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吴克之将军
来源:南海出版公司 2018/12/19 10:16:18 作者:吴 明
字号:AA+

吴克之(1911—1985),原名吴钟骅,海南琼山县演丰镇塘内村人。1931年入广东燕塘军校第十一期学习。1937 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独立队第三中队中队长,独立总队第二大队大队长、第一支队支队长,独立纵队副司令员,琼崖纵队副司令员兼第三总队总队长和政治委员等职。海南岛解放后,历任海南军区副司令员,南京军事学院训练部副部长、训练研究部副部长,防化学兵科学技术研究院院长,总参谋部防化部副部长等职。

1955 年被授予大校军衔,1961 年晋升为少将,1985 年 9 月在北京逝世。

鏖战琼崖抗日战场

1938 年底,日军为了发动太平洋战争,打通其南北运输线路,不断将侵略战线南移。在广州沦陷之后,琼崖岌岌可危,中共和各界人士迫切要求国共两党团结抗日。时任琼崖守备司令兼行政专员的王毅正深陷内外交困之际,意欲借助琼崖红军力量维持其地位,因此同意共产党提出的地方性和政治上、组织上独立自主的原则,将琼崖工农红军游击队改编为广东民众抗日自卫团第十四区独立队。1938 年 12 月 5 日,琼崖工农红军在琼山县云龙圩举行改编暨誓师大会。这就是著名的“云龙改编”。整编部队由吴克之统一指挥,接受由独立队负责人冯白驹陪同的王毅等守备军负责人的检阅。看到独立队的指挥官吴克之声音洪亮、指挥规范,队伍整齐威武、动作熟练,王毅大为震惊,私下询问身边的刘振汉(国民党派来独立队担任队附)指挥官是谁。王毅不敢相信共产党的队伍怎么会这样训练有素,还有这么高素质、高水平的指挥官!

图片7

吴克之(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当然,更振奋的是从四面八方来的琼崖各界民众。虽然当时独立队的   武器装备非常落后,都是些汉阳造五响步枪和土造单响步枪,服装也比较破旧,但在这次阅兵大会上,独立队整齐划一的步伐、斗志昂扬的精神面貌、誓与日军血战到底的决心和气概,让广大的群众增强了战胜日军的信心。塔市乡的一位老乡绅说“:这才是克敌之军,国家真正的栋梁。”

云龙改编后,吴克之率第三中队驻在离云龙圩三四公里的多能村练兵。当时,毛泽东的《论持久战》已经传播到琼崖。吴克之认真学习,并总结    琼崖红军游击战的经验加以实施。从班、排、连的列队和战术训练、夜间战   斗演习到与各中队联合进行野外演习,都由吴克之组织指挥。

1939 年 5 月,经侦察发现,驻琼山县永兴圩的一个日军据点仅有一个班驻守,士兵平时防守较麻痹,经常到街上吃喝玩乐。吴克之决定由第四中队中队长林天德率七八名战士,化装奇袭永兴日军据点。这次奇袭打死   日本士兵五名,缴获步枪五支。

1939 年 5 月间,第二大队接到情报,海口市郊长村桥附近,常有十几名日本士兵监督老百姓修路。日军除了一个哨兵外,其余的都将步枪架在一起聊天或打牌。吴克之认为机会难得,当即派第四中队的小队长冯振强   带十几名战士化装前去袭击。日军哨兵被击毙,其余狼狈逃跑,冯振强等人缴获步枪五支、短枪一支。

同年 9 月,吴克之率第二大队,配合黄大猷率领的第一大队,在琼山县罗板铺公路伏击日军军车一辆,消灭日军十多人,缴获三八式步枪十多支、轻机枪一挺、子弹数百发。

独立总队在罗板铺伏击战中集中优势兵力,取得了首次歼灭日军,缴获第一挺机关枪的胜利。此次胜利使独立总队军威大振。此后,日军行军   或驻防都将机关枪用铁链锁住,严防再被缴获。

1941 年 3 月,国民党反共顽军保安第七团两个连分两路深入罗蓬坡一带,企图偷袭第一支队队部。在独立总队首长的统一指挥下,吴克之率领第一、第二大队投入战斗,反击敌人。经过半个多小时的战斗,第一、第二大队全歼顽军第八连七十余人,缴获捷克轻机关枪一挺、长短枪七十余支。他们还轻装袭击琼东县潭门港日军据点,歼敌十多人,缴获轻机枪一挺、步枪十多支。

同年 7 月,为拔除日军建立在琼文地区美德村的据点,清除其对我琼文抗日根据地造成的威胁。中共琼崖特委和冯白驹决定,由吴克之和马白   山分别任正、副指挥,统率第一、第二支队,采取伏击打援的战术,歼灭美德据点之敌。

在美德村据点,日军驻有一个分队,配有重机枪一挺、轻机枪三挺和其他武器装备。美德村据点的日军每天都与潭牛、大致坡的日军往来联系。独立总队已摸清日军行动的规律,即一方受到打击,另外两方会立即出来支援。据此,总队决定把两个支队分为三路伏击,击打其一路,待其他日军出援时,即可把他们全歼,从而拔掉美德村据点。根据这个作战方案, 马白山率第二支队的两个大队埋伏于潭牛至美德的公路线上,伏击潭牛之敌;第一支队副支队长林伯熙率一个大队和一个中队埋伏于美德至坑尾坡(此地是三条公路的会合点)的公路线上,伏击美德出动之敌;吴克之率三个大队(缺一个中队)埋伏于大致坡至美德的公路线上,伏击大致坡出动之敌,并居中进行协调指挥。

1941 年 7 月 7 日早晨六七时,日军三十多人乘一辆军车从潭牛前往美德村据点。行军途中,狡猾的日军发现田地里与往日不同———没有一个老百姓干活,顿时起了疑心。于是,他们就在离独立总队第二支队设伏地几百米外下了车。他们不走公路,沿着路旁的树林,小心翼翼地搜索前行,   迂回到了独立总队埋伏部队的后面,发现埋伏部队后,立即从后面攻击第二支队。顷刻间,第二支队被打乱,只好仓促应战,就地阻击日军。当时,吴克之突闻枪声并敏感地听出不是独立总队对敌伏击的枪声。他判断第二支队已被日军发现并打起来了,便急速派出一个中队增援第二支队。不到一袋烟的功夫,美德方向枪声骤起,吴克之估计也不是独立总队部队伏击敌人的枪声。他感觉到情况危急,如果我军在美德方向不能阻住日军,让他们出来支援潭牛之敌,第二支队就难以应付了。根据突然变化的情况, 吴克之当机立断,趁大致坡的日军尚未出动之际,除留下少量部队向大致坡方向警戒外,急令所掌握的其余部队前往占领坑尾村高地。幸好,先前派出增援第二支队的那个中队,已经配合第二支队击退了潭牛方面的敌人。当吴克之与第三大队大队长符乙权率领部队刚到达坑尾村的高地时,   美德方面出动的三十多名日本士兵也到了,并企图争夺坑尾坡高地,但独立总队已先期到达,居高临下,阻住了敌军。这部分日军作战经验丰富,且武士道精神极强。他们在密集的机枪火力掩护下,一次又一次向独立总队坚守的高地发起冲击。吴克之与符乙权站在一起指挥,不料一梭子弹飞过来,符乙权不幸中弹牺牲。吴克之忍着悲痛,继续指挥部队狠狠地还击,把日军压制于洼地中,同时命令部分队伍从右侧抄到日军的左侧后,发起突然袭击。林成率领的第六中队也从美德村方向赶到。日军遭到前后夹击,   无法抵抗,遂抱着一挺九二式重机枪,仓皇上车向美德村据点退缩,后被美德方向的独立总队第一支队截击,最后全部被歼。

当独立总队在坑尾村与日军激战快结束时,日军出动了一架飞机支援,但已无能为力。随后,日军又调派文昌、海口等地的数百名日本士兵, 在两架飞机和坦克的配合下,前来增援和追击,但这时独立总队已胜利撤离战场。

美德之战,是独立总队与日军交战以来规模较大的一次战斗。共歼敌  六十余人,缴获九二式重机枪一挺、轻机枪两挺、长短枪二十多支、掷弹筒两具、子弹两千多发。这次胜利沉重地打击了日军的士气,美德村据点之敌慑于被歼灭也撤走了,琼文抗日根据地的一颗大钉子就此被拔掉了。

1942 年 5 月被称为“红五月”。吴克之率第一支队向文昌县东北地区挺进,袭击翁田日军据点,伏击昌(洒)龙(马)公路的日军。第一支队在马(家坡)和锦(山)公路伏击,连续战斗,一日三捷,共歼敌五十余人。之后, 吴克之率第一支队先后袭击了琼山县灵山、大林、美男、大致坡的日伪据点和伪维持会,击毁敌装甲车两辆,歼灭各据点的伪军大部、日军一部,约一百余人。

第一支队主力西渡南渡江后,吴克之又指挥第三大队在大桥截击九辆军车,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激烈战斗,共毙伤敌人四十多名,击毁军车三辆,缴获十多支步枪和一大批军用品。这是继美德之战后第一支队取得的   又一次较大规模的伏击战胜利。

吴克之指挥的第一支队英勇善战,屡战屡胜,使敌人闻风丧胆,被誉为“常胜支队”。

日军在琼文抗日根据地受到独立总队的狠狠打击后,开始进行残酷的报复“扫荡”。每到一个村庄,必先烧杀抢掠,来个“芳草见火,石头过刀”。野蛮的“三光”政策后,许多村庄成了无人区,中共琼崖特委和独立总   队部西渡南渡江。随后,吴克之率一支队主力也向西转移,在琼山县第二区和澄迈县第三区接合地带创建儒万山根据地。儒万山是沟通琼文地区和琼西地区的纽带。

儒万山区是火山岩地貌,有几十个村落错落其间。当地人为了耕作, 将地里的火山岩石块掘起,叠成围墙,层层叠叠,纵横交错,是天然的防御工事。这里没有公路,只有弯弯曲曲的羊肠小路,加上这里灌木丛生,遍布着高大的荔枝、龙眼、波罗蜜等果树,易守难攻。

儒万山区有多股土匪,其中最著名的土匪叫“莫歪三”,老百姓称他为“三爹”,是长期盘踞琼山县羊山地区的惯匪。

初到儒万山,吴克之专门开会研究,统一意见,既要团结“三爹”抗日, 又不跟他同流合污。于是,吴克之派人主动与“三爹”联系,随后“三爹”也派人来跟吴克之联系。端午节时,“三爹”派人送来了大个头的包着猪腿肉的粽子,第一支队也回礼给他们。

双方见面都有约定暗号。我方说“独立队”,对方说“三爹”。接着对方就说“是高爹①的人”,便让开一条路。

日军曾多次派兵向儒万山驻地进犯。一次,日伪军出动九百多人围攻儒万山根据地。天刚亮,日军的两架飞机就在第一大队驻地上空不停地盘   旋,然后又飞回海口。吴克之当即觉得不对,便立即命令部队加强警戒,在各路口加派岗哨,严防日军偷袭。

果然过了不久,从海口方向又飞来四架飞机,朝着第一支队驻地俯冲投弹,部分草寮被炸塌起火。地面敌军的炮火也频繁密集地射向驻地。吴克之命令战士们分散开,找茂密的大树和用火山岩石垒成的墙壁隐蔽好, 对日军的挑衅不予理睬。日军飞机见第一支队不予还击,便肆无忌惮地低空飞行,几乎是贴在树梢上飞行,还不停地轮番扫射。

当时,日军的飞机投下了很多枚炸弹,地面的炮火也极为密集。我军有些官兵沉不住气了,要冲出去跟日军拼个你死我活。

①高爹:海南方言,指高个子男人。此处借指吴克之,因为吴克之身材比较高大。

吴克之却十分镇静,他知道日军就是想利用武器兵力的优势把第一支队主力引诱出来与他们决战,以达到彻底消灭我抗日主力部队的目的, 因而决不能上他们的当。于是,吴克之便给各位大队长分析了形势,他说:

“敌人的炸弹、炮弹我们都不用怕,炸弹只能炸破几块石头,地面敌人的密集火力只能射破一些石头。我们的战士个个熟悉地形,只要耐心与敌人周   旋,胜利就是我们的。”

大队长们听了支队长吴克之的分析后,顿时信心倍增。他们及时把支   队长的指示传达给每一位战士。大队以中队为作战单位,中队以小队、班为单位,分散为多路与敌人周旋,有效地杀伤了敌人,减少了伤亡。几次战   斗下来,进犯的敌人被弄得晕头转向吃了大亏,再也不敢进犯儒万山了。

日军对吴克之是又怕又恨,曾多次到吴克之的老家演丰镇塘内村大举纵火,烧毁了吴克之老家的房屋。吴克之的母亲被迫秘密躲藏到已经出嫁的女儿家。日军抓不到吴克之的母亲,就经常放出话来:“吴克之被皇军打死了。”害得老人家日夜操心,眼睛都快哭瞎了。

独立总队的战士们只要一听说是跟着支队长吴克之打仗,都情绪高涨,胆量倍增,信心十足。独立总队有个不成文的传统,每当打胜仗,部队都要加菜。战士们跟着吴克之经常打胜仗,部队也就经常加菜。大家都说:

“跟着吴支队长打仗,又有肉吃了!”

吴克之有一些习惯,就是那副缴获的日军望远镜总是挂在身上,文件袋、左轮枪从不离身,军用地图总不离手,一有点空闲就看着地图不停地琢磨。每当部队到达驻地,不管多疲劳,有时甚至赶了一夜的路,天都快亮   了,他也要察看地形。哪里有高坡,哪里有深沟,哪里有路,他都要看得仔仔细细。若敌人进攻,部队应该如何防御、如何撤退,他都要做到心中有数。这是吴克之养成的习惯,也是他的本事。在琼崖的部队中,这方面谁也比不上他,这是他打胜仗的保证。

一天傍晚,吴克之率领部队到达一个村庄宿营。天黑后,日军包围了村庄,用密集的火力封锁村口的通道。战士们异常焦急,要求立刻冲出去。   吴克之却异常镇静,组织好防御后,便命令急得团团转的战士们立刻躺下睡觉,养精蓄锐。到了下半夜,他起身说“:准备突围。”

有人以为村尾敌军力量会弱些,就说:“我们向村尾突出去。”吴克之却说:“不,我们向村口突出去。”

部队在吴克之的指挥下,利用他事先观察好的最有利的地形,悄悄地从日军怎么也想不到的眼皮底下突围出去了。

打仗时,每当战斗最激烈的时候,吴克之总是用望远镜观察敌情变化,听枪炮声来指挥战斗。无论机关枪的子弹多么密集,他总是站在高处,   举着望远镜观察,随时下达作战命令。

当时的通信方式很原始,只能靠传令兵传达作战命令。打仗时常有十   多名传令兵跟在他的身边,随时传达战斗命令。传令兵接到命令后,就一个一个飞奔而去,最后往往只剩下一个传令兵在他的身边。

1941 年 7 月 4 日,吴克之在指挥美德战斗中,站在高处,举着望远镜观察敌情时,被日军发现,于是一梭子机枪子弹飞了过来。他身边的一位大队长被击中,不幸牺牲。他的文件袋被子弹击中,幸而子弹没有打中他。

在一次与国民党顽军的战斗中,吴克之到前沿阵地观察敌情,战斗异常激烈,子弹横飞。政委和战士们都趴在坟堆后面,吴克之却站在高处,手拿望远镜,观察敌情。警卫员高叫:“支队长,快趴下!”他却纹丝不动。当时,他站的位置正处于敌人机关枪扫射的方向,子弹猛烈地向他倾泻过来,第四中队中队长郑必鸾见势不妙,猛然将他推倒,结果郑必鸾身中数弹,不幸牺牲。战后吴克之说“:本来是我要死的,是郑必鸾救了我,他是替我死的!”

吴克之在多次战斗中,身上背的竹笠被打穿了,文件袋被打破了,衣服被子弹射穿了洞,但子弹就是没有打中他。每当打完仗回来之后,吴克之总是揶揄地说:“唉,子弹没有打到我,好像我是个新兵,从来没打过仗一样。”在 1943 年儒万山保卫战中,日军的一枚迫击炮弹正好落在吴克之脚下。神奇的是,这枚炮弹并没有爆炸。

独立总队在琼崖抗日战争的六年中,越战越勇,越战越强,越战越壮大,一直坚持到反法西斯战争的全面胜利。

琼崖解放战争中的吴克之将军1946 年 2 月,国民党第四十六军向白沙解放区大举进攻,琼崖内战全面爆发。中共琼崖特委命吴克之率领第一支队东进琼山、文昌地区开展自   卫反击作战,同时,决定成立琼文临委。林李明任临委书记兼第一支队政委,吴克之等为临委委员,统一领导琼文地区的自卫斗争。

1946 年 3 月,第一支队经过五天的连续行军到达琼山县第五区,一举攻克长昌、甲子和安定县的仙沟三个敌据点,歼敌五十余人。 3 月 25 日, 他们又转战文昌,突然袭击清澜港和槟榔根两个据点,歼灭敌自卫队三十余人。同年夏,敌第一八八师加上地方的土匪与顽军部队向活动于琼文地区的第一支队进攻。吴克之率领部队回击。5 月 21 日,第一支队袭击文昌县的龙楼据点,毙敌中队长以下十二人;6 月中旬,他们又化装袭击琼山县的演丰和文昌县的东路、抱罗等据点,歼敌二十多人。经过三个月的艰苦奋战,粉碎了敌人对琼文解放区的重点“清剿”,有力地配合了儋县、临高、乐万、昌感等地区的自卫斗争。

正当琼崖独立纵队斗志昂扬地与国民党第四十六军鏖战之时,广东区党委派人到琼崖传达中共中央关于琼崖独立纵队北撤山东的指示(即“北撤”指示)。吴克之得知后,认为事关大局,首先必须严守纪律,在中共琼崖特委和琼崖独立纵队队部做出部署之前,他没有向下传达,稳定了部队的情绪。同年 8 月,广东区党委又派人来传达关于琼崖独立纵队撤往越南的指示(即“南撤”指示)。中共琼崖特委及时将坚持琼岛斗争,不宜“南撤”的意见电报中共中央。10 月 30 日,中共中央给中共琼崖特委复示:“冯黄李:酉宥电悉。你们意见很对,你们应当坚决斗争扩大军队,扩大解放区……你们应以占领整个海南岛为目标,将来再向南路发展,你们《坚持自卫反击再决议》是正确的。”中共琼崖特委接到中共中央的指示后,立即   召开会议进行了传达。吴克之因此深受鼓舞,对粉碎敌人的“清剿”更加充   满信心。他和其他领导继续指挥第一支队在琼文地区大举出击、歼灭进犯   之敌。不久,由于国民党军队在华东战场上连吃败仗,国民党第四十六军被调往山东。至此,国民党第四十六军的“清剿”计划宣告破产。

1946 年 11 月,国民党反动派又从内地调来四个保安总队,加上原驻守琼崖的保安六团、保安七团,共六支部队约有一万五千人,对琼崖独立纵队控制的解放区进行“重点进攻”“分期清剿”。第一期“清剿”的锋芒直指活动在琼文地区的第一支队,妄图首先摧毁琼文解放区,消灭第一支队,然后向其他地区进发。反共干将蔡劲军亲自担任“剿共”总指挥。面对上述情况,吴克之认为:国民党第四十六军调走后,敌我力量对比发生了变化,形势发展对我军十分有利。于是,他提出“敌进我退,敌驻我扰”“以分散对敌人之集中,以集中对敌之分散”的作战原则,率领第一支队跳出国民党“清剿区”,挺进敌后,积极寻找战机歼击敌人,打了一系列的胜仗。

1946 年 11 月 8 日,吴克之指挥部队在琼山的三江至美兰公路的竹子山,伏击从海口开往三江的敌军军车和三江出援之敌,激战一小时,毙伤敌五十多人,缴获轻机枪两挺、步枪二十余支。11 月 13 日,国民党保安第六团团长杨开东亲自率领一个大队五个中队的兵力向咸来乡进犯,寻找第一支队主力决战。吴克之采取集中主力伏击歼敌一部的战术,在罗射、美梁村伏击敌人,毙敌五十多人。第二天,敌人卷土重来,发动一千余人向咸来的乘坡岭进犯。吴克之指挥部队英勇反击,又毙伤敌数十名。为避开敌主力的锋芒,吴克之当机立断,挥师转战文昌游击区打击敌人,先后在东岭、北猛村击退敌人的进攻,歼敌三十多人。1947 年 1 月,吴克之指挥部队又诱歼大致坡之敌,缴获枪支一批,同时组织短枪队化装袭击琼山县城,缴获轻机枪两挺。2 月,他们接连攻克文昌的铺前、迈号、烟墩及琼山的演丰等敌据点。

为了配合第三支队粉碎敌人向万宁县六连岭和定安县内洞山两个根据地的进攻,3 月,中共琼崖特委和独立纵队部决定吴克之统一指挥第一、第二支队的主力共七个中队在琼东、乐会一带主动打击敌人,歼敌有生力量。吴克之遵照上级的指示,率领部队在沙甫岭伏击敌军军车,并诱歼长坡、嘉积出援之敌。这次战斗仅用半小时,共毙伤敌中队长以下官兵一百一十多人,俘敌十多人,缴获轻机枪五挺、掷弹筒三具、步枪数十支。敌人吃了败仗,被迫停止了对内洞山根据地的进攻。沙甫岭战斗后,吴克之挥师东进琼文,先后攻克文昌的文教、东郊、白延、水北、冯坡、铺前等圩镇, 歼敌三百余人,缴获轻机枪两挺、步枪一百余支。接着,吴克之率领部队挺进琼山,在南白村、博洽铺两次伏击敌人,共毙、伤、俘敌四十余人,缴获轻机枪两挺、步枪二十余支。至此,蔡劲军对琼文地区的重点“清剿”被打退。

1947 年 5 月,在中共琼崖第五次代表大会上,吴克之被选为中共琼崖区委员会委员,同时根据中央军委的“二月指示”,增补李振亚和吴克之为琼崖独立纵队副司令员。同年 10 月,在琼崖独立纵队首次全军代表大会上,吴克之被选为大会主席团成员之一。他在大会上做了《典型战斗总结》的报告,他指出:“我们的部队从打小仗到打大仗,从简单的战斗到复杂的战斗,从游击战到运动战,从小部队作战到大部队作战,都是在党中央和毛泽东主席正确的军事思想指导下进行的,比较符合琼崖革命发展的规律和人民军队的战略战术,所以取得了革命战争的重大胜利。今后我们琼崖纵队要在打游击战的基础上,逐渐向打运动战的方向发展。”他的报告符合实际情况,是战斗经验的总结,也是集体智慧的结晶。会议期间还宣布了中央军委关于将广东省琼崖游击队独立纵队命名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琼崖纵队的决定。据此,大会决定把琼崖纵队支队建制扩编为第一、第三、   第五三个总队。吴克之被任命为琼崖纵队副司令员兼第三总队总队长和政委。

大会闭幕后,吴克之认真贯彻会议精神,积极响应琼崖纵队政治部关于开展歼敌缴枪竞赛运动的号召,率领第三总队在琼东北至琼东南地区展开军事行动,采取伏击、袭击、攻城打援等战术,大举出击歼敌,再次挫败了韩汉英的所谓“重点防御,相机进攻”的“清剿”计划。活动于琼文地区的第三总队第八支队共歼敌一百零七人,缴敌轻机枪五挺、长短枪九十多支。第九支队在万宁、陵水地区歼敌一百多人,缴获轻机枪两挺、步枪六十   余支。第七支队化装袭击乐会县的博鳌,围攻定安的石安塘、大岭脚,攻打   琼山的山溪桥等战斗取得了胜利,共歼敌一百余人,缴获武器一批。这些战斗的胜利,粉碎了敌人对琼文、乐万解放区的进攻,为配合琼崖纵队主力进军白沙、保亭、乐东,创建五指山中心根据地做出了重大贡献。在此期   间,部队战斗频繁,吴克之一面指挥部队打仗,一面加强部队的政治思想工作,除抓战时政治工作外,还根据琼崖区党委和琼崖纵队政治部的指示,领导第三总队开展以“六查”①为主要内容的整党运动,使干部、战士的思想觉悟有了很大的提高,组织纪律得到进一步加强,大大增强了官兵之间、军民之间的团结,为部队开展更大规模的军事行动,夺取自卫斗争的新胜利,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①六查:指查阶级、查思想、查立场、查作风、查工作、查生活。

1948 年,人民解放军各路野战军对国民党军队发起了声势浩大的反攻。琼崖区党委和琼崖纵队总部根据党中央和中央军委的指示,分析了琼崖自卫战争的新形势,决定发动秋季军事攻势。9 月 28 日,担任秋季进攻前线总指挥兼政委的琼崖纵队副司令员李振亚在万宁县的牛漏战斗中光荣牺牲后,琼崖区党委任命吴克之为前线指挥部总指挥兼政委,继续指挥前线部队作战。吴克之运用机动灵活的战术出敌不意,攻其不备,指挥部队从万宁转战安定,一举攻克石壁、岭门、乌坡、枫木等据点,然后立即挥师东进,突然攻击乐会县的重镇中原,直逼嘉积。11 月 12 日的中原之战, 是一次攻坚战。该据点有敌人约一百五十多名,配备轻机枪三挺,设有坚固的碉堡、战壕、铁丝网等防御工事。当晚,琼崖纵队突击队乘敌不备,突然发起攻击。敌人束手无策,只好龟缩在碉堡里顽抗。第三总队爆破组临危不惧,用炸药炸毁了敌人的碉堡,毙、伤、俘敌三十余名,缴获轻机关枪一挺、步枪十五支。

1949 年 3 月 6 日开始的春季军事攻势,是琼崖纵队作战史上一次最大的战役,琼崖区党委任命吴克之为前线指挥部总指挥兼政委。吴克之认真贯彻执行毛泽东的“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敌人”的作战方针及党中央对琼崖纵队作战的指示,指挥琼崖纵队三个总队六个团兵力,向敌人力量比较薄弱的琼西南地区发起进攻。首战澄迈县好保圩告捷,打响了春攻的第一枪。3 月 10 日,他们东进临高县海岸岭截击敌保安第三总队,歼敌一百余人。3 月 16 日,吴克之运用四面合围战术,攻打新州。新州是国民党儋县政府所在地,也是琼西沿海的重镇。这里驻有儋县政府、县政警中队、   县义勇大队和敌四七五团一个炮兵连,共三百多人。儋县的地头蛇代县长兼 “义勇大队”大队长陈德赏曾以新州为大本营,疯狂地进行“清乡剿共”。这座县城的四周构筑了围墙、城门、碉堡等,敌人依靠坚固的工事,严密防守。为了打好这一仗,吴克之精心组织并亲自指挥。他主持团以上干部召开作战会议,发扬军事民主,分析判断敌情,制订作战方案。当天晚上,琼崖纵队突击队通过内应,秘密进入新州县政府大院,发起突然攻击,敌人慌忙退守碉堡。吴克之亲临前沿阵地观察地形,察看敌人火力,指挥战斗。   由于白天进攻受阻,他们就转为夜间袭击。炸不掉敌人碉堡,他们就来一个“火炉烧猪”①,把敌人烧得哭爹喊娘,无处藏身。经过一天两夜的激战,吴克之率部队攻克了新州,共计毙、伤、俘敌官兵三百六十五人,缴获迫击炮两门、轻机关枪七挺和一批武器装备,同时还攻克了王五、新英、光村三个据点。在战斗中,吴克之很重视动员组织民兵和群众支前参战。围攻那大外围的南辰敌据点时,吴克之依靠当地党和政府,发动了五百多民兵和群众配合主力作战,在南辰据点的外围挖战壕、筑工事、垒沙袋,把敌人包围起来,使之成为瓮中之鳖。经过三昼夜的战斗,他们全歼守敌,缴获了大批武器装备,显示了人民战争的巨大威力。

1949 年 4 月 19 日,吴克之挥师南进,围攻石碌矿山。这个矿山是日军占领琼崖时开采的一个铁矿。石碌是琼西南地区的一个重镇,国民党白沙县政府所在地。防守这个据点的敌军有四百多人,据点地形复杂,工事坚固,易守难攻。吴克之采取军事和政治相结合的办法对敌发起进攻。是日拂晓,琼崖纵队发起攻击,很快就扫清了矿山外围之敌,占领了制高点,把敌人团团包围起来。但敌人拒不投降,凭仗碉垒顽固对峙,吴克之得知被围困的敌人白沙县县长赵克刚是第三总队工兵连政治指导员赵子平的亲生父亲,便决定利用赵子平开展政治攻势,瓦解敌人。吴克之和赵子平一起在前沿阵地喊话,敦促赵克刚一伙不要继续与人民为敌,赶快放下武器争取宽大处理。赵克刚听了儿子的喊话,受到我军“放下武器,一个不杀” 的政策感召,终于决定弃暗投明,带着一百多名官兵,举起手一个接一个地走了出来。同时,石碌外围的水尾和宝桥两个据点也被歼灭了。

吴克之发扬我军不怕牺牲、不怕疲劳和连续作战的战斗作风,战斗一结束,立即挥师南征,在短短的几天时间内,接连攻克报板、东方、广霸、热水、海尾、昌化、昌化港、乌烈、沙地、通天、明山等十多个圩镇的敌据点,迫淤火炉烧猪:用干柴、草木围着碉堡点火燃烧。

使感城守敌弃城逃跑。至此,除北黎据点外,昌江、感恩地区全部得到解放。春季攻势的最后一仗是围攻崖县九所(今属乐东黎族自治县)战斗。九所是榆林、崖县至八所港交通线上的一个重镇,驻有国民党乐东县流亡政府、榆林要塞守备司令部所属的两个中队、县自卫大队及义勇队共三百余人。吴克之对这次战斗采取“攻城打援”战术,力求在运动中消灭敌人。他用三个团的兵力,从东、西、北三面包围据点,用三个团的兵力(含预备队) 埋伏在位于九所林东的黄金山、龙虾岭一带,歼灭榆林出援之敌。6 月 5 日上午,榆林之敌出动一个营在梅东附近的六九岭构筑工事,待机出援九所。琼崖纵队打援部队立即隐蔽迂回运动,断敌退路。经过一番激战,歼敌一个连。这次战斗共计毙、伤、俘敌二百七十多人,缴获轻重机枪十四挺、自动步枪三支、长短枪一百四十八支。

春季攻势历时三个月,转战半个海南岛。据不完全统计,琼崖纵队共歼敌二千二百九十多名,缴获了一大批武器装备,解放了儋县、昌江、感恩县城和石碌矿山、广坝电站等二十座城镇,攻陷敌人据点二十八个,扩大了琼崖解放区。

1949 年 6 月 28 日,琼崖区党委和琼崖纵队在白沙县毛贵乡召开春季攻势庆功大会暨夏季攻势誓师大会。冯白驹在会上号召琼崖纵队发扬成绩,再接再厉,连续作战,争取夏季攻势的更大的胜利。7 月,根据党中央的指示,琼崖区党委决定建立中共琼崖纵队党委,由冯白驹兼书记,黄康、吴克之为副书记。同时,琼崖区党委决定集中三个总队的全部力量,由吴克之担任前线总指挥,指挥部队对敌人发起夏季攻势。正在这时,国民党军队第二十一兵团所辖的第三十二军从山东青岛败退琼崖。冯白驹针对敌情发生的急剧变化,急令前线指挥部停止夏季攻势。

同年 8 月至 12 月,吴克之协助冯白驹指挥部队,挫败了敌人以五个师的兵力,分东、北、南三路向五指山中心革命根据地发动的进攻。12 月下旬,琼崖区党委和琼崖纵队接到中央军委关于接应野战军渡海登陆的命令。此后,吴克之集中精力协助冯白驹做好接应大军渡海作战的准备工作。1950 年 3 月初至 4 月底, 吴克之和琼崖纵队其他领导人率领部队接应和配合野战军渡海作战,突破了敌海南防卫总司令薛岳吹嘘的所谓的

“伯陵防线”,歼敌三万三千多人,于 5 月 1 日解放了海南岛。接着,吴克之又马不停蹄地指挥琼崖纵队追歼国民党

逃散的残兵和地方土匪约一万余人,维护了社会安定。7 月,琼崖纵队奉命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南军区,吴克之任副司令员。

责编:陈倩柔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