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东北亚秩序重构,日本有心无力
来源:海外网 2018/12/27 10:10:08
字号:AA+

导读: 安倍有意将他提出的“印度太平洋构想”包装为最大的外交成果,但该构想难以掩盖构筑中国包围网的意图,也使日本试图在中美之间寻求平衡的战略更加空洞。

对日本而言,2018年具有承上启下的意味。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9月的自民党总裁选举中获胜,从而确保他有条件继续执政至2021年,届时他将成为日本执政时间最长的首相。同时,随着日本明仁天皇于2019年退位,平成时代即将结束,这对于日本社会来说也是一新。

然而,对于很多日本人而言,安倍从2012年底开始的长期执政在彰显其在国内政治中的优势地位外,也带来了一定的“审美疲劳”。特别是对于安倍政策卖点“安倍经济学”与“俯瞰地球仪的外交”,日本民众的新鲜感与政策本身的收效都在逐渐降低,安倍政府面临的质疑在不断增多。根据皮尤研究中心在11月发布的数据,有50%的受访者表示完全不信任安倍政府的外交政策,这也从侧面反映了安倍并未能有效解决日本所面临的外交课题。

日美同盟遭遇经贸难题

毫无疑问,安倍外交的重点仍是对美外交。尽管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上台对日本外交形成了冲击,但安倍还是凭借其与特朗普的频繁互动,较为成功地塑造了特朗普“好朋友”的形象。对美国亦步亦趋,推动日美同盟强化,是安倍对外政策的主轴。特别是在军事安全方面,日本利用特朗普要求盟国承担更多防卫负担的契机,在强化日美军事合作、推动日本建设自主防卫力量上着力较多,如决定引进路基宙斯盾系统、决定装备对陆攻击巡航导弹、增加采购F35战机等。与此同时,以日美同盟为中心,日美也在探索多边安全合作的路径,试图用美国的同盟体系来塑造地区安全架构。

但2018年日本的对美外交不全都是好消息。尤其在经贸方面,面对美国贸易保护主义抬头,日本有维护自由贸易体制的自身诉求,安倍称日本要做自由贸易的棋手。在美国退出跨太平洋经济关系协定(TPP)后,日本拉拢剩下的11个TPP成员,重新签署了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日本与欧盟也签署了经济伙伴关系协定,预计2019年生效。日本对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的态度也趋于积极。美国对日本经济施压的力度并未减轻。4月,特朗普曾直言不讳地说,安倍虽然脸上总是带着微笑,但笑容背后意思是“没想到我们能占美国这么久的便宜”,这样的日子该结束了。9月,日美决定尽早启动双边商品贸易协定(TAG),其实质就是日美双边自贸协定(FTA)。虽然日本长期以来对日美FTA持消极态度,但在美国压力下,安倍政府还是用TAG的名义,与美国开始双边自贸协定谈判。

对华外交调整有待观察

对华外交的调整可谓2018年日本外交的亮点。10月安倍访问中国,是日本首相时隔7年来首次正式访华。此访本身具有重要意义,表明中日关系重回正常发展轨道。而两国政治关系的改善为两国深化经济合作提供了可能。特别是对“一带一路”倡议,日本采取了比较务实的态度,中日就共同开拓第三方市场达成一致。虽然在合作的具体项目上,双方仍需要继续商讨,但合作氛围的改善为更深入的合作提供了可能。

但不可忽视的是,日本对华政策的转变仍有待观察。安倍有意将他提出的“印度太平洋构想”包装为最大的外交成果,但该构想难以掩盖构筑中国包围网的意图,也使日本试图在中美之间寻求平衡的战略更加空洞。近期,日本紧随美国步伐,禁止政府采购华为、中兴产品,更说明日本在战略上的对美依附性。

难以适应地区形势发展

地区安全形势的发展也使日本采取的紧随美国战略面临困境。

在朝鲜半岛问题上,日本存在逐渐被边缘化的风险,这对安倍外交提出了现实挑战。2018年以来,朝鲜展开主动外交攻势,半岛局势得以缓和。但由于安倍长期紧跟美国对朝鲜采取强硬姿态,坚决反对放松对朝制裁,使得日本既难以从对朝政策上转向,也难以适应地区形势的缓和。在六方会谈的成员国中,唯一没有与朝鲜展开公开正式的首脑或政府高层接触的国家就是日本。5月,朝鲜废弃丰溪里核试验场,并邀请各国记者赴现场采访报道,日本记者未能受邀参与。

在处理与地区国家关系方面,历史问题上的对立对安倍提出的“战后日本外交总决算”提出了挑战。安倍曾对2015年日韩达成“慰安妇”协议颇为自得。但3年过后,“慰安妇”问题仍是影响日韩关系发展的重要问题。在缺乏真正和解的情况下,所谓的“最终的、不可逆的解决”都只是日方的一厢情愿。强征劳工问题也再度发酵。10月,韩国最高法院支持被日本强征的韩国劳工的索赔权,判决涉事日本企业向韩国劳工作出赔偿。日本对此反应强烈,担心会形成连锁效应,引起针对日本企业的索赔浪潮,甚至有媒体声称日韩关系的基础受到动摇。

日俄难就领土问题达成妥协

就日俄关系而言,安倍把解决日俄领土问题,推动两国签订和平条约作为外交的着力点。为此,日俄两国在12月决定设立两国外长为负责人的新机制,讨论签署日俄和平条约的问题。但俄罗斯方面在领土问题上展现出强硬立场,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近期表示,承认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结果是绝对的第一步,日本承认南千岛群岛(日方称北方四岛)属于俄罗斯领土是开启和平条约谈判的条件。此发言在日本国内引发强烈反弹。目前看,日本与俄罗斯就领土问题达成妥协仍有较大难度,因为这不仅要得到日本国内的支持,还需美国的配合与支持。

当今国际格局变化的速度之快,幅度之大都远超想象。安倍政府或许捕捉到了国际格局的变化,但其应对之策面临诸多难以解决的现实难题。尽管以安倍为代表的日本保守势力希望通过修宪来彰显自主性,推动日本走向政治军事大国,但鉴于上述问题难以迅速解决,日本的大国目标仍很难在短期内实现,日本所提出的地区秩序的构想也难以被地区国家所接受。

(袁冲,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日本研究所副研究员)

原标题:面对东北亚秩序重构,日本有心无力

责编:宋雪姣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