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式民主将脱欧吊在了半空中
来源:环球时报 2019/01/17 10:55:32
字号:AA+

导读: 民主本是好东西,但怎么搞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不仅英国脱欧进退维谷,法国被“黄背心运动”搞得只好开展两个月的“全民大辩论”,而美国政府则处于关门中。西方引以为傲的政治制度显然出了大问题,不过更大的问题可能是:西方几乎没有能力做针对这个问题的严肃反思。

英国议会下院星期二否决了特雷莎·梅政府提出的脱欧协议,而且反对票比支持票多了230张,创下英国议会否决政府议案反对票超过支持票的纪录。

梅政府一下子陷入了困境,同时陷入困境的还有英国。梅政府的提案被否决后,人们一时间看不到英国可以产生替代方案的现实办法,脱欧悬在了半空中,这样的混乱局面是当初谁也没有想到的。

梅的方案为英国脱欧设定为期21个月的过渡期,在此期间,英国可以继续留在欧洲关税同盟和单一市场内,但除了需支付390亿英镑来履行它对欧盟的财政义务,英国在过渡期内还要向欧盟支付成员国的年费。抨击者认为英国不再能参与欧盟的决策,同时却要履行责任,这将使英国国家主权蒙受损失。

梅政府从执政之初就被称为“脱欧政府”,但梅的方案其实是为英国脱欧开出的隐晦的后悔药。英国脱欧无论怎么看都不是老谋深算的决定,有冲动的民粹色彩,它的真正落实是一份英国必须承受的战略风险,而英国社会的决心远不像公投结果展现得那么坚定。

当代西方国家的民主中融入了越来越多的民粹主义情绪,科学决策的理性元素不断受到排挤。党争的极化使得民粹主义成为各方争夺的资源,这进一步加快了实事求是精神的流失。西方国家的民主过程近年爆出越来越大的冷门,让很多政治学者目瞪口呆。

英国脱欧被战略界普遍认为是非理性的,它无异于英国的自我孤立,在规模作为竞争要素变得更加重要的今天,脱欧后的英国将失去参与主导重大国际事务的一些机会。但是英国脱欧派就是在一些巧合机缘的帮助下赢得了公投的胜利,这对他们来说很痛快,很多人拒绝去想由此而来的各种不确定性。

其实英国作为整体是有些后悔的,否则梅政府就不会要求21个月的过渡期,脱欧脱得如此恋恋不舍了。但是英国决不会公开承认后悔,脱欧派从强硬的角度向梅的方案投反对票,可以看成英国人在这件事情上的面子。脱欧的执行方案一下子黄了,是事情更实质的一面。

一拨人坚持脱欧,一拨人反对脱欧,梅政府提出折中方案,但它又被否了,而且很难产生替代方案,英国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拧巴,瞻前顾后。他们既没有断然脱欧,也没有明确收回脱欧的决定,事情在原地打转,英式民主制度成了这个国家犹豫不决、反复折腾的遮羞布。

脱欧这么大的事情,既要民主,也需要最后的决断力。但是英国只有前面一半,后一半被前面那一半的扩张挤没了。可能影响国家21世纪命运的事情有点像是变成了儿戏,大家都很认真地做这个游戏,没人愿意或是有能力把剧场的灯打开,带公众回到现实。

接下来的事情就更玄妙了:英国会无协议脱欧吗?那种理论上的可能性像是要拉英国回到政治上的“石器时代”。它意味着英国政府、议会都在国家的重要关头失效了。不能不说,仅仅这种可能性被很多媒体正经提及,就已经让英国的国家议事体制蒙羞。

离脱欧的法定日期3月29日只剩下两个多月了,延期脱欧同样是很麻烦的事,而英国与放弃脱欧之间,可不是只有一层窗户纸。英国现在有点过一天算一天的味道。

民主本是好东西,但怎么搞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不仅英国脱欧进退维谷,法国被“黄背心运动”搞得只好开展两个月的“全民大辩论”,而美国政府则处于关门中。西方引以为傲的政治制度显然出了大问题,不过更大的问题可能是:西方几乎没有能力做针对这个问题的严肃反思。

原标题:社评:英式民主将脱欧吊在了半空中

责编:许舒琦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