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琼崖纵队神枪手邢良格
来源:南海出版公司 2019/01/07 17:03:27 作者: 邢宝施
字号:AA+

导读: 第一总队辖第七、第八、第九团, 第三总队辖第一、第二、第三团,第五总队辖第四、第五、第六团,松江支队改为独立团,琼崖纵队还有一个警卫营、一个炮兵连和一个工兵连。国民党的外围防线终于被琼崖纵队突破。春季攻势胜利结束后,是年 7 月,邢良格晋升为第三总队第一团一营副教导员。

邢良格(1926—1999),海南文昌县人。1945 年 7 月参加琼崖独立纵队,1946 年 7 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琼崖纵队中队政务员、中队指导员、营副教导员。海南解放后,历任海南军区第二十六团营副教导员、营教导员,海南农垦林一师营教导员,海南通什农垦建设兵团三师四团副团长, 琼山县垦殖所 2054 农场场长,保亭县三道农场场长,儋县西培农场党委书记等职。1985 年 7 月离休。1999 年 10 月在广州病逝。

东阁青年邢良格

1926 年 7 月,文昌东阁镇南明朗村农民邢谷顺的妻子为邢家生了第三个孩子。他是一个男孩,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姐姐。敦厚朴实的邢谷顺不   识字,他按习俗,请村里的私塾老师为小儿子取名。私塾老师收下邢谷顺送来的椰子和槟榔,给他的小儿子取名邢良格。

邢良格 5 岁那年,父母相继病逝,留下三个孤苦伶仃的孩子。父母双

亡时,邢良格的哥哥邢诒梧 10 岁,姐姐 7 岁。兄妹三人相依为命,日子过得比黄连还苦。父亲去世后,哥哥邢诒梧成了一家之主,肩负起照顾妹妹和弟弟的重担。他每天都到田里帮乡邻做些农活,乡邻则会给他一些甘薯   带回家。5 岁的小良格也为村里的农户放牛。同村的邢氏族人见这三个孤儿日子过得太艰难,经常给予他们帮助,有人送甘薯,有人将自家孩子的旧衣服送给他们兄妹。就这样,兄妹三人在淳朴善良的乡亲们帮助下,长大成人。

邢良格 13 岁那年,琼崖抗日战争爆发了。邢良格的堂哥是共产党员。在堂哥的影响下,邢良格的哥哥邢诒梧参加了村里的抗青会,大嫂阿英也参加了妇救会。邢良格的大嫂阿英是一个聪慧的女人,她娘家是邻村一户富裕人家。阿英在妇救会工作时结识了邢诒梧,两个年轻人自由恋爱后, 阿英带着嫁妆嫁到一穷二白的邢家。阿英在邢诒梧堂哥的影响下,加入了共产党。此后,邢家成为中共文昌县委东阁乡的地下联络站。东阁乡党组织经常在邢氏兄弟家里召开会议。一天,因汉奸告密,日军到南明朗村抓共产党人。邢良格的家在村口,周围有很多刺竹,只有一条小路能够进村。日军还未进村, 村里的狗就叫了起来,在村口放哨的同志急忙赶到邢家报告。正在主持会议的乡领导和村里的地下党员趁夜色翻越邢家后院的土墙,利用刺竹林的掩护,躲到山里去了。日军在邢家没有抓到共产党人,一怒之下放火烧毁邢家的房屋。房子被烧后,邢诒梧和堂哥的身份暴露了,不能留在村里进行秘密工作,便转移到文教一带村庄继续进行抗日活动。一天,他们从文教返回东阁乡的路上,被日军抓捕杀害。后来,邢良格的大嫂阿英地下共产党员的身份也暴露了,被日军逮捕杀害, 壮烈牺牲。

1939 年,13 岁的邢良格则参加了村里的儿童团,数年后又参加了青抗会。1945 年夏,中共文昌县委举办为期一个月的军政训练班。学员均来自文昌县各区乡选送的进步青年。19 岁的邢良格被东阁乡党团组织选送到县军政训练班接受为期一个月的培训。

邢良格进入县军政训练班培训之时,中国抗日战争即将迎来胜利。

1945 年 8 月 23 日,琼崖独立纵队挺进支队从缴获的琼崖国民党当局的一份文件中得知日本天皇已经于 8 月 15 日宣布无条件投降。中共琼崖特委立即召开会议,发出紧急指示:第一,立即开展新的军事行动,命令驻岛各地日军无条件投降;第二,摧毁一切伪组织,安定民众,建立民主秩序,组织民主政府;第三,放手发动群众,保卫胜利果实;第四,把反攻后备队大批动员到独立纵队去,扩大部队,扩大解放区;第五,命令各支队向那大、榆林、北黎、海口前进,相机占领这些城市。

中共琼崖特委紧急指示发布后,与邢良格同期进入县军政训练班的学员全部提前结束培训,被分配到琼崖独立纵队各支队。1945 年 8 月下旬,邢良格被分配到第一支队英勇队(小队)。

英勇队的战士都是 20 岁左右的血气方刚的青年,参军前都曾在各自的家乡参加青抗会,或地方武装常备队。这些年轻的战士,个个作战英勇,勇往直前。

新兵邢良格到英勇队后立即随部队奔赴一线战场。经历了几次实战后,他因作战英勇,受到上级的表扬。

琼崖纵队第一支队神枪队

1945 年 9 月,广东省琼崖抗日游击队独立纵队改称为广东省琼崖游击队独立纵队。这时,琼崖独立纵队序列编制为:第一支队(别称为常胜支队),吴克之任支队长,林豪任政委,下辖三个大队;第二支队(别称为先遣支队),陈武英任支队长,符树义任政委(后为陈青山),下辖三个大队;第三支队(别称为神勇支队),符哥洛任支队长,莫逊任政委(后为陈乃石), 下辖三个大队;第四支队(别称为解放支队),马白山任支队长(后为潘江汉),吴文龙任政委(后为王白伦、史丹),下辖三个大队;挺进支队,李振亚任队长,符荣鼎任政委,下辖三个大队。

第一支队支队长吴克之根据中共琼崖特委的指示,指挥第一支队各部向海口、府城、金江前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日伪据点之敌发动强大攻势,迫令其缴械投降。其时,第一支队先后在琼文地区,迫使驻罗任据   点的日军缴械投降,收缴了大林、大致坡伪军的武器,并先后解放了文昌县的头苑、东阁、宝芳、公坡、昌洒、水北、抱罗、抱锦、翁田、锦山,琼山县的树德、咸来、道崇、昌洽、云龙、三江、演丰等乡的圩镇。

邢良格每次战斗都英勇冲锋陷阵。他的枪法越来越准,被战友们称为神枪手。1946 年 6 月,他被调到第一支队第二大队神枪队。神枪队的战士, 清一色用驳壳枪。每逢战斗,神枪队总是担任先遣任务。神枪队所执行的战斗任务,往往都是近身击敌,战士反应要快,要当机立断投入突发战斗。邢良格在神枪队一年,不但枪法越来越好,而且临战发挥也越来越好,思想觉悟也在不断提高。翌年 7 月,邢良格被任命为神枪队政务员。

1947 年 10 月 21 日,根据中央军委的命令,广东省琼崖游击队独立纵队改称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琼崖纵队。冯白驹任司令员兼政委,李振亚、吴克之任副司令员,马白山任参谋长,符振中任副参谋长,林李明任政治部主任,陈青山任副主任。改编后的琼崖纵队下辖第一、第三、第五总队共三   个总队、八个支队和一个警卫营。

琼崖纵队改编后,邢良格所属部队改编为第三总队第七支队(淮河支队)神枪队,第三总队总队长由琼崖纵队副司令员吴克之兼任,刘荣任第七支队支队长、许邦国任政委(后为黎良德、何敦锦)、李贤祥任副支队长、林鸿盛任政治处主任(后为周成光)。

秋季攻势立战功

1948 年,琼崖解放战争到了一个新的转折点,琼崖国民党军队被迫转

入全面防御。琼崖纵队从战略防御转入进攻的时机已经成熟。是年 9 月

初,琼崖区党委和琼崖纵队司令部在白沙毛贵(今属五指山市)召开作战会议,决定在琼崖东南地区发起秋季攻势,以解放区为依托,横扫盘踞在万宁、乐会一带的国民党军据点,使琼崖东南地区与五指山解放区连成一片;切断海口至榆林公路的交通线,进而分割和消灭各个据点的国民党军。

1948 年 9 月 18 日,秋季攻势首先在陵水县光岭打响。

光岭战斗是琼崖纵队向国民党统治区发动秋季攻势的第一仗。作战意图是围点打援。琼崖纵队参加秋攻的主力部队为:第三总队第七、第九支队,第五总队第十三、第十五支队,和琼崖纵队直辖的粤江队共五个支队。琼崖纵队副司令员李振亚为前线指挥部总指挥兼政委,琼崖纵队政治   部副主任符荣鼎任前线指挥部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琼崖纵队副参谋长符振中任前线指挥部参谋长。

第三总队第七支队是光岭战斗的主力部队之一,而神枪队则是第七支队中的重中之重。

9 月 14 日,秋攻部队陆续开赴保亭县的祖关附近集结。兴岭在陵城的东北面。离陵城约十一公里驻有国民党保亭县流亡政府和岭门乡公所共有一百多人,是陵城东北方向的重要据点。

光岭位于陵城和兴岭据点之间,距陵城九公里。该岭周围皆是稻田, 地形突出,是一个制高点,既可控制周围地域,又可扼制海榆东线公路,是陵城国民党军增援兴岭的必经之路。驻守陵城的国民党守军除保安七总队一个营和地方武装一个大队外,还有一三一旅新四十三团三营,共有一千余人。秋季攻势部队前线指挥部对此战进行部署:第三总队第九支队负责围攻兴岭据点;第三总队第七支队负责坚守光岭阻击国民党军援兵;第五总队的第十三、第十五支队和粤江支队,隐蔽在光岭西侧的槟榔园村,伺机出击。

9 月 17 日晚,秋攻部队按预定部署投入战斗。次日拂晓,第三总队第九支队率先打响了围攻兴岭据点的战斗。9 时许,国民党保安第七总队两个步兵连、一个迫击炮连和县联防大队的两个中队共五个连的兵力从陵城开来。于 11 时左右派出一个连组成三角队形向光岭开进。

守在光岭半山腰的第七支队支队长刘荣命令神枪队指战员:等国民党军进入五十米以内才开火。神枪队政务员邢良格持枪瞄准山脚下的国民党军,沉着气等待国民党军进入射程。一百米,七十米,五十米,“打!”邢良格大喊一声,霎时,神枪队战士一齐开火射击。国民党军的第一次进攻被神枪队击退了。之后,国民党军在迫击炮、重机枪的火力掩护下,又继续   向光岭发起疯狂进攻。炮弹掀起的尘土盖在邢良格的身上。邢良格迅速爬   出来,找到新的隐蔽点,手中的枪又瞄准山下的国民党军。他与神枪队的战士们牢牢地坚守阵地,打退了国民党军一次又一次的进攻。

光岭首战告捷,秋攻指挥部乘胜挥师北进,一鼓作气,拔除了陵水县的港坡,万宁县的乌石、南桥、兴隆、牛漏等国民党据点。

1948 年 9 月 26 日,围攻牛漏据点的战斗打响了。牛漏据点位于万宁县牛漏圩的东南面,紧靠海榆东线公路。据点中间的炮楼四周设有四个碉   堡,围墙外有宽两米、深三米的壕沟,还有一道铁丝网,工事坚固。26 日清晨,琼崖纵队第三总队第九支队率先到达牛漏据点外围。由于缺少攻坚武   器,秋攻前线指挥部决定采取围而不攻的战法,迫使国民党军投降。秋攻前线指挥部总指挥李振亚部署第七、第九支队包围牛漏据点。27 日下午 3 时许,李振亚冒雨到据点外围观察情况,并亲临前线指挥战斗。突然,牛漏据点一个碉堡里射出一排子弹,李振亚不幸身负重伤。秋攻部队怒不可遏,于 28 日凌晨向牛漏据点发起猛烈攻击,全歼据点守军。28 日中午,李振亚因伤势过重而牺牲。

围攻牛漏据点战斗结束后,第七支队又转战马六坑战斗。部队在拂晓之前进入伏击阵地,包围了禄马据点。战斗打响后,国民党保安第六团两个营及一个义勇大队前来增援。这一仗打得非常激烈和艰难。阵地上炮火连天,硝烟滚滚。琼崖纵队与国民党军展开拉锯战,双方均死伤一百多人,马六坑战斗打成了一场消耗战。

秋季攻势历时两个月零六天,共计作战二十余次,毙、伤、俘国民党军一千五百七十余人,缴获轻机关枪二十挺、迫击炮一门、掷弹筒九具、长短枪五百余支,攻克了兴隆、中原等圩镇十八座,拔除了中小据点二十多处。   邢良格因在秋季攻势战斗中英勇杀敌,于 10 月被提拔为第七支队(淮河支队)第一中队指导员。

激战海岸岭

1949 年 1 月,根据中共中央的指示,琼崖纵队进行整编,各总队的支队、大队、中队分别改为团、营、连的建制。第一总队辖第七、第八、第九团, 第三总队辖第一、第二、第三团,第五总队辖第四、第五、第六团,松江支队改为独立团,琼崖纵队还有一个警卫营、一个炮兵连和一个工兵连。整个部队发展到一万余人。

整编后,邢良格任第三总队二营四连指导员。

是年 1 月初,琼崖区党委和琼崖纵队总部召开党政军领导干部会议,决定乘 1948 年秋季攻势胜利之势,再次向国民党琼崖守军发起更大规模的春季攻势。春季攻势的主攻方向在琼崖西南地区,以进一步扩大解放区   和游击区。琼崖纵队副司令员吴克之任前线总指挥兼政委,参谋长兼第一   总队总队长马白山任副总指挥。第一、第三、第五总队共六个团为春攻主力,留四个团在各地互相配合,牵制国民党军。

春攻主力部队序列为:第一总队总队长马白山(兼政委)、副总队长陈求光率第一总队第七团(团长为肖焕耀、政委为许世淮)、第八团(团长为郭壮强、政委为符志洛)参战。第三总队总队长张世英、政委陈青山、副总队长刘荣率第三总队第一团(团长为张博飞、政委为何敦锦)、第三团(团长为王志平、政委为王民)参战。第五总队总队长陈武英、政委肖焕辉、副总队长潘江汉率第五总队第六团(团长为李贤祥、政委为赵履科)、第四团(团长为韩飞、政委为吴以怀)参战。

1949 年 3 月 4 日,春攻部队打响了春季攻势第一仗,一举拔除了澄迈县的里万、好保两个国民党军据点。3 月 9 日晚,春攻部队第一、第三、第五总队分别率领所辖两个团,在前线指挥部总指挥兼政委吴克之的率领下, 从澄迈县向临高县进军。行军途中,他们得到情报:国民党保安第三总队一个加强营,将于次日早晨从和舍镇取道兰洋返回那大。春攻指挥部当即决定在国民党军返回那大的必经之地———海岸岭一带进行伏击。3 月 10日晨 7 时许,埋伏在海岸岭左侧的第一总队第七团一营一连,被国民党尖兵排发现,战斗随之打响。海岸岭战斗异常激烈,国民党军集中所有迫击炮向海岸岭轰击。琼崖纵队三个总队各团英勇杀敌。国民党军炮弹落到第三总队第一团二营四连的阵地上,许多战士中弹牺牲,邢良格也被击伤。这一刻,邢良格突然想到,他随身背着的黑色公文包里装有作战地图和重要文件,这些东西不能落在国民党军的手里。他顾不上包扎伤口,一边指挥战士们反击,一边将这些东西连同公文包一起,埋藏在被炸弹掀起的土堆下。

经过轮番激战,琼崖纵队各团终于堵住了国民党军,并抓住战机向国民党军合围。第三总队第三团从正面出击,第三总队第一团也迅速向右侧   出击;第五总队迂回到和舍镇,切断了国民党军的退路;第一总队第八团沿海岸岭西侧隐蔽地向国民党军的炮阵地迂回攻击。

海岸岭战斗,毙、伤、俘国民党军一百五十余人,缴获轻机枪六挺和军用物资一批。琼崖纵队伤亡两百余人,琼崖纵队政治部组织部部长吴文龙、第七团团长肖焕耀光荣牺牲。海岸岭战斗给号称王牌的国民党保安第三总队以沉重的打击,大长了琼崖纵队的声威。

新州围歼战

1949 年 3 月中旬,海岸岭战斗结束十天后,邢良格又带领第四连转战新州围歼战。

新州是琼西北部的重镇,其西北面是新英港,东北是中和镇,南面是王五镇,是琼西沿海国民党统治的重要基地。镇里有日军侵琼时修建的炮   楼和碉堡,驻有国民党儋县县政府、县政警中队、义勇大队和国民党第四七五团一个炮兵连,共有三百多人。

琼崖纵队春攻前线指挥部决定由第三总队第一、第三团和第五总队第六团驳壳枪排组成一百三十多人的突击队,配给轻机枪五挺,在第六团团长李贤祥的率领下,袭击县府和政警中队;第三总队第一团攻击县义勇大队和炮兵连;第五总队第四团围攻王五圩守敌;第一总队一个团负责围攻光村和袭击新英港守敌,一个团在黑岭一带构筑工事,准备阻击从那大来的敌援军,一个团阻击从南辰增援之敌。第三总队第三团为预备队。

1949 年 3 月 18 日晚零时,第五总队第六团团长李贤祥率领突击队率先打响新州战斗。19 日天刚亮,琼崖纵队各部已完成对新州街区守军的包围,并向街区内各个据点发起攻击。第三总队第一团一营、二营向义勇大队和炮兵连发起攻击,展开巷战,逐屋争夺阵地。国民党守军凭借高楼、街   垒和充足的武器弹药进行阻击。琼崖纵队在 19 日白天的战斗中,只是包围了国民党军,一时无法发动总攻。春攻前线指挥部总指挥吴克之即时调   整作战部署,决定在当夜零时发起总攻。绝望的国民党军于夜间 10 点多开始数次突围,都被第三总队堵了回去。总攻开始了,第四连指导员邢良格带领战士从白天打通的墙壁中穿过,迅速逼近国民党据点。近敌作战是   邢良格的长处,他手里的那支驳壳枪,一颗子弹命中一个敌人。第四连战士在他的带领下,所向披靡。

国民党的外围防线终于被琼崖纵队突破。3 月 20 日拂晓时,国民党军两个据点被攻克。至此,新州获得解放。此战,毙、伤、俘陈德赏以下国民党官兵三百六十五人,缴获迫击炮两门、重机枪一挺、轻机枪七挺、长短枪一百四十一支、各种军用物资一大批。因缴获丰厚,邢良格带领第四连战士,   每人都身背数枪,撤离战场。

新州战斗结束后,邢良格随第三总队第一团参加了南辰战斗、石碌围歼战、报板围歼战、攻克九所等战斗。每场战斗,邢良格总是身先士卒,带领第四连战士奋勇作战。春季攻势胜利结束后,是年 7 月,邢良格晋升为第三总队第一团一营副教导员。

1950 年 4 月,解放海南战役打响后,邢良格与营长共同带领全营战士参加了金江到海口公路间的黄竹战斗和美亭战斗。琼崖纵队第三总队第一团一营全体战士全力配合第四野战军第一二八师与国民党军展开决战,向驻守黄竹和美亭的国民党军发动强攻。战斗非常激烈,第三总队第一团多次击溃国民党军的反攻,同时阻击了从海口方向前来增援的敌人。邢良格在美亭战斗中身负重伤,右手筋断了一根,左胸部被迫击炮弹片击中。几十年后,这块迫击炮弹片还一直留在他的胸部未能取出来。

1950 年 5 月 1 日,海南岛全境解放。邢良格与战友们经过浴血奋战, 终于迎来了胜利的曙光。

责编:陈倩柔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