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在战火中成长的战斗英雄陈邦华
来源:南海出版公司 2019/01/07 16:55:14 作者:陈 明
字号:AA+

导读: 琼崖独立纵队各部队坚决执行中共琼崖特委关于粉碎敌人“清剿”的方针策略。张发华是演丰镇坡头村人,于 1942 年夏带领演丰镇一批党员和青年参加独立总队。海南岛解放战役胜利结束后,陈邦华被授予“抗战英雄”和“渡海英雄”荣誉称号,并获得荣誉证书和纪念奖章。

陈邦华,1929 年 6 月ft生,海南琼山县演丰乡山尾东排村人。1943 年 9 月参加广东省琼崖抗日游击队独立总队,1945 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独立总队(纵队)班长、政务员、副指导员、指导员。海南岛解放后,历任海南军区林业一师警卫连连长,海南那大垦殖所人事股股员,南北农场副场长,海南国营西庆农场团委书记、工会主席、党委副书记,海南国营东平农场党委副书记、党委书记,广州军区生产建设兵团第二师六团副团长,国营东和农场党委书记,海南农垦商业贸易总公司党委书记。1991 年6 月离休。

抗日怒火

演丰镇位于海南省海口市美兰区的东北部,与文昌市毗邻,中间有一条窄长的海峡,南与文昌市的铺前、罗都隔海相望,北眺琼州海峡。演丰地   区三面环海,蜿蜒绵长的滩涂上,是一片片高低不等、葱翠茂密的红树林(俗称“枷椗树林”)。树丛里纵横交错的港汊,是渔民捕捉鱼虾的好地方。山尾村坐落在演丰镇东郊,有四百多年的历史,全村面积三平方千米,由九个自然村组成,东排村是其中一个自然村。山尾村的九个自然村, 村村相连,村中有山,山中有村。南边是红树林,东边是东寨港,北边是大田洋。优越的自然条件使山尾村成为鱼米之乡。

演丰镇是琼崖土地革命时期的苏区,山尾村是中共琼崖特委的活动基地。1927 年 12 月,中共琼山县委书记冯白驹在山尾村八角亭祠堂成立山尾村党支部。党支部成立后,在山尾村发动村民进行土地革命,动员青年参加琼崖红军。

1929 年 6 月,山尾东排村渔民陈淑书的儿子陈邦华降临人世。这年正逢国民党蔡廷锴的部队大肆“围剿”琼崖工农红军和苏区,演丰镇也成为国民党“围剿”的重灾区。为躲避战火,陈淑书常年带着妻子和年幼的儿子以船为家,在海上捕鱼为生。在渔船上长大的陈邦华,小小年纪就学会了游泳。每当父亲不出海时,陈邦华就与同村的孩子结伴到红树林的浅滩捕捞小鱼小虾。陈邦华六七岁时,母亲病逝了,家里的生活更加艰难了。一辈子靠海为生的陈淑书对年幼的儿子寄予厚望,期盼儿子能够读书识字,以摆脱贫困的命运。1935 年秋,陈淑书将 6 岁的儿子送到镇里的小学读书。聪明伶俐的陈邦华离开父亲的渔船进入校园后,对一切事物都充满了好奇。他虽然是班上年龄最小的学生,但学习成绩一直名列班级前茅。正当他在校园里孜孜不倦地读书时,抗日战争爆发了。

1937 年七七事变的消息传到琼崖后,琼岛各地抗日浪潮高涨。中共琼崖特委的冯白驹、王白伦、黄魂等人经常到演丰镇开展抗日救亡工作。在中共琼崖特委的领导下,演丰镇几乎所有的自然村都建立了党支部或党小组。山尾村是一个具有革命传统的村庄,渔民陈淑书在村党组织的发动   下,积极参与抗日救亡活动,并支持 8 岁的陈邦华加入村里的儿童团。

1939 年 2 月 10 日,琼崖沦陷。2 月下旬,日军占领美兰,继而有向演丰进犯之势。中共琼山县第三区区委为了不让日军在演丰立足,提前组织动员一千多名演丰人民参加“焦土抗战”行动。为了不给日军留下一粒粮食,演丰镇许多村庄的民众含泪将自己的家园烧毁,也在一夜之间烧毁了七十余间店铺,使演丰镇变成一座废墟。演丰镇的民众还将演丰镇通往美兰和三江两镇的交通要道和桥梁摧毁,致使日军在短期内不能进驻演丰镇。日军只得进占演丰镇周围的后山、新居、美学等几个村庄,从未被烧毁的民房拆取砖瓦木料修建据点,企图长期驻扎演丰。但因这些村庄的生活设施也早已在“清野”中破坏,日军无法立足,不得不在一个月后自行撤出这些村庄。而后,美兰据点的日军又企图在演丰地区建立伪维持会。一天,   几十个日本士兵乘汽车到演丰镇的丰丁村,在村里的太华娘娘庙扎营,强迫周边村庄的老百姓到丰丁村领取“良民证”。演丰镇各村民众在当地党组织的领导下,坚持“三不当”的斗争策略,即不当汉奸,不当顺民,不当亡国奴,同侵略者做坚决的斗争。一个月过去了,没有一个人去领“良民证”,日军没办法,又自行撤离丰丁村。

1941 年,日军第三次进犯演丰,占领了瑶城村。瑶城村是演丰镇最大的村庄,有三百多户人家。日军在瑶城村物色了一个抽大烟的烟鬼符杨琼,采用威胁加利诱的手段,将他扶持为伪维持会会长。这个被日军用刺刀扶持上台的伪维持会会长,为了保命,竟然为虎作伥,成为一个汉奸。日军虽然在瑶城村设立了伪维持会,但附近村庄的村民都不去领“顺民证”。

1942 年,日军在琼山县境内实行“三光”政策将近一年。1943 年初,日军第四次进犯演丰。日军这次进犯演丰,与前三次不同,不仅仅是要建立伪维持会,而且计划对琼文第四、第五区抗日中心根据地进行大规模的“蚕食”。日军在三牛坡修建了据点,对演丰地区进行“分路合击”。驻美兰、    三江的日军同时出动,进行大规模的“扫荡”,迫使独立总队主力撤离中心根据地。演丰地区的抗日斗争进入更加艰苦的阶段。为了粉碎日军的“蚕食”和“扫荡”,演丰人民在中共琼崖特委、县委和区、乡各级党组织的领导下,都在自己家的前庭后院挖地洞。各家地洞大小不一,小的可容纳七八人,大的地洞最多可容纳十至二十人。

山尾村的九个自然村,也家家户户挖地洞。每当县、区委干部到山尾村活动时,陈邦华就与村里的儿童团团员负责放哨。儿童团团员在村外的   田埂上或农田里插上竹竿,竹竿上面绑上一把芦心,每根竹竿附近都有儿童团团员瞭望。当发现日军出现在村外的道路上时,在田埂放哨的儿童团   团员一边将竹竿拔起来,一边跑到附近山坡茂密的树林中躲藏。在村口放哨的儿童团团员,看见村外田埂上的竹竿被拔起来了,就大声呼喊:“鬼子进村了!”村民们听到儿童团的呼叫声,便纷纷躲到海边的红树林中。一些来不及撤离的党员干部则分头藏到各家的地洞里。日军很多次进村后,等   待他们是一个空荡荡的村庄,气急败坏的日军会放火烧掉一些民居再离开村庄。日军离开后,村民们从红树林中返回家园,乡亲们互相帮助修复被日军烧毁的房子。

在红树林里建立根据地

山尾村南边的海岸,生长着一大片茂密的红树林。枷椗树的树皮呈红褐色,树叶墨绿。红树林以极强的生命力生长在滩涂中,任凭潮起潮落。每   当涨潮时,红树林被海水淹得若隐若现;每当海水退潮时,红树林的树干又露出海面,伸展着繁茂的枝叶。

山尾村是一个渔村,许多村民都有渔船。1939 年,中共琼崖特委在山尾村设立了海边交通站。在具有革命传统的山尾村,许多船主公开的身份是驶船出海做生意的渔民。实际上, 这些船主的船是中共琼崖特委与岛外联络的秘密交通船。

 

是年夏秋期间,山尾村交通站先后三次接送琼崖华侨回乡服务团回琼崖参加抗战。8 月,又为中共琼崖特委转运回第一部十五瓦手摇发电的电台。此后,又多次接送中共琼崖特委干部、交通员潜渡出海到雷州半岛, 并运送军需物资回到岛上。山尾村出名的“海上交通员”周经勇,他的船命名为“新合利”。他曾先后从香港、澳门、湛江等地安全接回归国抗战的华侨一百多人,其中有陈青山、江田、杨少民、刘青云等一批党政干部。

1942 年秋,侵琼日军在琼文地区进行“蚕食”和“扫荡”。鉴于日军残酷的“三光”政策,中共琼崖特委为了保存抗日力量,坚持长期抗战,于1943 年 1 月决定改变斗争策略,制定了“坚持内线,挺出外线”的方针。根据中共琼崖特委新的部署,1943 年 1 月,第一支队支队长吴克之带领支队部及其第一大队西渡南渡江,向琼山西部和澄迈交界地区挺进,为开辟儒万山区根据地做准备;第一支队第二大队与第二支队第二、第三大队留在琼文地区,配合地方党政坚持内线斗争。副总队长庄田率总队警卫连和第二支   队第一大队向琼东、定安县挺进。是年秋,第一支队第三大队在南渡江西部的琼山县第二区进行系列战斗。这些战斗的胜利,为建立儒万山根据地   创造了条件。

1943 年初,琼崖东北区抗日民主政府机关和独立总队部直属机关转移到演丰地区活动。中共琼山县委书记欧德修根据中共琼崖特委指示,在   演丰镇采取新的对敌斗争策略:一是迅速改变斗争方法,除了一部分脱产的干部和工作人员外,各个保、村的干部同群众一道领取“顺民证”,在敌人的眼皮下秘密坚持斗争;二是敌人日出夜伏,我则日伏夜出,动员群众掩护中共琼崖特委和县委直属机关和工作人员,支援独立总队主力作战。   演丰镇党组织根据县委的指示,在海边靠近红树林的村庄砍竹子、割芒草,在红树林里搭建草棚,建立秘密的敌后抗日根据地。

山尾村党支部组织村民在红树林中搭建草棚。此时 14 岁的陈邦华和村里的儿童团团员也组织起来到海边的沙滩上割芒草。这些生长在海边山坡或海滩上的芒草,叶子长而坚韧,是搭盖草棚屋顶的好材料。芒草的边缘有锋利的锯齿,陈邦华和儿童团团员的手和胳膊上,都被芒草划出一道道血痕,被海水一泡,格外疼痛。但儿童团没有人退缩,每天都坚持到山   坡上割芒草,然后将一捆捆芒草背到海滩,再用小船运进红树林中。

很快,演丰地区海岸的红树林里就建起了一座座茅草房。琼山县委书记欧德修带领县委、区委机关进驻红树林的绿色屏障里,从容不迫地领导全县人民进行反“蚕食”、反“扫荡”的艰苦的斗争。县委还在红树林中开办了各种训练班和小型医务所。演丰镇的渔民还提供大小船只,作为隐蔽在红树林中的中共琼崖特委、县委机关与外界的交通和联络的工具。不久, 中共琼崖特委机关报社、医院也都相继隐藏到演丰镇的红树林中。茂密的红树林成为演丰镇坚持抗战的天然屏障。县委在山尾村的红树林中开设了医疗所,并派医务人员到红树林医疗所为部队伤病员治病与疗伤。山尾村党支部还指定专人送饭、送淡水和草药到红树林里的医疗所。陈邦华和儿童团在村干部的安排下,经常送生活用品到红树林里。伤员们在红树林医疗所恢复健康后,又重返前线参加战斗。山尾村还有县委设立的印刷厂,印刷各种抗日传单和宣传品。为了与日军周旋,县委指示山尾村党员以“白皮红心”的方式开展地下工作,安排党员、进步人士担任伪乡长、保甲长。

不久,日军密探获悉中共琼崖特委、县委机关潜伏在红树林中,便在红树林沿岸驻扎了许多部队,日伪军不时闯入红树林搜查。有时,隐藏在红树林的同志来不及转移,就将自己埋在稀泥里,仅露出鼻子呼吸,躲过日伪军一次又一次的搜查。

抗战期间,琼崖党政干部冯白驹、吴克之、刘秋菊、肖焕辉、陈说等人都先后来过山尾村的红树林,指导演丰地区的抗战工作。

1943 年夏,琼山县委书记欧德修离开红树林,到琼山县第二区检查工作,不幸在石桥乡遭遇进村“扫荡”的日军而英勇牺牲。欧德修牺牲数月后,肖焕辉接任琼山县委书记兼县长。之后,日军第四次占领演丰,环境越   来越恶劣。肖焕辉将县委机关撤出红树林,转移到新马海山,重建营地,继续领导琼山县的抗日斗争。

第一支队英勇抗战的少年战士

1943 年初,吴克之率领第一支队第一大队与第三大队挺进琼山县第一、第二区和澄迈县第三区,开展外线作战,寻机打击敌人,建立了儒万山抗日根据地。儒万山(今属秀英区东山镇),方圆几十里,是一座灌木成林的石山,周围有几十个村庄,便于部队隐蔽行动。第一支队主力进入儒万山后,派出大批武工队,配合地方干部恢复被敌人破坏的区、乡党组织和抗日民主政府,帮助地方建立常备队和民兵队伍,发动青年参军,补充部队兵员。

是年八九月间,琼山县委书记肖焕辉在演丰、三江领导和发动青年参军参战。至 9 月间,琼山县第三区有一千余名青年先后加入独立总队。14 岁的陈邦华听说第一支队补充兵员的消息,便急匆匆地赶到演丰镇丰丁庙报名参军。入伍后,他被分配到第一支队,在吴克之的直接指挥下,投身于抗战前线。

第一支队早在 1941 年秋就建立了一支特殊的连队,这个连队有很多像陈邦华一样年龄为十四五岁的小战士,被人们称为“少年连”。少年连的小战士大多是苦大仇深的少年,他们作战英勇,不怕流血牺牲。新入伍的陈邦华刚到第一支队报到时,就赶上了一场战斗。9 月间,日军在飞机的配合下,突然向儒万山第一支队部驻地发动进攻。由于没有预料到日军会突   然进攻儒万山,第一支队主力于数天前都挺出儒万山外线,寻机打击敌人,支队部驻地仅留少年连一个连的兵力和支队部机关、军械厂以及卫生队。面对突然进犯之敌,为了掩护支队部、军械厂和卫生队伤病员安全撤退,少年连在连长张积成的指挥下,从早上 9 时许开始抗击进犯之敌。刚入伍的陈邦华,虽然是新兵,也拿起了武器投入战斗。儒万山根据地保卫战打响后,第一大队第二中队闻讯连忙赶回增援,与少年连内外配合作战,迫使日军撤出战斗。正当日军落荒而逃之时,第一大队第一中队也已赶回儒万山,恰逢溃败的日军正在夺路而逃,第一中队立即投入到追击逃敌的战斗中。战斗一直持续到晚上 7 时许,少年连共打退日军十多次进攻,共毙伤日军三十多人。夜色降临,日军被迫撤退回据点。儒万山根据地保卫战获得了胜利。

少年连连长张积成与陈邦华是演丰同乡。张积成是振家村(今属桂林洋农场)人,于 1936 年参加琼崖红军,是一位作战经验丰富的指挥员。陈邦华在家乡时,就听到过许多张积成带领少年连打胜仗的传奇故事,特别是在陈邦华入伍前,少年连奇袭才坡据点的那场战斗,更是令人赞不绝口。才坡是澄迈县大桥区海边的小村庄,港湾对面是马村港。日军每天押   送民工到才坡修据点。张积成获悉这个情报后,经过周密侦察,设计了奇袭才坡据点的作战方案。他带领十二名少年连战士,化装成民工,把驳壳枪插到裤腰带后,用衣服遮掩着,扛着锄头,挑着箩筐,机智地混进民工队伍进入才坡据点。日军料想不到这些少年是久经战场的抗日勇士,便放他   们进入据点。小战士们进入据点后,扔掉锄头和箩筐,迅速地冲进炮楼,击   毙一名日军伍长和炮楼里的哨兵。张积成事先部署了一个狙击小组,埋伏   在据点外的树林中。在附近海边工地监视民工的十来个日本士兵听到炮楼传来枪声,慌忙地跑回炮楼,在途中被埋伏在树林里的狙击小组全部击毙。此战,贵在速战速决,未等其他据点的增援日军赶到,张积成就率领小   战士们扛着缴获的战利品撤离才坡据点。

陈邦华入伍后,继承了少年连英勇作战的光荣传统,在历次战斗中机智勇敢。他的射击技术得到很大的提高,成为一名神枪手,很快就成长为班长。1944 年春,第一支队撤销少年连建制,少年连的五十多名战士分别被调往主力部队,有作战经验的干部和战士,被调到各部队任排、连、营干部。入伍半年的陈邦华也被调到第一支队主力部队。是年夏,第一支队攻打澄迈县城白营公路边的日军炮楼。班长陈邦华向连部为自己的班争取到参加主攻的任务。连部给参加主攻的战士每人配发了二十颗子弹和两枚手榴弹。战斗打响后,在排长的指挥下,陈邦华手提美式步枪,带领全班战士,机智勇敢地冲锋在前。他发挥神枪手的作用,一边冲锋前进,一边对准敌群射击,接连击伤、击毙了多个日本士兵。日军指挥官组织火力网向突击队员猛烈铺进。陈邦华一甩手,向日军机枪的位置抛出一颗手榴弹。其他战士也将手榴弹投向敌军火力密集之处。日军的机枪哑了。陈邦华和突击队员借助手榴弹爆炸的烟雾为掩护,继续往前冲锋。经过两个小时的激战,他们终于攻下了这个炮楼,共消灭二十多个日本士兵。

1944 年秋,广东省琼崖抗日独立总队改编为广东省琼崖抗日独立纵队,冯白驹任司令员兼政委,庄田任副司令员。独立纵队下辖四个支队,共   五千多人。第一支队支队长为吴克之,政委为林豪,副支队长为陈武英,参谋长为郑章。第一支队下辖三个大队,共一千余人。此时,第一支队大部分   主力部队活动于澄迈和澄迈、临高边区,开展抗日反顽斗争,留少数部队在琼文地区坚持斗争。陈邦华跟随所属部队在琼文地区辗转作战。

12 月 12 日,中共琼崖特委在《为迎接反攻加速准备工作的指示》中指出“战争在琼崖的结束,可能是明年秋季”,号召全琼军民在最近几个月中,开足马力进行反攻前的准备工作。

1945 年春,吴克之调集第一支队主力攻打文昌县清澜港的日军碉堡。这次战斗,日军碉堡的枪炮火力非常凶猛,第一支队指战员一时无法靠近。班长陈邦华主动要求承担主攻任务。他与另一名战士一起,冒着敌人的枪林弹雨,一边推着装满沙子的油桶,一边扑在地面匍匐前进。当靠近日军碉堡时,他迅速地扔出一颗手榴弹。手榴弹爆炸后,碉堡枪口顿时哑了。正当他俩起身准备冲锋时,碉堡的射击口又响起了机枪声,身边的战友不幸中弹牺牲。陈邦华怀着无比悲痛的心情,扔出第二颗手榴弹。排长不失时机地指挥战士用重机枪对准日军碉堡的射击口猛烈扫射,压制敌人的火力,碉堡内的机枪再次哑了。陈邦华带领战友们乘势发起进攻,一举攻克了这座碉堡,为大部队进攻扫清了障碍。激战数小时后,第一支队攻克了清澜港日军碉堡,取得了战斗的胜利。

是年夏,在吴克之的指挥下,第一支队在琼文地区连续作战,先后解放了琼山、文昌、澄迈三县一半以上的土地。陈邦华随部队频频进入府城、海口郊区和市区作战,袭扰日军据点。

1945 年秋,侵琼日军投降。陈邦华与全国人民一起迎来了抗日战争的胜利。

粉碎国民党对解放区的进攻

1945 年 10 月,国民党第四十六军渡琼接收日伪武器和物资。第四十六军,强占乡镇,对琼崖独立纵队的根据地进行摧毁性破坏,许多根据地的民房被烧毁,村庄变成一片焦土。

1946 年 2 月 14 日,国民党第四十六军调集五个团的兵力,兵分四路, 向琼崖独立纵队发动大举进攻与“围剿”。5 月,第四十六军再次向解放区发动新的“清剿”。琼崖独立纵队奋起反击。5 月 12 日,琼崖独立纵队参谋长李振亚趁第四十六军“清剿”行动刚刚展开之际,指挥挺进支队第二、第三大队和第四支队的第一大队主动出击,一举攻克琼西北重地新盈港,打乱了敌军在西区的部署。活动在北区的第一支队,在吴克之的指挥下,于 5月 21 日袭击了文昌县龙楼圩敌自卫队。由于琼崖独立纵队积极开展军事斗争,粉碎了第四十六军的全面进攻。

是年 9 月,第四十六军调离海南。11 月,广东国民党当局又派四个保安总队来琼崖继续“清剿”。琼崖独立纵队各部队坚决执行中共琼崖特委关于粉碎敌人“清剿”的方针策略。陈邦华随第一支队主力在琼文地区辗转作战。11 月 13 日,第一支队在吴克之的指挥下,给“清剿”琼山咸来的敌保安第六团迎头痛击,毙敌五十多人。次日又毙敌数十人,迫使敌保安第六团不得不停止进攻。之后,第一支队主力秘密转移到文昌地区,在文昌的东岭、北猛等地击退来敌。1947 年 1 月,第一支队诱歼了驻大致坡的国民党守军,并一度攻克文昌县的铺前、烟墩、迈号及琼山县的演丰等圩镇,歼敌数十名。

在第三总队战斗的岁月

1947 年 10 月 21 日,根据中央军委的命令,琼崖独立纵队列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制,改称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琼崖纵队,下辖第一、第三、第五共三个总队、八个支队和一个警卫营。第一总队总队长为李振亚(兼任),第三总队总队长为吴克之(兼任),第五总队总队长为陈武英。

琼崖纵队改编后,陈邦华调到第三总队第八支队(别称松江支队,后改为独立团)担任政务员兼机枪手。第八支队支队长为符志行,政委为张发华。符志行是一位作战经验极其丰富的指挥员,抗日战争时期,他曾指挥第四支队第二大队一百五十多名指战员,在迈格村迎战日军一千多人, 创造了独立总队以少胜多的抗战奇迹。张发华是演丰镇坡头村人,于 1942 年夏带领演丰镇一批党员和青年参加独立总队。1947 年 10 月,他从第一支队神枪队政治指导员被破格提升为松江支队政委。

松江支队的任务是在琼文一带牵制国民党军队,以便琼崖纵队总部进入五指山区开展根据地工作。10 月中旬,松江支队接到情报:有一艘国民党走私船在文昌清澜港附近海面靠岸,准备卸货。支队长符志行当机立断,带领一个中队连夜长途奔袭,将这艘船上的二十多名守兵全部歼灭, 缴获步枪二十一支、手枪两支,以及一批物资。

1948 年 3 月,松江支队侦察到文昌县中山圩国民党驻军的详细情况, 支队长符志行决定带领突击队二十多人分成三个战斗小组进行夜袭。当晚夜空多云,看不见星星。符志行派出几名驳壳枪班战士悄悄接近敌军哨兵,待哨兵换岗时,俘虏了新上岗的哨兵,然后冲上炮楼。敌人从梦中惊醒,仓促应战。激战半小时后,突击队歼灭守敌三十多人,余下的残敌不得不投降。此战,松江支队无一伤亡,缴获轻机枪一挺、步枪二十多支、弹药一批。

是年秋,陈邦华随第三总队独立团参加秋季攻势。时任琼崖纵队第一副司令的李振亚,担任秋季攻势总指挥。他调集五个支队作为秋季攻势主力,另以四个支队和地方武装及民兵,在各地主动出击,牵制国民党军,配合秋季攻势。9 月 18 日,秋季攻势在陵水县的光岭打响,首战告捷。秋季攻势战斗打响后,活动在琼东北的第三总队独立团连续作战,先后攻占了琼山县的塔市和云龙。这两场战斗打得非常激烈,陈邦华带领机枪班英勇作战,以猛烈的火力攻克敌人的据点。之后,独立团又袭击了文昌县铺前圩, 全歼国民党守军。

12 月 20 日,驻琼山县罗经盘的国民党保安第六团二营八连连长,在琼崖纵队“弃暗投明”政策的感召下,率部起义。独立团抽调战士组织一支   精干的突击队,有硬仗就上的陈邦华报名参加突击队。这支精干的突击队   在团长郑章、政委陈石、副政委张发华的带领下,逼近罗经盘据点,与起义部队形成里应外合之势,一举消灭了国民党军二营营部及五连一个加强排,俘虏副营长以下官兵十多人,缴获迫击炮一门、轻重机枪七挺、长短枪五十七支和一批军用物资。这次缴获的战利品使独立团机枪班的装备更加齐备了。

1949 年 3 月至 5 月间,陈邦华参加了独立团在文昌、琼山等地拔据点的战斗。在团长郑章、政委张发华的指挥下,独立团各部先后拔掉了文昌的南阳、宝芳、头苑,琼山的竹仔山等十一个据点,毙伤敌军三百六十四人,缴获机枪两挺、长短枪二百三十七支。

渡海迎接南下解放军

1949 年下半年,与海南岛隔海相望的雷州半岛解放。中共中央决定派遣第四野战军第十五兵团强渡琼州海峡,解放海南岛。

为了配合解放大军渡海作战,冯白驹司令员安排琼山县第三区区长林栋,带领两位渔民携带第一份海南岛国民党部队的布防情报悄悄渡到雷州半岛,交给了驻扎在徐闻的南下解放军。紧接着,两位渔民又带领三位南下解放军从雷州半岛悄悄返回到演丰北港。这三位解放军,一位是侦察股陈股长,一位是董参谋,还有一位战士。琼山县委早已安排人员在演丰北港接应他们。他们三人登陆后,立即化装成国民党军人,在琼崖纵队司令部侦察科的配合下,潜入铺前、演丰一带侦察敌人的火力布防情况, 并绘成地图,再由几位演丰渔民和船工,轮番数次往返,把情报送到雷州半岛。船工们将情报装在撑船的竹竿里,躲过敌人的搜查,一次又一次地把情报安全送到南下解放军的手中。

11 月,琼崖纵队总部经过周密安排,从部队和地方精心挑选了一批年轻、体力好、习水性、熟悉地形的同志前赴徐闻,准备接应渡海大军解放海南岛。时任琼崖纵队独立团一营一连指导员的陈邦华,正值 20 来岁,他出生在渔民家庭,不仅水性好,而且熟悉琼岛沿海地形和情况,因而被挑选执行迎接解放军的特殊任务。琼崖纵队部队挑选的接应人员,由司令部侦   察科科长郭壮强带领,准备悄悄渡到徐闻,与南下解放军配合,筹备大军强渡作战的准备工作。

12 月 18 日,正在苏联访问的毛泽东向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发出《关于渡海作战等问题的指示》,命令“以四十三军及四十军准备攻琼崖”,准备渡海作战解放海南岛。

12 月间,中央军委电令琼崖纵队“把敌军配备及敌海军情况弄得充分清楚,并经常注视其变化”。接军委电报后,琼崖纵队各路侦察员又将敌军   最新的布防情报汇集到琼崖纵队总部,准备派人渡海送到第十五兵团。

1950 年元旦后的一天,琼崖纵队的接应人员分批出发了。陈邦华化装成生意人,与同行人员趁夜色,乘小船潜渡徐闻。不料,他们的船刚驶离演   丰北港,就被岸上的国民党军发现了。国民党军大声吆喝,命令船工将船驶回港口。几个国民党士兵到船上,对船上的全部人员进行搜身。陈邦华   等人身上都没有携带枪支,大家沉住气,任由这几个国民党士兵搜身。

“这么晚了,你们要到哪里?”一个小头目模样的国民党士兵问船主。

“老总,我们运些海鱼到铺前镇。”这条船是山尾村的红色交通船,船工是山尾村经验丰富的老交通员。他一边机警地回答,一边掀开盖在船舱   的一张草席,露出几个装着鱼的竹箩筐。演丰一带的渔船经常到铺前港贩   运海货,敌人没有发现什么破绽,就将这条渔船放行了。船工将船向铺前港方向行驶,小船很快就消失在夜色中。离开敌人视线后,船工立即调转船头,向徐闻县方向驶去。海面上掀起阵阵波浪,小船在大浪中颠簸航行了一夜,于天亮前顺利抵达徐闻。

陈邦华一行人下船后,立即赶到徐闻县政府。县政府支前司令部立即安排人员,送琼崖纵队人员到高州与南下解放军会合。

1 月下旬,冯白驹司令派琼崖纵队参谋长符振中携带渡海作战方案和敌军在琼岛各地新的布防情报,从澄迈马村港坐船前往雷州半岛,与第十五兵团联系。符振中顺利潜渡到达雷州半岛,由第四十军第一一八师护送到第四十军军部。1950 年 2 月 1 日,符振中代表琼崖纵队到广州参加由华南分局书记、广东军区司令员、广东省政府主席叶剑英主持的海南岛战役会议。参加会议的有第十五兵团司令员邓华、政委赖传珠、第一副司令员兼参谋长洪学智、第十二兵团副司令员兼第四十军军长韩先楚、第四十三军军长李作鹏等人。琼崖纵队参谋长符振中汇报了琼崖纵队的组织、装备和迎接大军渡海作战的准备情况,以及敌军设防情况。接着,他转达了冯白驹的两条建议:一是先安排一批兵力渡海,加强琼崖纵队的接应力量; 二是派一批干部和技术人员把枪支弹药运过海,充实琼崖纵队力量。

第十五兵团指挥部采纳了第一条建议,准备先分几批渡海,以接应大部队登陆。根据第十五兵团指挥部制订的计划,3 月初,陈邦华与琼崖纵队部分接应人员,每人配一支步枪、五十发子弹、一条米袋、一百元银圆,被分别派到第四十军、第四十三军先遣部队的木帆船担任向导。每条木帆船可搭乘五十至六十人。

3 月 5 日,以第四十军第一一八第三五二团的七百九十九人组成的一个加强营,在师长苟在松和营长陈永康的率领下,乘十四只木帆船,于 19时 30 分从徐闻县灯楼角起航,进行首批渡海。3 月 6 日 14 时,先遣部队在海南岛白马井一带成功登陆,并与琼崖纵队接应部队会师。

3 月 10 日,由第四十三军第一二八师第三八三团的一千零七人组成的一个加强营,乘二十一只木帆船,于 13 日从湛江东南的硇洲岛起航。陈邦华被安排到第四十三军第一二八师第三八三团渡海先锋营指挥船当向导,这艘指挥船由第三八三团团长徐春芳指挥。

接到渡海命令后,第三八三团加强营二十一艘木船趁夜色下海,向海南岛进军。海面上的风浪很大,波涛汹涌,许多战士晕船呕吐,但战士们仍然打起精神,斗志昂扬,做好随时战斗的准备。加强营团部指挥船在琼崖纵队向导的协助下,指挥各艘船多次躲过国民党军舰的巡逻,克服了重重困难,于 3 月 11 日上午 9 时许分别在文昌县赤水港至铜鼓岭一带海岸成功登陆。团长徐春芳登陆后,立即向第十五兵团指挥部发报:“我已登陆,详情待报。”

陈邦华等向导们利用熟悉地形和语言的优势,及时联络当地政府派民兵接应渡海大军,并按计划带领第三八三团先锋营向龙马镇前进。沿途   不断有琼崖群众送茶送水,还送干粮、送水果。琼崖纵队独立团也派出武装部队迎接南下解放军。第三八三团团长在龙马镇附近的一个村庄与琼崖纵队独立团团长梁仲明、政委张发华和政治部主任陈密胜利会师。

陈邦华出色地完成了渡海迎接解放大军的光荣任务。海南岛解放战役胜利结束后,陈邦华被授予“抗战英雄”和“渡海英雄”荣誉称号,并获得荣誉证书和纪念奖章。

责编:陈倩柔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