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罗毕恐袭及东非恐情复燃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2019/01/30 10:43:46 作者:陆忠伟
字号:AA+

导读: 1月26日,肯尼亚首都内罗毕中央商务区发生爆炸。两次恐袭打破了国际反恐战场的暂时寂静;折射东非地区恐情反弹,索马里青年党死灰复燃——索马里周边国家或将面临“基地”组织卷土重来的严峻恐怖威胁。

1月26日,肯尼亚首都内罗毕中央商务区发生爆炸。此乃1月15日索马里青年党对都喜酒店发动暴恐袭击后的又一次爆炸。两次恐袭打破了国际反恐战场的暂时寂静;折射东非地区恐情反弹,索马里青年党死灰复燃——索马里周边国家或将面临“基地”组织卷土重来的严峻恐怖威胁。

索马里青年党与“基地”组织勾连已久,血债累累。2013年9月21日,该恐怖组织对内罗毕韦斯特盖特购物中心发动恐袭,造成平民巨大伤亡。为此,美国将其列为全球反恐战的严打对象,不惜投入各种资源,增强肯尼亚等东非国家情报、军事、技术实力。

为防重蹈20年前在索陷入战争泥沼的覆辙,美军对索马里青年党的清剿,主要运用“精准情报+定点清除”战术,即以小股特种作战部队与中情局准军事团队结合,再频频出动无人机、载人机空袭。这种精确打击战术收效明显,屡试不爽。美军还将诸如近距离支援、后勤保障、医疗救护等行动,外包给非洲国家军队和民间安保服务公司。

2011年秋季,索马里的南邻北舍——与其接壤的肯尼亚和埃塞俄比亚两国出兵入索,南北夹击,发起针对索马里青年党的联合反恐行动,兵锋凌厉,一举攻占青年党盘踞许久的“恐占区”,并乘势收复沦陷的首都摩加迪沙,进而强化边境防堵,初步实现御“基地”组织恐患于国门外的国土安全目标。

美埃肯三国的联合反恐军事行动,共击毙数百名恐怖分子;尤其是被通缉的索马里青年党头目、“基地”组织代理人法祖勒·阿卜杜拉·穆罕默德在2011年6月摩加迪沙检查站的混战中被击毙,致使该组织严重受挫,一蹶不振,于8月逃离长期盘踞的摩加迪沙,撤往索马里的南部和中部乡村地区。

2012年2月,“基地”组织承认索马里青年党为其分支。鉴此,美军认为,“伊斯兰国”(IS)建政立“国”,一旦遭受反恐联军打击,很难控制地盘。相反,“基地”组织侧重“以人为恐”,流窜性、隐蔽性、分散性及网络性明显,或“比IS持续时间更长”,对美构成“更大的长期威胁”。内罗毕恐袭及东非恐情复燃证实了该论点。

“安者非一日而安也,危者非一日而危也,皆以积渐然”。从内罗毕“1·15”和“1·26”两起暴恐袭击始末分析,可以认为,蛰伏于乡村的索马里青年党,在挺过美埃肯第一轮高压严打之后,反弹复燃,走险反扑。几年间,该组织突袭非盟驻军基地,跨境杀戮游客平民,向大城市渗透,已成东非安全大患。

都喜酒店“1·15”血案嫌疑人维奥莉特·肯蒙托与阿里·阿萨姆系“夫妻档”,两人于2018年3月开始策划及行动——筑巢、踩点、购车、蹲点;然后聚集6人大开杀戒。显然,此非“独狼”随机杀戮,而是特意选择在“商业心脏”作案,欲以喋血制造恐慌,扩大影响,释放东山再起的信号。

毋庸置疑,索马里青年党策动的系列恐袭实乃“困兽犹斗”。一方面,青年党为东非各国反恐军事高压所“困”,凶悍大不如前。“1·15”恐袭中,肯军警仅用18个小时即全歼案犯。另一方面,青年党与“基地”组织互传伎俩,流窜作案,尚有“斗”的本钱与“博”的能量。故而,在彻底剿灭“基地”组织之前,切勿小觑其对东非地区威胁。

内罗毕恐袭,折射恐怖势力肆虐范围与“一带一路”沿线部分重叠。都喜酒店“1·15”恐袭中有700多人被肯尼亚警方成功解救,其中包括几名中国公民;中国驻肯使馆响应及时,快反到位,化险为夷。可见,对外直接投资的通与联,需仰赖安全的路与网;公民求闲、企业求财亦需安全驿站与保护伞。

有备无患,比有患无备好;备而不用,比用而不备好。安全领域的“安全冗余”概念,要求对潜在风险作出制度性防御——未雨绸缪,有的放矢;交叉拦网,多重备份;健全海外利益安全保护机制,严防“走出去”战略受恐怖势力干扰,“一带一路”沿线被极端势力渗透。

(作者系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原院长)

原标题:内罗毕恐袭及东非恐情复燃

责编:陈倩柔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