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与普京第25次会面,日本能先讨回两岛吗
来源:解放日报 2019/01/23 10:50:07 作者:廖勤
字号:AA+

导读: 在日俄恩怨交织70多年的历史长河中,此次会谈将成为继去年11月新加坡会晤后的又一个高潮?抑或只是一朵小小浪花?

在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俯瞰地球仪外交”的视线中,俄罗斯是一个醒目的红点。21日,他的专机又一次降落在这片广袤的土地上;22日,安倍与俄总统普京举行会晤。这是安倍2006年首次拜相后与普京的第25次会谈,也是最近三个月来两人的第三次见面。频密接触的背后是安倍的一个执念:讨还争议岛屿并签订和平条约。

在日俄恩怨交织70多年的历史长河中,此次会谈将成为继去年11月新加坡会晤后的又一个高潮?抑或只是一朵小小浪花?

四岛为何缩成两岛

安倍的执念缘于一场长达70多年的“岛争”。围绕四座总面积近5000平方公里的争议岛屿(日本称之为“北方四岛”,俄罗斯则名为

“南千岛群岛”),日俄自二战结束之后一直纠缠,以致于两个邻国至今都未能缔结和平条约。

对安倍来说,去年11月的新加坡会晤是一个重大进展。在那次会谈上,安倍与普京商定,依据1956年签署的《日苏共同宣言》加快日俄缔结和平条约谈判进程。《日苏共同宣言》规定,苏联同意在缔结和平条约后,把四岛中的齿舞、色丹两岛交还日本。

22日的“安普会”之所以受到高度关注,因为这是日俄两国在和平条约新谈判机制下的首次最高层级会谈。在安倍看来,这次峰会将是和平条约制订能否取得进展的试金石。

据日媒报道,安倍这次访俄可能会顺水推舟,依据“新加坡共识”顺势提出“两岛移交”方案。日本共同社称,多名日本政府消息人士透露,安倍首相开始探讨一个方案,若能与俄罗斯约定移交四岛中的色丹和齿舞两岛,就将缔结日俄和平条约。此外,按照安倍设想,希望在这次访俄中尽可能促成双方妥协,并启动和平条约的具体制订工作。

在对俄谈判上,日本的官方立场向来是要求先归还四岛,再签署和平条约。为何安倍决定降低门槛,将四岛缩水为两岛?

对此,共同社分析称,安倍政府倾向于“两岛移交”解决方案是出于如下判断:如果继续向普京要求归还全部四岛,谈判将会触礁。

上海市日本学会会长、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咨询委员会副主任吴寄南认为,在四岛中,

择捉和国后较大,占四岛总面积的93%,色丹和齿舞则相对较小,“两岛移交”方案也有出于先易后难的考虑。不过,究竟是“四岛移交”还是“两岛移交”后再缔结和约,日本国内目前尚未达成共识。更重要的是,对安倍而言,还有一份“青史留名”的私心。到今年11月,安倍将成为“待机”时间最长的日本首相。在他的心目中,与俄罗斯签署和平条约、谈成领土问题可以作为“战后日本外交总决算”的政治遗产,而“两岛移交”方案或有助实现目标。

在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副院长、教授冯玉军看来,安倍急于兜售“两岛移交”方案,加快与俄谈判和平条约怀有两个目的:一是解决俄日领土争端、签署和平条约,进一步增强自己在国内执政的合法性;二是试图借助与俄罗斯的合作,应对所谓的“中国崛起”。

莫斯科丝毫没让步

那么,安倍先还两岛、再签和约的盘算能否实现?多次声明“俄罗斯不存在一寸多余领土”的强人普京会照单全收吗?

专家认为,安倍的方案基本不可能被普京接受,双方在和平条约和领土谈判上很难达成一致。

在安倍访俄前的一段时间,俄罗斯已密集释放强硬信号。俄方指责安倍歪曲日俄首脑达成共识的实质,误导两国舆论。俄总统助理乌沙科夫日前表示,安倍此前对俄日争议岛屿提出主张的声明将使他同普京的谈判复杂化。

日本外相河野太郎上周访俄“打前站”更是碰了大钉子。在那次会谈后的记者会上,俄外长拉夫罗夫坚称俄对南千岛群岛的主权问题“不容讨论”,南千岛群岛是俄罗斯领土。

舆论认为,俄方的强硬表态显示,莫斯科在领土问题上丝毫没有让步。这也预示着,安倍访俄时将在领土问题上面临严峻考验。

“在领土问题上,始终是日本一头热,而俄罗斯的立场并未松动。”吴寄南说。

俄方存有多重顾虑

对俄罗斯而言,在领土问题上向日本妥协,存在多重顾虑:一是担心战略利益受损。千岛群岛和南千岛群岛把俄罗斯的鄂霍次克海变为内海,海上部署了战略打击力量、核潜艇,可使俄罗斯越过阿拉斯加对美国本土发动攻击。如果在这个岛链上撕开任何一个口子,美国就能借美日同盟之便自由出入,南千岛群岛就失去了作为俄牵制美国战略筹码的作用。

二是担心对日让步后会形成多米诺骨牌效应。目前,俄拥有不少海外战略要地,比如芬兰湾的维堡、飞地加里宁格勒。一旦俄罗斯在对日领土争端上松口,包括芬兰、德国在内与俄存在领土纠葛的国家也可能会要回土地。

三是俄国内形势的压力。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杨成教授指出,俄罗斯国内政治形势的最新变化给俄日领土谈判带来新的复杂因素。尽管普京去年在总统选举中以创纪录的最高票再次入主克里姆林宫,但这很大程度上是在消费“收复”克里米亚的政治红利。去年岁末俄地方选举中,普京的重要权力支柱——统一俄罗斯党遭遇不小挫败,加上退休金改革等“不受欢迎的”政策调整,普京个人的支持率下滑至历史低点。安倍访问前,俄国内已有部分政治力量用“千岛群岛必须留下,把普京交给日本”的口号进行抗议动员。

“在此情况下,很难想象俄罗斯当局在领土问题上向日本让步。这也是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此前表态回归强硬立场的重要缘由。”杨成认为,与俄日关系松动可能带来的好处相比,稳民意已是普京的绝对优先选择。这在某种程度上和叶利钦当年的做法如出一辙:日本前首相桥本龙太郎当时也选择以经济带政治、增互信化分歧的路径,受多重转型带来的灾难性危机冲击,叶利钦确有用日本所谓的“北方四岛”换取“输血”资金的迫切需求,并在事实上做好了以岛屿换经济的准备。然而,在强大民意裹挟下,叶利钦不得不放弃。

在吴寄南看来,克里米亚危机后,西方对俄施加严厉制裁,俄国内民族主义之弦紧绷,是普京无法接受安倍“两岛移交”方案的另一重顾虑。普京去年连任后尤其在意民意,不可能逆民意而动。

“普京没有特别理由给安倍放水,安倍指望借个人关系在领土问题与和平条约上求得突破,只是一厢情愿。”吴寄南说。

“好牌”都在俄方手里

普京曾这样对安倍说,以为“一夜之间”就能解决两国领土争端“太天真了”。反观俄罗斯,一边与日本进行磋商,一边并未放松对南千岛群岛的控制,还准备向争议岛屿增派驻军。

“对俄罗斯来说,不解决就是最好的解决。”冯玉军说,在对日领土问题上,俄罗斯要达到两个目的:第一,在西方对俄围攻时,以领土谈判作为诱饵,在日本这里打开突破口,迫使日本不能与美欧坚定地站在同一阵线上。第二,把谈判置于一个长期进程中,通过延长谈判过程,增加谈判的不确定性,促使日本对远东地区进行投入。若两岛顺利移交日本,双方达成和平协议,这两个目的就很难实现。

杨成认为,在俄日领土谈判中,“所有好牌都在俄罗斯人手里”,日本一直处于被动状态,被莫斯科“带节奏”。普京总统巧妙利用了安倍急于求成、青史留名的心理,与日方周旋,争取本国利益的最大化。“为了解决领土问题,日方不得不先靠经济合作议程造氛围,增互信。这样一来,日方围绕领土问题的种种作为就成了俄方眼中的糖衣炮弹,经济合作的糖衣吃掉后,四岛‘交还’的炮弹依旧扔回去。”在杨成看来,安倍实属“愿者上钩”,认为在普京和他本人都长期执政且拥有稳固民意支持的情况下,解决领土问题的历史性契机已经出现。这其实是误判了整个形势,尤其是在国际范围内民粹主义影响力相对上升的情况下,任何一国领导人都无法忽视本国人民的民心所向,而俄罗斯人的领土观显然是基于普京所言“没有一寸多余领土”的核心原则,更何况这还关乎对二战的评定以及战后苏联在其他方向上领土获得的正当性和合法性问题。

如果这次首脑会晤有所成果的话,杨成认为,最大的可能是双方继续表态就和约和领土问题加强磋商,直接取得实质性进展的可能性极小。为了可望而不可即的四岛归还终极目标或阶段性归还两岛的部分目标,安倍政府很有可能继续突出日本对俄扩大经济合作的良好意愿,促成新的投资项目和合作协议。毕竟现在改弦更张不仅意味着前期的诸多投入打水漂,还会影响安倍未来政治遗产的可观程度。因此,俄日关系整体上正向推进,与领土问题上进一步、退两步的平行发展似乎在短期内不会改变。

岛争由来

在日本北海道东北部有四个总面积为4994平方公里的岛屿,不仅占有重要的地理位置,而且拥有优良的港湾和丰富的渔业资源。

二战前,日本对四岛具有领有关系。二战后,苏联成为四岛的主人。根据美英苏《雅尔塔协定》,“库页岛南部及邻近一切岛屿须交还苏联”“千岛群岛须交予苏联”。1945年8月,苏联占领四岛,次年2月单方面宣布将千岛群岛、南库页岛及齿舞、色丹两岛并入苏联版图。苏联解体后,俄罗斯继承了苏联的政治遗产,并实际控制了这些岛屿。然而,日本对此拒不承认。

原标题:安倍与普京第25次会面,日本能先讨回两岛吗

责编:陈倩柔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