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内瑞拉下“逐客令”,宣布与美国断交
来源:解放日报 2019/01/25 11:51:19 作者:张全
字号:AA+

导读: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美洲研究中心副主任牛海彬表示,委内瑞拉反对党联盟如果在这个时间点不采取行动,恐怕就将在很长时间缺乏行使合法权利的平台,因此急迫地想打断马杜罗的第二任期。

“我们已经受够了干涉主义,我们有尊严!”23日,伴随一声“滚开”,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正式对美国下“逐客令”,切断与华盛顿的外交关系。

当天,美国特朗普政府宣布支持委反对党成员、议会主席胡安·瓜伊多为“临时总统”,在马杜罗看来,此举无异于“策动政变”。

美媒分析认为,鉴于马杜罗牢牢控制着委内瑞拉的主要机构,他可能会继续掌权,但这个国家可能会走向一场危险的政治摊牌。

瓜伊多“自诩为王”

23日,瓜伊多在首都的一场支持者集会上,向马杜罗发起迄今最直接的权力挑战。这位“80后”议会主席宣布担任委“临时总统”,承诺领导“过渡政府”并举行自由选举。

瓜伊多话音刚落,身居白宫的特朗普第一时间隔空助阵,承认他的领袖地位并送上“定心丸”:美国将继续通过经济和外交手段向委内瑞拉施压。随后,巴西、哥伦比亚、智利、秘鲁、厄瓜多尔、阿根廷、巴拉圭、加拿大以及美洲国家组织等纷纷追随美国,为瓜伊多“站台”。

快速发展的事态震惊了委当局。马杜罗立即发表讲话驳斥瓜伊多的“自诩为王”,称这是美国领导的推翻合法政权的一部分,宣布与美断交。在总统府的阳台上,他签署驱逐美国外交官的命令,勒令他们72小时离开该国。

然而,针对马杜罗的断交决定,美国毫不退让,回应其“无权断交”,将通过瓜伊多的政府与委内瑞拉继续保持关系。

目前,让马杜罗心安的是,军队始终跟他站在一起。委内瑞拉国防部长和三军领导人都表示,军队只效忠于最高指挥官马杜罗,不接受“临时总统”瓜伊多,并将挫败一切政变阴谋。委政府也团结在马杜罗周围。当局表示,根据委最高法院裁决,委内瑞拉议会自2016年1月以来一直处于非法状态,因此议会领导人的职务及行为都完全无效。

一些地区国家也向马杜罗伸出援手。墨西哥、玻利维亚、古巴等国发声力挺。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24日的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中方呼吁委内瑞拉各方保持理性和冷静,在委宪法框架内通过和平对话方式,为委内瑞拉问题寻求政治解决方案。中方一贯奉行不干涉别国内政原则,反对外部干预委内瑞拉事务,希望国际社会共同为此创造有利条件。

反对派“借题发挥”

中国社科院拉丁美洲研究所研究员徐世澄指出,导致此次事件的原因,从委内瑞拉国内而言,可以视作府院之争升级、执政党和反对派矛盾的一次爆发;从国外而言,则与西方同一些拉美地区国家对马杜罗政权的敌视有关,尤其是美国的干涉已从幕后走到台前。

先看国内。2015年底,委内瑞拉反对党联盟取得议会选举胜利。自此,反对派控制的国会与政府的“府院之争”愈演愈烈:2016年反对党联盟发起罢免马杜罗的公投,最后被迫中止;反对党还在2017年初退出与政府的对话,理由是“承诺未得到兑现”。

2017年马杜罗做出的一件事,更是动了反对党的“奶酪”,使其忍无可忍。他成立一个独立机构——制宪大会,当选的545名代表全部为查韦斯—马杜罗派。制宪大会的主要任务,就是取代反对派控制的国会,发挥立法职能。如此一来,反对派唯一的立法权也被马杜罗“剥夺”(宪法规定的其余四权,即行政、司法、道德、选举权本已掌握在查韦斯—马杜罗派手中),等于在政治舞台靠边站。

之后,二者的矛盾随着去年委大选进一步激化。在选举前,反对党联盟向政府提出重新撤换委国家选举委员会高层、取消对部分反对党领导人参选限制等要求,但均未得到满足。反对党联盟遂以“不具备参选的前提条件”为由拒绝参选。最后,在少数反对党参选的情况下,执政党以压倒性优势胜选。于是,反对党联盟指认大选“非法”,涉嫌“舞弊”。美国、欧盟和多个拉丁美洲国家同样不承认选举结果。

“反对党选择此时发难显然看准了时机,”徐世澄说。第一,1月10日是马杜罗履新启动第二任期的节点,反对党在第一任期不便发泄的种种积怨,现在可以堂而皇之通过对“执政合法性”的质疑表达出来。第二,委内瑞拉面临的政治、经济、社会、外交四大困境也让反对派能够借机造势,最好是设法说服军方、民众、国外势力,一同压垮马杜罗政权。

徐世澄指出,查韦斯执政时期(1999年—2013年),正值国际市场上油价不断上涨,政府通过丰厚的石油收入,推行一系列改善民生的社会计划,如“深入贫民区计划”、“鲁滨逊计划”等,使中下层居民得到实实在在的好处,贫困率和赤贫率一度分别降至27.8%和10.7%。然而好景不长,马杜罗2013年执政以来未能延续发展势头——由于油价急剧下降、拉美政治生态发生“左退右进”的不利局面,再加上政府一些政策失误等原因,委内瑞拉形势每况愈下。截至2018年11月的12个月里,委内瑞拉年通货膨胀率达到130000%。

美奉行“双重标准”

外交困局是牵动委政局生变的另一个“振荡器”。

自1999年查韦斯出任委内瑞拉总统后,委内瑞拉与美国的关系一直处于紧张状态。仅从2017年特朗普就任总统算起,美国已经以“民主和人权”为由,对委进行10轮经济和金融制裁,甚至多次提及军事干预的可能性。

在美国的指挥棒下,欧盟和拉美一些国家(主要是右翼国家)也对马杜罗政府采取敌视态度。欧盟于2017年禁止对委军售,并在去年宣布对7名委内瑞拉高官进行制裁。2017年,南北美洲12个国家在利马发布《利马宣言》,对马杜罗政府进行谴责,组成“利马集团”(后增至14国)。美洲国家组织多次召开会议,企图通过决议,谴责委内瑞拉。

“今日俄罗斯”电视台认为,美国一直将拉美视为一家“全资子公司”,其主要职能是服务于美国的经济利益。如一些分析人士所言,尽管2013年时任美国国务卿克里宣布“门罗主义已经终结”,但美国从未离开拉美“后院”,相反正以更聪明的方式巩固在拉美的影响力,因为他们需要正视自身实力减弱和世界格局变化。

《金融时报》等媒体认为,特朗普的所作所为,还反映他对拉美外交的双重标准——有选择性地介入。他对危地马拉和洪都拉斯等国“操纵选举”和人权问题毫不在意,但偏偏对委内瑞拉吹毛求疵。这是因为美国存在一个基本共识,即一个碎片化、不团结的拉美,更符合美国的根本利益,能确保美国在拉美地区的特殊影响力,故而不断打击、削弱拉美地区的左翼势力。

中国前驻委内瑞拉大使王珍表示,在马杜罗宣布与美断交、要求美立即撤走驻委外交官的情况下,美国称这是“非法政府做出的非法决定”,绝不撤人,这是国际外交史上罕见的。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美洲研究中心副主任牛海彬表示,委内瑞拉反对党联盟如果在这个时间点不采取行动,恐怕就将在很长时间缺乏行使合法权利的平台,因此急迫地想打断马杜罗的第二任期。外部力量的鼓舞使他们信心倍增——美国和欧洲自不必说,一些拉美国家由于右翼意识形态、执政理念差别等原因也不欢迎马杜罗的执政,委内瑞拉移民大量涌入邻国引发的经济压力,也使他们对马杜罗政府采取强硬态度。

未来局势何去何从

“瓜伊多对马杜罗权威的挑战,增加了未来几天发生暴力冲突和混乱的可能性。”《纽约时报》评论。那么,接下来形势会如何发展?

从委内瑞拉国内看,事态走向主要取决于军方态度。英国广播公司(BBC)分析称,目前,委内瑞拉的将军们可能会支持现政权,但是较低级别的军官和士兵究竟仍效忠于马杜罗,还是会倒戈相向,则充满变数。

牛海彬认为,马杜罗似乎没有太多妥协空间,因为反对派和美国比较坚决。即便政府开展和解对话、甚至“让渡”一部分权力,能否满足反对派要价并不好说,毕竟反对派是以否认执政合法性为诉求的。

马杜罗如何对待瓜伊多也是个棘手之事。一些马杜罗的支持者希望他下令逮捕瓜伊多和其他反对派领导人。如果发生这种情况,美国和国际社会可能会作出反应。

从外部因素看,需观察马杜罗的72小时“最后通牒”发出后,他如何落实这一命令,美国又如何出牌。这会引发新的问题,甚至成为外部干涉的直接导火索。

有消息称,特朗普政府本周将考虑对委内瑞拉实施石油制裁。但英国《卫报》分析称,增加经济制裁可能会加剧委人道主义危机的严重性,军事干预更会带来大规模破坏和平民伤亡,可能使美国深陷委内瑞拉的混乱泥潭。

分析人士指出,委内瑞拉与美国关系不睦已久,此次更是因为美方承认委反对派自封的“临时总统”而与美彻底决裂,两国关系将继续恶化到何种程度难以预测。

原标题:委内瑞拉下“逐客令”,宣布与美国断交

责编:陈倩柔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