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恐袭将“黄背心”赶下舞台
来源:青年参考 2018/12/20 10:37:11 作者:袁野
字号:AA+

导读: 斯特拉斯堡遭遇恐怖袭击后,“黄背心”抗议者突然发现,他们不再是媒体关注的焦点。有人声称,这是总统马克龙一手导演的。

斯特拉斯堡遭遇恐怖袭击后,“黄背心”抗议者突然发现,他们不再是媒体关注的焦点。有人声称,这是总统马克龙一手导演的。

抗议者:恐袭是政府的阴谋

一名年轻的罪犯袭击斯特拉斯堡闻名遐迩的圣诞市场后,在与警察的交火中受伤,但成功逃离了现场。法国政府宣布这是一场恐怖袭击,短暂封锁了城市,并展开大规模搜捕行动。在12月11日晚7时50分发生的这起袭击中,两名平民当场死亡,一人送医后身亡,十余人受伤;14日,又有一人伤重不治。

目击者称,袭击者是一名黑衣男子,他手持刀和手枪突然展开攻击,并高喊宗教口号。

一夜之间,统治了全法国乃至全球媒体头条一个月的成千上万名抗议者发现,自己身上的黄背心黯然失色,他们不再是人们关注的焦点。

这些抗议者过去从未得到过舆论的关注,但自11月17日“黄背心”运动爆发以来,他们一直沐浴在聚光灯下,在路障、瓦砾、催泪瓦斯的烟雾和摄影师的镜头中勇往直前。12月12日下午,这场轰轰烈烈的运动却戏剧性地在许多媒体上销声匿迹。斯特拉斯堡发生的一切,填满了所有的直播时间。

抗议者不喜欢这样。恐怖袭击发生几分钟后,一些“黄背心”就用阴谋论淹没了社交媒体。他们指责总统马克龙和他的政府企图借这一事件转移公众的注意力,甚至暗示,是政府导演了这起恐袭。

斯特拉斯堡地方当局的反应几乎和抗议者一样迅速。11日晚上,市政府在推特网上警告人们不要传谣。

阴谋论者迅速陷入了自相矛盾的分裂。一些“黄背心”互相攻讦、彼此拆台,不得不暂时关闭脸书账号。人们想知道,第五场抗议活动是按计划于周六(15日)在巴黎和各省会城市举行,还是降低声势,以表达对恐袭遇难者和伤者的尊重。

“(恐袭)跟我们毫无瓜葛。”12日,法国南部城市尼斯马塞纳广场上的“黄背心”抗议者玛丽告诉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这很令人难过,但它无法阻止我们。”

事实或许并非如此。

阴谋论在法国蔓延

有人猜测,马克龙会利用斯特拉斯堡的悲剧侮辱“黄背心”,迫使他们放弃抗议,或借机制定紧急措施使示威无法进行。

但马克龙没有这么做。政府部长们的确要求取消示威,呼吁将恐袭事件作为最优先事项,但仅此而已。和政府相比,公众的关注点才真正让“黄背心”头疼。

马克西姆·尼科尔绰号“飞行骑士”,是本次“黄背心”运动最著名也最富争议的领导者之一。据美国“每日野兽”新闻网报道,恐袭发生后,尼科尔立刻在脸书直播中对13.5万名观众宣称,他找到了官方报道“明显的漏洞”。

“你真的相信一个要发起恐怖袭击的人会等到晚上8点、街上只有3个人的时候才行动吗?”他说,“他会去香榭丽舍大街中间,点燃身上的炸弹,然后爆炸。”

“每日野兽”称,这段视频似乎在12日凌晨就被脸书撤下,一位网站管理员宣布将“飞行骑士”的账号关停一天。“阴谋!”有评论者谴责网站的处理。

但账号并未被关停。12日中午,尼科尔出现在另一段视频中,显得异常懊悔,对斯特拉斯堡的遇难者及家人表示同情,并坚称自己从来不想煽动仇恨。

在社交媒体上点燃的运动,很快遭到了社交媒体的反噬。许多致力于“黄背心”运动的人被暂时关停了脸书账号。“我希望你理解。”一名网站管理员写道,“不堪入目的帖子太多,出于对斯特拉斯堡遇难者的尊重,让我们保持明智和团结。”

法新社记者纪尧姆·道丁在推特上嘲笑阴谋论,并揭穿了一则广为传播的谣言:法国BFMTV电视台发布的图像显示,下莱茵省似乎在袭击发生前就警告过该省的斯特拉斯堡可能遭袭——仿佛政府早已计划好了一切。

道丁指出,这些图像来自不同时区的互联网用户,使消息发出的时间看起来比袭击早了几小时。BFMTV的朱利安·米尔卡雷克也忙着到处辟谣。教育部长布兰克谴责“黄背心”的某些派系散布“卑鄙”的言论。

恐怖组织乘势而动

法国忙于与阴谋论斗争时,斯特拉斯堡的枪手正逍遥法外。他跳上一辆出租车,命令司机把他拉到离他家不远的诺伊多夫区。之后,这个位列该国监视名单“S档案”上的嫌疑人不再露面,而他的父母和两个兄弟都被警方拘捕了。

“凶手藏在哪里?”法国媒体纷纷用醒目的标题追问他的下落。数百名警察紧急动员,邻近的德国和瑞士如临大敌。法国反恐部门宣布,枪手是29岁的阿尔及利亚裔法国人谢里夫·谢卡特,他自10岁起就不断触犯法律,在法国和德国的监狱服刑期间始终思想激进。他已在法国、德国和瑞士被定罪27次,上一次刑满释放是在2015年。

巴黎检察官雷米·海茨的办公室负责全法各地的恐怖案件调查,他告诉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恐袭发生当天的早上,警方因一系列迹象锁定了谢卡特。

根据海茨的说法,当天早些时候警察去了谢卡特家,试图以谋杀未遂的罪名逮捕他,但他不在。警察在其公寓里发现了至少一枚手榴弹。当晚袭击发生后,出租车司机向警方描述自己刚刚拉了一位什么样的乘客,这些零散的信息在瞬间被联系起来。

袭击发生几分钟后,法国警方就已确切地知道他们该找谁,但谢卡特已经溜走。13日,警方发现了正在逛街的谢卡特,后者拒捕并开了枪,随即被警察击毙。

“这是一个肮脏甚至危险的秘密:3年前恐吓欧洲的恐怖组织,在巴黎、巴塞罗那和曼彻斯特的音乐会、咖啡厅与人行道上制造袭击的恐怖分子们,密切关注着正在发生的事。”“每日野兽”写道,“这对所有城市的执法者来说都是噩梦——社会动荡碾压了警察的应对能力。恐怖分子正是要利用这种状况。”

“极端分子为谢卡特欢呼。”法国记者、畅销书《摆脱混乱:地中海和中东的危机》的作者吉尔斯·凯佩尔告诉“每日野兽”。“‘圣战者’们预言西方文明即将崩溃,他们告诉追随者,要乘势而动。”

斯特拉斯堡事件发生后,法国将威胁指数提升至最高水平,并向全国增派了1800名士兵。“过去几周,安全部队一直处于巨大的压力之下。”政府发言人本杰明·格里奥多说。谢卡特被击毙,他们总算能喘口气,在新一波“黄背心”抗议前放松片刻。

“我无法忍受人们今天为警察部队喝彩、明天又觉得向我们扔石头有理。”内政部长卡斯塔纳在斯特拉斯堡说。

原标题:法国:恐袭将“黄背心”赶下舞台

责编:许舒琦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