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蒂斯辞职,特朗普大棋局的小弃子
来源:中国网 2018/12/25 10:53:55 作者:张敬伟
字号:AA+

导读: 特朗普的大棋局是通过“美国优先”精准定位战略重点,通过经贸、科技、地缘政治等综合手段打击对手,实现美国再伟大。这值得中国高度警惕。

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确定要辞职了,他将在2019年2月底离任。

虽然特朗普在推文中称赞马蒂斯“以优异的表现离职”,并向马蒂斯表达了“感谢”,但人们从马蒂斯辞职中解读出了其他意味。19日,特朗普宣布从叙利亚撤军;20日,马蒂斯递交辞呈——而且,马蒂斯毫不讳言“因为你有权拥有一名……想法与你更契合的国防部长,我相信现在是我卸任的时候。”显然,特马二人因为叙利亚撤军而矛盾公开化。面对强势的特朗普,马蒂斯为了避免前国务卿蒂勒森和前司法部长塞申斯“被辞职”的尴尬,只好辞职。

白宫离职潮还在继续。特朗普政府阁员离职率已经远超他的16位前任,凸显特朗普内政外交政策的另类,也折射特朗普选人用人的问题,更说明白宫偏离美国常态的政治轨道。

马蒂斯是退役海军将领,有“疯狗”(勇猛)之称,且行事低调稳健,对特朗普的忠诚可圈可点。他在中东反恐、叙利亚和乌克兰内战中立场强硬,这和“逢奥必反”(奥巴马主张中东回撤)的特朗普形成了同频共振。但是,特朗普从阿富汗和叙利亚撤军的“宣示”变成了“行动”,凸显特朗普对中东反恐和叙利亚博弈不感兴趣。马蒂斯和特朗普在美国传统战略上就产生了严重分歧,马蒂斯通过辞职来表达自己的刚性不满,符合其传统军人的强硬本色。简言之,马蒂斯属于强硬的建制派军人,他能忠实执行特朗普的对外军事行动,但无法忍受特朗普对美军事干预战略的颠覆。他和特朗普的分道扬镳,依然未脱建制派和特朗普的矛盾。

此外,马蒂斯对特朗普对北约和亚太盟友的军事同盟关系功利化颇为不满。马蒂斯认为战后美国获得全球领导地位,是和盟友的紧密合作分不开的,当特朗普和北约及亚太盟友因为安保费和贸易战而紧张万分时,马蒂斯彻底失望。由于马蒂斯低调稳重和从来不向特朗普公开叫板,特朗普也给予马蒂斯充分的“推特尊重”——相比蒂勒森、班农和塞申斯们,马蒂斯的辞职还算是善始善终。但对北约和亚太盟友言,他们又失去了一位美国朋友。

马蒂斯反对特朗普政府对盟友的孤立主义,却对中俄两国成见极深。在其辞职信中,他认为中俄两国想要以威权模式重塑世界,这将以损害美国及其盟友利益为代价:“因此我们必须启动美国权力的所有工具去支持共同防御。”足见马蒂斯根深蒂固的传统鹰派军人性格,其思维在某种层面上还停留在“冷战”时期。然而,虽然中美贸易战重新衍生了地缘政治的对撞,美国在台海和南海加大了对华挑衅的频次,而且将针对中国的地缘政治战略延伸至印太领域,但中美军事交流依然处于正常状态。这意味着极端反华的马蒂斯在对抗中国时维持基本理性的立场。

马蒂斯辞职,北约盟友对大西洋两岸关系更加焦虑,对叙利亚局势、中东反恐和乌克兰内战充满不安。但是,决定美国未来的不是马蒂斯,也不是未来的五角大楼新主人,而是特朗普。特朗普频繁更换阁员,是在下一盘“美国优先”的大棋。

从商人总统追逐利益的敏感性而言,特朗普颠覆美国政治传统的做法,要比马蒂斯们更具远见——虽然建制派和美国盟友们对特朗普不满。美国已经无法支撑起作为超级大国的全球战略布局。特朗普不断的“退群”卸责、不厌其烦地向盟友索要安保费,以及和主要盟友贸易伙伴发生贸易摩擦,是因为美国无力承担全球责任,也不能继续表现出超级大国的全球表率。特朗普只能通过“退群”、撤军、贸易战和“索账”的方式,维持美国利益最大化。所谓“美国优先”,是美国实力衰落后的自救行动——马蒂斯等传统军政政客和盟友们,还不适应特朗普的政策变化。可见,特朗普是现实主义的功利主义者,他审视美国的视角最清晰,他对美国家底看得更准。“美国优先”是特朗普式的美国救赎,让美国再伟大则是特朗普忧患意识的体现。

特朗普要用对外戾气、对内另类的方式,将美国从盛名难副的超级大国变成正常国家,世界还未适应美国的这一变化——尤其是西方盟友并未斩断对美依赖的战略脐带。马蒂斯走了,观察家们认为白宫没有了“成年人”,但在特朗普看来,他的政府是少了一位建制派的“书呆子”。

撤军叙利亚,将乱局和恐怖主义丢给俄罗斯,特朗普何尝不是重拾奥巴马的“中东回撤”战略。何况,特朗普在中东牢牢筑牢了沙特和以色列两个战略桩柱。抽身波斯湾,特朗普也要拿来“奥巴马主义”——重返印太战略?

肯定的是,特朗普的大棋局是通过“美国优先”精准定位战略重点,通过经贸、科技、地缘政治等综合手段打击对手,实现美国再伟大。这值得中国高度警惕。

马蒂斯不解特朗普大棋局,成了小弃子。

张敬伟 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

原标题:马蒂斯辞职,特朗普大棋局的小弃子

责编:许舒琦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