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疆在线
张维为
张维为,复旦大学外文系毕业,日内瓦大学国际关系硕士、博士,曾为英国牛津大学访问学者。现为日内瓦外交与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日内瓦亚洲研究中心资深研究员、春秋综合研究院客座研究员、复旦大学兼任教授。著有《邓小平时代的意识形态与经济改革》(英文)、《改造中国:经济改革及其政治影响》(英文)、《重塑两岸关系的思考》、《中国触动全球》等著作。发表过许多关于中国经济与政治体制改革、中国发展模式、比较政治、外交政策以及两岸关系的文章。
作者其他文章
张维为:希望下次美国靠资本主义,自己扛过危机
来源:观察者网 2018/12/21 10:47:11 张维为
字号:AA+
张维为:希望下次美国靠资本主义,自己扛过危机

导读: 我倒是希望,下一次金融危机爆发的时候,美国不要再来求中国帮忙,希望美国资本主义自己扛过去。我也希望下一场危机到来的时候,中国政府也考虑一下对于忘恩负义的国家,有没有必要出手相助?或者说,中国社会主义有没有必要救助美国资本主义?

张维为:希望下次美国靠资本主义,自己扛过危机

40年改革开放,中国做对了什么?

这是今天全世界包括中国自己都在问的问题。

12月18日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习近平主席在讲话中,回顾了40年来中国走过的艰难历程和伟大成就,总结了中国之所以成功的经验,并将改革开放定位为中国历史发展的三大里程碑事件之一,

眼下中美贸易摩擦仍在继续,全球保守主义回潮,对于中国来说,接下来的道路并不比40年来得更轻松。“船到中流浪更急,人到半山路更陡”,接下来的中国该坚持什么,改革什么?中国改革对世界发展的意义又有哪些?观察者网专访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张维为教授,从国际视野角度解读中国40年改革开放。

张维为教授出席团结香港基金主办的“中华大讲堂”时,解构了中国模式背后的文化内涵,以及中国崛起对世界的重要意义

观察者网:您曾担任邓小平翻译,他被称为是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十一届三中全会也是在他的主持下召开的。您在和邓小平接触过程中,印象中他对改革开放有哪些指导和判断?

张维为:我给你举一个例子。1985年,我陪同坦桑尼亚总统姆维尼见邓小平,姆维尼希望他谈谈中国改革开放的经验,他说八个字:对内开放,对外开放。他说,“搞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没有这两个开放不行”。他还说,“对内开放就是改革。改革就是全面的改革,不仅经济,政治,还包括科技、教育等各行各业”。姆维尼后来感叹邓小平的言简意赅。

1987年3月8日上午,邓小平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会见坦桑尼亚总统姆维尼(右)。中新社发 郑瑞德 摄

如果你了解中国当时特定的时空环境,“对内开放”四个字可以说是抓住了解决许多问题的牛鼻子。在当时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下,地区之间、部门之间、行业之间、城乡之间的条块分割,所有制歧视、地域歧视、等级观念、垄断权利等,都需要通过不断地“对内开放”来解决。

习近平主席说,改革永远在路上,“对内开放”在今天这个大数据时代还是具有特殊意义,比方说,如何解决各种数据封锁,把大数据的积极能量解放出来,我们还要推动许多改革。

至于对外开放,你知道在冷战时期,美国故意将前苏联集团排除在以美国为首的世界市场之外。当时斯大林认为需要“双重世界市场体系”,也就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完全分开的两个体系。但邓小平的认知则完全不同。

他认为中国不能把自己孤立在世界市场之外,而是要通过全面开放,参与国际竞争,融入世界经济,但这种开放是自主开放,而不是盲从西方。用他经常说的话,就是要“趋利避害”,这使中国成为全球化继承的最大受益国,多数中国老百姓也是参与全球化的受益者。西方跨国公司其实也是受益者,但西方的政治制度的缺陷,使这种收益不能为多数民众所分享,结果就出现了英国脱欧、美国特朗普上台、法国黄马甲运动这样的黑天鹅现象。

回头看中国对外开放进程,我们抓住了许多跨越式发展的战略机遇。例如,上世纪80年代,中国通过制定和执行“沿海开放战略”,抓住了80年亚洲四小龙劳动密集型产业需要转移的机遇,成功地承接了四小龙转移过来的劳动密集型产业。再如,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中国抓住了西方国家中低端制造业需要转移的机遇,使中国很快成为世界的制造中心,成为世界上产业规模最大、产业链最全、产业集群最丰富的国家。这个进程为中国创造了上亿的就业机会,使无数贫困人口脱贫,同时也使中国学到了不少技术和管理,为中国全方位崛起铺平了道路。

观察者网:习近平主席在12月18日的改革开放40周年纪念大会上说,“在中国这样一个有着5000多年文明史、13亿多人口的大国推进改革发展,没有可以奉为金科玉律的教科书,也没有可以对中国人民颐指气使的教师爷”。您怎么看这段话?

张维为:你知道,西方国家都经历了金融危机,经济受到重创,至今负面影响还没有终结,可能不久还会再次爆发金融危机。但西方习惯了对他国指手画脚,甚至对中国颐指气使。习主席这番话掷地有声,回应了这种愚蠢的傲慢。

这使我想起了今年年初去美国耶鲁大学演讲,谈中国模式与中美关系,一位学者也问我中国什么时候放弃国家资本主义模式。我说,你错了,我们是中国社会主义模式,不是国家资本主义模式。我还告诉他2008年中国社会主义是如何拯救美国资本主义的,美国2008年次贷危机爆发后,美国财长保尔森来中国求救,请求中国购买美国国债和IMF的债券,帮助美国渡过难关。如果中国不带头买,可能就没人会买,中国当时决定出手救美国,大量增持了美国国债,同时进入了宽松货币政策期。中国的文化基因真是与人为善,中国认为世界经济已经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谁也不能独善其身,然而美国一旦从危机中有所复苏,就忘恩负义呀。

农夫与蛇的故事,不知道美国人听说过没?

以我自己的判断,美国资本主义爆发下一场金融危机恐怕只是个时间问题,是一年之后,还是三年之内,现在还难预测,但这场危机会来的,只是个时间问题。对于中国自己来说,中国社会主义是阻止这场危机蔓延到中国来的唯一手段,所以中国不可能放弃中国社会主义。这是中国克敌制胜的法宝。

我倒是希望,下一次金融危机爆发的时候,美国不要再来求中国帮忙,希望美国资本主义自己扛过去。我也希望下一场危机到来的时候,中国政府也考虑一下对于忘恩负义的国家,有没有必要出手相助?或者说,中国社会主义有没有必要救助美国资本主义?人类命运共同体究竟怎么建?我们都在探索,但它基础只能是合作共赢,而不是美国奉行的惟我独尊、以邻为壑与零和游戏。

观察者网:美国有一些力量想遏制中国崛起,甚至不惜采用极端的手段来对付成为竞争对手的中国公司,如华为。您觉得我们应该如何应对?

张维为:我前天在香港做了一个关于中国崛起的世界意义的演讲还见了不少香港媒体。有人当时问我,美国、加拿大采用绑票卑鄙的流氓手段来对付中国的华为公司,中国应该怎么办?

我说,请放心,中国今天的领导人都经历过文革乱世,懂得怎么对付流氓。

12月18日,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在大会上发表重要讲话。

新华社记者 姚大伟 摄

观察者网:习总书记在讲话中还提到:该改的、能改的我们坚决改,不该改的、不能改的坚决不改。您认为中国改革开放之所以成功,是因为我们改了哪些,坚持了哪些?西方老是批评中国政府在经济中的作用,是否可以说,政府的作用也是我们要坚持的?

张维为:这次中美贸易摩擦使我们看到了西方的虚伪,说好的自由贸易呢?说好的公平竞争呢?在一个游戏规则还基本由西方国家制定的世界上,不通过有为政府来推动消除贫困,发展经济,参与国际竞争,一个发展中国家就很难发展起来,更不要说超越西方了。西方金融大鳄和投机大鳄,从石油到粮食,到一切可以想象得到的领域,都在兴风作浪,一个国家稍有不慎,其经济成就和百姓财富可能就会被他们吞噬。

回顾中国改革开放40年,中国党和政府的作用,很像指挥一个接一个的战役,中国打了农村改革的战役,打了建立特区的战役,打了沿海城市开放的战役,打了浦东开发的战役,打了加入世贸组织及其相关的体制改革与创新的战役,打了西部大开发的战役,现在又在打彻底消除极端贫困的战役等等。正是这一连串战役的胜利奠定了今天全方位的崛起。

自1949年建国以来,中国每隔五年就制定一次五年规划,为接下来的五年发展提供蓝图,付诸实践。到今天为止已经规划并实施了十三个五年规划,这期间中国实现了由苏联式指令性计划向中国式指导性计划的成功转型,使中国成为世界上为数不多的可以从全体人民的整体和长远利益出发,进行中长期战略规划并付诸实施的国家。这与西方模式下政府严重缺乏规划和实施能力形成了鲜明的对照。当然中国模式也要不断完善,我们还可以通过继续改革,包括政府作用的改革,把自己的事情做得更好。

原标题:张维为:希望下次美国靠资本主义,自己扛过危机

责编:宋雪姣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