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难以相信!公园里的此物竟是日军存放骨灰的地方
来源:海疆在线 2019/02/09 13:47:42 作者:泰哥
字号:AA+

导读: 80年前的1939年2月10日,日军在海口登陆,从此开始了对海南岛长达6年多的侵略和占领。为了收集日军侵华物证,作者对海口市多处抗战遗址进行了实地考察,其中,在海口市人民公园集中发现了多个日军侵略物证,并首次揭秘了日军在海口市人民公园内设立的神秘建筑物,以及所设立的石碑是何人所为。

在海口人民公园考察日本侵略罪证

80年前的1939年2月10日,日军在海口登陆,从此开始了对海南岛长达6年多的侵略和占领。为了收集日军侵华物证,作者对海口市多处抗战遗址进行了实地考察,其中,在海口市人民公园集中发现了多个日军侵略物证,并首次揭秘了日军在海口市人民公园内设立的神秘建筑物,以及所设立的石碑是何人所为。

海口人民公园有个神秘建筑物

早在明代,大英山已是海口城外的重要聚居点之一,俗称“大小英都”,有波汶、波涛、波潮三个村定居于此。上世纪30年代,民国政府在此建起了“中山公园”。1957年,新中国政府征用公园北门两侧农田改造成湖区,并将公园命名为“海口市人民公园”。而老海口人也按地名,习惯将这里称为“大英山公园”。

从公园北面的正门进入,穿过跨越湖面的小桥,就是“海南解放纪念碑”,这也是海口人民公园的标志性建筑物。

这座纪念碑建于1954年4月,是为纪念坚持琼崖革命斗争和英勇渡海作战而牺牲的2万多名革命烈士而建。纪念碑用大块花岗石砌成,呈四面体,四周设有石栏杆。碑总高14.5米,碑身高11米,碑身正面刻有毛泽东主席亲笔手书“革命烈士永垂不朽”八个鎏金大字。

在这座纪念碑东侧约50米处,有一个长约6米、宽约4.5米,高约2米的长方形建筑物。由于它其貌不扬、位置比较隐蔽,所以大多数来公园健身游玩的市民对它并不留意。作者曾多次前往海口人民公园,也未注意到这个神秘建筑物。后来在海口参观五公祠时,在一个“海口史迹”图片展中,看到了一幅图片,提到在海口人民公园内有日军遗留的石碑。

为了找到这块石碑,作者专程前往海口人民公园,在公园内询问了多位市民,但他们多数都说不知道,虽有市民热心给作者指路,但去了一看,指的还是不对。后来作者觉得每天都在公园巡逻的保安应该知道,于是拿出手机把这幅照片给他们看,就这样保安给作者指了一个位置。

按照公园保安的指引,作者找到了这个神秘建筑物。它正面朝北,东西两侧各有台阶可通上其顶部。由于年代久远,几颗榕树从中破壁而出,将其遮挡和紧箍起来。

在其北面,横卧着一块石碑,这块石碑长约2.2米、宽约0.9米、厚约0.2米,其上清晰可见“陆军忠魂碑”五个汉字。

作者在公园内找到“陆军忠魂碑”

这个神秘建筑物是干什么用的?

从石碑文字来看,这个神秘建筑物当年应该是日军的一个祭台,用于存放亡故日本陆军官兵的骨灰,供日本人祭奠所用。

在祭台后面还有个小门,可能是用于进入其内部,放置阵亡日军骨灰的。

在当时,日军对收敛处理阵亡军人的尸体极为重视。在日军传统中,战场上弃尸是对军人归属感的伤害,会严重影响部队士气;另外,日军非常好面子,即便从“护短不示弱”的角度考虑,也会及时处理阵亡者的遗骸。

二战期间,日军对阵亡者的处理遵循一套完整的制度。通常,他们在战场上会及时将阵亡者的尸体烧成骨灰,装在骨灰盒里带回;待战事告一段落后,由各级指挥官主持,举行大型慰灵式祭奠,适当时机再运回日本安葬,灵位则入祀靖国神社。若遭遇惨败,难以及时处理完整的尸体,就采取军官割一条胳膊或一只手、士兵割一只手或一个手指的办法,以专用的“化学燃烧毯”或者就地用柴火烧成骨灰。战争时期日军广为流传一首歌曲——《怀抱战友的遗骨》,就表达了日军的这种心情。所以,除非遇到惨败无法及时处置的情况,日军是绝不抛弃战友遗骸的。到日本投降被遣返回国时,日军士兵的脖子上仍挎着白布包裹的骨灰盒同行。

据了解,1945年日本投降后,日军将这座祭台里的骨灰都带走了,后来公园管理单位就把祭台和骨灰间的门都给封死了。

在祭台旁边有一块石碑,游人常把它当成休息的石凳。

仔细看,上面还有密密麻麻的小字,原来,这是当年亡故日军的名录碑。上面刻着亡故日本海军士兵的姓名及所属单位,共有35人。

草丛中还有一块体积不大,但保存比较完整的石碑。

石碑正面阴刻有:“军无线驻□之地”,“驻”字后面的那个字,是一个日本汉字,我不认识,下面的“之”字很小,需要仔细辨认才能看出来。

在这座祭台的西侧,还有一座较为低矮的方形建筑,构造很简单,可能是当年日本海军为存放亡故士兵骨灰而设立的。

日军为什么在大英山设置祭台?

日军占领海口后,占据了现蓝天路附近的大英山机场,这里现在被称作“旧机场”。

日军占领的海口飞机场

当时,大英山是海口老城区边上一个方圆四百余亩、海拔不足30米的小高地,高度虽然不高,但却是海口市区范围内唯一可称之为“山”的地方,是海口的制高点。于是,日军就在大英山的东北方设置了高射炮阵地,为其南面的飞机场提供防空保护。

海口市人民公园与旧机场位置示意图

从日军遗留的石碑来看,“军无线”是指日军的通信兵。所以,很可能当时大英山是日军通信兵的驻训地,因为通信兵的无线电台,往往需要架设在视野开阔且受地形影响小的高地上。

日军通信兵在海南岛作业情景

当时日军存放骨灰,所修建的忠灵塔、祭台,通常也选择在制高点上,而且附近还有日军驻地的地方。而大英山恰恰都满足了这些条件。

石碑是何人所立?

在石碑的左下部,还有阴刻小字:“皇纪□□□□,陆军少将□□□□”。由于字迹比较模糊,所以辨识也很费劲。很显然,这些文字应是当时日军指挥官的立碑落款。

“皇纪”是日本历年,倘若此碑是日军侵占海口的1939年所立,那么当时就是“皇纪2599”年。从碑中的其他文字分析,第一,立碑人的身份,应是当时日军在海口的最高指挥官;第二,其军衔是日本陆军少将。而当时在海口的日军部队,分别有陆军和海军部队,鉴于其军衔是日本“陆军少将”,则可以排除海军指挥官。当时在海口的日本陆军少将,只有第二十一军所辖台湾混成旅团旅团长饭田祥二郎少将。由此判断,立碑者是饭田祥二郎的可能性较大。

饭田祥二郎于1939年8月升为陆军中将,10月提升为近卫师团长。1941年底太平洋战争爆发前,提升为第25军司令官(下辖近卫师团 、第五师团 、第18师团、第56师团、第3战车团 )。但在开战前夕,饭田祥二郎被南方军司令寺内寿一的爱将山下奉文所取代,失去了攻占新加坡的机会。饭田祥二郎转而担任次要方向的第15军司令官,指挥4个师团(第18、31、33、56师团)的日军进攻缅甸。

饭田祥二郎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饭田祥二郎竟然率领着一支二流部队,在次要方向上打出彩来,这使得他在名将如云的二战战场上声名鹊起。

在缅甸战役中,饭田祥二郎先打败了英军2个殖民地师,后又与史迪威与罗卓英、杜聿明指挥的10万中国远征军展开激烈战斗。他以一部兵力正面牵制中国军主力,又派遣一个加强师团长途奔袭,夺占了远征军后方基地腊戍,对中国远征军形成合围之势。迫使杜聿明放弃全部重武器,率部翻越野人山强行回国,10万中国远征军生还国内的只有三分之一。

日军在缅甸战役中俘虏英军

在日军攻陷缅甸前,饭田祥二郎还与泰国达成所谓的“和平协议”,使日军兵不血刃就占领了泰国。由于快速攻占了缅甸,1942年8月,饭田祥二郎被授予一等旭日大绶章。之后,饭田祥二郎又担任过防卫副总司令,1944年2月起担任中部军司令官。12月,饭田祥二郎年满55岁,转入预备役。1945年7月,又被重新征召回军队,担任新编的关东军第三方面军下属第30军司令官,守卫四平一线。苏军出兵一周后,日本宣布投降,饭田祥二郎被苏军抓获,被关押在西伯利亚,5年后的1950年4月被释放。这个饭田祥二郎不仅能打,而且能活,直到1980 年才以92岁高龄去世。

在海口市人民公园发现的日军遗物,不仅是抗战文物,也是日本侵华的罪证,是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和抗战历史研究不可多得的重要文物和场所。但这些抗战文物目前尚处于无人管理与保护的状态,希望有关部门予以重视并采取必要的保护措施,市民们也有必要了解这些历史和协助有关部门进行保护。关于抗战,我们要留给后人的,不应仅仅是文字和口头的东西,像这些实实在在的物证,也要让后人能亲眼看到。

注:本文除资料照片外,其他照片均为作者泰哥拍摄。

版权声明:凡海疆在线拥有版权或使用权的作品均标注有版权声明,如需转载请点击获取合法授权,未经本网授权不得擅自转载使用。
责编:许舒琦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