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亲历琼崖大革命的指挥员 —符荣鼎
来源:南海出版公司 2018/12/20 09:33:57 作者:符小平 祝曼曼
字号:AA+

导读: 李振亚 的牺牲是琼崖纵队的一大损失,琼崖区党委、琼崖临时民主政府和琼崖纵队立即举行追悼会。

符荣鼎(1904—2001),海南文昌县人。1926 年 9 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并任中共清澜党团支部书记。1927 年 7 月任中共文昌县第十九区(南阳乡)区委委员,11 月调任第十八区(新桥乡)区委书记。1928 年 5 月任琼东第四区委秘书,10 月任中共新桥临时支部书记。1929 年 5 月到新加坡。1938 年 4 月回国抗战,历任广东民众抗日自卫团第十四区独立队第一中队副中队长,独立总队副大队长、大队政训员、支队长兼政委,琼崖区党委委员兼秘书长,琼崖纵队政治部第一副主任等职。海南解放后,历任海南军区政治部副主任兼军区军法处处长、第四十三军干部管理部部长,马列学院第一分院办公室主任、学院副教育长,国家华侨事务委员会国外司副司长、国内司代司长,广东省归国华侨联合会副主席等职。2001 年在广州逝世。

参加琼崖大革命

符荣鼎于 1904 年 9 月 13 日出生在海南文昌新桥镇古城村的一个农民家庭。1921 年秋,他考入县立文昌中学。1925 年秋,他从县立文昌中学毕业。1926 年 1 月,被聘为文昌县第五区第三高等小学校长。

1926 年是琼崖革命风云激荡的一年。这年 1 月 16 日,国民革命军第四军第十一师和第十二师自雷州半岛分三路渡海南讨军阀邓本殷。17 日, 第十二师两个团在文昌县铺前镇附近的新埠港登陆。18 日即攻克文昌县锦山镇、湖山乡(今属文昌市锦山镇)和琼山县三江镇(今海口市琼山区三江镇)。第十一师、第十二师从琼山、临高等地登陆,迅速向邓本殷部发起攻击,邓本殷部顷刻瓦解。20 日,国民革命军结束了邓本殷在琼崖的军阀统治。2 月初,根据中共广东区委的指示,国民革命军第四军党代表罗汉、第十二师党代表兼政治部主任王文明等在海口中山路的关帝庙召开会议,成立中共琼崖特别支部委员会(简称“中共琼崖特别支部”),隶属中共广东区委。罗汉任书记,委员有罗汉、王文明、冯平、李爱春、何毅、符向一、    柯嘉予、陈公仁等人。不久,中共广东区委委派杨善集回琼崖指导工作。从2 月至同年夏,在中共琼崖特别支部的领导下,全琼相继建立起一批党团基层组织。2 月 17 日,文昌籍共产党员云昌鸿、祝家斌、詹力之等五人在文城北门何氏祖祠附近的椰子园召开会议,成立中共文昌县党团小组。2 月下旬,周逸等四名共产党员到文昌与祝家斌等人会合。周逸原名为周德一,是文昌县潭牛镇文郎君村人。1924 年,他与王文明、罗文淹、陈垂斌、许侠夫等人在上海成立琼崖新青年社,出版《琼崖新青年》杂志。1925 年,他加入中国共产党,1926 年 2 月以国民党中央农民部特派员的身份返回文昌开展农民运动。1926 年 3 月,在周逸、祝家斌的组织下,文昌籍共产党员在文昌县城文城圣殿召开党团会议, 宣布成立文昌县第一个中共支部——中共文昌县党团联合支部,周逸为支部书记。6 月,在周逸的主持下,成立中共文昌县特别支部。海口召开了中共琼崖第一次代表大会,成立了中共琼崖地方委员会。7 月,周逸调回中共琼崖地委从事农民运动的工作,中共文昌特别支部书记由祝家斌接任。

周逸、祝家斌等文昌籍中共党员返回文昌后,积极筹建文昌县各区、乡的党团基层组织。时任文昌县第五区第三高等小学校长的符荣鼎经常与这些以国民党党员身份公开进行革命活动的中共党员接触。受他们的影响,符荣鼎开始阅读有关共产党的文章和著作,开始思考社会革命问题。他认为,国家若没有一个拥有坚定理想、由进步纲领建立起来的组织,要想在现代世界格局中有自己的声音,真的难于上青天。于是,他萌发了参加革命和加入中国共产党的想法。1926 年秋,符荣鼎被聘为文昌县清澜健汉学校校长,并被委任为国民党文昌县清澜区分部主任委员。9 月,经中共党员黄朝麟、张瑞峘介绍,符荣鼎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不久被选入国民党文昌清澜区分部任主任,并任中共清澜党团党支部书记。但在公开场合,他仍以国民党党员的身份进行革命活动。

1

1950 年,时任海南军区政治部第一副主任的符荣鼎(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1927 年 4 月,琼崖国民党当局实行“清党”运动,大肆捕杀中共党员。符荣鼎离开清澜返回家乡新桥镇古城村,秘密开展恢复中国共产党基层组织的活动。6 月,中共琼崖地委委员许侠夫在文教溪西田尾园坡林氏祖祠(即宗儒学校)主持召开中共党员代表会议,宣布成立中共文昌县委员会,许侠夫任县委书记,黄龙、黄朝麟任委员。中共文昌县委成立后,立即恢复和建立区、乡的基层党组织。7 月,符荣鼎被委任中共文昌县第十九区区委委员。7 月间,中共文昌县委在文昌新潮村成立文昌讨逆革命军,谭明新任司令,许侠夫任党代表。其间,符荣鼎与谭明新联系,积极发动三台乡农民武装大队,连人带枪参加文昌讨逆革命军。11 月,符荣鼎调任中共文昌第十八区(新桥乡)区委书记。

1928 年 3 月中旬,国民党第十师师长蔡廷锴指挥四千多兵力“围剿” 琼崖工农红军和革命根据地。琼崖红军中路总指挥谭明新带领中路红军向定安县转移。5 月,中共文昌县委和各区委主要负责人也向琼东地区转移。符荣鼎到琼东后,被委任琼东县第四区区委秘书。7 月下旬,中共琼东县委在琼东县第四区益平乡西坡村梁氏祠堂召开全县第一次工农兵代表大会,宣布成立琼东县苏维埃政府,符荣鼎任琼东县苏维埃政府秘书。

1928 年秋,蔡廷锴的部队“围剿”文昌、乐会、琼东等苏区,革命环境越来越恶劣。符荣鼎奉命分散转移,回到文昌家乡。此时中共文昌县委已经   解体,符荣鼎回家乡后秘密联络了潜伏在琼文一带几个村的中共党员继续活动,并于 10 月间成立了中共新桥临时支部,符荣鼎任书记。

1928 年 12 月,琼崖革命处于低潮期,斗争环境日益恶劣。琼崖苏维埃主席王文明与琼崖工农红军东路总指挥梁秉枢带领一百三十多名红军和琼崖苏维埃政府直属机关六百多人转移到母瑞山。返回文昌家乡的符荣鼎等中共党员与各地党组织无法联络。1929 年初,符荣鼎征得罗文淹的同意,于 5 月间经香港到新加坡。

在海外坚持革命活动

1929 年夏,符荣鼎抵达新加坡后,联系到在新加坡的中共党员陈俊、张运景等人,经他们介绍与时任中共南洋临委书记的吴清见面。

吴清原名为徐天柄,是琼山县演丰镇(今海口市美兰区演丰镇)昌城村人。1909 年,他与徐成章一起加入中国同盟会,1914 年参加了讨伐袁世凯的斗争,1921 年协助徐成章在海口创办《琼崖旬报》,1922 年上半年与陈公培、罗汉、鲁易、李实、徐成章等人在海口成立了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琼崖分团,同年秋加入中国共产党。1924 年 5 月任黄埔军校第一期特别官佐,并担任《新琼崖评论》的编辑主任。1925 年6 月任省港大罢工委员会委员。1926 年被选送到苏联莫斯科东方大学学习。1929 年,徐天柄化名吴清到新加坡组建中共南洋临委,并任书记,负责领导马来亚、泰国、印度尼西亚、越南等国的中共组织。

2

90 岁的符荣鼎(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符荣鼎与徐天柄见面后,联系上了中共党组织。不久,他被任命为南洋总工会秘书,兼管宣传出版工作。1930 年 4 月 30 日,马来亚共产党在森美兰州瓜拉比拉村成立,黎光远为马来亚共产党第一任书记,吴清(徐天柄)任组织部部长。但黎光远担任书记仅两周就被英殖民当局逮捕关押, 之后,徐天柄(吴清)被选为书记。在任期间,徐天柄大力宣传马克思主义,   执行第三国际的策略方针,坚持推翻帝国主义和资本主义的统治。他在马来亚动员和组织橡胶工人罢工,要求加薪。罢工获得了胜利,东南亚几个国家的共产党组织的声望得以提高。但徐天柄却在发动罢工时,于 5 月间被英国殖民当局逮捕后遣送到广东汕头,不久在广州被国民党当局杀害。

符荣鼎积极参与了徐天柄发动的马来亚橡胶工人罢工运动。1931 年6 月,符荣鼎任马来亚共产党中央常委、秘书、宣传部部长。由于新加坡产业工人较多,因此马来亚共产党发动的工人运动大多以新加坡为中心。此   时,英属新加坡殖民当局越发加紧打击共产党组织,南洋总工会和马来亚共产党的中央负责人陆续被捕。1932 年 4 月,符荣鼎也被逮捕入狱。他在狱中写下了《暗记新加坡狱中诸战友》四句诗,然后将诗句分散抄写在旧书中寄给外面的战友。战友们收到书后,凑出诗句,才读到全诗:

极目云天愁欲唱,群星惨淡暗云端。现行此向南征雁,重陷罗网振翼难。

他在另一首诗《椰味清新》中,回忆了参加革命活动时的情景:

巧设机关号燕居,偶称外ft计赢奇。前门绰阔扮仑奂,后院深沉暗设施。口味清新还省约,椰浆米饭拌咖喱。六元一月称低限,衣食营谋自度支。

当年,在新加坡做地下工作的中共党员,每人每月生活费只有六元。

大家常到小店吃椰浆咖喱饭,每小碟五分钱,再加饭三分钱,共八分钱一餐,吃不饱也得忍着,因为如果不节省就没钱吃到月底了。可见,当时他们   在海外的生活也是非常的清贫。符荣鼎在《椰多多闹事》一诗中,描述了狱   中生活的情景:

朝开厂地打椰丝,夕锁楼房各独羁。夜半敲床提抗议,日中坐地叫饥疲。常投黑室尝粗粝,最是抽鞭打臀肌。狱内纷争无宁日,三年期满押归时。

被关在狱中的他们常常半夜群起敲打床板,抗议虐待;或中午在工地怠工,因为肚子饿,无力干活,以此做消极抵抗。狱中“闹事”者,常被拘禁暗房,只给面包和水,没有其他饭菜,甚至被绑在木架上,用粗棒子打屁股,打得血肉模糊,坐卧不得,疼痛难忍。但是,这一切都不能动摇符荣鼎和狱友们坚定的革命信念。

回琼抗战亲历潭口阻击战

1935 年 12 月,符荣鼎被新加坡当局驱逐出境,回到祖国。回国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未能联系到中共组织,直到 1938 年 4 月,才在海口找到冯白驹,恢复了自己的中共组织关系。之后,符荣鼎利用社会关系进入国民党的广东民众抗日自卫团第十八干部教导队受训,在队中秘密担任中共支部书记,进行团结抗战的活动。

1938 年 10 月 22 日,琼崖国共两党达成合作抗日的协议:原琼崖工农红军改编为广东民众抗日自卫团第十四区独立队。独立队为一个大队建制,下辖三个中队,冯白驹任独立队队长,独立队两个副队长分别由马白山、刘振汉(国民党派遣)担任。三个中队的中队长分别为:第一中队中队长黄大猷,副中队长符荣鼎;第二中队中队长黄天辅,副中队长陈卓;第三中队中队长张瓒新,副中队长吴定中。

1938 年 12 月 5 日,琼岛各地红军游击队集中在琼山县云龙圩举行改编暨誓师抗日大会。冯白驹代表独立队全体指战员表示:决不辜负琼崖同   胞的期望和重托,誓死抗日,保卫琼崖。这就是琼崖抗日历史上著名的云龙改编。

云龙改编后,独立队立即进行了第一期军政训练,为期两个月。1939 年 2 月初,独立队第一期军政训练刚结束,开始准备着手进行第二期军政训练。10 日凌晨,日本海军第五舰队司令长官近藤信竹中将和陆军第二十一军司令官安滕利吉中将指挥的台湾混成旅团数千人,在海军第五舰队三十余艘舰艇和五十余架飞机的配合下,从琼山县天尾港约两公里的海岸强行登陆,随即分左右两路进犯海口、府城,并派出数十架飞机轮番轰炸府城周边的中小城镇。

海口守军国民党保安第十五团第三营和海口政警队一个连,在日军左翼到达大英山时与日军激战两个多小时,秀英炮台的守军也向日军开炮还击,但在日军海空夹击和多路步兵的围攻下,炮台的守军终因寡不敌众,大半殉难。中午,日军步兵第二联队占领海口。日军右翼部队步兵第一   联队进至府城时,驻守甘蔗园的国民党保安第十一团第二营及保安第五旅旅部直属排进行抵抗,但也因遭强敌进攻而败退,日军于当日占领府城。驻海口和府城地区的国民党军队听说日军登陆,便放弃阵地,夺路而逃,连琼崖守备司令王毅也带着军政人员及其眷属退往嘉积,尔后又撤到定安县的岭口、翰林山区。

这天清晨,独立队第一中队中队长黄大猷、副中队长符荣鼎率领第一中队在云龙圩附近的儒来村出早操。突然,一阵阵大炮的轰击声和飞机飞行的轰鸣声,隐隐约约地从海口方向传来。大家马上意识到发生了重大事件,于是立即停止了操练,议论了起来:

“准是日本鬼子登陆了!”

“飞机和大炮的声音一直不停,准是日军来侵犯了!”

“不知驻海口、府城的国民党军和日本人接上火没有?”

“那是当然的,琼崖国共谈判时,他们答应和我们团结抗日嘛!”

“国难当头,匹夫有责。日本鬼子来了,他们就应该在前面顶住!” 大家正在议论,独立队队长冯白驹带着几位警卫员和传令员从云龙圩的大队部疾步走过来。不等大家发问,他就亮开嗓门大声说:“同志们!日寇从海口方向登陆了!你们第一中队立即吃饭,饭后赶到潭口渡口去。海口如果被占,敌人必然经潭口渡江东进。你们赶到那里后,要协同友军坚决阻击敌人,阻滞日军前进,掩护人民群众安全撤退!”那天一大早,冯白驹就收到日军登岛的情报,为了打击日军长驱直入的气焰,他决定派出作战部队在潭口设伏阻击日军。交代完任务,冯白驹同志又对符荣鼎说:

“符中队附,你熟悉国民党方面的人,就由你去做联络友军的工作。怎么样?有困难吗?”

“坚决完成任务!”符荣鼎回答。

符荣鼎对琼崖国民党方面的情况比较熟悉,认识的人也比较多。听了  冯白驹的指示后,他心想:国民党军队人多、武器好,只要联络上他们,一起阻击日军,可以阻止日军,争取时间让群众安全撤退。但他担心国民党不守信用,言行不一。他又想,要是国民党不干,我们中队也要和日军干。   符荣鼎和中队长黄大猷与第一中队战士们匆匆吃完早饭就紧急出

发。一路上,大家很少说话,只想尽快赶到潭口狠狠地打击日军。当部队从   儒来村赶到东线公路边

时,天已大亮。日军的飞机在上空盘旋侦察,为了不被敌机发现,部队每个人都折了一把带叶的树枝放在头顶作伪装。黄大猷命队伍拉开

距离,成一列纵队行进。每当敌机飞过来时,大家就迅速疏散隐蔽,敌机飞走后,部队又继续前进。一路上,他们既没有看见一个老百姓,也没有发现国民党军队的一兵一卒。一直走到潭口,他们仍然没有看到国民党军队前来阻击日军。当时,符荣鼎既感到奇怪,又感到懊恼。后来他们才知道,日军在天尾港登陆后,潭口一带的群众就逃进山林里去了。

3

1991 年,符荣鼎参加琼崖纵队历史剧领导小组讨论会的留影(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潭口渡口地处南渡江下游,是海口至文昌、海口至嘉积东线公路唯一的渡口,是日军东进的必经之道,距海口十五公里,离独立队驻地云龙约十公里。

独立队第一中队八十多人赶到潭口渡口东岸后,便利用地形地貌,占据渡口东岸的土坡,与江面形成居高临下的防守态势,战士们呈一横列埋伏在公路右侧的丛林里严阵以待。

符荣鼎带领两名传令员到渡口周围观察情况。他们看到河边附近的树木已被炸得东倒西歪,几间房屋也被焚毁,只剩下残垣断壁和一片焦土。显然,日军是以飞机轰炸开路,掩护步兵部队渡江东进。

不久,日军车队果然从海口向潭口开来。日军车辆到潭口渡口时,空中的飞机轮番对第一中队的阵地进行狂轰滥炸和俯冲扫射。第一中队的设伏行动可能已被敌机侦察到,一时间,渡口被炸得沙石横飞、浓烟滚滚、火光冲天。第一中队的战士们冒着敌机的轰炸,一面向低空飞行的日军飞机开枪射击,一面向对岸的日军射击,以阻止日军渡江。战斗打得非常惨烈,埋伏在渡口近处的班长李文启被炸弹爆炸掀起的泥土埋了大半截身子,左脚也被炸断了,血流不止。当时,部队连急救包、止痛片都没有,只能用撕下的衣服布条给他包扎伤口。李文启忍着巨大的疼痛坚持战斗,最终因流血过多牺牲了。李文启是独立队在与侵琼日军作战中第一个牺牲的烈士。

李文启牺牲的消息传开后,同志们怒不可遏,有的对着敌机大骂,有的则咬着嘴唇,默默地监视着对岸的敌人,眼里充满仇恨的怒火。为了尽量减少敌机轰炸所带来的不必要的损失,第一中队决定,只留少数人守在渡口,其余人则往左方有利地形处隐蔽。当敌机俯冲时,守在渡口的战士一起用排枪对敌机进行射击。等敌机掠过后再回头轰炸时,便立即向后面   的丛林里转移。就这样,第一中队时而布置假目标,时而移动变换阵地,时   而集中火力轮番射击。敌机飞来飞去,炸的却是一个又一个假目标,所以轰炸得也越来越凶。

第一中队冒着敌机的狂轰滥炸,饿着肚子在潭口渡口坚持了整整一天,顽强地阻击日军。第一中队的迂回伏击战术将渡口对岸的日军打得晕   头转向,不敢强行渡江。两军隔江对峙,直到黄昏,敌机才灰溜溜地飞走了,对岸的敌人也没有了动静。这时,第三中队的文书黎岩骑着自行车来向黄大猷和符荣鼎传达总队长冯白驹“保存革命实力,撤退转移”的收兵命令。第一中队全体人员从阵地撤了出来,大家虽然又饿又渴,但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完成阻击任务后欢悦的笑容。这一天,由于独立队战术得当,第一中队仅有李文启一人牺牲。

在回来的路上,第一中队的战士碰到了许多从山林里走出来的乡亲们。当乡亲们得知阻击日军的是共产党领导的独立队,又看到战士们抬着李文启同志的遗体时,便纷纷说了起来:

“共产党的独立队,人少枪劣还顶上去打日本,真了不起!可国民党却   逃得比黄猄还快。究竟谁是英雄谁是狗熊,这一下全看分明了。”

“我回去和家人说,去参加独立队打日本鬼子。”

“我也参加!”

乡亲们跟着部队,一边走一边议论,不知不觉就到了云龙圩。第一中队的战士们热情地招呼乡亲们吃饭。乡亲们端起饭碗就吃,原来他们和战   士们一样,饿了一整天了。

乡亲们回去之后,都成了独立队的宣传员。在抗日的风口浪尖上,独立队不畏强暴,勇敢地阻击日军。这是中共琼崖特委领导的独立队打响抗   击日军入侵的第一仗,消息很快传遍了全岛各地,震撼着广大抗日军民的心,大大鼓舞了人民群众的抗日热情,提高了独立队的声望。潭口阻击战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三百多人的独立队迅猛发展,扩编为有一千多人的广东省琼崖抗日游击队独立总队,在敌后燃起了熊熊的抗日烽火。

参加抗日民主政府工作

1939 年 6 月以后,中共琼崖特委根据中共中央《抗日根据地的政权问题》中规定的原则,以及“必须在一切可能地区立即建立独立自主的抗日民主政权”的指示,加快了抗日政权建设的步伐。

1940 年 4 月,中共琼崖特委首先在琼文抗日根据地建立了演丰乡、金堆乡、云龙乡抗日民主政府。5 月,在美合抗日根据地建立了仁厚乡抗日民主政府。7 月,成立了琼山县第三区抗日民主政府。

11 月 16 日,中共文昌县委在琼崖华侨回乡服务团和当地爱国人士的大力支持下,在文昌县宝芳乡召开了有六七千名群众参加的全县人民代表大会,宣布成立文昌县抗日民主政府,中共党员詹镛当选为县长。文昌县抗日民主政府是琼崖抗战时期成立的第一个县级抗日民主政府,也是华南敌后建立的第一个县级抗日民主政府。

1941 年 2 月,符荣鼎出任文昌县抗日民主政府副县长兼行政训练班主任。此时,文昌县已有五个区四十一个乡建立了抗日民主政府,全县约二分之一的土地、五分之三以上的人口均为抗日民主政府所管辖。

2 月 15 日,中共琼崖特委在琼山县树德乡山心村召开第三次执委会,冯白驹、林李明为正、副主席主持会议。林李明在会上传达了中共中央和毛泽东关于琼崖抗战的方向和任务的重要指示,冯白驹做了军事报告。会议总结了各区乡建立民主政府的经验,并提出“政权要做到三三制,政权中的党员要善于团结非党员”。

4

92 岁的符荣鼎(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第三次执委会后,琼崖东北部、西北部、东部、西南部地区,抗日民主政府如雨后春笋般相继成立,成为各抗日根据地的坚强支柱。随着琼崖抗   日斗争形势的发展,迫切要求成立一个集中领导权的、统一的全琼性的抗日民主政权。1941 年 11 月 10 日,琼崖东北区人民代表大会在琼山县树德乡下昌村召开,大会宣布成立琼崖东北区抗日民主政府,冯白驹、黄魂、符明经、史丹、符荣鼎等十三人为委员。

琼崖东北区抗日民主政府成立后,颁布了施政纲领、组织纲领、暂行土地条例、基层组织条例、救国粮征收法、危害抗战紧急治罪法等抗日救国的政策法令,同时发行琼崖东北区抗日民主政府代用券。琼崖东北区抗日民主政府实际上是中共在琼崖抗日根据地最高的政权机关。它的成立,   标志着琼崖抗日斗争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巩固和发展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发展和壮大了抗日武装力量,粉碎了日军与国民党反共顽固派的军事进攻和经济封锁,对坚持持久抗战起到了极其重要的作用。随着抗日根据地的不断发展,县一级抗日民主政权遍及全岛十六个县。

建立南区军政委员会

1943 年冬,为了加强对全琼抗日游击战争的领导并开辟山区抗日游击根据地,中共琼崖特委决定成立东区、西区、南区三个地区的军政委员会,代表中共琼崖特委、琼崖东北区抗日民主政府和独立总队对各地区实行党政军一元化领导,并任命黄魂(中共琼崖特委常委)为南区军政委员会主任,符荣鼎(第二支队政委)为副主任。南区军政委员会委员有陈克文(中共昌感县委书记)、赵光炬(昌感联县县长)、符振中(第二支队支队长)、吴乾鹏等。

南区军政委员会辖管昌感(今昌江黎族自治县与东方市部分地区)、崖县、乐东、东方等琼西南地区。侵琼日军在军事与经济上一直把琼西南地区视为重地,在乐东与崖城相邻的黄流和昌感的北黎修建机场;在昌江县(今昌江黎族自治县)石碌铁矿和崖县田独铁矿都有重兵驻扎,大肆掠夺矿产资源。南区军政委员会成立后,符振中、符荣鼎率第二支队进驻昌江、感恩、乐东边境的王外、光亮、渔村一带,积极主动寻机打击日军。

1943 年 12 月下旬,第二支队根据昌感联县地方组织提供的情报,派遣潘江汉(第一大队大队长)率一百多名指战员在石碌矿山附近的公路段设伏,袭击了一辆押送外国劳工的日军汽车,歼灭押车的日本士兵,营救出一批外国劳工(盟军战俘)。1944 年三四月期间,南区军政委员会派遣第二支队分别在报板、港门两地伏击日军,击毁日军汽车一辆,缴获两挺轻机枪、一批步枪及大批罐头、布匹等物资。南区军政委员会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在南部山区建立了抗日根据地。之后,又在沿海地区建立龙道、宝   学、福久等乡抗日民主政权,使感恩河以北的沿海平原连成一片。

1944 年 2 月,为了加快进军白沙地区,创建抗日根据地,南区军政委员会成立了昌(江)白(沙)边区政府,以配合第二支队向白沙县第三区发展。3 月,第二支队第二大队(大队长为符英华)奉命进驻白沙县牙叉乡苗村一带地区,协同第四支队第一大队配合成立白沙县临时抗日民主政府(县长为吴文龙,副县长为王国兴)。是年春,国内外形势发生了新的变化,   日本侵略者在太平洋战场的处境日益困难。在琼崖,抗日军民粉碎了日军一系列“蚕食”“扫荡”,抗日游击战遍及全琼,形成对日军反“包围”的态势,各区军政委员会的工作都取得重大成效。根据新的形势,4 月 2 日,中共琼崖特委决定将西区、南区军政委员会并为西南区军政委员会,任命王白伦为主任,李振亚、吴乾鹏、马白山、符荣鼎为常委。

4 月间,西南区军政委员会成立了昌感崖联县抗日民主政府,县长为赵光炬,副县长为林庆墀。此后,琼西南抗日形势出现了新的局面。

1944 年秋,中共琼崖特委根据中共中央的指示,将独立总队改为广东省琼崖抗日游击队独立纵队,冯白驹任司令员兼政委,庄田任副司令员,李振亚任参谋长,王白伦任政治部主任。与此同时,东区、西南区军政委员会被撤销。

独立总队改编为独立纵队后,1944 年秋至 1945 年期间,符振中、符荣鼎率领第二支队在琼西南地区活动,在中共昌感崖县委、昌感崖联县抗日政府的配合下,不断以伏击战、袭击战频频打击日军,并逐步向白沙发展, 支援第四支队在白沙的斗争,配合中共琼崖特委机关和独立纵队领导机关创建白沙抗日根据地。

5

符荣鼎为抗战胜利五十周年题词

(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1948 年秋季攻势

1947 年 10 月 10 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发表宣言“: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以冯白驹为核心的中共琼崖区委员会,领导琼崖军民不断击溃国民党部队的进攻,成功创建五指山中心根据地。琼崖纵队在与国民党军队的作战中,不断发展壮大。

1948 年 9 月初,在琼崖,国民党军有一三一旅的三个团,保安旅的四个总队及榆林要塞总队共八个团一万三千人,主要兵力用于重点防守城镇。此时,琼崖纵队有三个总队、八个支队和一个警卫营,总兵力约七千五百余人,还有地方武装一千四百多人、民兵一万余人。琼崖纵队控制的解放区和游击区已占全岛总面积五分之四,人口约占五分之三。琼崖区党委   与琼崖纵队领导认为,从防御作战转入战略进攻的时机已经成熟。

9 月期间,琼崖区党委和琼崖纵队领导在白沙县毛贵乡(今属五指山市)召开军事作战会议。符荣鼎参加了会议。

军事会议决定在琼东南地区发起秋季攻势,作战指导方针:集中优势兵力,围点打援,以歼灭敌人的有生力量,摧毁敌据点为主要目标,并决定成立前线指挥部(简称“前指”),由琼崖纵队副司令员李振亚为前线总指挥兼政委,琼崖纵队政治部副主任符荣鼎为前指副政委,符振中为前指参谋长。

根据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的原则,琼崖纵队总部决定参加秋季攻势的主力为第三总队的第七、第九支队;第五总队的第十三、十五支队以及粤江支队共五个支队。各参战部队于 9 月 16 日前分别赶到保亭县的祖关乡一带集结。9 月 17 日黄昏,前线指挥部在祖关乡举行誓师大会,并于当天夜晚向陵水进发。

9 月 18 日,秋季攻势第一仗在陵水光岭打响。光岭围点打援,首战告捷,撕开了国民党军队在琼南防线的裂口,继而拔除了陵水县港坡的敌军据点。秋季攻势指挥部乘胜挥师北上万宁县。

万宁县南部有国民党占据的二十多个小市镇和小据点,多数陷在琼崖纵队解放区和游击区之中。这些据点守敌少则二三十人,多则百来人, 拔除这些据点,可以扩大解放区,使之与五指山中心解放区连成一片。秋季攻势指挥部决定于 9 月 23 日起采取分兵围歼重点据点的行动,具体作战部署为:第三总队第九支队负责中兴镇;第七支队负责牛漏;第三总队一个大队负责兴隆;粤江支队负责李宝镇;第五总队第十三支队负责礼纪;第十五支队负责贡举。国民党在万宁县城的守军力量有限,在琼崖纵队主力分多路包围其据点时,顾此失彼,各据点守军只能固守以求自保。琼崖纵队各部队经过几天的战斗并结合政治攻势,胜利拔除了万宁南部据点。

有战斗就会有牺牲。琼崖纵队副司令员、前线总指挥兼政委李振亚, 在牛漏战斗中亲临前线指挥,不幸被冷枪击中,于 9 月 28 日牺牲。李振亚的牺牲是琼崖纵队的一大损失,琼崖区党委、琼崖临时民主政府和琼崖纵队立即举行追悼会。中共中央接到李振亚牺牲的消息后,于 11 月 17 日发来唁电:“琼纵副司令李振亚同志于围攻牛漏市战役中英勇牺牲,实为中国人民解放事业之损失。特致悼念,并望转示琼纵全体同志继续努力,为坚持解放琼崖而奋斗,以纪念李振亚同志永垂不朽。”

李振亚牺牲后,琼崖纵队总部指定第五总队总队长陈武英、第三总队总队长张世英分别任临时前线指挥部正、副指挥,符荣鼎为政委,率部继续发动攻势。

10 月 2 日,马六坑战役之后,琼崖纵队副司令员吴克之任前线总指挥兼政委,符荣鼎任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率部作战于新会、定安,转战屯昌,后挥师东进,进攻乐会县的中原镇。

中原战斗是琼崖纵队从“围点打援”到“攻城打援”,发展到攻坚战的一次尝试和锻炼。中原战斗之胜利,宣告了秋季攻势作战的胜利结束。

秋季攻势历时六十八天,琼崖纵队各部队共作战二十余次,歼敌一千五百七十名,缴获轻重机枪二十挺、迫击炮一门、掷弹筒和枪榴筒九具、长短枪五百余支,攻克和解放了兴隆、石壁等城镇,拔除了二十多处敌据点, 使陵水、万宁、乐会和定安的大片地区获得解放,解放区进一步得到扩展和巩固。

秋季攻势作战中,中心根据地的白沙、保亭、乐会三地群众积极支前, 共献粮食五千余石、银圆两万多元。一千余名青年报名参军,还组织了几十个担架队、运输队,随军转战,有力地支持了前线部队作战。

继 1948 年秋季攻势之后,符荣鼎于 1949 年 3 月、7 月分别参加了春季攻势和夏季攻势,均任前线指挥部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琼崖纵队的这三大军事攻势均取得重大胜利,大量地消灭了国民党军队的有生力量,扩大并巩固了以五指山为中心的琼崖解放区,壮大了琼崖纵队的军事力量, 为迎接中国人民解放军野战军渡海作战,解放海南岛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责编:陈倩柔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