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壮志未酬身先死 ——记王白伦的革命岁月
来源:南海出版公司 2018/12/19 10:16:18 作者:王 雄 王 峥
字号:AA+

导读: 1944 年秋,根据中共中央的指示和新形势的要求,中共琼崖特委决定将琼崖抗日独立总队改编为琼崖抗日游击队独立纵队,独立纵队下设五个支队,约四千余人。王白伦在抗战期间,以努力工作的实际行动,在参与领导琼崖抗战中做出了很大的贡献。

王白伦(1903—1946),原名王育才,海南琼山县人。1925 年参加革命,

1927 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琼崖工农红军小队长、中队长、政治指导员。

1931 年任中共琼崖特委委员兼中共万宁县委书记。1935 年 12 月改任中共善集县委书记。1936 年 5 月任中共琼崖特委常委兼组织部部长,同时任琼崖红军游击队司令部政治委员。1937 年 10 月代理中共琼崖特委书记。

1938 年改任特委常委兼组织部部长。1943 年后历任中共琼崖特委常委兼琼崖西区军政委员会主任,琼崖抗日游击队独立总队政治部主任,中共琼崖儋白临时委员会书记,琼崖独立纵队第四支队政治委员等职。1946 年11 月在白沙县阜龙乡病逝。

1903 年,王白伦出生在琼山县一个贫农家庭。因家庭生活贫困,王白伦早年随亲戚到暹罗(今泰国)当船工,1925 年冬返回琼崖投身革命并参加农民协会。1927 年初,王白伦在琼山县农民军事政治训练所学习,并加入中国共产党。琼崖“四二二”事变后,王白伦参加琼崖讨逆革命军。1928 年后,他参与创建琼崖革命根据地,历任琼崖工农红军中队长和政治指导员。1930 年,王白伦受中共琼崖特委委派到陵崖边区工作,筹备组建中共陵(水)崖(县)县委员会。是年 7 月,中共陵崖党组织派党员潜入陵水县城,对驻扎陵水县城的国民党海军陆战队第二营第五连官兵进行策反起义,地下共产党员带领士兵们杀了反动连长,全连起义。这支起义部队在共产党地下工作者的带领下,开赴仲田岭,与张开泰率领的红军连会合, 编成一个营。1930 年 8 月 10 日,王白伦、张开泰率领部队进攻藤桥敌据点,毙敌二十余人,缴获枪支十三支、子弹一千多发,恢复了藤桥地区的党组织,使崖县东部、陵水南部、保亭的南端山区和吊罗山革命地区连成一片,并建立起从崖县的红圹、藤桥、仲田岭、港口、角头岭到四区的望楼港、五区的莺歌海通往感恩、昌江、儋县并直达中共琼崖特委的西线交通线。

1931 年 10 月,中共陵崖县委正式成立。

1931 年,王白伦被选为中共琼崖特委委员,负责乐(会)万(宁)地区的督导工作。1932 年,国民党对琼崖革命第二次进行“围剿”,全琼革命力量遭到严重破坏,革命斗争环境十分恶劣。虽然王白伦与中共琼崖特委机关   失去了联系,但他仍然在乐万地区坚持斗争。一个深夜,王白伦带领两名战士到一个村庄准备组织发动群众,但在半夜遭到叛徒的突然袭击。王白   伦被叛徒棒击昏倒在地,两名战士先后被乱棍打死,倒在王白伦身上,血流如注。幸亏这个叛徒不认识王白伦,以为三人均已死去,便匆匆离开。负   伤的王白伦,被当地群众救护。伤愈后,王白伦潜往六连岭,找到中共万宁县委书记肖焕辉,以及从敌人“围剿”中突围出来的琼崖苏区红三团(简称“红三团”)的十多名红军,还有数十名赤卫队员。王白伦与肖焕辉带领万宁县委机关干部、红军余部及赤卫队员活动在六连岭周围,坚持了两年多的艰苦斗争。

1933 年春,国民党军对六连岭的“围剿”逐渐放松,王白伦与肖焕辉抓住时机,向六连岭外发展革命斗争势力。他们到万宁龙滚地区的斗山、熊仔、福塘、上卿、东坡、南港等村庄活动,并在上卿找到了一直隐蔽活动的东海支部。在这个支部的配合下,万宁县委进一步开展恢复发展党组织的   工作。王白伦、肖焕辉带领万宁县委机关干部一面联络失散的干部和战士,一面利用一切时机打击敌顽分子,以扩大影响。

1934 年初,王白伦、肖焕辉找到了在乐会地区活动的红三团政委冯甲。为了统一领导乐会、万宁两县的斗争,王白伦以中共琼崖特委委员的身份主持召开会议,成立了中共乐万县临时委员会(简称“乐万临委”),冯甲任书记,肖焕辉、庞世泽、欧泰东为委员。从此,六连岭的斗争在乐万临委的领导下继续坚持斗争。1935 年,王白伦终于与中共琼崖特委取得联系,被调回中共琼崖特委协助冯白驹工作。

1936 年初,王白伦兼任中共善集县县委书记。1936 年 5 月,任中共琼崖特委常务委员兼组织部部长、琼崖红军游击队司令部政委。

1937 年七七事变发生后,根据党中央的方针政策和中共南方临时工作委员会的指示,中共琼崖特委主动给琼崖国民党地方当局写信,建议双方进行谈判。在谈判过程中,为了及时掌握情况,领导斗争,1937 年 9 月,冯白驹从中共琼崖特委所在地的琼山县演丰乡迁到塔市乡演村的一个农民家里。琼崖国民党地方当局闻讯,逮捕了冯白驹,妄图以此为压力,迫使共产党让步。在危急关头,王白伦挺身而出。为了取得上级党委对琼崖工作的指示,王白伦冒着生命危险,突破敌人的严密封锁到香港去找中共中央南方局(简称“南方局”)。回到琼崖后,王白伦认真执行南方局指示,代理中共琼崖特委书记,担当起领导中共琼崖特委的工作,有效防止了党内可能出现的混乱,打破了敌人的政治阴谋。在王白伦的领导下,中共琼崖特委千方百计地展开了营救冯白驹的工作。中共琼崖特委一方面派李黎明向琼崖国民党地方当局交涉,严正要求立即释放冯白驹;另一方面,将冯白驹被捕的情况向上级报告,请求上级设法营救。同时,中共琼崖特委还以各种方式将冯白驹被捕的真相公之于众,揭露琼崖国民党当局不顾民族利益,破坏和谈的行径。由于王白伦等人的精心设计,营救冯白驹的工作进行得井井有条,其他工作也开展得秩序井然,显示出了王白伦的组织能力和稳健的工作作风。为了营救冯白驹,王白伦还亲自安排塔市乡党   支部全力以赴做好保护工作。国民党押送冯白驹夫妇到府城,王白伦派人   化装随行。在中共中央的指示下,周恩来、叶剑英向蒋介石反复交涉,加上   全琼各界人士和人民群众也强烈抗议,于是蒋介石命令琼崖国民党当局释放了冯白驹。

冯白驹出狱后,经过一年多的斗争,琼崖国共双方终于达成协议,实现了琼崖地区的国共合作。琼崖红军改编为广东民众抗日自卫团第十四区独立队,从而在政治上、组织上保持了自己的独立性。

1939 年 12 月,中共琼崖特委召开第八次扩大会议。会议分析了琼崖当时面临的局势,根据中共中央提出的“坚持抗战、反对投降”以及“发展进步势力、争取中间势力、反对顽固势力”的方针,结合当时琼崖的斗争实际,认为建立新根据地是我党我军的当务之急。因此,会议决定中共琼崖特委机关向西部的那大地区转移,并于 1940 年 2 月中旬到达美合山区。

1940 年 1 月 26 日,党中央又指示中共琼崖特委:把琼岛创建为争取九百万南洋华侨的中心根据地,创建为南方发展扩大影响的根据地,创建为培养干部的根据地。遵照中共中央的指示和中共琼崖特委第八次扩大会议的决议,中共琼崖特委及独立总队领导机关于 1940 年 1 月底向西部转移,中共琼崖特委机关、独立总队部、特务大队、随营军政干部训练班一起行动。当他们步行到南渡江东岸,在旧州和云龙之间河边的村庄休息时,发现日军包围了上来。当时,冯白驹与独立总队部住一个村,王白伦、中共琼崖特委书记林李明和中共琼崖特委机关住另一个村,敌人的枪炮火力很猛,还有坦克助战,两部分人统一行动已不可能。王白伦凭着多年的军事指挥经验,当机立断,指挥部队掩护中共琼崖特委机关急速行军冲过公路干线。我方人员刚冲过公路,大批日军就在坦克的配合下完成了对村庄的包围。由于我方人员的及时撤出,敌人扑了个空。王白伦指挥部队突围后,由于急跑了几里路和指挥突围时神经过于紧张,身体本来就较弱的王白伦因此昏倒了。经过急救,苏醒后的王白伦第一句话就问:“部队怎么样了?”当得知部队和中共琼崖特委机关已脱险,敌人被甩掉后,他才松   了口气。尔后,王白伦与林李明、冯白驹等一起指挥部队和中共琼崖特委机关继续转移。

1940 年 10 月,琼崖国民党当局将主张团结抗日的文昌县政府解散。中共琼崖特委立即讨论应对措施,最后大家一致决定派王白伦到文昌县指挥工作,粉碎国民党顽固派的阴谋。王白伦日夜兼程,到达文昌县后,立即向文昌县委传达了中共琼崖特委的指示,商讨组织包括开明士绅及抗日各阶层代表在内的民选县长的筹备会,并在文昌县的昌洒乡召开全县民众代表大会。大会受到群众的热情关注和支持,除代表外,还有一万多名群众参加。大会选出詹镛为县长,组成了新的文昌县抗日民主政府。文昌县抗日民主政权的建立,为推动琼崖民主政权的建立树立了一面旗帜, 为各地抗日民主政府的相继建立起了带动作用。

1940 年 12 月,“美合事变”发生后,中共琼崖特委东返琼文地区。但国民党顽固派依旧不死心,立即调其驻琼主力保安第六、第七团向琼文抗日根据地进犯,琼山、文昌两县的反动游击队还与之配合。面对险恶的形势,   中共琼崖特委于 1941 年 2 月 15 日在琼山县树德乡山心村召开第三次执委会议。会议根据党中央和毛泽东同志指示的精神,对当时形势和今后斗争方向进行了认真讨论,同时根据党中央指示,改选了中共琼崖特委的领导成员,选出冯白驹担任特委书记。在这次重要会议上,王白伦再次被选为中共琼崖特委常务委员,兼任组织部部长。

1943 年冬,中共琼崖特委决定成立东区、西区、南区三个军政委员会, 代表中共琼崖特委、琼崖东北区抗日民主政府和独立总队,对各地区实行党政军一元化领导,以适应斗争形势的发展。王白伦被任命为西区军政委员会主任,副主任由李振亚担任,委员有马白山、陈青山、李汉。王白伦就职后,率领西区军民,广泛开展游击战,粉碎了日军“蚕食”抗日根据地的阴谋,使敌人的“扫荡”计划以失败告终。

王白伦任职西区军政委员会主任时,琼崖西部地区的独立总队第四支队的积极活动使得抗日根据地不断扩大。日军得知此情况后,十分惶恐,为了防止第四支队进一步壮大以及抗日战争的烽火在琼岛西部进一步蔓延,日军沿着和舍到那大、那大到洛基黑岭的几十公里干线,设立了巴总、袅翔岭、武教岭、黑岭等碉堡据点,同原先已建成的和舍圩、那大镇、洛基圩、南宝圩等据点,连成了对琼岛西部主要抗日根据地———木排岭根据地的包围圈。

紧接着,按照日军海南警备府制订的作战计划,日本侵略者开始了对琼崖抗日根据地有计划的“蚕食”和“扫荡”。1943 年 9 月,日军向以木排为中心的和民、和祥、清平、洛基四个乡的抗日根据地进攻。面对来势汹汹的敌人,王白伦召集西区党政军领导人李振亚、马白山、陈青山、李汉等开会,研究对付敌人进攻的策略及战术。商议结果决定采取以山区为依托, 坚持内线、挺出外线,到沿海和平原打游击,开辟新区的作战方法,反击敌人的“蚕食”“扫荡”阴谋。会议商定由第四支队政委陈青山率第一大队挺出外线,开辟新区,寻机歼敌。支队长马白山率领其余部队坚持内线反“扫荡”。后来,坚持内线斗争的第二大队在 1944 年 1 月份也挺出外线。第二大队挺出外线后,首先夜袭了南丰圩的日军专卖局,缴获一批布匹和其他物资,解决了部队当时急需的穿衣问题。紧接着第二大队以毗邻白沙县阜龙乡的沙帽岭为依托,在周围的南丰、南辰、陶江等乡开辟新区,把儋县抗日根据地与白沙县的阜龙乡地区连接起来,而第一大队继续在此前已开辟的大成、雅星、太平等新区开展工作。这两片新开辟的地区,在儋县素有

“四里粮仓”之称,新区的开辟与巩固,同和民、和祥、清平、洛基等抗日根据地核心地区,一同建成连接十多个乡的坚固的敌后抗日根据地。

日军在“扫荡”中,为把抗日根据地割碎,就在木排抗日根据地的腹地,从和庆至四行村开一条公路。为此,日军组织了一支几十人、配备装甲   车的修路监护队。为了粉碎日军的阴谋和消灭日军,第一大队在掌握了敌

人的行动规律后采取奇袭的方式,突袭日军的修路监护队,消灭日军二十多人,缴获日军轻机枪一挺,第一大队无一伤亡。这一仗的胜利,宣告了日     军“扫荡”行动的失败。反“扫荡”的胜利,是王白伦和西区军政委员会、独立总队第四支队在中共琼崖特委领导下共同努力的结果,展现了王白伦和其他领导人员的政治和军事指挥才能。

在反“扫荡”期间,由于频繁作战加上敌人严密的封锁,部队和党政军领导机关的物资供应十分困难,粮食经常接济不上。王白伦、李振亚、马白山、陈青山和战士们,过着同样艰苦的生活。

1944 年 4 月 2 日,为适应斗争形势的变化,中共琼崖特委决定将西区和南区军政委员会合并为西南区军政委员会,合并后王白伦仍担任主任。

1944 年 7 月,鉴于情况变化,中共琼崖特委决定撤销西南区军政委员会, 王白伦调回独立总队任政治部主任。

1944 年秋,根据中共中央的指示和新形势的要求,中共琼崖特委决定将琼崖抗日独立总队改编为琼崖抗日游击队独立纵队,独立纵队下设五个支队,约四千余人。王白伦被任命为独立纵队政治部主任。

王白伦兼任独立纵队政治部主任后,积极配合冯白驹等中共琼崖特委和独立纵队的负责人的工作,对加强部队的政治工作付出了很大的努力。针对从 1944 年春开始,琼崖抗战形势好转,敌伪内部因太平洋战争日军一再失利而军心不稳和厌战情绪,我军号召部队和抗日军民积极开展工作,对日伪军进行策反活动,加强政治攻势,以动摇其军心。经过抗日军   民的努力,我军成功策反到台籍日军班长李水航、翻译官手岛等一批日伪军,极大地打击了敌军士气。

正如冯白驹评价的:“他对人民对党作了最大的努力,有了宝贵的贡献。”王白伦在抗战期间,以努力工作的实际行动,在参与领导琼崖抗战中做出了很大的贡献。

责编:陈倩柔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