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演丰的琼崖纵队勇士 ——李永泰
来源:南海出版公司 2019/01/07 16:27:47 作者:李若雄
字号:AA+

李永泰(1921—2000),海口市美兰区演丰镇芳园村人。1939 年 1 月参加革命,在军中历任勤务兵、通信员、班长、排长、连长。1942 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海南解放后,历任海南军垦八一农场副场长,海南粮油食品进ft口公司仓库主任,海南外贸局仓储科科长,海南外贸畜产进ft口公司总经理。1984 年离休,2000 年在海口逝世。

童年时期的李永泰

1921 年 9 月,李永泰出生在演丰芳园村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他的父亲终日在祖辈留下的几分薄田里辛勤劳作, 风调雨顺时一家人还能勉强度日,遇到天灾时生活就难以为继。

李永泰 5 岁那年,海南岛发生了一件大事。1926 年 1 月,国民革命军南讨胜利后,琼崖革命统一战线开始形成。年幼的李永泰目睹了轰轰烈烈的琼崖大革命。演丰的革命先驱徐成章、徐天柄和李爱春等人的传奇故事亦在古朴的乡村不胫而走。

图片18

李永泰(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琼崖土地革命在全岛如火如荼,也影响到了演丰地区的每个村庄,李永泰的家乡芳园村成立了农会。农会将农民组织起来,反对土豪劣绅的压迫剥削,实行减租减息运动。1927 年 8 月,一百多名农会会员和八百多名民众高举农会会旗,手持大刀、长矛、扁担和斧头,在演丰圩集会,随后进行示威游行。游行队伍包围了国民党塔市盐警队。翌年 6 月,演丰芳园村的共产党员李汉等人带领演丰、塔市的农民扛着锄头,拿着扁担和粉枪, 攻打当地的反动民团。农民的武器虽然简陋,但人多气壮,民团兵丁落荒而逃。

李永泰在演丰农民运动中度过了少年时代,革命的火种照亮了他懵懂的童年。

投身抗日队伍的李永泰

1937 年 7 月,卢沟桥事变后,抗日烽火遍及全国。中共琼崖特委领导琼崖军民开展抗日救亡运动。是年冬,中共琼崖特委常委兼宣传部部长黄魂来到演丰乡,筹备成立演丰乡青年学生抗日后援会。学生们在演丰圩演出抗日戏剧,宣传抗日救国。芳园村也办起了群众夜校,演丰乡青年学生抗日后援会的学生们在群众夜校里教乡亲们唱《义勇军进行曲》等抗日歌曲。

1938 年 12 月 5 日,中共琼崖特委和琼崖国民党当局在琼山县云龙圩六月婆庙大院内举行琼崖工农红军改编暨抗日誓师大会。海口地区和琼山县府城地区及周边的各界人士及农民群众上万人参加了云龙改编大会。国民党琼崖守备司令、第九区行政督察专员兼保安司令王毅在改编大会上正式宣布,广东民众抗日自卫团第十四区独立队成立,并向独立队队长冯白驹授军旗。冯白驹代表独立队全体指战员发表讲话,表示决不辜负全琼三百万同胞和海内外关心琼崖抗日的各界爱国人士的希望和重托,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誓死抗日,保卫琼崖!

芳园村的许多村民也参加了大会。村民们回村后,聚在村口的大榕树   下,七嘴八舌地讲述大会轰轰烈烈的场景。李永泰从地里做完农活回到村   口,听同村的乡亲们纷纷称赞独立队和冯白驹,他的心头热了起来。他早就听说过许多冯白驹的传奇故事,如今听到乡亲们对独立队和冯白驹的称赞,便萌发了参加独立队的想法。

1939 年元旦刚过,李永泰就赶往云龙圩,找到了独立队队部的驻地,报名参加独立队。这时,他尚未满 17 岁。由于家贫,有些营养不良,身体瘦小,乍一看像十四五岁的少年。负责招兵工作的同志看他个头太小,笑着说:“等你长得比枪高一个头时再来参军。”李永泰急忙说:“我已经 17 岁了,只不过是瘦了点,但我有的是力气,而且我跑得快。”正在争执时,身穿    戎装的吴克之刚好来到独立队队部。

李永泰早就听说吴克之是演丰人,他机灵地转过身对吴克之说:“我家在演丰芳园村……”这招果然奏效,看到李永泰坚决要参加独立队,吴克之便将他留在第三中队当勤务兵。从这天起,李永泰正式成为独立队的一名小战士。虽然他只是一名勤务兵,但能够加入独立队这个革命队伍, 令他十分高兴。这个时期,独立队队部与第二中队驻扎在云龙圩,第一中队驻扎在云龙圩附近的儒来村,吴克之带领的第三中队驻扎在多能村。李永泰除了做好勤务工作之外,还经常往返于独立队队部与中队队部之间, 传达冯白驹的工作指令,每次他都能迅速、准确地完成传令工作。李永泰在家排行老三,由于他身手敏捷,跑得快,战士们给他起了个绰号,叫“兔子三”。由于他头脑聪慧精明,行动敏捷利落,跑起来像一阵风,不久,他就成为一名专职的传令兵。

在抗战烽火中入党

李永泰加入独立队仅一个月,琼崖抗日战争就爆发了。

1939 年 2 月 10 日凌晨,日本海军第五舰队司令长官近藤信竹中将和陆军第二十一军司令官安藤利吉中将指挥的“台湾混成旅团”七千八百多人,在海军第五舰队三十余艘舰艇的护卫和五十余架飞机的掩护下,一面自海面向秀英炮台、书场码头、海口市区轰击,一面向琼山县天尾港约两公里长的海岸强行登陆。这天清晨,独立队队长冯白驹带着警卫人员和传令兵从云龙圩独立队队部赶往第一中队驻地儒来村,向第一中队中队长黄大猷下达作战命令:立即带领第一中队于当天上午赶到潭口渡口东岸, 阻止日军长驱直入,掩护附近村庄的乡亲撤退。黄大猷中队长和队附符荣鼎立即带领第一中队八十多名战士赶到潭口渡口,利用有利地形阻击日军过河。

潭口阻击战是中共琼崖特委领导的独立队抗击日军入侵的第一仗。此战之后,独立队迅速发展至一千多人。1939 年 3 月,广东民众抗日自卫团第十四区独立队扩编为广东省琼崖抗日游击队独立总队,下辖三个大队和一个特务中队,成为当时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华南地区人数最多的一支抗日武装。1940 年 9 月,独立总队成立第一支队(支队长为吴克之,政委为陈乃石)、第二支队(支队长为马白山,政委为符哥洛),还成立了直属特务大队和第四大队(大队长为张开泰)。

第一支队成立后,李永泰被调到第一支队驳壳枪排(短枪排)。在支队长吴克之的直接指挥下,他多次随部队参加琼山、文昌地区反击日军“扫荡”的战斗。1940 年 12 月“美合事变”后,仅半年多时间,李永泰就随部队先后参加了罗蓬坡战斗、洪烈坡战斗和美德战斗。

美德战斗是独立总队对日军作战取得较大胜利的一次战斗。文昌县大昌乡美德村(今文昌市东路镇美德村)位于抗日根据地与日军占领区的边缘,在文昌经大致坡至海口公路的侧翼。侵琼日军为了分割和控制琼文   抗日根据地,在美德村设立据点。该据点驻有日军一个中队,与潭牛、大致坡两个据点相距七八公里,形成三角态势,遥相呼应。

1941 年 7 月 2 日,独立总队决定采取连环诱敌、围点打援的战术,集中两个支队的兵力,由第一支队支队长吴克之担任指挥,第二支队支队长马白山担任副指挥,共同打击潭牛、美德、大致坡三个据点的日军。独立总队的具体作战部署是:第一支队负责佯攻美德,第二支队负责截击潭牛到美德的援敌。佯攻任务由第一支队第三大队担任,并派副支队长林伯熙和第三大队大队长符乙权率领第三大队第六中队、第七中队共三百多人,提前趁黑夜进入美德村附近设伏。李永泰随第七中队驳壳枪排埋伏在灌木丛中。

4 日拂晓,佯攻美德的战斗还未打响,第二支队已与日军交战。不久, 两辆载满日本士兵的卡车从美德方向风驰电掣地进入第一支队第三大队的伏击阵地。大队长符乙权一声令下,第六中队、第七中队一齐向日军卡车开火。第一辆日军卡车的轮胎被子弹击穿,瘫在路边。顿时,车上的日本士兵被打倒一大片,未被打死的日本士兵急忙跳下车企图逃窜,但被我军密集的火力一个个打倒在汽车下和公路旁。第二辆日军卡车紧急刹车,车上的日本士兵纷纷跳下车来,占领阵地,企图顽抗。这时,从海口方向飞来两架日军飞机,俯冲扫射独立总队阵地。地面上的日军也趁机向第一支队阵地反扑,情况万分危急。副支队长林伯熙一面指挥第六中队进行攻击, 一面指挥第七中队向敌侧后迂回。日军立即以猛烈的火力阻击第七中队, 第七中队被日军卡车上的重机枪压制在一片土坎下不能前进。林伯熙命

令第七中队驳壳枪排干掉敌人的机枪班。符乙权大队长看到情况危急,冒   着枪林弹雨赶往第七中队阵地指挥作战。激战中,符乙权大队长不幸中弹   牺牲。第七中队中队长郑章指挥驳壳枪排迅速接近敌人,以手榴弹和短枪   火力消灭敌人的机枪班。李永泰和其他驳壳枪排的战士迅速抢占了坑尾村高地,他和五名战士集中火力歼灭了车上的日军机枪手,然后纵身跃到车上,缴获了车上的重机枪。其余日军在我军腹背夹击下,全线动摇。林伯熙当即下令向敌人发起冲锋,经过一阵冲杀,敌人被全部歼灭。

美德战斗中,独立总队共歼敌六十余人,击毁日军卡车两辆,缴获重机枪一挺、轻机枪两挺、掷弹筒一具,长短枪二十五支。

1942 年 1 月,李永泰又随第一支队第三大队第七中队参加了大水战斗。大水战斗结束后,他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转战琼文抗日根据地反“扫荡”和反“蚕食”

1942 年 10 月,日军海南警备府制订了“Y 七作战”计划,从 11 月 1 日开始,调集第十五、第十八特别警备队精锐部队五千人,配备汽车、装甲车等快速运载工具,组成“讨伐军”,在近万名伪军的配合下,对琼文地区发动凶狠的“蚕食”和“扫荡”。

面对日军来势汹汹的“扫荡”和“蚕食”,中共琼崖特委于 1942 年 10 月发出了《反“蚕食”斗争指示》,要求各部队灵活运用游击战术,不断杀伤敌人,保存实力。是年 10 月至 1943 年春夏期间,吴克之带领第一支队在琼文地区交通线上,频频寻机与日军作战,打击日军“讨伐军”。

1943 年 2 月,独立总队部获悉情报:驻玉包港据点的日军每天用车运送士兵往返海口执行军务。总队长冯白驹命令第一支队在玉包港至福山之间的头神公路段伏击日军。第一支队第三大队大队长颜约新奉命率两个中队提前到伏击路段设伏,时任第三大队第七中队小队长的李永泰参加了这场伏击战。此战速战速决,激战两个小时,全歼车上日军二十余人,炸毁日军军车一辆,缴获武器一批。不幸的是,第三大队大队长颜约新在战斗中牺牲。

1943 年初夏,第一支队第三大队进入琼山县第二区和澄迈县第三区交界的儒万山区建立抗日根据地。不久,第一支队支队部和第一大队以及总队部直属医院、机械厂也进入儒万山抗日根据地。日军接踵而至,在儒万山周围建立碉堡,步步为营,对儒万山抗日根据地实施围困。5 月中旬, 日军以重兵进犯琼崖澄迈美厚地区。吴克之指挥第一支队第三大队诱敌深入至马标田,凭借有利地形,痛击来犯之敌,毙伤日军二十余人。之后, 第三大队撤至加槽溪,日军尾随追来。第三大队利用有利地形再次反击, 将日军阻止在溪里,毙伤日军二十余人。

1944 年春,中国抗日战争已经进入全面反攻阶段。1944 年秋,中共琼崖特委根据中共中央的指示,将广东省琼崖抗日游击队独立总队改为广东省琼崖抗日游击队独立纵队,冯白驹任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庄田任副司令员,李振亚任参谋长。独立纵队下辖四个支队,共五千余人。第一支队支队长为吴克之,政委为林豪,副支队长为陈武英,参谋长为郑章,下辖两个大队一千多人。改编后,第一支队活动于琼(山)、澄(迈)、临(高)根据地, 开展抗日反顽斗争。李永泰随第七中队在琼、澄、临根据地辗转征战,参加了大大小小的战斗,数次负伤。由于杀敌心切,李永泰每次都是伤口未愈就重返前线。支队领导对李永泰的评价是:第一支队的英勇战士。

1944 年 12 月 15 日,中共琼崖特委做出《关于加速反攻准备工作的指示》。此时,琼崖各根据地军民对侵琼日军已形成包围的战略态势,独立纵   队主力部队纷纷出击,全力歼灭日军。

1945 年 3 月,驻澄迈县仁兴据点的日军三百余人到澄迈美厚地区“扫荡”。吴克之支队长命令第三大队在仁兴至美厚村之间的美厚路段,凭借有利地形阻击日军。李永泰随部队参加了战斗。美厚战斗打死、打伤日军   二十余人,缴获武器一批。此战之后,这个据点的日军再也不敢轻易进犯美厚地区。

1945 年夏秋之际,在挺进支队解放白沙县(今白沙黎族自治县)的同时,第一支队解放了琼山、文昌、澄迈三个县一半以上的土地,并迫使驻澄迈县金江据点的日军和驻琼山县十字路圩一个伪军中队共一百余人向第一支队投降。

1948 年秋季攻势的战斗

1947 年 10 月,广东省琼崖游击队独立纵队由中央军委命名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琼崖纵队,冯白驹任司令员兼政治委员,李振亚、吴克之任副司令员,马白山任参谋长,符振中任副参谋长。琼崖纵队下辖三个总队、八个   支队和一个警卫营。此次改编后,李永泰被调至第三总队第七支队任副中   队长。

1948 年 9 月,琼崖纵队司令部召开军事会议,冯白驹司令员在军事会议上指出:“现在,战场的主动权已操在我们手中,我军由防御、相持阶段转入反攻阶段的条件具备了,琼崖区党委根据这形势,决定集中兵力展开攻势。”

1948 年的秋季攻势是琼崖纵队开展的一次较大的军事行动。为了加强前线的军政领导和作战指挥,会议决定由李振亚、符荣鼎、符振中组成前线作战指挥部,李振亚任总指挥兼政委,符荣鼎任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符振中任参谋长。参加秋季攻势作战的主力部队为:第三总队的第七支队、第九支队,第五总队的第十三支队、第十五支队,以及纵队直辖的粤江队共五个支队。

秋季攻势第一仗为光岭战斗。9 月 14 日,第三总队总队长张世英率第七支队、第九支队赶赴保亭县祖关乡(今陵水黎族自治县祖关镇)附近集结。国民党在陵水县城东北面的兴岭有一个重要据点,驻兵一百多人。光   岭位于陵水县城和兴岭据点之间,距陵水县城九公里,周围都是稻田,地形突出,是一个制高点,扼守海榆东线公路,是陵水县城国民党军增援兴

岭的必经之地。而驻守陵水县城的国民党军有保安第七团一个营和地方武装一个大队,还有第一三一旅新四十三团三营,共有一千余人。9 月 16 日,秋季攻势前线作战指挥部召开作战会议,对此次战斗做了具体部署。

17 日夜间,秋季攻势部队按预定部署投入战斗。

18 日拂晓,第三总队第九支队率先打响了围攻兴岭据点的战斗。守候在光岭正面半山腰阵地的第七支队的第七中队听到兴岭方向传来的枪声,指战员们激动起来了,估计援军很快就会出动。果然,上午 9 时左右, 国民党保安第七团两个步兵连从陵水县城开出,向兴岭驰援。当敌军进入光岭时,第七中队指导员陈敬儒传令各小队:“沉住气,敌军不到五十米以内不要开枪。”一百米,五十米,四十米,中队长苏乙坚大声喊“:打!”战士们一齐开火。援敌突遭打击,摸不清琼崖纵队有多少伏兵,不敢恋战,慌忙逃回陵水县城去了。

19 日,陵水县城的敌人再次调集兵力增援兴岭据点。陵水县国民党县  长亲自督战,带领第一三一旅两个步兵连、一个迫击炮连和县联防大队的两个中队共五个连兵力,气势汹汹地向光岭开来,企图攻占光岭,为兴岭解围。这天,第七支队在正面伏击阵地增加了两个中队,李永泰奉命与中队指战员在掩体中守候时机。敌军先以小股兵力搜索前进,不时向光岭方向射击,进行火力侦察。敌军步兵行进到一片坡地时停了下来,随即敌军迫击炮向光岭猛烈炮击。接着,敌军步兵连向光岭进攻,向第七支队阵地实施集群冲击,均被固守阵地的第七支队的两个中队击退。下午 3 时,驻陵水县城的敌军倾巢出动,以更猛烈的炮火做掩护,分别从三个方向一齐向光岭冲击。第七支队的阵地遭到敌军火力猛烈攻击,激战中,李永泰的头部也被一片小小的弹片击伤,但他坚决不下火线,坚持与战士们一起固守阵地。

总指挥李振亚适时发出全线出击的命令。冲锋号一响,第三总队的第   七支队第一中队、第二中队从岭上向敌冲杀下去;第三中队、第七中队、第九中队向敌东南面猛插;第九支队则从光岭的西侧向敌冲杀过去;粤江队

和第五总队的第十三支队、第十五支队迅速向敌迂回包围。瞬时间,杀声四起。已攻上光岭的敌军遭四面围击,伤亡过半,后面的敌军见状,慌忙溃逃,一部逃向陵水县城,一部向港波圩逃窜。琼崖纵队各路部队乘胜追击。李永泰和第七中队的战士一直追至陵水县城外的陵水河岸边。

光岭战斗共毙、伤、俘国民党士兵八十余人,缴获机关枪两挺、冲锋枪一支、步枪二十九支、子弹六千余发,以及一批军用物资。

负伤未愈的李永泰又参加了中原战斗。中原圩(今琼海市中原镇)北靠嘉积镇,南连万宁县,东边是万泉河的出海口———博鳌港,西接石壁镇,是琼崖东线公路上的重要城镇。国民党军在中原圩十字街的中心构筑了一座高达二十多米的四脚堡垒。国民党军在十字街的西南和东北面也构筑了工事暗堡,组成交叉火力网,凭仗设有碉堡、堑壕、铁丝网的环形阵地固守中原圩。11 月 22 日,琼崖纵队前线指挥部决定进攻中原圩。第三总队命令各支队组织突击队和爆破小组。李永泰自告奋勇参加爆破小组。战斗打响后,他带领爆破小组炸毁了敌军数个坚固的工事,配合主攻部队于 23 日晚获得胜利,毙、伤、俘敌兵三十余名,缴获轻机枪一挺、步枪十五支。

1949 年九所战斗———给顽敌送“炸包”

九所战斗是春季攻势的收官之战,李永泰不仅参加了九所战斗,更担任了重要角色。九所战斗中,琼崖纵队工兵第一次利用地道,掘进到敌堡垒下面实施爆破,给顽敌送“炸包”。这个送“炸包”的主角,就是工兵连连长李永泰。

九所位于乐东县西南部、三亚西部,位置险要。九所一直是海南西线的要冲和军事重地,日军侵琼时曾在这里驻扎一个分遣队。日本投降后, 国民党四区区公署设在这里,并派重兵驻防,驻有敌榆林要塞守备司令部所辖的两个中队,乐东县自卫大队、崖县义勇队以及四五联区署、乐罗乡、望楼乡、九所乡公所共三百余人。敌军企图借九所截断崖县和昌感之间的地下红色通道,控制琼崖纵队在该地区的活动。

1949 年 2 月间,琼崖区党委和琼崖纵队总部在白沙县的毛栈召开党政军领导干部会议,讨论发起春季攻势的部署问题。会议确定春季攻势主攻方向在琼西,先向琼西北的澄迈、临高发动进攻,随后向儋县、昌江、感恩、崖县方向发展,以进一步扩大解放区和游击区。会议还决定集中第一总队的第七团、第八团,第三总队的第一团、第三团,第五总队的第四团、第六团,总共六个团,作为春季攻势的主力;并任命吴克之为前线指挥部总指挥兼政委,马白山为副总指挥,符荣鼎为副政治委员兼政治部主任, 符振中为参谋长,吴文龙为政治部副主任。

时任第三总队工兵连连长的李永泰听完总队部传达的春季攻势作战精神后,迫不及待地拿着全连干部和战士签名的请战书找到总队长张世英,要求把最艰巨的任务交给工兵连。此时,张世英总队长接过李永泰手中的请战书,看见有些斑驳的签名上面摁着血指印,连说三声“好呀”。他望着李永泰,亲切地叫他的绰号“:兔子三,身体顶得住吗?”他知道李永泰在光岭战斗中头部被敌人弹片击伤,因为部队缺医少药,医疗条件比较差,这块小弹片至今仍未取出。李永泰微笑着回答:“我没问题,又不是第一次受伤了。”

是呀,自从 1939 年 1 月加入独立队至今,李永泰已经在战场上出生入死十年了,是一名极有作战经验的老战士了。他崇拜英雄,作战英勇,打   仗时总是冲锋在前,视死如归。他十年中经历数十场激战,五次负伤,其中头部、肚子被弹片炸伤,右小腿是贯通伤,两手肘部分别挨了一枪,左肘的枪伤伤口很大,肘骨都外露了,可是李永泰咬着牙,硬把肘骨塞进皮肉包扎的。十年间,从战士到连长,他一步一个脚印,扎扎实实。

张世英总队长收好请战书,拍拍李永泰的肩膀,说:“硬仗还在后头,到时看你们的哦!”

1949 年 3 月 4 日,春季攻势首战在澄迈地区打响。琼崖纵队主力部队一举拔除了金沙镇外围的里万、好保两个据点,接着挥师横扫临高、儋县、白沙、昌江和感恩之敌,一路势如破竹,继而向南挺进,剑指琼西南重镇——九所。吴克之总指挥审时度势,认为驻守九所的国民党军队有三大特点:一是武器精良,火力强;二是老兵油子多且训练有素;三是阵地有坚固的防御工事,易守难攻,用固若金汤来形容并不为过。他还判断当我军围攻九所之时,驻守榆林要塞的国民党守备部队可能会增援。因此,要做好“围点打援”的准备。于是,他命令第三总队第一团、第三团和第一总队第七团围攻九所;命令第五总队第四团、第六团部署于黄金山、龙虾岭一带隐蔽,配合第五团于梅东一带围歼出援之敌。也就是说,用三个团的兵力“围点”,用三个团的兵力“打援”。

6 月 1 日凌晨 3 时许,琼崖纵队第一团、第三团、第七团分别自北、西、东三面将九所守敌包围,用重机枪封锁了各大小路口。拂晓,敌军发现被包围后,用猛烈的炮火向琼崖纵队阵地轰击,打得烟雾翻滚,瓦片横飞。部分民房着火,牲畜到处乱窜。琼崖纵队一面同敌人战斗,一面派人协助群众救火。

6 月 2 日夜间,张世英总队长命令李永泰马上指挥工兵连,从第一团方向挖地道通往敌碉堡,准备用炸药从地下摧毁敌碉堡。琼崖纵队工兵连还是首次运用这样的“地道战”。受领任务后,李永泰连长、赵子平指导员立即召开班排长会议,具体研究挖掘路线。会议决定将全连官兵分组, 采取车轮战术掘进,每组都有一个干部现场带队作业,李永泰现场指挥。战士们锄挖锹铲,装土运土,干得热火朝天,汗流浃背。工兵连掘进速度很快,6 月 3 日约凌晨 1 时,地道已经挖到敌碉堡下面。李永泰亲自赶到地道尽头,组织技术骨干装配火药,做好起爆前的准备工作。1 时整,张世英总队长又用电话询问地道挖掘和装药的进展,这已是他第三次询问了。李永泰兴奋地回答:“报告张总队长,炸药已安装完毕。再过五分钟就可以起爆。”

“好!好!好!”张世英赞扬道“,你们干得不错。要注意安全!”

挖地道的战士们撤离洞口后,李永泰下达了起爆命令。瞬间,响起震耳欲聋的爆炸声。爆破炸掉了敌人碉堡的一小块,因为堆码的炸药量不够,没有达到把碉堡完全炸毁的预期效果,但已经将碉堡里的敌兵吓得魂飞魄散。琼崖纵队各部队乘爆炸震慑敌军之机,攻占了九所镇里的一些重   要的楼房,并用火力压制了敌人的行动。

1949 年 6 月 4 日凌晨,琼崖纵队前线指挥部发出总攻命令。顿时,冲锋号声响彻云霄,第一团、第三团、第七团的十多具掷弹筒和二十多挺轻、重机枪,一齐向敌堡发起猛烈的攻击。炮声隆隆,震耳欲聋,炮弹像雨点般落在敌军的阵地上,消灭了大部敌军。幸存的敌军士兵惊恐地龟缩在碉堡里,胆战心惊。琼崖纵队各团突击队在密集火力的掩护下,冲进敌人阵地, 与敌军争夺一个又一个碉堡。双方互相进行猛烈攻击,“铁血对话”。我军一边攻打,一边展开政治攻势,用广播向敌军宣传我军政策,高喊:“缴枪不杀!解放军优待俘虏!”但敌人拒不投降,顽固地和我军厮杀,战斗打得空前惨烈。

经过多次冲击,拂晓时,第一总队第七团和第三总队第三团突击队密切配合,向守军中心炮楼发起强攻,全歼守军。九所北面守敌一个中队向西北方向的九所村突围,遭到了第一团团长张博飞和一营营长黄大明指挥的一营顽强阻击,突围和反突围战斗打得非常激烈。团长张博飞、政治处主任冯子明、一营营长黄大明和副营长冯业兴等在与敌短兵相接时壮烈牺牲。

三亚的敌人发现琼崖纵队围攻九所后,立即派榆林要塞守备队一个大队驰援。敌人的援军行至九所战地外围的梅东村后即停止前进,并在六   九岭建筑工事。负责“打援”的琼崖纵队第五总队总队长陈武英命令第六团夺取六九岭;命令第四团向梅东村北迂回到长山村断敌退路,并向崖城方向警戒;命令第五团于梅东村集结待命。4 日早晨,第六团和第四团开始运动接敌。敌人察觉有琼崖纵队部队向其迂回,毫无斗志,向崖城溃逃。第   五总队第四团、第五团、第六团追击至崖城城郊,途中歼敌一个连,缴获八二迫击炮两门、轻机枪五挺、步枪十余支。

经过三天三夜的激战,1949 年 6 月 4 日上午 9 时,琼崖纵队攻城部队歼灭九所东部守敌一部,九所西南面守敌向琼崖纵队投降,九所宣告解放。此仗共毙、伤、俘敌两百七十余人,缴获轻重机关枪十四挺、自动步枪三支、长短枪一百四十八支。

九所终于被攻克了,枪炮声歇,硝烟散去,战场平静了下来。李永泰指挥工兵连的战友们加入到打扫战场的行列,及时抢救伤员并送去医治,就地掩埋敌兵尸体,并搜集敌方人员的有效证件,上交集中存档。

清理战场之后,李永泰连长和赵子平指导员把工兵连的班、排长和业务骨干集中起来,带到敌碉堡旁边开现场会,查找没有彻底炸毁敌碉堡的原因。经过实地勘查,大家一致认为,由于时间仓促,堆码的炸药量不够, 影响了爆破效果,所以

爆破时仅炸坏了敌人碉堡一角,没有达到预期目的。吃一堑长一智,大家都感到这个现场会开得及时高效。晚上,琼崖纵队政治部文工团在九所广场搭起临时戏台演出,慰问当地军民。广场上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红旗招   展,人山人海,热闹非凡。人民群众唱琼剧,载歌载舞,庆祝九所解放。时值   端午节,战斗结束后,附近的群众端来热气腾腾的糯米粥和粽子,有的群众还提着鸡鸭、牵着黄牛前来慰问部队,洋溢着军民鱼水情。群众围着吴克之总指挥,钦佩地说“:你们真了不起,真的打下九所了!”

当地的群众高兴地编唱着两首民歌,赞扬攻克九所的勇士们:

解放军来打九所, 贼兵乱如只鸡窝, 九所炮楼崩一角,

又一首唱道:

狗官慌忙钻下床。

欢逢九所得解放, 歌声颂扬各地方, 炮仗放了几百担, 胜利红旗满天扬。

1949 年 6 月 25 日,攻打九所的部队撤回琼崖区党委、琼崖临时民主政府、琼崖纵队总部所在地白沙县毛贵乡。6 月 28 日,在琼崖纵队司令部驻地召开了隆重的春季攻势庆功暨夏季攻势誓师大会。冯白驹司令员兼政委,吴克之、马白山副司令员,黄康副政委,符振中副参谋长,政治部副主任符荣鼎以及少数民族自治区代表和军政首长出席了大会。黄康副政委主持会议并致辞,接着,政治部副主任符荣鼎报告评功经过及结果,宣读了荣获光荣称号的单位和功臣名单。

被表彰的集体有三个,两个步兵连分别被授予“英勇善战连”“巩固团结连”光荣称号,李永泰所在的工兵连被授予“秋毫无犯连”光荣称号。冯白驹司令员亲自将三面荣誉红旗授予获奖连队代表。接着,七十二位人民   功臣上台整齐列队,各机关参加大会的代表在雷鸣般的掌声中登台,给英雄们胸前戴花。授旗颁奖典礼完毕,冯白驹司令员讲话并庄严地宣读了夏   季攻势的命令。

与会的人群中,琼崖纵队功臣李永泰百感交集,激情澎湃。他默默地告诫自己,一定要再接再厉,在以后的戎马生涯中,再添卓著的战功。

责编:许舒琦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