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从谍战剧《风筝》解说“汉中特训班”
来源:近现代史研究通讯 2019/01/18 11:17:46 作者:郭松林
字号:AA+

导读: 1943年5月,重庆军统特务训练班所在地的歌乐山,举办了所谓的军统局“延安死难烈士追悼会”,蒋介石亲临追悼会现场。

近年来,不少谍战大片热播。在这些谍战剧中,或多或少都提到陕西汉中。比如,谍战剧《潜伏》,曾说到我党在延安抓获了军统的潜伏特务李涯,代号佛龛。剧中说此人十分了得,是军统汉中特训班训练出的高级特工。军统为换回此人,不惜代价,用捕获的我地下党领导人进行了交换。还比如,近期热播的谍战大片《风筝》,剧中也提到军统派往延安的73名潜伏特务被一网打尽。这都不是影视虚构,历史上还真有其事。

谍战剧《潜伏》

《风筝》剧照:柳云龙

1

沈醉

沈醉是国民党军统局的核心人物,被誉为军统“三剑客”之一。他在《军统对陕甘宁边区的罪恶活动》一文中,曾记述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末至四十年代初,军统接受中共叛徒张国焘的建议,在陕西汉中办起军统特训班,专门训练打入我延安及其他根据地的特工。

1937年底,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简称军统局,BIS)刚刚成立,局长戴笠就指示军统上海区行动组长程慕颐,组建一个专门对付共产党根据地的“特别侦察组”。程慕颐很快在温州老家办了一个“特训班”,招收江浙一带学员,培训对付我根据地的特务。

张国焘

1938年4月,时任陕甘宁边区政府副主席的张国焘,借祭拜黄帝陵之机逃离延安,投奔国民党。张国焘叛逃后,便给军统出谋划策,建议成立专门对付延安的特训班,向中共首脑机关派遣培训后的特工。此计正中戴笠下怀,当即委任张国焘为军统少将高参,具体负责对中共各首脑机关的策反。张国焘接受指令后,感到程慕颐办的温州特训班距离陕甘宁边区太远,建议迁址西北,招收陕甘宁当地人为学员。戴笠同意张国焘择地办班的建议。

1939年9月,军统以“天水行营游击干部训练班”的名义,在陕西汉中郊外的十八里铺办班,圈内代称“汉训班”。“汉训班”在汉中城管子街(今青年路)中段18号设有接待站,学员到汉中后由接待站负责初审,并护送到十八里铺。汉中特训班招收的学员都是具有初中以上文化的青年男女。训练期间,所有人员都准进不准出,一律以代号相称,彼此不知道真实姓名,还制定有严格的纪律。训练内容除了在思想上进行反共教育外,还教授射击、爆破、暗杀及窃取情报等技术。训练时间以3个月为一期,期满后便伪装成进步青年前往延安作长期潜伏。此外,特训班还规定,潜伏人员横向之间不可发生联系,也不主动同上级机关进行联络,而是作为闲棋冷子,等候时机,配合国军进攻延安,实施刺杀中共党政军领导人,破坏军事设施,炸毁桥梁、道路、仓库等活动。

国民党军统将这些人员称为“第五纵队”,视为出奇制胜的法宝。到1941年10月,这个特训班已经办了9期。

为了尽快取得成绩和培养自己掌握的特务队伍,张国焘经戴笠同意,另起炉灶,在重庆磁器口亲自筹办“特政班”,培养对象也是打入中共各边区的特务。1941年,戴笠决定停办性质相同的汉训班,并将汉训班最后一期学员转入张国焘在重庆办的“特政班”。

2

戴笠

汉训班的教官配备相当强。班主任按照军统惯例由局长戴笠兼任,实际事务由化名程益的副主任程慕颐负责。程慕颐不在时由政治指导室主任沈之岳(化名李国栋)负责。沈之岳,浙江仙居人。1937年曾奉程慕颐之命潜入延安,在抗大二期就读,并成功打入共产党中央机关。据说沈是带着刺杀毛泽东的任务来的,因能力突出曾得到康生的赏识。1939年秋天,沈之岳从延安成功退出后,即随程慕颐在汉中办班,主讲中共组织架构。延安经历被沈之岳吹得神乎其神,在国民党特务圈中很是风光。30多年后,沈之岳在台湾扶摇直上,当上国民党安全局(前调查局)中将局长,且成为蒋经国的心腹。他在自己写的回忆录中,回忆了当年进出延安的经过。政治教官朱增福(朱国才)也在1938年6月打入延安,在陕北公学二期加入共产党,离开延安后在温州特训班听训,后来到汉训班专门讲授如何伪装,打入中共首脑部门。特技教官杜长城是绥远人,先后在兰训班第一期和汉训班第一期受训,后留班任教。此人后来成为军统的爆破专家,1948年任特技总队少将总队长,负责南京、上海、重庆等大城市撤退时的破坏,曾经指挥炸毁广州珠江大桥,后逃至台湾。军事教官王绍文是兰训班的高才生,负责射击等军事训练。汉训班还自己培养人才,二期的李德、四期的祁三益、六期的李昌盛,毕业之后都升任汉训班教官。据史料记载,中共叛徒张国焘也曾两次到汉中,为汉训班主讲“中共问题”。

3

在军统系统,这个汉训班不像临澧特训班、兰州特训班那样出名,但是,打入陕甘宁边区却最为成功。张国焘叛逃后建议:共产党重视知识分子,打入延安应从学生入手。程慕颐的汉训班招收学员,就注意选择知识青年,而且还应是边区当地人。汉训班的学员大多是平凉、榆林、耀州等地的中学生,培训后很容易以当地进步青年身份投考延安的抗大等学校,也容易通过中共的政审,而后通过组织分配进入中共组织。

戴笠十分器重这个汉训班,1940年秋,他专程从重庆赶到汉中,为汉训班训话。他要求汉训班学员:“要从共产党手中拉回群众,从日本人手中拉回汉奸。” 戴笠除了精神动员,还进行金钱奖励:程慕颐200元,教官50元,学员20元不等。戴笠重视之程度,出手之大方,汉训班一时成为军统的天之骄子!

如何打入“中共根据地”,一直是军统的难题。1941年的时候,程慕颐的“特别侦察组”已经渗入中共领导的陕甘宁边区、晋察冀边区、晋冀鲁豫边区、豫皖苏边区、鄂豫皖边区、冀鲁边区、鲁苏边区以及江西、浙江根据地。戴笠指示将这个颇有成效的“特别侦察组”扩编为“特别侦察站”,下设延安、环县、府谷、韩城、长(治)宜(川)、五台、新乡、潢川、蒙城、泗县、即墨、定陶、干阳、丽水、孝丰、盐城、溧水、赣北18个特侦组,以及一个设在浙江的东南分站。主要任务是打入中共各根据地,长期潜伏,伺机而动。

汉中特训班

戴笠对军统汉训班的渗透情况十分满意。亲自布置程慕颐:根据形势发展,延安组要在一两年之内做出轰轰烈烈的成绩。戴笠的重视鼓舞了程慕颐,程慕颐决心针对延安的中共干出点名堂来。

4

程慕颐的西北特侦站本来在洛川建有专门针对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的延安组,但是,这个延安组却总是不能在延安立足。直到有了汉训班,才有一批特工成功地打入延安。程慕颐将西北特侦站从兰州迁到西安,改名西安特侦站,主要任务是启用已经打进延安的汉训班特工,拟针对中共开展破坏活动。

根据戴笠指示,程慕颐在西安专门召集秘密会议,确定把打入延安的所有潜伏人员激活并组织起来,形成一个有效的特工网络,准备执行指令,对中共和边区实施破坏活动。会议决定派特务赵秀为延安总联络员,祁三益、李昌盛、王继武分别担任第一、第二、第三小组的联络员,联络延安各机关单位的潜伏人员。派特务朱增福到榆林,利用当地国民党驻军关系,以22军大车队为掩护,安插特务往来榆林与西安之间,在路过延安时,为潜伏特工提供设备及钱物。派特务张林清打通洛川与延安之间的秘密联络线路。派特务冯小泉在延安、韩自忠在清涧,以开店为掩护设立秘密联络点。

程慕颐还拿出精心保管的所有汉训班培养的“卧底”,让各联络员熟悉潜伏人员的情况。赵秀、祁三益、李昌盛、王继武等四人虽然是教官,以前却并不知道汉训班有这么多人成功打入延安,见了这些“卧底”名单,甚为吃惊。而且,有不少潜伏特务已成功打入我军委二局、陕甘宁联防司令部、边区保卫处和其他诸多要害部门。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1942年底,我边区保卫部门经过长时间的侦查,报请中央社会部同意,开始收网行动,成功破获此案,共抓获军统“汉训班”潜伏特务32名,经过侦查又发现20名。一案捕获这么多特务,又都在我要害部门工作,堪称延安锄奸工作的巨大战果。情况上报到中共中央、中央军委,毛泽东十分高兴,特地召康生仔细询问情况。毛泽东听了汇报后,点着头赞赏道:“当为奇功!奇功!”

1943年春天,一个人匆匆走进西安北院门137号国民党军统特务机关的大门,他带来的消息,让这里的负责人极为震惊……

此人正是特务赵秀,军统西北特侦站派往延安的总联络员。赵秀从延安侥幸逃回来,证实了军统延安组的所有潜伏特务已被共产党方面侦破,这个重要情况,让重庆的戴笠大为震惊。

1943年5月,重庆军统特务训练班所在地的歌乐山,举办了所谓的军统局“延安死难烈士追悼会”,蒋介石亲临追悼会现场。而就在此时,远在陕北的延安,保卫部门也在对陕甘宁反特案进行总结,在这场历时3年的秘密战中,我方共抓获军统特务55名,部分人员经教育为我所用,有的还成为延安保安处的骨干。这是情报保卫战线上一次漂亮的歼灭战,破获特务之多前所未有,因此也被称为陕甘宁反特第一案。

原标题:从谍战剧《风筝》解说“汉中特训班”

责编:杜文俐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