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为何总爱祭起“国际道义”的大旗
来源:红旗文稿 2019/01/01 11:53:56 作者:冯峰 谌园庭
字号:AA+

导读: 在作为新生大国转型期,面对纷繁复杂的国际政治斗争,美国通常首先祭出某项“国际道义”原则作为旗帜,通过确立一条或若干条冠冕堂皇的“道义”原则来维护自身利益。美国的“门户开放”政策就很好地说明了这一点。

回顾美国作为新生大国转型期的历史,可以发现,美国的政界和学界在塑造对外话语、谋划掌控国际话语权的过程中,呈现出明显和主动的国际道义意识。在作为新生大国转型期,面对纷繁复杂的国际政治斗争,美国通常首先祭出某项“国际道义”原则作为旗帜,通过确立一条或若干条冠冕堂皇的“道义”原则来维护自身利益。美国的“门户开放”政策就很好地说明了这一点。

19世纪末、20世纪初,正处于帝国主义对外扩张、抢占殖民地的高度亢奋阶段,国际政治和国际秩序由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所支配。长期领先于世界的中国,面对此“三千年未有之变局”,从朝廷决策者到普通士大夫阶层一时进退失据,终致内忧外患、被动挨打。在列强均磨刀霍霍准备瓜分中国之际,美国提出了“门户开放”政策。

“门户开放”把美国追逐远东霸权的战略隐藏在冠冕堂皇的国际道义旗号之下。它不仅有利于维护美国的在华利益,有利于增强美国在远东太平洋地区的国际地位。对于这项政策,不仅其他列强无法从根本上予以拒绝,而且实际上也为当事国中国政府所接受。这是美国把本国外交政策上升到“国际道义”高度的一个典型例证,也是美国争取国际话语权的典型案例。

通过树立国际道义原则进而掌握道义制高点,并在此基础上夺取国际事务中的话语主动权,是美国对国际政治中话语权实践的创新与超越。这既是对西方霸权理论的创新,也是美国构建国际话语权的起点,并且成为美式国际话语权的重要特征。

第一,美国树立“国际道义”形象具有强烈的意识形态动机。1912年元旦孙中山出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列强出于在中国攫取新的特殊权益的考虑,对民国政府不予承认。显然,承认与否,这是一个国际道义问题。翌年3月初,威尔逊就任美国总统,他一改前任塔夫脱政府与列强协商一致的态度,于当年5月率先承认了民国政府。对此,有不少历史学者分析认为,威尔逊当局对中华民国政府的承认带有强烈的意识形态动机。在威尔逊看来,美国在中国的意识形态利益比经济与战略利益重要得多。美国的这一举措将帮助其保持对中国独一无二的道义影响,为中国的发展树立榜样,并通过美国文化特别是基督教的力量来影响和改造中国。

 第二,美国推崇的“国际道义”原则具有明显的虚伪性。比如,1919年协约国召开巴黎和会,中国作为战胜国在和会上提出收回德国在胶州湾的租借地、胶济铁路等主权。这实属理所应当,也是显而易见的国际道义。然而,日本却要求把德国在山东的一切权益私吞。尽管中国代表在巴黎和会上到处游说,然而孤掌难鸣,无力回天。不仅英法两国支持日本的蛮横主张,连“对中国深表同情,将尽力帮助中国”的美国总统威尔逊,在此关键时刻也对日本让步。威尔逊对日本的妥协,既是对中国人民的背信弃义,也是对他自己一贯主张的背离。国际道义、美国在远东地区的声誉和威信,最终都在对美国国家利益的盘算中被抛之脑后。再比如,19世纪末,西班牙殖民统治下的古巴、菲律宾先后爆发了声势浩大的人民起义。美国的麦金莱政府打着履行“人道主义”责任、支援民族解放的旗号,以美国战舰“缅因”号在哈瓦那港口爆炸为由发动了美西战争。战争的结果是,西班牙放弃古巴的主权,由美国占领;西班牙把波多黎各岛、关岛让予美国;西班牙把菲律宾以2000万美元的价格转让给美国。作为列强重新瓜分殖民地的第一次帝国主义战争,美西战争暴露了美国“道义外交”的虚伪性。这些都说明,美国的“国际道义”外交原则明显地屈从于美国“国家利益”的优先考量。

第三,美国表现出把“美式道义”外化塑造为“国际道义”原则的强烈倾向。美国以本国的价值观、政治信条和意识形态原则为坐标,变“民族性”为“普世性”、化“国内道义”为“国际道义”,不仅想要拯救“落后”民族,而且准备为“腐朽的欧洲”确立新的行为准则。在1919年的巴黎和会上,威尔逊提出了一整套崭新的国际关系准则和外交原则。在他看来,欧洲依靠武力维持的均势外交不能带来和平,反而会导致危险的军备竞赛和帝国主义行为,一旦均势被打破,战争就不可避免。美国的目标应是让欧洲和整个世界效仿自己。这意味着,不仅需要按照美国的政治原则改造各国的国内政治,还包括国际政治的美国化,即让“世界美国化”。尽管威尔逊提出的一系列新原则、新主张,是相对于欧洲盛行的权力政治原则和均势外交思想与实践的创新,但实质却是试图把美式自由主义原则扩展运用到整个国际社会。威尔逊主义深刻地反映了美国人根深蒂固的“美国例外论”观念,也即美国是一个与欧洲列强不同的独特的“例外”国家,应该扮演一个与欧洲列强不同的角色,要按照自己的形象去重塑世界。

可以看出,美国所谓的“国际道义”是其自我标榜的产物,带有鲜明的意识形态色彩和浓厚的排他性特征。二战后,美国以国际道义为旗号,以国际话语权为手段,开展意识形态外交,对非美式民主制度的国家尤其是社会主义国家,实行“和平演变”政策,在上世纪90年代初导致苏联和东欧发生剧变,世界格局出现重大改变。本世纪以来,更是以“颜色革命”为手段,甚至是直接发动战争、武力干预,颠覆他国政权,为中东、北非不少国家和地区带来剧烈动荡和灭顶之灾。

(作者: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副研究员)

原标题:聚焦|美国为何总爱祭起“国际道义”的大旗

责编:许舒琦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