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危机伏旧岁转机看新年
来源:光明日报 2019/01/02 10:39:34 作者:冯源
字号:AA+

导读: 2019年对于土耳其而言是新起点,土耳其在中东地区格局的重塑中发挥出什么样的作用,已经成为检验土耳其地区大国地位的试金石。

【特别关注】

2018年对于土耳其而言,既是积极作为的一年,又是疲于应对的一年;既是危机四伏的一年,又是绝处逢生的一年。进攻与防守瞬息万变,危机与契机相互转化。从2018年年初进军叙利亚北部城镇阿夫林,到土耳其里拉暴跌,再到令世人咋舌的卡舒吉案件,土耳其在过去的一年中经历了风雨也收获了果实,一路上跌跌撞撞却也逐渐在中东地区特别是叙利亚战场掌握了主动,成为地区乃至国际舞台上越来越不可忽视的力量。

1.“橄榄枝”行动:应对安全威胁

2018年1月20日起,土耳其政府发起代号“橄榄枝”的军事行动,在之后的约两个月时间里完全攻占了叙利亚北部城镇阿夫林,这是土耳其近年来在叙利亚境内采取的最大规模军事行动。土耳其政府发布声明称:“‘橄榄枝’行动是土耳其为了维护国家安全,在联合国宪章第51条规定的框架下,由土耳其武装部队对叙利亚阿夫林地区的库尔德工人党、库尔德民主团结党、库尔德人民保卫部队和‘伊斯兰国’目标发起的行动。”

成立于1979年的库尔德工人党一直被土耳其政府认定为恐怖组织,而叙利亚境内的库尔德武装则被土政府认为是库工党在叙境内的分支。2011年“阿拉伯之春”运动爆发以来,叙利亚陷入内乱,“伊斯兰国”极端组织趁势崛起,叙利亚库尔德武装被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认为是打击“伊斯兰国”势力的最可靠地面力量,因而从美国等西方国家获取了大量武器装备、资金、培训等支持。经过与叙利亚北部“伊斯兰国”极端组织数年的鏖战之后,库尔德武装成功占领了叙利亚北部大面积领土,积累了丰富的实战经验。该地区还是叙利亚境内主要产油区,为叙库武装提供了强大经济盾牌。

时至2018年年初,库尔德武装已经占领了叙利亚境内幼发拉底河以东绝大多数领土和叙利亚西北部阿夫林地区,仅剩中间一小块地区便可将东西两块地盘连成一片,打通一条横亘东西的“库尔德走廊”。“库尔德走廊”一旦形成,对于土耳其的安全威胁将是多方位的。

从民族成分考虑,库尔德民族总人口约3000万,是中东地区仅次于阿拉伯、土耳其和波斯的第四大民族,但是由于历史原因分散在土耳其、叙利亚、伊朗和伊拉克等多个国家,其中土耳其境内有约1800万库尔德族民众。如果叙利亚境内的库尔德地区实现自治乃至“建国”,那么将对土耳其境内庞大的库尔德群体造成强大的心理冲击乃至示范效应,加剧土境内库尔德民族分裂势力的离心势头。从战略角度来看,一个横亘东西的“库尔德走廊”将妨碍土耳其的“南下”策略,使土耳其实现重回伊斯兰世界、争夺中东地区霸主的目标大打折扣。从现实角度出发,一个由美国和西方国家扶持的地方力量或者政权,在未来一定会成为美西方牵制和把控土耳其的锚点,对土耳其将形成巨大掣肘,这与土耳其的大国梦想和尊严形成巨大落差,是土耳其不能接受的。

2018年1月中下旬,土耳其政府终于坐不住了,在埃尔多安一声号令下,土耳其大军挥师南下,拔除了库尔德武装西部据点——阿夫林。“橄榄枝”行动的成功极大鼓舞了土耳其民族的整体自信和士气。埃尔多安趁热打铁,于4月18日突然宣布6月24日提前举行总统选举,及时将战场优势转化为政治资本,防止土耳其军队在叙利亚境内夜长梦多。最终,埃尔多安如愿以偿赢得了此次大选,成为土耳其实行总统制以来第一位获选的总统。

2.里拉暴跌:全民经济保卫战

土耳其和美国,一个在叙利亚锐意进取、踌躇满志,一个在中东牢骚满腹、气急败坏,就像“青春期”遇上“更年期”,怒火一触即发。土耳其打击库尔德势力,最不高兴的还要属美国。伴随着叙利亚战局变化,美国推翻叙利亚巴沙尔政府的愿望已经落空,于是一心想在叙利亚境内扶持亲美力量,使美国在叙利亚不至于完全失去抓手并被迫将整个叙利亚拱手让给俄罗斯,同时也可以从侧面策应以色列的地缘目标。然而,土耳其在叙利亚“我行我素”,加上土耳其带头在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迁往耶路撒冷等问题上与美国针锋相对,让美国不胜其烦。

对于土耳其这个“不听话”的地区盟友,美国采取了严厉的反制措施。8月1日,美国财政部宣布,因美籍牧师安德鲁·布伦森至今仍被土耳其监禁,美方决定制裁土耳其司法部部长和内政部部长,冻结其在美国的所有财产,禁止任何美国企业与其进行生意往来,这是美国历史上第一次对北约盟国实施经济制裁。8月3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又对脆弱的土耳其市场打出一记重拳,宣布重新审理对土耳其的特惠免税待遇。据统计,美国之前对土耳其免税的商品价值约16.6亿美元,占美国从土耳其进口总额的17.7%。8月1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再次升级制裁,将土耳其钢铝产品进口关税提高一倍。

美国制裁不断加码,令土耳其经济遭受重创。土耳其里拉陷入“跌跌不休”的窘境,成为2018年世界范围内表现最差的货币之一,土耳其国内出现通胀率、失业率、外债率“三高”的危险景象。8月3日,土耳其统计局宣布,2018年7月土耳其CPI同比上涨15.85%,创造了2004年1月以来的最高纪录。

不过土耳其政府并没有服软。埃尔多安强硬表示:“就像策动政变一样,他们这次又发起了经济战争。我们看穿了他们的把戏,并迎难而上。我们不会投降,我们不会打输这次经济战争。”8月3日,埃尔多安在首都安卡拉宣布了内阁的“百天行动计划”,该计划包含金融、能源、外贸、基建、国防、旅游业等领域的400个重要项目,涉及投资460亿里拉(约合616亿元人民币)。埃尔多安当天还表示,土耳其今后将把中国、墨西哥、俄罗斯、印度等列为出口优先市场,土耳其计划首次发行人民币计价债券。8月15日,土耳其政府宣布,即日起对原产自美国的部分汽车、酒精类饮品、纸制品、化妆品、烟草、大米、水果等产品征收100%的关税。10月9日,土耳其财政部部长阿尔巴伊拉克宣布,土耳其将在全国发起“全面对抗通胀”运动,平抑电价、天然气价格,各大银行的利率将降低10%,参与“降价10%”运动的企业将获得政府奖励,而囤货、哄抬物价的行为将受到严惩。

3.卡舒吉案:土耳其“以打促谈”

2018年10月2日下午,沙特记者卡舒吉为了办理与土耳其未婚妻登记结婚的相关手续,走进了沙特驻伊斯坦布尔总领馆,从此再也没能走出来。一周后,土耳其媒体开始不断向外界释放卡舒吉遇害的各种令人毛骨悚然的细节,引发全世界的关注和猜测。

英国《卫报》称,卡舒吉案件是沙特送给土耳其的一份“大礼”。土耳其始终站在道德制高点,通过不断向外界有节奏地释放案件调查进展,向美国和沙特两方施压,获取地缘战略、国际舆论和外交层面的巨大利好。土耳其并未把沙特逼到墙角,也没有把美国的最后一层遮羞布揭开,而是维持着微妙平衡。土耳其政府有意维护美沙两国的颜面,留下谈判余地,以缓解土美、土沙关系之前承受的巨大压力,为土耳其政府与美国、沙特关系的缓和预留充足转圜空间。

卡舒吉案件后,土美两国迅速在释放美籍牧师安德鲁·布伦森问题上达成一致意见,两国还互相免除了经济制裁,在美国制裁土耳其两名内阁部长的问题上也达成了和解。该案件成为土美关系突破寒冬,走向和解的重要契机,土耳其“以打促谈”,迫使美国重新审视土耳其在地区问题上的重要性,宣示了其在中东地区的“特殊地位”。

4.2019年将是新起点

对于渴望在中东地区称雄的土耳其而言,2018年是重要的一年。可以预见,2019年土耳其将以叙利亚问题为影响地区事务的抓手之一,继续在叙利亚问题上发力,并且已经具备了一系列深度参与叙利亚局势的条件和基础。

从国内来看,2019年3月底土耳其将举行地方选举,土政府一贯有“内政外交一盘棋”的执政特点,土耳其国内选情、民意舆论都可能成为影响土耳其在叙利亚军事政策和部署的因素。从外部因素来看,美国白宫发言人桑德斯12月19日发表声明称,随着在叙利亚打击“伊斯兰国”极端组织的战事取得成果,美国已开始撤回驻叙利亚美军。毫无疑问,俄罗斯、伊朗、以色列等各方力量将围绕叙利亚局势展开新一轮角逐,2019年的叙利亚注定将继续动荡不安。不过,土耳其已经成为叙利亚问题的重要玩家。在美国宣布从叙利亚撤军后,土耳其政府随即宣布向土叙边境增派部队,土外长恰武什奥卢宣称:“定会跨过幼发拉底河打击库尔德势力。”美国总统特朗普和埃尔多安12月23日就叙利亚问题通电话,同意美国撤军期间在叙利亚问题上加强协调。美国从叙利亚撤军似乎已经为土在叙政策打下基调,正如特朗普在电话中对埃尔多安说:“叙利亚是你的了。”

此间舆论认为,随着近年来美国在中东地位和作用明显削弱,中东多强并立、相互牵制这一复杂格局仍将继续延续和演化。2019年对于土耳其而言是新起点,土耳其在中东地区格局的重塑中发挥出什么样的作用,已经成为检验土耳其地区大国地位的试金石。

原标题:土耳其:危机伏旧岁转机看新年

责编:陈倩柔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