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推动“去美元化”应对美国围堵
来源:参考消息 2019/01/02 10:44:54 作者:胡晓光
字号:AA+

导读: 俄罗斯审计署署长、自由派代表库德林11月在欧亚开发银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在外贸结算中完全放弃美元改用卢布是危险的。分析人士认为,美国也不会坐视美元结算地位被削弱而无动于衷,必将采取反制措施。

“不是我们脱离美元,而是美元离开我们。”11月28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在“俄罗斯在召唤”年度投资论坛上如此表示。

美国特朗普政府从政治、经济、军事、外交等各条战线全面围堵、打压俄罗斯,俄政府采取的一个应对措施是大力推动经济“去美元化”。目前,俄“去美元化”已经取得一定进展。

被逼无奈

美元被美国用在政治争端中,这对美元造成损害并动摇了对其作为储备货币的信任。俄媒称,“去美元化”正成为全球潮流。

俄努力降低经济对美元的依赖直接推动力是2014年乌克兰危机引发西方对俄的全面制裁,俄在西方制裁的背景下意识到加快“去美元化”的必要性。2018年夏,随着美国政府对俄施加进一步制裁,这一问题变得更为迫切。

8月8日,美国国务院宣布,美国因斯克里帕尔父女在英国中毒事件决定对俄实施制裁,措施包括禁止美国向俄出口数亿美元的武器、电子器件以及航空设备等。此外,三个月后美国可能对俄采取第二轮制裁。11月6日中期选举结束后,美国国务院发言人证实了美国对俄实施第二轮制裁的计划。

总部位于伦敦的巴克莱银行的分析人士指出,第二轮制裁的主要威胁是冻结俄罗斯国有银行在美国的账户和资产,禁止美国金融机构与俄国有银行开展业务,禁止开展流通期限两周以上的俄罗斯国库券业务。

俄罗斯69%的国际结算通过美元进行,高于62%的世界平均水平。这是因为通常以美元计价的石油是俄罗斯主要出口商品。俄国民经济和国家行政学院副教授赫斯塔诺夫表示,由于面临可能的制裁威胁,俄经济必须让自己的贸易业务脱离美联储的视野和影响范围。

为应对美国制裁,俄国有外贸银行行长科斯京制定了在国际结算中使俄经济“去美元化”计划。这样可以避免华盛顿禁止俄大型金融机构在美境内开展业务和限制俄国债在美证券平台流通所带来的问题。普京整体上支持该计划。

俄第一副总理兼财政部长西卢阿诺夫10月证实俄经济“去美元化”计划已经起草完毕并提交俄政府。俄财政部副部长莫伊谢耶夫随后表示,该计划获得批准后,俄政府不打算将其公布,而是列为密件供工作使用。

普京11月28日在“俄罗斯在召唤”年度投资论坛上指出,美元结算中的不稳定性,令“非常多世界经济体产生找到替代储备货币并建立不依赖美元的结算体系的意愿”。俄同样被迫寻找替代方式。普京指出,“而当人们思考这样或那样问题的解决办法时,解决办法就会出现”。但他保证,俄不打算做出可能伤及自身的剧烈动作。

全俄对外贸易研究院高级研究员佐京说,在俄罗斯,“去美元化”一词常常被理解为某种报复,就像苏联禁止美元流通一样。

多管齐下

目前,俄采取以下措施减少对美元依赖:

第一,鼓励在国际贸易结算中从使用美元向使用其他货币(欧元、人民币、卢布)过渡。

俄政府和央行追求的主要目标是将俄与重要贸易伙伴——欧盟和中国——的结算转为使用欧元和人民币进行,把与欧亚经济联盟国家贸易转为使用卢布进行。在俄与欧亚经济联盟国家的进出口贸易中,已分别有30%和70%使用卢布结算。

俄官方说,实现本币结算方面,工作正在积极落实。俄罗斯和印度签署了使用卢布结算的“凯旋”S-400防空导弹系统采购合同。这是苏联解体后的首笔非美元结算的国产武器装备出口大单。装备五个团的防空导弹系统花费了新德里50亿美元,即超过3300亿卢布。俄与土耳其结算S-400防空系统的供应时也没用美元结算。普京说,对其他商品也将如法炮制。专家认为,如果美继续收紧制裁政策,俄签订的军事合同用本币结算将成为普遍情况。

第二,在银行资产负债表中减少美元,向法人、自然人,尤其是那些没有美元收入的人减少发放美元贷款。从2018年8月1日起,俄央行将公民外汇存款强制性储备金标准提高1个百分点至7%。借助这一措施,央行想推动银行减少接受外汇存款。

第三,减少国家外汇储备中美元的比重,增加黄金储备。根据银行数据,截至2018年3月底,在俄罗斯的黄金外汇储备中美元占43.7%。而一年前这一指标为45.3%。俄央行黄金储量首次超过2000吨,占全球黄金储备的17%,总价预计超过780亿美元。

第四,减持美国国债。今年以来,俄罗斯多次抛售美债。3月至5月,俄所持美国国债金额减少84%,使俄持有额一年内从1087亿美元减少到149亿美元,已经跌出美债海外主要债权国的范围,即300亿美元的最低持有标准。12月20日,普京说,俄持有的美国国债现在为144亿美元。

第五,俄拟将在国外登记注册的俄罗斯股份公司转到俄司法管辖地区,在俄平台上为俄罗斯发行的欧洲债券募股,取代总部设在比利时的金融服务公司欧洲债券布鲁塞尔清算行。同时,推动外国企业在莫斯科交易所发行股票。

第六,有意参加欧版SWIFT(环球银行间金融通信协会)系统。9月12日,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在欧洲议会陈述年度计划时,呼吁提升欧元的全球货币地位。他担心的事情之一,就是欧盟进口的能源大多以美元计价。容克相信在“政治意愿”的配合下,提高欧元计价比例是有可能的。

如今在全球货币结算中欧元占20%左右,而且几乎走不出欧洲大陆,只有欧盟成员国才用它相互结算。欧盟表示,将建立独立于美国的欧版SWIFT系统,允许石油公司和企业继续与伊朗进行交易,并对其他参与方开放。俄官方认为,放弃使用美元符合俄欧共同利益,俄准备加入欧版SWIFT结算系统。

阻力重重

但是,分析人士认为,俄推动“去美元化”阻力很大,存在“暗礁”。

首先,在欧亚经济联盟内部有阻力。

普京在12月20日的大型记者会上说,卢布作为储备货币在欧亚经济联盟和后苏联地区结算中的作用将得到增强。俄与白俄罗斯之间的非现金结算接近70%。目前联盟极重要的一部分结算仍使用美元。此前在12月6日的欧亚经济联盟会议上,普京建议该联盟国家考虑建设共同的结算基础设施,提高本币结算稳定性,减少对美元和其他外国货币的依赖,提高各国的经济主权。

但吉尔吉斯斯坦总统热恩别科夫12月19日回应说,欧亚经济联盟对统一货币的需求可能在将来出现,但现在没有。哈萨克斯坦国民经济部长苏莱曼诺夫也表示不支持相关建议。

其次,俄国内有反对声音。

俄罗斯审计署署长、自由派代表库德林11月在欧亚开发银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在外贸结算中完全放弃美元改用卢布是危险的。今年两度大幅贬值的卢布仍不稳定,甚至是有风险的货币。

库德林表示,国际结算需要稳定的计量单位。卢布并不拥有这种属性。他说:“我们需要美元。摆脱美元是有限度的。……去美元化不会迅速发生。”俄专家由此认为,“去美元化”至少还要等上十年。

第三,使用本币结算会导致交易成本增长。

与美元相比,各国货币的高流动性是显而易见的“暗礁”。仅近一个月内,伊朗、土耳其、俄罗斯等国货币对美元的贬值幅度就达两位数。

还有一个困难是,俄经济是以原材料出口为导向。与欧洲贸易时原材料价格终究要以美元计,美元转换为欧元时可能遭受额外损失。俄专家认为,放弃美元现在可能使油气部门的收入损失5%以上。2017年俄油气出口收入为1314亿美元,收入减少5%意味着损失超过65亿美元。

还有一个负面影响是,“去美元化”要求增加卢布的全国流动性,会加剧通货膨胀。

最后,俄百姓还有个心理适应过程。

俄官员发表的“去美元化”言论一度引发储户恐慌,纷纷跑到银行提取美元存款。8月,从国有银行的结算账户和储蓄账户上流出了83亿美元。其中,20亿美元是居民提走的,63亿美元属于公司客户。根据俄官方数据,今年头11个月俄私人部门资本净流出额为585亿美元,是去年同期177亿美元的3.3倍。

针对社会疑虑和误解,俄官方一再澄清,“去美元化”并不是计划禁止美元。普京早在7月底就表态说:“我们不打算以任何方式放弃美元。我们一直在使用美元,我们将使用到美国金融机构妨碍在结算中使用为止。”

在12月20日的大型记者会上普京说,对美元在俄流通现在没有任何禁令,将来也不会有。“去美元化”与经营主体之间结算有关,毫不涉及公民。

分析人士认为,美国也不会坐视美元结算地位被削弱而无动于衷,必将采取反制措施。

然而,俄费纳姆公司分析师克列涅夫认为,“去美元化”是保护经济的方式之一。俄降低对美元的依赖极为必要。这将减轻国家所受的对外经济震荡和西方在涉及美元结算方面可能实施的大规模制裁造成的损害。

原标题:俄推动“去美元化”应对美国围堵

责编:陈倩柔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