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假戏真做”,民进党依然“装睡不醒”
来源:中国网 2018/12/26 10:26:31 作者:刘匡宇
字号:AA+

导读: 目前看,民进党左转或右转的两岸路线抉择和党内博弈可能要持续到2020年才会有明确结果,如无外因变化,民进党人会更多以政治收益的策略性角度进行处理。

蔡英文拒不承认体现一个中国原则的“九二共识”,造成两岸关系的紧张对立,也压垮了台湾的经济民生,由此引发了民进党“九合一”选举的惨败。选后,面对党内质疑和变革声音,蔡当局假反省、真反动,依旧固守对抗路线。从民进党的政党属性、权力结构和政治传统等因素来看,这股“求变”的能量仍不足以叫醒民进党内装睡的人。

顺应现实的积极动向

日前,民进党主席补选登记参选人卓荣泰和游盈隆均抛出重新评估民进党两岸政策的议题。卓荣泰称,可重新讨论“台湾前途决议文”;游盈隆更为直白批评,蔡英文罔顾形势变化,拒谈“九二共识”,承诺如当选将举办“两岸政策大辩论”。

民进党内出现务实面对两岸政治现实和民意需求,切实寻求改善两岸关系的声音是积极动向:基层有感于巨大的民意海啸;党内“理性派”也承认,民进党所面临的权力与派系博弈、党主席及“立委”补选等诸多战术挑战和策略调整的背后,真正的败选检讨关键和政治罩门还是两岸政策路线问题。换言之,政治现实和民心思变已证伪了“维持现状”,否定了深绿、“急独”路线,蔡当局如绕不出这个无解闭环,进行战略、原则、定位的调整,不可能突破两岸僵局,挽救执政危机。

周期性的政治作秀

不过,从民进党的政党属性和政治传统来看,这样的求变呼声的积极意义也非常有限,很难撼动顽固的蔡英文和绑架蔡的“基本教义派”。

首先,卓荣泰和游盈隆等人主张有明显的权力运作谋略和党主席选举考量。卓是被“学运世代”推举出的“大师兄”,难脱“代理人”的怀疑。游更指卓出线是蔡英文“垂帘听政”和派系寡头政治的产物。因此,卓一方面提出“现任无优先”,一方面表态愿意碰触两岸路线,试图摆脱“保皇党”之疑。

而游出身谢系,自蔡上台后就不断发布民调看衰和批评蔡,其主旨不外乎蔡背离民进党“价值”、轻忽民意,导致“台独认同者”流失。由于游胜选概率很低,故能开出“大辩论”这样的空头支票。

换言之,卓、游二人是在体现自己参选的高度和野心,减少非绿方面的质疑。两人提供中性的“两岸政策大辩论”作为各方表述和争吵的平台,对深绿与“交流派”都能交代。

其次,民进党每遇危机都会上演“西进派”与“独立派”尖锐对立而民进党“独”性不改,两岸政策“进一步退两步”的俗烂戏码。1998年,在1996年“大选”失利和陈水扁台北市长选战输给马英九的情况下,民进党在许信良任内举办“两岸政策大辩论”,许主张“大胆西进”,新系喊出“强本渐进”,最终折衷提出“强本西进”,与国民党“戒急用忍”互别苗头。但1999年,民进党就通过了“台湾前途决议文”。此后,民进党再也没有进行实质性的两岸政策讨论。

2006年,民进党宣称要“迈向正常国家废除国统纲领”,拟办的“两岸政策大辩论”在陈水扁一手操作和权力斗争下夭折。2008、2012年两次“大选”败北后,党内再次出现调整两岸政策的声浪。2013年,民进党青壮派和时任党主席的苏贞昌先后提出推动“两岸政策大辩论”,但在苏“迎回阿扁”并重新强化“台独”核心价值后,所谓的“大辩论”、“华山论剑”的政治清谈和“8年执政研讨会”的为扁平反,必然沦为表演噱头和权斗工具。

蔡英文掌权以来,这样的政治走秀仍在继续,陈昭南、柯建铭和“美丽岛系”将“冻独”提案变成“规定动作”,但均遭党内冷遇。2017年,在“维持现状”破功后,以赖清德为首的各路诸侯还纷纷抛出“亲中爱台”说以争夺党内两岸论述主导权。

民进党“台独”属性的桎梏

历史经验显示,民进党的“台独”属性导致两岸政策成为“不需要但必然的禁忌”,使得两岸路线“调整”高度复杂。

一是因派系权斗而缺乏统一性。多元、长期和制度化的派系政治是民进党政治生态最鲜明的特征,民进党内重大的路线调整及党务改造的争议,既反映了认识差异与理念分歧,也是派系利益和矛盾纠葛的结果。“派系共治”的能量往往大于党主席,难以形成共识。

二是因现实需要而既有务实性。在党的层面,2012年,民进党的败选检讨中就提出“务实与温和路线,通过交往摆脱反中、锁国印象”。民进党的地方首长则动作更快,2018年选后,郑文灿、黄伟哲等意识形态包袱较轻的县市长纷纷提出与大陆进行城市交流和联合韩国瑜争取陆客的主张。

三是“小步微调”有一定模糊性和投机性。从“宪法各表”、“海鸥理论”到“维持现状”,民进党人的两岸论述愈发模糊、空洞,掩饰“不叫台独的台独”。许信良和邱太三都谈到,民进党内多数人都默认“台湾前途决议文”是两岸政策辩论的极限,因此不会自我牺牲做“革命先锋”,而是利用这一议题捞取资本,根据利益选择支持“和中”或“反中”。

四是党员结构和党主席选举方式是政策基础。民进党在握有4成左右民意支持,以及深绿党员占有效党员多数的情况下,很难期待会有实质性的“两岸政策大辩论”来改变其“台独党”的体制。

同时,从当前的两岸形势来看,大陆在政治上绝无让步可能;美、日等域外干预势力的台独则具有鲜明的两面性和鼓动性。从岛内民意上看选民评判大陆政策时要看四大要素的平衡:政治和谐、交流顺畅、经济利益分配和“主权”。虽然认同“九二共识”和“两岸一家亲”的县市长候选人大获全胜,“九二共识”认同也重回半数以上,但所谓“中间选民”和“经济选民”暴增的趋势,更多体现出选民对谋求两岸和平发展红利的“工具理性”。这一取向与民进党“中华民国是台湾”和“要经贸交流不要政治前提”的论调相去不远,难以驱动民进党大幅调整两岸政策。

如今,民进党该往何处去,党内莫衷一是:有“维持现状”的当权派;有要求更积极推动“独立公投”、“入联公投”和“倚美抗中”的激进派;有要求正视现状与民意调整论述的修正派。目前看,民进党左转或右转的两岸路线抉择和党内博弈可能要持续到2020年才会有明确结果,如无外因变化,民进党人会更多以政治收益的策略性角度进行处理。如果目前被推到历史机遇前台的绿营中生代真的要为民进党寻找出路生机,则必须要在“台湾人”身份认同和两岸政治定位等两岸关系核心概念建立新论述与大陆谋合。否则,民进党必然会重蹈覆辙,从失败走向新的失败。

刘匡宇 社科院台研所助理研究员

原标题:没有“假戏真做”,民进党依然“装睡不醒”

责编:许舒琦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