庆的领导下,反抗清朝统治者的斗争。在黄有庆领导下,他们曾一度围攻陵水县城,斗争烽火遍及陵水全境。1915 年,陵水黎族人民又一次组织武装起义,把勾结军阀龙济光的黎族总管王义杀死,并加入当时席卷琼州大地的民军反龙济光斗争。

陵水人民在明清时期的历次斗争,皆因缺乏坚强正确的领导,在统治者和官府的残酷镇压下失败了,但陵水人民这种不屈不挠的斗争精神一直推动着琼崖历史的发展。

1921 年,桂系军阀邓本殷率部收复琼崖,设立了琼崖善后处和琼崖绥靖委员公署。1924 年 2 月,北京段祺瑞政府任命邓本殷为琼崖护军使。为解决日益繁重的军费,邓本殷不仅加重全岛税役,还私设银行滥发银币, 同时还大开赌禁,包庇鸦片。各县的地方官吏与地主恶霸也乘机盘剥琼崖人民群众。

邓本殷统治琼崖时期,陵水县境约有稻田五万亩,地主却占了大半的稻田。土地兼并严重,使陵水众多的农民被迫沦为游民或佃户。农民租种地主的田地,除了要向地主缴交“押田金”“牛脚金”“书田金”,还要交七八成地租。穷苦农民在遭受地主欺压的同时,还遭受官府的层层盘剥,不仅要做各种无偿的劳役,还要缴纳月捐税、户口税、丁税、劳军费等二十多种苛捐杂税,荒年不减,丰年照加。陵城的张鸿猷、刘天德、潘太和、邢源利四大地主,俗称“四大碗”,每年剥削农民的租谷都在千担(一担为五十千克) 以上。此外,还有八户地主每年剥削农民的租谷也在五百担以上。

张鸿猷是陵水县最有权势的大地主。张氏家族原籍琼山县,于清朝末年迁来陵水。张鸿猷是张氏家族来陵水定居的第四代,他的先祖曾是县衙门的书吏,掌管孔庙、学府公出等。张鸿猷的祖父在清乾隆末年在陵城建造了一座三进二天井的四合院,仅院落就有四个,两侧用廊房沟通。张鸿猷继承家业后,不断地购置田地,靠剥削农民敛财暴富。为了扩建祖传的张家大院,张鸿猷强占邻近农民宅地二十多亩。重新修建后的张家大院总占地近三十亩,院内设有花园书院、客厅赌场、仓库暗房,还有假山小溪、亭台楼阁,共有砖瓦结构房屋五十余间,全部铺设褐红色地板砖,在当时琼崖算是很豪华的大户人家住宅。为了维护张氏家族的社会地位,张鸿猷还与衙门酷吏攀亲结戚,先是与国民党县党部书记曾三省结为亲家,之后又招陵水县警察局局长刘育英为女婿。他的大儿子张逢奎和四儿子张逢英是陵水县参议员,五儿子张逢瑞任国民党海南党部秘书。张鸿猷在政治上倚官仗势,成为陵水的“土皇帝”。至 1925 年,张鸿猷霸占的良田共四千多亩,每年仅收租就三千多担。

1925 年,陵水发生严重旱灾(史称“乙丑饥荒”),田园荒芜,饿殍遍野。张鸿猷等四大地主勾结官府,垄断市场,哄抬粮价,每升大米从六十串钱(一般一千枚铜钱为一串钱)涨到三百串钱,猛增了四倍,又将一个银圆从原可兑换三百串钱压到只能兑换两百六十串钱,地主官府从中牟取暴利。

除了通过控制金融牟利,地主们还以放高利贷榨取民脂民膏,他们将稻谷小斗借出,大斗收回,借一收二。

军阀官吏的盘剥、地主恶霸的欺压,又一次激起陵水人民的坚决反抗。1927 年秋冬之际,陵水人民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再次举起义旗。这次起义的目标是推翻旧世界,建立人民当家做主的新世界。为了实现这个目标,陵水人民英勇奋战,用鲜血和生命书写了琼崖革命斗争史上辉煌的篇章。

黄振士——从黎亭峒奔向中国大革命的洪流

黄振士,原名黄福生,1895 年农历十月初五出生于陵水县黎亭峒坡村。他的父亲黄宗贵是黎族峒长,也是陵水当地黎族的上层人物,富有同情心和正义感,深受黎族人民的拥戴。黄振士从小受到较好的教育,8 岁时被送到陵水县同仁学堂读书;小学毕业后,到当时琼崖最高学府———琼崖中学读书。1915 年 5 月 10 日,国民党广东省政府下发公文,要求每县选送三名黎族儿童免费进入广东、广西的师范学校读书。同年秋,20 岁的黄振士以优秀成绩考入广东高等师范学校。广东高等师范学校位于广州市市中心文明路,分设文学、史舆、数理化、博物四科,学制四年。黄振士从广东高等师范学校毕业后,于 1920 年考入国立广东大学文学院,成为黎族青年中的高级知识分子。

黄振士在广东大学文学院深造期间,一边如饥似渴地学习文化知识, 一边利用课余时间博览群书,涉猎各种新知识。广州有许多公开出版的进步书刊,黄振士阅读了《共产党宣言》《列宁传》《新青年丛书》《新青年》《劳动声》等马列主义书刊,《广东群报》则是他每天必读的报纸。《广东群报》是谭平山、谭植棠等人在广州创办的宣传新文化、新思潮的刊物,这份报纸大量地介绍了马列主义的基本理论和俄国十月革命的经验,以及国内外工农运动的消息。这些进步书籍激发了黄振士的革命热情。

黄振士在广州读书期间,结交了一批胸怀大志的琼籍热血青年。1924 年春,黄振士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他与杨善集、徐成章、洪剑雄、王家齐等琼籍共产党人于 1924 年 1 月至 1925 年 5 月间,以“改造社会”为宗旨,成立了海外品学观摩会,并出版会刊《觉悟》杂志,号召青少年应“研究品学”。接着又组织了琼崖革命同志会,出版会刊《新琼崖评论》。这个时期是国共第一次合作的“蜜月期”,徐成章同时兼任中共广东区委军委委员及黄埔军校特别官佐等职,黄振士也受党组织指派以个人身份加入国民党。

1925 年 7 月 1 日,中华民国政府在广州成立。两天之后,广州国民政府即成立军事委员会,将所属军队统一编为国民革命军,并于 10 月开始第二次东征广东军阀陈炯明。与此同时,国民革命军还南征讨伐邓本殷盘踞在高州和雷州两地的部队。

10 月,中共广东区委派遣琼崖革命同志大同盟负责人王文明到国民革命军第四军第十二师任党代表兼政治部主任。同时派遣冯平、黄振士、雷永诠、罗汉等八十多位在国民革命军任职的共产党员跟随第十二师强渡琼州海峡讨伐溃逃到琼崖的邓本殷。翌年 1 月 15 日,张发奎第十二师和陈济棠第十一师分别在文昌、琼山、临高海岸登陆,向邓本殷盘踞琼崖的八属联军发动猛烈攻击,八属联军难以抗衡,不得不向广州国民革命军缴械投降。邓本殷见大势已去,慌忙带着几个亲信登上一艘日本运输舰逃往越南。

1926 年 1 月 27 日上午,冯平以国民党中央农民部特派员身份在海口关帝庙里召开琼崖国民党党团大会,并派遣黄振士回陵水国民党党部工作,任中国国民党陵水县执行委员会主任。黄振士回陵水后,立即与不久前从广州回陵水开展革命活动的共产党员陈贵清取得了联系。

2 月初,国民党陵水县党部改组,黄振士任县党部书记,陈贵清任秘书,免去原国民党陵水县党部书记曾三省的职务。改组后的陵水县国民党   党部的领导权,实际掌握在共产党人的手中。

曾三省下台后不甘心失败,他纠集一些地方民团的头目,成立了陵水

县总民团,由他担任团长,自此形成一股气焰嚣张的反动势力。此时,担任   国民党琼崖特别党部主任委员和琼崖行政专员的是国民党中的左派张难先,他秉承国共合作,在琼崖党、政、军中留用共产党员、革命青年和进步人士,所以曾三省虽然气焰嚣张,却不敢轻举妄动。

2 月 28 日 ,黄振士等人在陵城文明路陈贵清家的小楼上召开秘密会议, 成立中共陵水县第一个党小组(支部), 黄振士被选为组长。

图片25

陵水县农民协会旧址(图片来源:海南史志网)

4 月, 陵水县的工会、农民协会、妇女协会、青年团等组织也先后成立。共产党的革命火种从此在陵水点燃。

6 月,王文明和中共广东区委特派员杨善集在海口市主持召开中国共产党琼崖第一次代表大会,成立中国共产党琼崖地方委员会。这次会议结   束后,中共琼崖地委决定委派王家秀到陵水县指导工作。

1926 年秋,中共琼崖地委在海口开办了琼崖高级农民军事政治训练所。黄振士为了培养陵水县农民运动骨干,立即派陈光华到海口接受培训。接着又派林宏梓、陈敦朝、王庆琮、黎国忠等一批优秀青年到嘉积仲恺   农工学校学习。嘉积仲恺农工学校是琼崖共产党人重要的培训基地,中共广东区委早在 1925 年 7 月,就派共产党员雷永铨、陈秋辅到该校工作。他们以广州农讲所为楷模,把政治课作为主课,还开设军事课,以云南陆军讲武学校的《步兵操典》为教材。学员们一边学习军事理论,一边进行军事   训练。

1926 年 6 月 23 日,为了纪念省港大罢工一周年,王家秀、黄振士等人发动陵城工人集会。这天上午,几百名工农兵群众举着红旗、敲锣打鼓上街游行。几路游行队伍来到县衙门前集中举行大会,会场上“农工万岁”

“打倒军阀”“打倒土豪劣绅”的口号声此起彼伏,响彻云霄。黄振士精神抖擞地站在主席台上发表演讲。他通俗地解释了孙中山先生“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三大政策,愤怒地声讨了帝国主义勾结军阀瓜分中国的罪行, 号召工农群众要为自己的翻身解放而英勇战斗。

6 月,陵水县还成立了县总工会,王家秀为主席。总工会下设理发、酿酒、制鞋、拖车、木工、泥水六个分会。此外,还办起工人夜校。总工会成立当天,还领导工人上街游行示威,高呼“打倒资本家”的口号,要求增加工人工资,改善工人生活。在工人运动的推动下,陵水县又成立了农民协会、青年团和妇女协会,分别由吴文道任农民协会主席,陈贵清任青年团书记,陈仕娘任妇女协会主任。7 月至 9 月间,全县加入农民协会、青年团、妇女协会、童子团的群众有两万八千多人。

坡留乡农民协会成立后,就组织一千多名农民,到地主许成位家示威,反对放“高利贷”“压田脚”,要求减轻农民负担。中共琼崖地委从陵水农民协会的这些革命行动中,预见到全县农民运动的高潮即将到来。

9 月中旬,陵水党支部选派到海口琼崖高级农民军事政治训练所和嘉积仲恺农工学校培训的学员返回陵水后,黄振士立即在陵城琼山会馆开办陵水县农民训练所,由中共琼崖地委派来的共产党员陈哲夫同志任所长,王家秀任政治指导员,黄振士、陈贵清、王庆琮、周文朝、陈敦朝等人任教员。农训所学员每周学习党义、政治和军事三门课程。第一期学员五十七人,其中,黎族学员占半数以上,这批学员中的大多数人后来都成为农民运动的骨干分子。

1926 年秋收时节,陵水县各乡村的粮食收成较好。但是,地主、奸商却勾结官府,准备把大批粮食运往外地高价出售。地主、奸商这种不顾农民死活的行径,激起陵水人民的公愤,农民协会派代表向县长邱海云请愿, 要求减轻农民租税,禁止粮食外运。但县长邱海云以农民闹事为由,抓走提蒙乡农民协会领导人谢是位。

地主奸商见农民协会阻止粮食外运,连忙征集大批牛车,准备连夜把粮食运往外地。黄振士立即派农训所级长陈番桃、副级长叶用祥带领农训   所学员,携带武器配合农民到大路上拦截,把粮食押运回县城。农训所还发动数以千计的群众,拿着标枪、弓箭、大刀等上街游行示威。游行队伍举着邱海云的画像,高呼“打倒贪官污吏”“打倒土豪劣绅”“一切权力归农民协会”的口号。县长邱海云慑于群众的威势,被迫放出农民协会领导人,但   示威群众仍怒不可遏,纷纷涌向县政府要抓邱海云。邱海云见农民协会声   势浩大,慌乱之中脱下官服,穿上便衣装扮成农民从后门逃跑,躲到北区排岭山。农民协会与县政府斗争的胜利,大大地鼓舞了人民群众的斗志。   正当琼崖各地农民运动蓬勃发展之时,琼崖国民党中的右派开始策

划在国民党内部排斥共产党,以及在工、农、学中分裂群众。陵水县各区、乡的民团和地主反动武装也到处阻挠和破坏农民运动。

一天,黄振士率领农训所学员到新村、灶仔、盐灶一带的沿海村庄活动时,被南区的民团包围在盐灶村。面对突发的险恶形势,黄振士沉着对应,派几个人分头去通知新村、灶仔的农民协会。两个村的农民协会干部很快就发动数倍于敌的农民协会会员,迅速赶到盐灶村,对民团进行反包围。民团见势不妙,不得不狼狈逃离。

在黄振士的领导下,陵水的农民运动蓬蓬勃勃地发展起来了。

打响保寨卫境第一枪

1927 年 4 月 12 日,蒋介石在上海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大肆屠杀共产党员、国民党左派及革命群众。四一二反革命政变标志着大革命的部   分失败。

白色恐怖很快就蔓延全国。4 月 22 日凌晨,国民党琼崖警备司令兼国民党第十一师第三十三团团长黄镇球与参谋长叶肇开始在海口、府城等地对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进行疯狂的血腥镇压,制造了“府海大屠杀”惨

案,史称琼崖“四二二”事变。

在琼崖“四二二”事变中,全岛被捕的共产党员、革命群众有两千余人,被杀害五百余人。死难者中有中共琼崖地委委员李爱春、琼崖妇女解放协会负责人陈玉婵、国民党琼崖特别委员会委员符国光、琼崖总工会负责人吴清坤、海口市总工会负责人林平等两百多名共产党员。大屠杀之后,国民党琼崖当局立即成立琼崖“清党”委员会,继续追捕杀害共产党人。

正当琼崖国民党当局对共产党人举起屠刀之时,陵水的反动势力邱海云、曾三省一伙也纠集土匪民团,随时准备杀回陵城。

4 月 21 日,在嘉积仲恺农工学校学习的林宏梓等人,带回中共琼崖地委关于“避免大屠杀,保存革命力量”的指示。当天下午,黄振士立即率领县党政机关和农训所学员一百二十余人撤到陵水西区坡村。陵水西区,方圆几十里,长期以来是黎族人民聚居的地方,又是黄振士的故乡。这里山深林密,便于发动游击战争。4 月 23 日,黄振士在坡村椰子林里主持召开有各区、乡代表参加的五千余人的民众大会,揭露国民党反动派屠杀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的罪行。4 月底,黄振士又主持召开各区、乡农民协会负责人和农训所全体学员会议,决定筹建陵水县农民自卫军。仅一个月,农民自卫军就发展到七八百人。

5 月中旬,陵水县农民自卫军在坡村椰子林里召开庆祝成立大会。陵水的革命斗争,从此走上了武装斗争的道路。

6 月,中共琼崖地委在乐会县第四区宝墩村召开紧急会议,杨善集在会上传达了中共广东省委关于“当前的任务是组织武装,恢复农村工作, 以红色运动镇压反革命的白色恐怖”的指示。此次会议还根据省委指示, 将中共琼崖地委改称为中共琼崖特别委员会,杨善集任中共琼崖特委书记。黄振士出席了宝墩村的紧急会议,他在会上向中共琼崖特委汇报了陵水县革命情况和农军组成的情况。

当时,黎族各峒主手中都有一支武装队伍,把他们团结争取过来,对

于孤立反动派,扩大工农武装队伍和巩固发展革命根据地很有必要。为此,黄振士首先发动叔父黄国义携带九支钢枪、十四支火药枪和二十多人参加农军。七弓峒主王昭夷有一连人的武装队伍,且武器较好,把他争取过来可以带动各峒武装力量加入农军,于是陈哲夫特意介绍女同学吴觉群(吴中育的妹妹,陵水女校校长)嫁给王昭夷,终于把王昭夷的队伍争取过来参加了农军。随后坡村的吴中育、马岭的王传仁、花丛的胡家元等十多名峒主,也先后带领武装队伍,加入革命行列。5 月中旬,这支以黎族人民为主体,以农训所学员为骨干的农民武装队伍在坡村正式成立,命名为

“陵水县农民自卫军”(简称“农军”),由王昭夷任总指挥、吴中育任副总指挥,下设西、北两路农军。西路农军由黄家连任指挥、马大雄任副指挥,北路农军由李茂昌任指挥、李家全任副指挥,党员和农训所学员负责政治指导工作。农军还自制了一批尖刀、大刀、双刀、长矛、弓箭、火药和土制手榴    弹。农军成立后,立即开始进行操练,随时准备抗击敌人。

中共琼崖特委书记杨善集听取黄振士汇报的陵水农军的组建情况后,立即派何毅、欧赤、冯娥群、王志超等人带领一个短枪班跟随黄振士到坡村指导工作,在农军根据地发动群众减租退押,没收地主的官租,分给贫苦的黎族农民并解决农军的补给问题。根据地的人民把共产党当作救星,待农民协会工作人员亲如兄弟。当获知农军粮食困难时,他们就主动把番薯、豆角送来。不少青壮年主动要求参加农军。

6 月 24 日,陵水反动势力头目邱海云、曾三省一伙带领中区民团一百多人向坡村进犯。但农军人多势众,在黄振士的指挥下,士气高昂,土枪、土炮一齐开火,毙敌十余人,活捉十余人,打得敌人落荒而逃。这是陵水人民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在本县境内向国民党反动派打响的第一枪。

保寨卫境第一仗的胜利,震动了全县,大大地鼓舞了根据地军民的斗志,各区、乡农军也相继成立,农军队伍迅速发展到一千多人。

1927 年 7 月,陵水县第二次党代会在坡村召开,宣布成立中共陵水县委,黄振士当选为第一任县委书记。

武装起义夺取县城建立陵水县人民政府

1927 年 7 月,陵水县委根据中共琼崖特委的指示,将陵水农民自卫军改为琼崖讨逆革命军第八路军,由王昭夷任指挥,黄振士为党代表。在革命形势的推动下,县委决定武装起义夺取县城,创建工农民主政权。

7 月中旬,黄振士、欧赤、王昭夷、陈贵清等人率琼崖讨逆革命军第八路军从坡村出发,第一次攻打陵水县城。但由于敌人防守较严,农军久攻不下,牺牲十余人,损失火药枪七支,战斗失利,被迫撤回坡村。

17 日,敌正规军调往万宁,城内只有保安队和中区民团三百多人。当夜,黄振士、王昭夷、何毅等率领讨逆革命军八百余人,再次从坡村出发, 深夜 3 点抵达城外,18 日晨发动总攻击。攻城突击队在主力部队的配合下,逼近城墙,搭起“ 人

梯”,越墙猛攻。经两小时激战,敌三百余人仓皇向城东门逃窜。此役,毙敌十余人,缴获枪支、弹药一批。

7 月 21 日,陵水县人民政府成立,欧赤为主席。同时还成立了县工会、农民协会和妇女协会、琼崖肃清反革命委员会陵水分会、琼崖讨逆革命军第八大队。县政府还张贴安民布告,宣布查封、没收国民党反动官僚及反动地主、资本家的住宅及财产。

图片26

陵水第一任县委书记黄振士雕像(图片来源:海南日报)

这次起义攻克陵城,成立陵水县人民政府,是琼崖共产党人武装夺取政权的一次大胆尝试。此时,由于汪精卫控制的国民党中央和武汉政府在

7 月 15 日公开“分共”的消息还没有传到琼崖,所以陵水县人民政府成立后,仍然执行以国共合作为基础的三大政策,政权的性质没有从根本上改变。

陵水讨逆革命军占领陵城,建立工农民主政府,对国民党反动派是一次沉重的打击,反动势力很快就进行反击。就在陵水县人民政府诞生的第五天,反动县长邱海云便纠集民团一千多人,兵分三路向农军反扑。一路从下园渡口偷袭王昭夷部驻地的哨所,另外两路分别从桥头渡口和新街尾渡口向农军夹击。战斗至拂晓时分,黄振士、王昭夷率领讨逆革命军向城东门突围,撤退时用稻草捆蘸着煤油点火,抛进城内,阻敌追击。这一仗,农军牺牲数人,黄振士亦负伤撤到城东溪圯园村,在一个农民家藏匿一晚,第二天拂晓时才化装返回坡村。

数天后,县委在坡村召开会议,总结经验,决定开辟新区,开展自卫游击战争。农军利用山区天然屏障,从西至北设立万丛、大艾肚、坡村、黎亭弓和高量五个营口,把陵水西、北两区约两百多个大小村寨连成一片纵横二十多里的红色区域。县委在红色区域里发动群众进行减租减息运动,没收公田、官租分给农民,征收地主租谷用作军饷。

9 月 8 日,国民党改选委员会以共产党扰乱占据县城为名,呈报国民党当局,要求派兵“征剿”。10 月底,国民党海南绥靖公署派兵三百余人,伙同地方民团共一千多人,向农军根据地万丛、大艾肚、坡村、高量和黎亭弓等五个营口同时进犯。敌军一路从卜昌经水姆村进攻万丛,一路从大凌进攻大艾肚,一路从排留洋进攻坡村,一路从万总坡进攻高量,一路沿陵水河北上攻黎亭弓。黎亭弓地处陵河北岸,村庄周围挖有壕沟,且农军武器装备较好,有两门九节炮、四支长锚,两支阔口叭,还有单转枪、荷兰枪和药枪。当敌军乘木船向农军进攻时,农军处居高临下之势,三十多名农军同仇敌忾,击退敌人多次进攻,但万丛、大艾肚、坡村和高量四个据点相继失守。敌军集中力量攻打黎亭弓,遭到顽强抵抗。战斗一直打到深夜,由于敌我力量悬殊,指挥员黄家连当机立断,率农军趁夜幕掩护冲出重围,三十多名农军无一伤亡,但敌军却对此浑然不觉,在夜色中胡乱开枪射击,

天亮时才发现农军早已冲出重围。几路地方民团在夜色中相互混战,死伤 四十余人,邱海云收到民团自己人打自己人的消息后气得七窍生烟。

敌人这次进犯,烧毁了一百多个村庄。根据地人民损失惨重。县委将没收地主的租谷分给受难农民,帮助他们重建家园。黎族群众深受感动, 纷纷把自己的儿女送进革命队伍。

全琼总暴动建立琼崖第一个县级苏维埃政权

1927 年 9 月上旬,中共中央部署了四省秋收起义。为了响应党中央的号召,中共琼崖特委书记杨善集主持召开中共琼崖特委军事会议。会议根据八七会议及省委指示精神,总结了全岛武装斗争的情况,决定举行全琼武装总暴动,领导全琼人民举行秋收起义,实行土地革命,创建红色政权。

9 月 23 日,杨善集、陈永芹率琼崖讨逆革命军在万宁椰子寨打响第一枪, 拉开了全琼总暴动的序幕。

陵水县委根据中共琼崖特委指示,决定配合全琼起义,再次攻打县城,并派人将发起陵水起义的日期报告特委。

11 月 25 日,陵水农军一千多人,在黄振士、王昭夷的率领下,声势浩大地向陵城进发。敌军在农军攻城前就收到暗探告密,匆忙弃城逃向北区   贡举一带,农军第二次占领了县城。

中共琼崖特委对攻打陵城十分重视,派遣东路军总指挥徐成章率东路工农革命军三个连和一批党、政干部驰援陵水。许邦鸿、陈垂斌、王业熹等随军到陵水指导工作。途中,为了智取铜岭民团,顺利通过牛岭,徐成章   部乔装成国民党军队,当民团官兵兴高采烈地出来迎接时,全部被徐成章的部队缴了械,还逮捕了该团团长。

徐成章的部队在陵水农军解放县城当天下午 4 点左右到达县城。人们奔走相告“红军来啦”。顷刻间男女老幼涌上街头,排成长龙一样的队伍,打鼓舞狮,唱着“鲜鲜红红镰斧旗,飘扬盖白日青天……”的革命歌曲,

兴高采烈地到新街尾去迎接革命军队伍。陵城攻克的第二天,徐成章、许邦鸿、陈垂斌、王业熹和黄振士等人就召开会议,讨论稳定局势、进行政权建设等重大问题。

11 月 28 日,中共陵水县委在陵城顺德会馆召开五千余人的群众大会,宣布恢复陵水县农民协会,黄振士任主席。“一切权力归农会”,农民协   会既是土地革命的领导机关,也是政权机关。农民协会恢复后,号召全县人民团结起来,开展土地革命。不久,各区、乡农民协会也相继恢复。

12 月中旬,中共陵水县委进行改选,许邦鸿被选为县委书记,黄振士、王家秀为县委委员。许邦鸿是乐会人,1926 年夏从新加坡回国,在乐会县进行革命活动并加入中国共产党。陵水县委还决定成立农军,王昭夷任农军总指挥,吴中育任副总指挥,农军编制分别为县赤卫队、区常备队、乡后备队。

12 月 16 日,陵水县第一次工农兵代表大会在陵城召开,宣布成立陵水县苏维埃政府,苏维埃政府设立在琼山会馆,选举王业熹为主席。王业熹是乐会人,1925 年冬加入中国共产党。苏维埃政府委员有黄振士、王昭夷、许邦鸿、郭绍元(女)、谢是位、黄其祥、王志超、冯娥群。陵水县苏维埃政府设宣传、土地、财政、民政、交通、妇女、军事等七个科,为保障战时供给还特别设立经济委员会,由符良清任主任。中共琼崖特委派陈垂斌等一   批党政干部到陵水帮助建立地方政权。陵水县苏维埃政府是继海陆丰苏

图片27

陵水县苏维埃政府旧址(图片来源:海南史志网)

维埃政府之后,中国共产党在华南地区建立起来的又一个县级苏维埃政府,是琼崖第一个县级苏维埃政府。

陵水县苏维埃政权成立后,枪决了三名大地主。为了稳定局势,巩固革命成果,徐成章除派部队配合农军在万陵交界的杨梅、龙王庙和铜岭牵制北面之敌外,还派部队追歼大宁、客园一带溃散的残敌,并在红军驻地陵城圣殿,举办工农军干部学校,委任黄埔军校毕业生游济为校长,从部队中抽调排长王学志、王学伟,班长黎光昌等协助军事训练。该校开始只训练陵水农军骨干,后来扩大为训练全琼军事干部,先后共培训了五百人。

1928 年 1 月中旬,根据中共琼崖特委“以陵水的工农革命军,急即解决新村港,并沿途帮助农民实行土地革命”的指示,徐成章率部队继续南下进攻新村港,并在新村港成立了一支海员赤卫队,配备四五十支枪、十二门大炮和七艘木帆船,由冯娥群任指挥。新村港解放后,打通了海上交通要道,陵水县苏维埃政府经常把食盐、藤竹、木材等土特产,从新村港运往广州湾(今广东省湛江市)、北海等地出售,换取军需物资支持中共琼崖特委和扩大部队给养。当时,中共广东省委与中共琼崖特委的来往,主要是通过新村港。

新村港解放后,徐成章率领工农革命军,在陵水农军的配合下,趁敌正规军对琼南“鞭长莫及”的有利时机,厉兵秣马,直逼藤桥,配合张开泰率领的藤桥农军和起义的盐警队,顺利占领了藤桥,围剿国民党县长王鸣亚派驻藤桥的警察署和反动商团,缴获五十多支长、短枪。此役大捷,陵水   全境解放。

工农革命军占领藤桥后,将藤桥农军扩编为一个红军连,由陈保甲、张开泰为正副连长,驻守藤桥。随后,工农革命军在当地黎族首领亚豪组织的五六百人的粉枪队的配合下,攻占了琼南重镇崖县,使陵崖成为一片红色区域。陵水县苏维埃政府趁局势稳定之机,领导人民深入进行土地革命。

陵水县苏维埃政府建立后,彰显了强大的政治威力。在政治上,提出打倒帝国主义,推翻封建统治,开展土地革命,镇压反动地主、豪绅的主张;在经济上,平均地权,没收反动地主、豪绅的田地,分给农民耕种,废除苛捐杂税,实行“三七”减租;在文化、教育上,破除封建迷信,提倡文明科学,兴办平民学校,开展文娱宣传等。

1928 年 1 月 25 日,陵水县苏维埃政府领导全县人民开展土地革命, 没收地主、奸商的浮财、账簿、契约和刑具,枪决一批恶霸地主、反动豪绅和反革命分子,把没收的一部分钱财和物资分给贫苦的农民。次日,苏维埃政府召开群众大会,把各区、乡没收的田契、书约、账簿和刑具集中到会场,借以揭露和控诉地主、奸商的罪行,当众进行焚毁,宣布进行土地改革,颁布了《土地革命条例》。全县掀起了分配土地的热潮。几千年来受苦受难的人民,第一次尝到当家做主的甜头。

这次行动有力地打击了反动的社会基础,苏维埃政权得到进一步的巩固。陵水县苏维埃政府的诞生和存在,给琼崖各县革命军民以巨大的鼓   舞,大大地推动了全琼土地革命向前发展。

英勇悲壮的战歌———彭谷园战斗

1928 年夏,国民党蔡廷锴部到海南岛对琼崖苏区进行“围剿”。陵水县苏维埃政府也遭到敌人的进攻。

面对强敌,中共琼崖特委命令梁秉枢率驻陵水的东路军和红军学校学员撤离陵城,前往中共琼崖特委驻地六连岭。

东路红军主力撤离陵水后,国民党南路“剿共”总指挥王鸣亚伙同叛徒王昭夷调兵遣将,气势汹汹地进攻陵水县城陵城。为了保存革命力量, 陵水县委和县苏维埃政府及农军共五百多人,于 4 月中旬主动撤离县城, 退到北区的港坡、马村、彭谷园和西区的东光等据点,建立营垒与敌人对抗。县委、县苏维埃政府和农军主力集结在彭谷园村。

彭谷园距离县城十多里,附近有提蒙、马村等五六个村庄,都是老根据地。该村西北面是一片深山密林,四周有刺竹、壕沟,整个村庄只有东西南北四个出入口。村内有几十户人家,有十多间较坚固的瓦房排列成行, 还有几个用砖砌成的古炮楼耸立村中。这些天然的屏障历来是该村防御外来进犯者的重要工事和障碍。

陵水县党政机关和农军主力撤到彭谷园后,陵水县委在彭谷园召开了党、政、军领导骨干约三十人的会议,讨论了防范敌人进犯根据地的措施,决定派出县苏维埃政府委员王庆琮前往中共琼崖特委汇报情况并请求派兵支援。中共琼崖特委当即决定组织“攻陵指挥部”,组织与派遣武装力量前往支援。王庆琮返回彭谷园向陵水县委汇报中共琼崖特委的决定。陵水县委立即在彭谷园召开了党、政、军骨干会议,传达了中共琼崖特委的决定,详细讨论研究了防范敌人进犯根据地的措施,做出了“死守待援” 的决定。大家表示要誓死保住根据地,坚决与敌人战斗到底。

为了做好反击敌人“进剿”根据地的准备,农军根据彭谷园的天然条件,加紧挖壕沟、筑工事、修炮楼。县党政人员深入发动群众,筹备了一批粮食、物资贮藏在彭谷园,为迎接中共琼崖特委派来支援的部队做准备。与此同时,还把彭谷园据点里的老人、小孩疏散转移到附近村庄,以防遭受敌人的残害。

6 月 7 日,王鸣亚率领伪保安队和地方民团一千余人率先向港坡村进犯。农训所教官陈光华、林宏梓、陈家炽等人组织农军和群众以刺竹丛、壕沟为掩护抗击敌人,激战三天三夜,毙敌二十多人。敌人又从黑坡闯入港坡村进行内外夹击,一百多名群众惨遭杀害,十余名农军在战斗中牺牲。陈光华看到阵地难以固守,当机立断,率农军与群众撤出港坡村,走山路向兰村方向突围,转移到麻竹头岭坚持斗争。

6 月 15 日,国民党叶肇部刘占雄带领国民党正规部队五百余人和地方反动民团共八百多人进攻彭谷园前沿据点马村。驻马村的农军奋起反击,利用暗沟、土堡和丛林作掩护抗击敌人,激战一天,打死北区民团团长

邱树仁及数十名团丁,之后利用夜幕掩护撤回彭谷园据点,不料敌人发觉马村农军撤走后,连夜包围彭谷园。

16 日晨,彭谷园的农军正在吃早餐时,一股敌人突然从北门口冲进村庄。情况危急,县委书记许邦鸿迅即指挥农军冲上去,用火力和刺刀把这股敌人消灭了多半,剩下的敌人抱头鼠窜。农军趁机尾随追击,试图控制北门口地带,以便伺机向北面深山密林里撤退转移。不料敌人已在北面高   坡上架起了机枪,用机枪猛烈地向农军扫射,封锁出入口。农军牺牲数人后,立即撤退进几个古炮楼和十多间坚固的房屋内据守,与敌人对抗。敌人发动了数次冲锋,农军都顽强地坚守阵地反击敌人。

距彭谷园六七公里的东光农军得知彭谷园被敌人围攻,立即赶往驰援,但途中遭敌人阻击,敌众我寡,东光农军无法增援彭谷园。

彭谷园战斗从清晨相持至上午 11 点,敌伤亡三十余人,农军阵地仍岿然不动。敌人见强攻不行,转而从县城运来大批煤油和稻草,改用火攻。   顿时,一片火海吞噬了村庄。许邦鸿、陈贵清、王庆琮、陈敦朝、陈仕娘、谢是位、叶用祥、周文朝等陵水县党、政、军领导人及三百多名农军战士壮烈牺牲。仅有县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王家秀和陈衍姚等人带领三十余人拼死从西门口突围脱险。陈继姚、黄有造、张国权、陈开轩等区乡领导骨干五十余人在战斗中受伤被捕,被押送县城后,于次日被敌人当众砍头,英勇就义。这天,英雄鲜血流成河,陵城处处是哀歌。英烈们以大无畏的革命精神,谱写了一曲英勇悲壮的战歌。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1929 年 8 月,中共琼崖特委在内洞山召开各县代表联席会议,重建中共琼崖特委领导机构。这次会议是琼崖党和革命处在生死存亡关头召开的一次历史性会议,确定了冯白驹同志主持中共琼崖特委工作,批判了“以城市工作为中心”的“左”倾错误思想,坚持了土地革命的总路线,从根本上挽救了琼崖党、红军和琼崖革命。

8 月,中共琼崖特委派黄振士重返陵水巡视工作。在黄振士的主持下, 中共陵水县委在麻竹头岭重新恢复,林宏梓任县委书记。不久,陵水县苏维埃政府恢复,曾宪成任主席,陈光华等人任政府委员。

革命的火种,再次在陵水的土地上点燃。

责编:许舒琦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